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是的 >> 故郷という物語
字体∶
有时候,温暖与美好是那么简单

是的 (发表日期:2009-08-31 17:54:51 阅读人次:1467 回复数:11)

  谢夏夏提示。搬家——从隔壁搬过来。

  
-------------------------------------

  


  
有时候,温暖与美好是那么简单

  


  
(一)

  
7月26日,附近城市足协举办每年定期的足球比赛,有20多个球队参加。算是比较大规模比赛了。

  


  
7月末的清晨,阳光烈烈,知了喳喳。大早赶到球场,家长们熟练地打好帐篷,边看球赛边聊天。我走到孩子以前所在学校球队的帐篷,和家长们打过招呼问候一下,和该队一位中国家长(婚嫁过来)聊天。天热得厉害。不断喝水的我,想去方便一下。

  


  
穿过绿茵草坪,刚要进洗手间。看到一位清洁女工(大概60多岁?)正在门口,不知是在打扫或是刚打扫完。我顺口打了声招呼,问了句∶ “对不起。我用一下洗手间,行吗?”,“哦。行啊”她慌忙地回答... 上完洗手间。我出来到洗手室洗手。突然,有人招呼问话∶

  


  
“你是刚才打招呼那位吗?”

  
“刚才打招呼?”我被冷不防的问话,一瞬云雾缭绕。

  
突然反应过来,“哦哦。是啊。怎么...?”我不解地看着她。

  
“啊。谢谢你啊。我是想感谢你”

  
“谢我?”一瞬间,不解的我,疾速在搜索记忆,推测被谢的原因。

  
“是呀。我是特地想对你答谢的”我这才留意到,她原来好象是特地等在门外,等我出来专门致谢的。

  


  
“哦... 我... 那是...我...”疾速回忆推测中,我依然语无伦次不知所措。如果有人偷偷拍下来,估计一幅腼腆矜持的同学少年模样(笑)。

  
“你不知道。在你来之前,大概已有10多个人上厕所。但唯有你,对我特地打了招呼。我真是感激你呀”

  
“哦。是...啊。我看到你正在工作中。必须...得招呼一声呀。否则...”我渐渐找回自然与平静。

  
“所以我真是想说一声感谢。唉,被打声招呼,人,心情是多不一样,多好呀”... 结束简短的对话,我离开洗手间往球场走去,隐约听到背后“唉,人,还是要打声招呼的呀”老人自言自语的念叨。

  


  
走在洒满柔暖阳光,绿莹莹的温暖草坪上,不觉中,我意识到自己有种胸口被堵的感觉。反而被这位老人真挚,真情,认真的言行,美好而温暖地触动了......

  


  
“唉。。美好与温暖,有时候,是多简单啊”中午回家,回味着老人带给我的幸福和温暖,特地给妻子讲述了一遍这小小的经历。

  


  


  
(二)

  
今日偷闲读书,在“人为什么要工作”的章节里,偶读到这样一小小记事。深深触动了我。大意如下(自译)∶

  


  
日本NHK电视台一专题节目,采访介绍一位30多岁无家可归的男性乞讨流浪者,这位流浪者,露宿在公园,从垃圾箱里拣出杂志等卖掉,以维持生存。庆幸走运,从市政府得到每月清扫几日街道的活儿。

  


  
电视节目跟踪采访,最后,有一个场面是他低头流下了眼泪的镜头。据他说,如果是一年前,不论发生什么,他是不会流泪的。然而,他在清扫过程中,时有人对他打招呼。大概是“辛苦了”一类的日常问候招呼语。

  


  
“以前,你说过要是没出生到这世界就好了?”,面对采访者的问话,“现在,还是这样想”他回答到,“要是能好好复归到社会,则会变成“来到这世界真是好”的心情”,他哽咽着。并继续说,如果是以前我不会流泪的,也许是作为普通人的那种情感,回归到了我身上。

  


  
不需要添足也都能感知,毫无失礼地把前面那位清洁工老人比作流浪者的意思。我坚信她有着儿孙满堂幸福温馨的家。经济上更不会拮据。如同我们社会上,对偶然为街道服务的工作无比热情认真负责的很多退休老人。

  


  
不知怎么,书里这一笔带过的小小记事,却深深触动了我,反复读了几遍,思绪联翩。并回想起上述经历,忽然觉得应该记写下来。

  




 回复[1]: 值得推荐! 会長 (2009-09-01 09:32:57)  
 
  少谈些参政,多给社会温暖,日籍华人先做一下草根之事,再做人师。

 回复[2]: 感动 杜海玲 (2009-09-01 10:04:22)  
 
  花花

 回复[3]: 谢先辈。我哈腰~~~ 是的 (2009-09-01 10:12:54)  
 
  我是不但对政治无甚兴趣,更谈不出参政哇~~~ 只能留意感受和细细咀嚼身边每天熟视无睹,日常平凡的生活琐事儿。

  

 回复[4]:  待于泥== (2009-09-01 13:23:26)  
 
   只能留意感受和细细咀嚼身边每天熟视无睹,日常平凡的生活琐事儿。

  
--------------------------------------------------------------------

  
方向对头,钢把铁!

 回复[5]:  雪非雪 (2009-09-01 13:28:57)  
 
  又读了一遍。

  

 回复[6]:  夏夏 (2009-09-01 14:54:55)  
 
  我也献花一朵.

  

 回复[7]: 是的,这看似简单,实为难。 李小婵 (2009-09-01 21:57:09)  
 
  这是一篇非常日本式的随便,中国人中很难得看到,在每个人100%能遇到的生活小事,点出崇高的一面,感人。我也做不到,正着反省中。

 回复[8]: 是的~~~~~~~ 阿蓓 (2009-09-02 03:30:34)  
 
  “我是不但对政治无甚兴趣,更谈不出参政哇~~~ 只能留意感受和细细咀嚼身边每天熟视无睹,日常平凡的生活琐事儿。”

  
可不是?人们总是喜欢“忧国忧民”,到不是说不应该,但是好像本身心境拓宽之前该先open再open,都不容易阿,微笑和小小的关怀比赢了一场辩论来的更让人窝心和舒畅。。。。。

  
即便是对政治有兴趣的童鞋们,也不用为了一个看法争得出了火药味儿,老抱着“去争辩”的下意识想法,应改调整了;

  
是的san,飘扬您一下下,这个老爸当的让人要

  

 回复[9]: 是的, 不思不想 (2009-09-02 16:56:14)  
 
  是的,你竟是如此细腻。

  
不过你的头像,用了那张[民以食为天],有点可惜了那张照片。

  
换上你的大头照吧,很想看看细腻的男士,长滴是什么样子

 回复[10]: 谢谢各位了~~~ 是的 (2009-09-04 16:25:49)  
 
  

  
杜海玲: 感谢大老远来鼓励。花花先收下,一支给妻子。一支我留着。

  
老待: 方向交给你来判断把握了。我只管沉默着埋头拉车~~~

  
阿蓓: 是的。说到底,我感觉,我俩都不属于争辩争执型。要么怎么能是兄妹尼。爹娘遗传地嘛。。。多吃猛喝身架阔~~~ 猛争狠论脑子活~~~ 谈情说爱心快乐~~~

  


  
夏夏,雪非雪: 不好意思。又让你俩看一遍。多赚了两朵花~~~

  


  
小李子: 不知怎么,尤其在日本,见到姓李的,且感到可能比我小,我就只想叫“小李子”~~~ 如在国内,有可能我不打招呼也难说。因为打了招呼反而对方很可能会奇怪: “这人上厕所还玩深沉,一看就是个伪君子。虚伪!神经病!”在日本,不打招呼反而失礼。况且人家正在工作中。我猜测,其他人没打招呼,很可能是多种巧合重叠一起。比如,正好背对,犹豫了一下;正打扫女厕。男的就没吭声(亦可反之)...等等。而我去,恰好在门口附近,且我判断不出是已经扫完,还是正要扫.....种种因素,恰好全都巧合一起。

  


  
不思不想: 你名不副实啊,思想得不少哇~~~ 哈。我都不知怎么回答了。头像不显示全画面,我也觉得可惜了。内心细腻的男士,一般都外貌很粗糙~~~ 这基本是真理~~~ 这是一种自然和平衡~~~

  


  

 回复[11]: 李小婵老师~~~~~~ 阿蓓 (2009-09-04 23:22:41)  
 
  叫得有些正式哈,看的虽不多,但能干到您是一位对问题看法很认真的人,也真的是就问题本身努力去探索的人,撇开“赞同”与否不去说,对您个人,我尊重您~~~~~~也能感到您一番良苦用心~~~~~~您保重,有些事情非一朝一夕,也非个人努力就可实现的,未来如何谁都拿不准,在无法改变现状的情况下,保存实力要紧~~~~~~别太累了您自己才是,异国他乡,都不容易,我抱抱您吧,别打我~~~~~~~hehehehehe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郷という物語
    会生长的幸福——一个准草原式的故事 
    有时候,温暖与美好是那么简单 
    「故郷」という物語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