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房丽燕 >> 生活杂感
字体∶
与沙林擦肩

房丽燕 (发表日期:2010-03-21 02:26:43 阅读人次:1836 回复数:5)

   

  
1995年3月20日6点40分左右,我和老公从离我家最近的高速巴士站登上了开往东京的高速巴士。

  
自从来到日本后,一脑门子扎进了长野的田舍乡间,疏远了大城市的繁华与喧嚣。东京只是回国时去成田机场的中转站,从没有好好地游逛过。那个3月正好老公需要去中国大使馆办事儿,又赶上春分连休,我们便计划了一次东京之旅。

  
我们乘坐的巴士渐渐地驶进了首都圈,快到新宿的时候,车速慢了下来,到后来索性完全停了。开始以为只是普通的塞车,可是10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车却依然没有前行多少。乘客们开始不安起来,似乎听到有人小声嘀咕:收音机里说好像是发生了瓦斯爆炸。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车终于蹭到了新宿终点。

  
我们要去中国大使馆,所以准备从新宿坐地铁“丸之内”线到“霞关”站倒“日比谷”线去六本木。可是上的第一辆车却没在霞关站停,一下子到了下一站银座。以为是偶然坐上了快车,于是又往回坐。可霞关还是没停,又到了反方向的下一站国会议事堂。怎么回事?为什么霞关不停呢?再这样耽误下去,就要过了中国大使馆的办公时间了(中国大使馆只上午办公)。于是去问车站工作人员,人家告诉我们霞关站出了事故,被封了。没办法,为了赶时间只好坐出租去了中国大使馆。还好,时间赶上,事儿也办好。然后按之前计划的那样去了东京塔等地方逛了个够。

  
晚上回到住处,打开电视,才知道早上在我们曾经过的地方发生了大事,这就是震惊世界的东京地铁沙林事件。只是发生的时间比我们的到达时间早了一个多小时。没想到愉快的东京之行竟被这样的事件蒙上阴影。虽然我们不是受害者,但却为这种无以防范、乱杀无辜的恐怖行为而震撼、担忧。今天我们侥幸与沙林擦肩而过,但在凶手未落法网的情况下,谁知道还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被袭击一下呢?

  
这以后的日子,奥姆真理教作为事件的犯罪嫌疑人很快被聚焦了。于是,沙林、奥姆、上九一色村……,这些字眼便充斥着人们的耳鼓;麻原彰晃那张令人生理上产生排斥的面孔也频繁地出现在了屏幕上。

  
沙林事件是奥姆真理教为了报复官方对他们犯罪行为的注意与调查,而选择了集中着日本政府核心机构的霞关作为了攻击目标。

  
在此之前的1994年夏天,离我的居住地不远的松本市内,也曾发生过沙林事件。后来查明是奥姆真理教欲图谋伤害追查他们恶行的检察厅人员而在检察厅宿舍附近放了沙林毒气。但因为风向的变化而伤害了无辜百姓,其中还有好几个信州大学的学生。

  
关于奥姆真理教的种种内幕,有知情者、专家所作出的研究分析,并不是我这样一个普通人可以评述的。我只是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使那些高智商的人们聚集在了麻原彰晃那样一个外表令人不快、又看不出什么智慧与魅力的人的脚下,成为了他的崇拜者的呢?据说信徒中有很多是毕业于日本一流大学、拥有卓越大脑的精英。东京地铁沙林事件的主犯林郁夫就是庆应大学医学部的高材生。为什么这些本应对人类做出贡献的英才,却成为了夺去无辜生命的杀人不眨眼的凶手了呢?这难道就是宗教的力量吗?

  
对于宗教,我一向认为它是高于法律的、与社会道德、社会规范具有同样约束力的行为准则,以目前人类社会的自我抑制、自净自省能力来看,它是有十分的存在必要的。我虽然不是任何宗教的忠实信徒,但我觉得宗教给与人的精神力量是巨大的。一个正统正宗的宗教,会使人心境平和,心灵丰富,弃恶从善,灵魂不朽。但一个邪教不仅会使人走火入魔,是非难辨,而且还会对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危害,这是我们通过奥姆真理教所作的一切可以一目了然的。如何辨明善恶是非,如何远离邪恶也是摆在我们每个人面前的课题。

  
十五年过去了,大多数犯罪嫌疑人已落入了法网,但仍然还有三名嫌犯在逃。对于被害者,日本政府也出台了救助法律。可是沙林事件带给被害者及其家人心灵和肉体的创伤却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以牺牲了无辜者宝贵生命的恐怖行为,也将永远为人们唾弃!

  


  




 回复[1]: 欢迎归队~~~~~ 阿蓓 (2010-03-21 04:34:20)  
 
  房桑,有日子没见了,哪儿玩儿去了?

 回复[2]: 你的运气真好 科长 (2010-03-21 09:11:19)  
 
  

 回复[3]: 差点中招 南海浪 (2010-03-21 12:43:34)  
 
  沙林放毒那天,小生有事要到中国大使馆,在恵比寿正要坐日比谷線、车站已被封了。

 回复[4]:  房丽燕 (2010-03-21 21:52:29)  
 
  阿蓓,哪有玩儿的福分!忙了一阵子,终于归队,很高兴。

  
科长,感谢上帝!

  
南海浪,那天你也去中国大使馆了?说不定也与你擦过肩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生活杂感
    日本的市长坐长途大巴 
    欧洲人解决领土纷争的智慧 
    不给小孩让座的日本人 
    要求指导别人的中国老师 
    日本政府机关食堂经济实惠,向全民开放 
    开车还是要适当的面点儿 
    日本路标、招牌中的中文 
    重要的是真诚 
    为什么嫁到日本? 
    高中毕业典礼上的“袴” 
    独自在家的虚惊 
    做了母亲 
    滑雪百年的长野 
    关于下水道、卫生纸 
    新年感言 
    政府机构到底为谁开办? 
    摘苹果的时候 
    新概念汉语 
    妈妈的味道 
    关于日本的特殊教育 
    中国驻日大使馆正在成为在日华人真正的娘家人 
    搬来搬去的心意 
    当了一把芝麻官儿 
    享受劳动快乐的人 
    日本高中的参观日 
    日本行政部门工作人员的办事风格 
    震后第一次去东京的感觉 
    日本电车二三事 
    松本城的樱花开了 
    看电视连续剧《太阳》 
    坚不可摧的校舍救了孩子们的命 
    退回抢购物品,货款支援灾区 
    震后我们的生活 
    我们能为灾区做什么? 
    史上最强烈地震到来时 
    雪后的早晨 
    家电种种 
    年末流水账 
    偶尔一博 
    国家领导人的失言 
    关于遗传资源和我们的生活 
    擦拭地板是在擦拭心灵------日本务实的教育理念 
    告别夏天 
    世界杯带给我的足球热 
    日本的育儿男、家事男 
    关于中日两国的清洁观念 
    日本的大学对学生进行“婚育” 
    御柱祭到底出了人命 
    强力推荐 
    富了二代,还能富几代? 
    日本的学校学削苹果皮 
    与沙林擦肩 
    中国的气度 
    祝福------春节、情人节、结婚纪念日 
    国家大剧院----岁末回乡杂感(三) 
    首都机场第3航站楼――岁末回乡(二) 
    体验日航――岁末回乡(一) 
    3G带来的便利与代价 
    优生优育及生育权 
    我专什么业?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