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开在心里的花
字体∶
开在心里的花(四)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14-05-14 10:57:09 阅读人次:999 回复数:0)

  我们的学校在一条叫做“戚浦塘”的河边,此河传说是戚继光抗倭时所挖,也有人认为正确应为“七浦塘”的。那时候镇上工业不多,河水很清,学校还没装自来水的时候,傍晚我们便常在河边洗衣,看那水草在机帆船过后的柔波中荡漾,看鱼儿在水草中悠哉游哉,简直让人怀疑这与志摩所绘的康桥之景象略似。三妹是最勤于洗衣的,我们一边洗衣一边看着夕阳从铁桥那边落下,那本该有些落寞的黄昏,因为她和我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而显得散淡温暖。

  
晚自习前我经常去她教室那边找她说话,初二时候她班的教室在二楼最西端,邻着下面一个池塘。那池水因为附近住户的生活垃圾而有些黑臭,值日生扫地因只用笤帚挥舞,干燥的天气里不免扬起团团灰尘,但那丝毫不影响我们的情绪。时光一日日仿佛过得很慢,我们闲谈之际,天空似乎总有彩霞流动,那彩霞似乎总也流不尽。

  
初二那年的初秋的清早,我和三妹到镇上的面店去吃阳春面。两人坐定了,美美地吃起酱油味十足的不带任何荤菜或蔬菜的光面。正吃着,收拾碗筷的中年妇人擦完了对面的桌子,看到我和三妹的鞋,便惊怪地叫起来:这两个小丫头真厉害,重阳了还穿塑料凉鞋 ,也不怕冻着脚筋骨!三妹对我笑道,“啊,原来今天是重阳呀”。我也笑着答:“嗯,原来今 天是重阳呀!”

  
那天中午她突然建议我们去镇上照相馆拍一张合影,我想也没想就点头了。合影拍完后,还各自拍了1寸证件小照,以备毕业时使用。那时候我没有想过我以后会离开小镇, 再也不能够在那里生活了,而三妹却当了小学教师,依旧在戚浦塘边朝朝暮暮。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开在心里的花
    开在心里的花(七) 
    开在心里的花(六) 
    开在心里的花(五) 
    开在心里的花(四) 
    开在心里的花(三) 
    开在心里的花(二) 
    开在心里的花(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