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1-12-11 00:08:16 阅读人次:2248 回复数:6)

  前两天,一位中国女性跟我说起她与她丈夫闹了矛盾,刚刚重归于好的两个人又重新面临婚姻破裂的事儿。她说为了挽救婚姻,她去找了在市役所(市政府)里为中国出身者做生活咨询的所谓“相谈员”帮忙。结果相谈员将她丈夫一通怒斥:“你当市役所是为你开的?你想结婚就结婚,你想离婚就离婚?!······”这番话令那妻子感觉很给力,至少压制住了她丈夫。并且她因为该相谈员为她撑腰说话而流露出了无限的欣喜,觉得这位相谈员真是为民排忧解难的好同志。

  
这位妻子感到很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人家帮她说了话。而那位遭了训斥的丈夫呢,我不知道那位丈夫是不是真的被这位“相谈员”震慑得再不敢论离异婚娶了?如果他真被弄得不敢得罪市役所了,我倒想“挑唆挑唆”他了。我认为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反驳:市役所就是为我、为你、为他,当然也是为所有的住民百姓开的!是我们百姓的税金供养着政府及行政机构的一切,只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我想今天结婚,明天离婚,后天再结婚,大后天再离婚是我的自由,市役所凭什么不给我办?!

  
这位“相谈员”若是真心诚意地想为民排忧解难,就应该站在这对夫妻的立场上,以如何更好地维持他们婚姻本身为出发点来为他们出谋划策,而不是利用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头衔以行政部门的势力压制、恐吓别人。纵然“相谈员”会因为当事者的行为作派而产生理所当然地情感倾向,但作为调解人员真诚、中立而平等的态度是必要的。照她的意思,一个平民百姓办理结婚离婚事宜要看市役所的脸色。人家想给你办,你才能办;人家不给你办,你就办不成。有这个道理吗?文革卷土重来?而且来到了日本?没有组织的批准不允许结婚、离婚?这位的做法似曾相识,在以往中国的“衙门口儿”太不少见了。很多人在政府部门谋取了一官半职,于是,轻者耀武扬威,重者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可这儿不是中国,是经过了战后六十多年民主化历程的日本,如果这话要是对日本人说,肯定会被人嗤之以鼻,还有可能会威胁到这个“相谈员”职业生涯的存亡。可悲的是在官本位思想的教育影响下成长起来的人,不仅会将从小到大浸染到骨子里的恶习带到日本来发扬光大,而且被其施展了威风的人竟也会对被践踏的权利视而不见。

  
目前,日本社会为维护包括外国出身者在内的弱势群体的权益,实现社会的多元化,而在许多地方政府部门安置了专为语言交流不畅、与日本社会隔绝的外裔族群做生活咨询的人员。但事实上仅仅进行语言的疏通是远远不够的,若工作人员本身的认识没有达到一定的高度,她所进行的所谓咨询就不仅有可能成为传播错误信息的源头,还有可能在外裔族群(具体说就是旅日华人)中形成一个实施权力与被实施权力的恶性圈。当然,这也可以说明,采用这样的人作为工作人员是日本行政部门的失误与不负责,他们以为摆了一个为外国出身者服务的样子就能真正起到服务的作用,这同样反映了日本用人部门的意识低下。

  
关于百姓纵容贪官,官儿老爷愚弄百姓的故事,我们听得太多太多了。真的不想在日本这样一个相对民主社会的一角看到我们曾经熟悉的一幕。即使在现代的中国,人们逐步攀升的思想意识都在使行政官员不敢轻易炸刺儿,更何况是在公仆意识盛行的日本。有道是:愚民是贪官产生的温床。要想不制造出贪官,百姓自己就要拥有“政府机构就是为自己而开办”的意识,在充分尽公民义务的同时,还要将眼睛擦得雪亮,去堂堂正正地行使公民的监督权利,以抑制行政部门人员高人一等、行政部门人员可以随意行使职权等腐朽意识的恶性膨胀。

  




 回复[1]:  滚刀肉 (2011-12-11 16:46:28)  
 
  房大妈,天下的衙门,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无一不是为老爷开的。日本当然也不例外啊。

 回复[2]:  他抜き (2011-12-11 19:30:34)  
 
  "采用这样的人作为工作人员是日本行政部门的失误与不负责,他们以为摆了一个为外国出身者服务的样子就能真正起到服务的作用,这同样反映了日本用人部门的意识低下。"

  


  
这种窗口的“相谈员”有不少并不是正式的公务员,而是临时工。我认识一个家附近的中年女子,北京出身,是个主妇,区政府里缺少懂中文的人,让她临时担任了6个月的“相谈员”。对于不懂日语的中国人来说,可以起到一点帮助作用。但要是要求这种临时工有多少法治素质,那是不可能的。

  
与其说这是日本行政用人部门意识低下,不如说人才不够或者说预算不够。精通中文(这样的日本人并不多)同时又有法治社会理念和知识(这样的中国人也不多)的人能有多少?行政末端雇佣得起有中文背景又受过法治社会正规教育的人吗?即便有,这种人的工资可不是临时雇佣者的预算可以打发的。

  
有限的预算(即住民的血税)和有限的人才资源(有那个本事的人不会去干那个工作拿那点工资),是这位怒斥住民的相谈员的存在理由。

  
我个人并不认为行政相谈窗口需要常设那样语言和法治知识足够过关的人。因为那是要我们的税金去支持的。成本太高了。能凑合帮助解决一下出来乍到者的简单麻烦就不错了。就像这个网站上经常有热心的先辈无偿答复新米的疑问,不收钱就不能保证回答的质量,收钱少,又要求高质量,难。

 回复[3]: 大开眼界 南海浪 (2011-12-11 18:19:56)  
 
  小生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以为故事发生在中国呢。

  
1. 为了挽救婚姻,她去找了在市役所的所谓“相谈员”帮忙。

  
2. 相谈员将她丈夫一通怒斥:“你当市役所是为你开的?你想结婚就结婚,

 回复[4]:  房丽燕 (2011-12-12 23:14:31)  
 
  滚大叔(跟着感觉判断您是男性,判断失误的话,请原谅 ),多谢您的敬意!同样地回敬您。也多谢您的点睛评论。日本也许是“也不例外”,但这“不例外”更多地发生在在日中国人身上。

  
他抜き桑,您说得很有道理。但我仍然觉得行政部门的所有工作人员,即使是打杂或搞卫生的,都应该有他们应有的基本素质。预算少是事实,但用心找的话,用有限的预算也会找到高水平的人。

  
南海浪桑,有些眼熟吧,要不怎么说似曾相识呢!

 回复[5]:  他抜き (2011-12-13 10:43:40)  
 
  [预算少是事实,但用心找的话,用有限的预算也会找到高水平的人。]

  
用心是主观的东西,没有客观的措施配套就没有达到目的的保证。为了使“用心找”不是一句空话,“用心找”本身也是要预算的,比如请有考核能力的人来当考核官,就民主和法治以及公民权的最基本理念进行一个简单的考试,组织考试和进行考核,这些都需要预算……在公务员减薪要求日高的现在,哪里有这个闲钱去找这样的人。

  
举个例子,现在为外国人当事人提供免费的法庭翻译(此需求至少应该比调解夫妻矛盾优先度高),预算都紧张得不得了,日语足够过关并对刑事诉讼有点概念的人又能在开庭日随叫随到的还真的不多。为保证翻译质量法院还尽量对这些人进行培训和考核,都是要钱砸出来的。这还是没有国家资格考试保证质量的呢。要是弄一个国家资格考试来保证房桑所期待的质量足够过关(虽然是很好的期待),那还不知道得多砸多少钱进去才行。

  


  
用外语为外国人提供免费的高质量的夫妻矛盾调解,恐怕也不是其他国家已做到的……事实上民主自由国家的行政首先应该尊重的就是市民自治,跟本不该介入此类私生活矛盾。南海浪桑上面写的应该也是这个意思。

  
同时,很多福利和援助,从同情弱者(社会知识/语言知识/经济上的弱者)的角度来说应该尽可能地扩大对象和充实服务范围以满足房桑如此美好的愿望;但是从预算角度来说,凡是需要纳税人多掏腰包的,就极难达到按需分配(任何私生活中的困难困扰都能有行政末端来为你提供切实可靠的解决)的状态,能做得比其他国家相对好一点就不错了。按需分配还有血税被滥费的可能,就像文中这位女士。

  

 回复[6]:  南海浪 (2011-12-14 22:13:08)  
 
  谢谢他抜きさん的详尽解释。小生就是这个意思。

  
日本有句话是“民事不介入”,一般指警察。行政也不管。现在有所改变,例如上述私生活有可能发展到刑事情况下。文中说的夫妇闹矛盾,真难想象哪个市区公所的人去怒斥区民,而且骂人的内容也离谱。相谈跟直接介入是两回事。那样的介入可能国内的街委,妇联,民政局(?)会做到。这种事,去找区公所帮忙的想法大概也只有国人。更进一步,小生认为其效果适得其反。

  
其实下文房姐都说得有理,谢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