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1-09-19 14:52:05 阅读人次:2380 回复数:4)

  以前,一说起中国大使馆,几乎就是一百个不满,一千个怨气,一万个只想声讨它一番。那时,打电话咨询点儿事儿,十个电话九个不通,好不容易通了一个,接电话的人不是打官腔就是踢皮球。而若是去办事儿,进了大使馆的门儿,就像进入一个黑暗的世界,灯光照明昏暗,工作人员的表情暗淡。P大的事儿,都能不痛快得让你气打N处来。我常常纳闷儿这些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是不是成天足不出户,生活的空间只限于大使馆这点儿中国天地呀,因为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一点点从日本的优良服务中汲取来的精华,简直让人难以相信这是在日本的一个行政办事机构。

  
可是如今,时代的变迁终于让我们欣喜地看到,随着中国经济的日益崛起,中国国家机构、行政部门的办事风格也在不断改善,工作人员的服务意识在不断加强。

  
前几天,一个向中国驻日使馆请求援助的国人,在当天就得到了及时而有效的帮助,这真是令人对中国大使馆刮目相看。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嫁到日本长野县山区的中国女性,长期以来被其丈夫欺侮,经济上限制,精神上折磨。近来更是变本加厉,为了阻止女性与外部的联系,将家里的外线电话也给切断了。大约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国内的家人得不到来自女性的任何信息,心急如焚。于是想到了中国大使馆。

  
上星期三上午,一份来自中国沈阳的传真送到了中国驻日大使馆领事部,将自己家人的情况告知了领事馆,并请求了领事部予以帮助。

  
当天下午,领事部的张姓领事便给那个村的负责人打了电话。村里人告诉领事该女性遭受了其丈夫的家庭暴力,现已被警察安置在了安全的场所,伤势不重,并得到了救治。

  
之后,领事又立刻将得到的信息转告了女士国内的家人。家人才终于放了心。

  
中国大使馆的一个电话并非只是得到了中国籍女性的生死下落,还在这个偏僻山村激起了不算小的波澜。

  
该女性的日籍丈夫,那个没有一滴日本血统,靠着前妻残留孤儿后代身分获取了日本国籍的纯中国人,对自己的中国妻子横加蹂躏,却凭着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博取了周围邻人及村役场(村民办事处)的信任。直至欺人太甚到让村役场违法拒绝女性欲开据离婚所需证明资料(户籍证明及女性本人的证明资料)的要求。但那天中国大使馆的一个电话,估计给了村役场的人很大震动:一个小小的中国媳妇竟惊动了大使馆官员来过问,这事儿闹大了可不得了。于是,户籍证明也给开了,外国人身份证明也给开了,还派人亲自送到了女性手里,并一口一个对不起地穷道歉。

  
其实中国大使馆对于日本的法律、行政及福祉的干预是有限的,或许说是不可能的,他们能做到的只是尽力保护本国国民的生命安全。而像这样及时的一个询问、一个电话所产生的作用早已超过了仅仅获取了信息这样的简单效果,它让远离故乡、远离亲人的海外游子有了家的感觉,并让人感到有人能给自己做主了,腰杆儿也变得硬了。

  
通过这件事,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大使馆会继续为在日华人撑腰作主,并期待着它会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回复[1]:  东京博士 (2011-09-20 07:37:52)  
 
  偶发事件,跟欧阳海一样。这文章投稿人民日报的话,我信,但发自心底的,没人能共鸣,不好意思我直说了。

  
这年头稍微有点官职有点权的,就把子女弄外面去,难道他们比老百姓还傻?

 回复[2]:  赝品 (2011-09-20 08:14:23)  
 
  确实比以前好一些,不过还是差很多。大家接着提意见。

  
有助于进步哈。

 回复[3]:  小白退散 (2011-09-20 12:27:26)  
 
  第一次听到那个国家多提意见就有助于进步了。

 回复[4]:  房丽燕 (2011-09-21 21:35:58)  
 
  如果是博士发自心底的我一定信,人民日报?倒要考虑考虑

  
赝品桑,意见是一定要提的,但实事求是地表扬也是必要的

  
小白退散,即使那个国家不那么认为,我们也要多提意见帮助其进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