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摘苹果的时候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1-11-19 00:44:31 阅读人次:2132 回复数:9)

  


  
我爱秋天,因为被盛夏酷暑煎熬的身体渴望沐浴在秋天的清爽与透彻中;我爱秋天,因为被季节染成多彩的山川大地将美丽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爱秋天,因为累累的硕果挂满枝头,诱惑激发着我对那些或甜、或酸、或酸甜的果物的食欲与渴望。

  
说到秋天的果实,那就一定要说一说苹果了,特别是我现在居住的长野县的苹果。长野县是日本第二大苹果产地,日本苹果的20%产自长野。虽然产量比排行第一的青森差了一倍以上,但是论起味道来,我以为长野县的苹果应属第一。不是因为自己住在长野,便有了那么点儿本位主义,而是跟着本人的口味感觉做出的评定。以富士苹果为例,青森的富士长得很漂亮,外表红通通的,果肉甜脆脆的,好吃自不必说。如果没有长野的苹果作比较的话,青森苹果是可以登峰造极的,可是有了长野的苹果,青森的就略显逊色了一些。长野的富士苹果虽长得与青森的无太大差异,但酸甜味道却要更浓郁,肉质要更紧凑,果汁也更丰富。

  
记得刚来日本没多久,日本朋友曾送来几个大大的红苹果。

  
苹果对于本人来说,一点儿也不稀奇,说咱是吃苹果长大的也不过分。因为从小时起,每到秋季,父母的单位就要分苹果,而且都是以筐论的。一般分到的是国光苹果,一吃就是一个冬天。别看国光长得很青涩,没有红红黄黄的美丽模样,但却是我的最爱,因为味道比较酸甜,且很脆。其他诸如什么红黄香蕉的品种等,我就很不喜欢,虽然外表可人,但里面的肉质面面的,甜腻腻的,没有那种咬下去脆生、酸甜、果汁充溢的感觉。那种苹果吃一口,就决不想再吃第二口。

  
话说日本朋友送来的那几个红苹果,说实话没有引出我吃它们的欲望,因为想到了以往吃红苹果的经历。但是人家好心好意地给送来了,总不能扔掉吧。不管怎样吃吃看。于是,将那大苹果一切两半,想与老公分享。这一切不要紧,竟发现那苹果核的部位是透明的。有些不满地想,这位送人家东西怎么送个坏的来!。两个人合计着要不要扔掉。但看看其他部位没有任何坏的迹象,而且透明的部位看着并不令人生厌,便试着尝了尝。这一尝又让我大跌了眼镜,因为味道实在绝了!比我爱的国光不知要酸甜可口、汁多香脆多少倍!那种酸、那种甜、那种脆都是被发挥、施展到了极致,而它们的组合则是在口中漫延、留存的无限美味。

  
后来知道了这种苹果的品种叫做“富士”,那透明的核部被称为“蜜”,为苹果中的极品。所谓“蜜”是通过光合作用形成的一种糖醇,因为色似蜂蜜,而而由此得名。从此对红苹果刮目相看。

  
这些年在国内的市场上也可以看到一些叫做“富士”的苹果品种在出售,从日本进口的味道应没得说,但我吃过一些像是仿制品,也号称“富士”,但却完全没有富士的味道。不知是同一品种,因为换了生长环境而变了味儿,还是原本就不是一个种。

  
已经絮叨了半天苹果了,却还没扣上“摘”的主题。没办法,一说起苹果,就浮想联翩起了很多往事。

  
去摘苹果是上个周末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离我家很近的松本市的一个果园。是当地JA(日本农业协同)搞的一个招待客户的活动。我的一个朋友是JA的房贷客户,受到邀请,也叫上了我,于是跟着沾了光。

  
说来惭愧,来日本近二十年了,又住在长野这个苹果产地,但正式去果园采摘还是第一次。所以,进了果园不是先急着摘苹果,而是东张西望,这儿拍拍,那儿照照的。等我要开始摘了,却发现分配给我及其他几家人采摘的树上,果子已寥寥无几了。看到我没装几个苹果的袋子,旁边一家人的爸爸,毫不犹豫地将他家摘的一股脑地塞进了我的袋子,直到袋子被塞满。弄得我真是过意不去,人家好不容易摘的,我怎么好意思享受别人的劳动果实呢!可是人家执意要给我,盛情难却。最终,不仅收获了满满一兜子果实,还收获了满满一兜子的善意。

  
最近围绕是否加入TPP(环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的问题,日本国会及农工商各界炒得不可开交。焦点是一旦加入了TPP,是否将对日本农业等产业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我不太懂关于这些问题的深层意义,不过我觉得是否加入TPP的确是一个需要极其慎重考虑、对其结果进行充分估测的问题,因为它关系到一个国家经济的走向、产业的兴衰及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真是到了大势所趋、非入不可的境地的话,先不说别的,就说苹果,作为日本有代表性的农副产品,是不是可以乘着入TPP之势,以其品质的精良美味来赢得世界范围消费者更广泛的认可呢?

  
关于苹果的种种信息、知识,相信互联网可为您提供得应有尽有,用不着我在此冒充专家了。我只想告诉您:要想知道日本苹果的滋味,最好您亲口尝一尝。

  


  


  


  


  


  


  


  


  




 回复[1]: 苹果!早上好! 红叶 (2011-11-19 07:34:49)  
 
  

  
跟您完全一个毛病,够酸带点儿甜、够硬带点儿脆。

  
“那透明的核‘蜜’”,吃了没事吧?也曾使我“心有余悸”良久……

 回复[2]: 哈哈,一样的 科长 (2011-11-19 07:46:24)  
 
  刚来的时候,第一次吃,看到核心部位的蜜,还真的以为烂掉了

  
后来有朋友告诉我,日本苹果是用针打入蜂蜜的,他居然骗了我这么久

 回复[3]: 房桑,我姐姐说日本苹果好吃的不得了~~ 阿蓓 (2011-11-19 07:58:35)  
 
  谗思我了都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1-11-20 10:18:00)  
 
  小时候,北朝有个电影在大陆非常红,名字跟你这个一样。。。。

 回复[5]:  东京博士 (2011-11-20 10:20:44)  
 
  长野苹果的祖宗是从中国大陆引进的国光,后经不断的嫁接改良,有了今天的那些品种,但纯正的国光依然能在长野不难找到,一些土产商店出售的礼品盒微型苹果,大都是比较纯正的国光血统。

 回复[6]:  房丽燕 (2011-11-20 21:42:41)  
 
  看来最初被“蜜”吓住的不止我一人,与红叶、科长共勉

  
蒙骗科长的那种说法我也听说过,并将信将疑了很长时间

  
阿蓓,美国有日本苹果吗?美国的苹果啥味儿?

  
东京博士,我就是借用了一下那部北朝电影的名字。国光是富士祖宗,なるほ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学习了。

 回复[7]: 注蜜打蜡 南海浪 (2011-11-21 12:36:11)  
 
  房san

  
不是你的苹果贴小生还不知道日本有注蜜的,相信有打蜡。希望不影响健康。

  
一看这题目,跟东波一样想起当年北朝鲜电影。

  

 回复[8]: 到底打针了没有啊 科长 (2011-11-21 16:14:58)  
 
  

 回复[9]: 我搬走了啊 杜海玲 (2011-11-30 11:18:3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