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1-10-09 19:20:29 阅读人次:2916 回复数:12)

    电视里正在播出一个重度先天心脏病患儿与疾病作斗争的故事。讲到他做了手术之后终于能够参加梦寐以求的运动会的时候,电视屏幕上出现了这个男孩鼻子里插着吸氧管、与一个拿着氧气瓶在他身边的女性一起奔跑的镜头。这个女性并不是他母亲,而是学校为帮助他能顺利地度过学校生活而专门配置的老师。这个男孩子并非得天独厚地享受着这样的待遇,这所学校也不是拥有优越于他校的条件,而是所有在日本接受义务教育、包括公立幼儿教育的孩子都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待遇。条件是如上述男孩那样患有严重身体疾病、肢体或者心智残疾。这在日本被称为“特殊教育”。

  
我家孩子上幼儿园时,班上便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孩子,就是所谓智能上的非正常儿。这样除了班主任之外,班上还另配有一个老师专门负责带这个孩子。从早上孩子来园到下午家长来接,这个专门老师都一直陪在孩子身边,帮助他完成对他来说比较困难的游戏、活动内容,并对他进行生活上的专门指导,上厕所、更衣、洗漱等。家长只将孩子送到幼儿园,便可以放心地交给老师,去做自己的事。幼儿园毕业式的那天,陪伴在孩子身边的是专门老师,而不是家长。

  
日本的义务教育制度适用于所有的学龄儿童,包括外国籍儿童,当然也包括残疾儿童。对于轻度残疾的孩子学校里设有“特殊学级”,即为这样的孩子,主要是智能的非正常儿而设置的,一般由持有特殊教育资格的老师负责。以长野县为例,一个老师大约管理8个孩子。这些孩子在上音乐、体育课或打扫卫生时,会回到自己的班级,与班里的同学一起活动。而上文化课时,因为他们跟不上普通班的进度,所以会到特殊班来,由专门老师为他们慢慢讲解学习的内容。身体残疾或有病的孩子则有专职老师常时陪伴,如上述心脏病患儿。

  
对于重度残疾的孩子,有一种叫做养护学校的地方可以供他们学习。前一阵儿,因为工作关系,使我有机会陪同家里有残疾儿童的中国家长去参观了养护学校。

  
夏末的一天,我们来到了位于松本市的长野县立养护学校。从外表看,它的校舍与普通公立学校无异,没有多余的奢华,也不显得更简陋。带我们参观的老师先向我们介绍了学校的情况,她告诉我们,这个学校的宗旨是培养孩子生活的自理能力及走向社会的自立能力。

  
我们首先去了体育馆,那儿正在上体育课。大约二十多个孩子,由十几个老师领着在做游戏。而体育馆里的设备除了一个篮球架及一个蹦蹦床是购置的设备之外,其他都显得很简单,象是手工做的。一问果然是老师们自己做的。特别是其中的一个滑梯,是用纸箱做成的。虽然是用纸箱做的,但却很结实,而且老师们用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动漫将它装饰成了非常可爱的样子。

  
之后,我们去了一年级教室。这个班有9个孩子,老师则有4个。暑期过后,游泳课已结束了。但这一天却是个秋老虎横行的日子。在灿烂的阳光下,老师们在教室门口摆上了用苫布搭起来的简易小池子,让孩子们玩儿水。

  
这时,我的目光被远处的一幕吸引住。那也是一个小游泳池,池中坐着两个年轻的男女教师,他们每人怀中都抱着一个重度残疾儿。这两个孩子估计连话也说不出,但他们的脸上却流露出十分舒适享受的表情,两个老师则是极其温和地拥着孩子,低着头似乎在轻声说着什么,亲切的笑容洋溢在脸上。看着这温馨的情景,我感到阵阵暖流从心底涌出了出来。

  
接着我们又参观了手工教室、木工教室及陶器教室,那些精致的制品,若不是眼见为实,很难让人相信它们出自这些残疾孩子之手。

  
我一边参观一边感叹这里的特殊教育对于残疾儿童自理、自立能力养成所做出的悉心安排。但是与我同行的中国家长却对这儿的教学内容中过多的身体训练、游艺及实际操作感到不满足。她不断地问老师,什么时候学习文化课。我可以理解她望子成龙的心愿,即使她的孩子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但是她为什么不明白一个连穿衣、吃饭、排泄这样的生活基本都不能独立完成,没有与人沟通能力的孩子,即使知道1+1不等于3,即使将“小九九”背得滚瓜烂熟,也不能在社会上立足的道理呢?由此可以看出,对书本知识不折不扣地追求是这个中国母亲对教育的全部认识。

  
除了将对残疾儿童自立能力的培养作为学校的主要宗旨之外,养护学校还有一个口号就是“愉快地学习”。在学校展示的照片上,我看到那些口鼻插管、躺在轮椅上的孩子们上课的照片。当然这所谓上课也许不过是听老师讲讲故事,看看画书,或是进行一些简单的书写描画,但对他们的教育确实尽到了所能尽到的最大限度。

  
我一向认为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低不应通过精英阶层的状态来判定,而应看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残疾人是否被人性化对待,是否生活得有尊严。从养护学校所折射出的福利社会的精神来看,日本这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还是相当高的。

  


  
以下是用手机记录的一些场面。

  
1。地上摆的是老师们用泡沫包装材料制成的练习平衡用的道具。 

  


  
2。 用纸箱做成的滑梯

  


  
3。 小朋友开始还有些胆怯呢。

  


  
4。在老师的帮助下练习平衡

  


  
5。滑车。那一排大球用来缓冲

  


  
6。 一个班老师和学生的比例几乎是1:2

  


  
7。老师带孩子们玩儿水

  


  
8。 温馨一幕

  


  
9。 学生们在制作陶器

  


  
10。手工教室。学生们在做针线活

  


  
11。用织布机织布

  


  
12。用织的布做的兜子

  


  
13。学生做的皮制手工艺品

  


  
14。做游戏

  


  
16。学习数字的概念

  


  
17。到了小学高年级以后,可以申请住宿,锻炼自理、自立能力

  




 回复[1]:  绿毛龟 (2011-10-10 09:48:12)  
 
  一个社会文明程度的高低不应通过精英阶层的状态来判定,而应看这个社会的弱势群体、残疾人是否被人性化对待,是否生活得有尊严。

  
严重同意。

 回复[2]:  绿毛龟 (2011-10-10 10:22:09)  
 
  在附近的小学校旁听,也碰到两位这样的学生。一位是智力不全的小朋友,小学四年生,一位是重度多动症的孩子,小学一年生。那位智力不全的孩子始终没有见过他的家长,甚至上学都是跟着小朋友一起,只是有两个6年纪的孩子会一直在他旁边。有多动症的小朋友一刻不能停,上课经常打断老师的进度,甚至从老师手里抢教具。班上有一位老师专门负责处理突发情况,分散这个孩子的注意力。不论这个孩子怎么闹,甚至有时都能感到老师的无奈,但是从没听到过老师高声对那个孩子说话。有时候有点担心,会不会影响其他孩子的学习,观察其他的孩子,好像没人对他的行为表示特别关注。从四月到现在,7个月过去了,最近这个孩子好像安静下来了。不再一声不吭的就走出教室,不再动不动就唱歌,虽然还是不停的动,但是老师示意他安静的时候他会停下来一段时间,走出教室也会更老师说可以吗?虽然还没等老师回应他就已经走了出去。有时候想问老师对这些学生的真实想法,转念一想,在老师的眼里,他和其他小朋友是一样的吧。是我自己少见多怪。

 回复[3]:  邓星 (2011-10-10 14:21:31)  
 
  对,说得好。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1-10-10 20:01:47)  
 
  日本的轮椅者,他们也有享受阳光大海的权利。(摄于海ほたる)

  


  

 回复[5]:  绿毛龟 (2011-10-10 20:42:27)  
 
  冒昧的问一下楼主,这篇文可以转走吗?贴在自己博客,会注明出处。不好意思,打扰了。

 回复[6]: 转走可以 科长 (2011-10-10 21:27:19)  
 
  写10条回复,哈哈

 回复[7]:  房丽燕 (2011-10-10 22:46:57)  
 
  多谢绿毛龟、邓桑、东京博士、科长的留言,不一一回复了。

  
答绿毛龟:就按科长的指示办事吧,“转走可以,写十条回复”

  
哈哈,别紧张,逗你玩儿 。转吧。

 回复[8]: 转一条围脖 用户名() (2011-10-10 23:17:37)  
 
  尊严不是权力而是权利。尊严不是优越感而是平等感。尊严不在于你能支配别人,而在于没有别人能支配你。

 回复[9]:  绿毛龟 (2011-10-11 00:45:36)  
 
  谢谢楼主,谢谢科长。关于特殊教育的话题说不定还真能写10条回复。不是玩笑哦!

  
再说那个智力不全的四年生,第一次在始业式上看到他,真是吓了一跳。他的表情和肢体动作都表现出他和别的孩子的不同,但是周围的气氛又让人觉得没什么不同。校长讲话的时候嘴里不停的发出声音,还不时怕打地板,陪着他的老师搂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肩膀,但并没有制止他。整个过程我极力控制自己的视线,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看着他。我有一个因小儿麻痹残疾的舅舅,他的智力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说话吐词不清,为此,没有一间学校肯收他。他60年代的,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没有上过学,我的外婆很早去世,妈妈结婚以后没人照顾他,哥哥上学,爸爸工作,就把他锁在家里十几年,直到成年。我姑姑的孩子,一个特别聪明的男孩,看他的眼睛就知道,非常清亮透彻,但是他不会说话,不是哑巴,只是发高烧,损坏了部分听力,但是家人就把他当聋子一样的关在家里十几年,以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其实他是有听力的,不是完全听不到。第一次见他他已经二十多岁了,高大帅气,因为姑父去世了,家里没有了男人,姑姑把他从乡下接了回来。我叫他他会望着我笑,特别温和,特别腼腆。很勤快,全部家务都是他一个人能做,姑姑一叫他,表情就很惊惶,应该过的不是很好吧。但是他很殷勤的照顾每一个人,透着小心翼翼,不由得猜想,是不是怕做的不好,又被送到乡下去呢!他是70年代的,也没有上过学。听我妈妈讲起,真的很吃惊,怎么家人不管呢?我妈说怎么管?养大已经不容易了,而且家里有残疾的孩子,家长觉得丢脸,根本不想让别人知道。姑姑的孩子就是生病以后在乡下给亲戚照顾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只是觉得心酸,心痛。在日本在公共场所看到有障碍的孩子和正常孩子一样正常的面对社会,第一次的感觉到现在依然记得,在海洋馆看着那个智力不全坐轮椅的孩子被人宝一样的抱着擦拭涎水的时候,呆呆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先生在前面叫我,差点开不了口,怕张口会哭出来。想起了被关在家里长大的舅舅和在亲戚家长大的表哥,他们如果生活在日本一定不会被嫌弃吧。

  
不好意思啊,泪点低,好像有点煽情了,以前不知道这两件事情对我的影响有这么大,直到那次到海洋馆看到那个孩子,心里的那份感慨,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有尊严的生活,多好!

  
也许周围发生的事情只是个案,但是真的很希望,在个人力有不逮或者不能尽力的时候,政府,社会能够成为个人无能为力后面的那张网,补上这个遗憾。

 回复[10]:  待于泥《 (2011-10-11 23:05:19)  
 
  尊严不是权力而是权利。

  
尊严不是优越感而是平等感。

  
尊严不在于你能支配别人,而在于没有别人能支配你。

  


  

 回复[11]: 前一阵子看中国死婴的照片。 深层次 (2011-10-11 11:58:09)  
 
  一个小孩长得挺好的,但是明显是兔唇,就被泡在福尔马林药水里面给做成标本了。感觉真是很不好。据说在胎儿成型的过程中医生如果发现了异常的情况就会建议把胎儿拿掉。在中国这个还靠子女养老送终的社会制度下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吧。这也是“提高人民体质”的一种延伸吧。

  
中国的社会大环境就是那样,残疾的人这一生很可能会过得很累,有时候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还不如早点死了才好呢。早死早解脱,早死早投胎。再过20年又是一条好汉。

  
日本的社会制度不同,父母和子女的关系似乎比中国淡薄。优点是孩子生下来不好也有国家管,缺点也有不少呢。比如有的孩子长大后就和家里断了联系等等,咱们也不能光看贼吃肉,不看贼挨打吧。

  

 回复[12]:  房丽燕 (2011-10-11 22:55:25)  
 
  用户名提供的尊严围脖确实挺受用,够经典

  
绿毛龟,你自己的文字已足够感人又很说明问题了,还转我的干什么呢?我的泪点也不高,热泪盈眶了。

  
深层次说的也是。现在我也搞不清了,到底什么样的社会才是更理想、更人性的社会,重亲情,轻社会福利;还是以社会福利取代一部分亲情?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