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我的曾祖父母
字体∶
我的曾祖父母(四)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09-06-17 15:55:50 阅读人次:1545 回复数:1)

  七、长孙的婚事

  


  
进入70年代,斗争狂潮的势头逐渐缓下来,虞家李家也逐渐恢复了平静。虽然往日的兴旺景象一去不复返,到底少了可怕的批斗迫害,一家人老老少少倒也平安。只是平日生产队里劳动时歧视欺侮地主子女的人还是有。我父亲到了18、9岁上,同村有家姓王的丫头跟我父亲自幼青梅竹马,长大了大家彼此有意,两人私下也有往来。可惜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王家父母死活不同意自家贫农的女儿嫁到地主家里,说嫁到这家人家,以后局势变了难说要受啥欺辱,硬是把女儿许配给了其他村里的贫农人家。如此一桩因缘便付诸流水。雁南和士良担心长子受打击太大,对次子和两个女儿的婚嫁也都忧心忡忡。女儿可以嫁出去,儿子讨不到媳妇到底是件头痛的事情。士良便和雁南以及梅宝望岳商量,是否让两个儿子都出去做上门女婿,这样或许对孩子有好处。

  
那时候长子出去作女婿是万万不可想象的。梅宝对长孙非常疼爱,听了伤心,又不好阻拦,落泪道:没想到偶苦心维持到今天的虞家,从此要覆灭断绝,士良难为你当初从姓吴改作姓虞。如果为了孩子将来,没有其他办法,那也是虞家的气数。士良听了沉吟半日,让长子出去作女婿,自己和雁南也是十分舍不得。如此这个主意便暂时搁下了。好在不久托人去同村一家人家说亲,那户人家倒答应下来。那便是我母亲的娘家了。我母亲长得娇小端正,人又勤快灵巧,对长辈恭敬孝顺,很得公婆和梅宝夫妇的欢喜。不久我叔叔也顺利地娶了妻子。两个姑妈果然不太好嫁,好心人便给做媒,都嫁给了当时不好找媳妇的下乡插队的知识青年。如此孙辈各自安定成家,梅宝松了口气。

  


  
八、你还是去教书吧

  


  
  70年代中期,各种学校逐渐恢复,镇上中学缺少教师,上面晓得虞家村有个以前在苏州当高中校长的老教师,几次有人来村里找望岳,要他重新出去教书。望岳只是不敢。怕什么时候时局一变,又成了有罪之人。后来县里教育局也来人找望岳,想请他到县里教书,保证住房和工资。梅宝想着丈夫每日闷闷地在家里,总该做点事情才好。只是望岳夫妇虽然身体硬朗,年纪到底大了,这个时候不比当年新婚时期,到县里恐怕太远,自己若是同去,又惦念虞家。所以梅宝考虑再三,劝丈夫说:你年青时到底学了一肚子的学问,如今政府要派你用场,诚心要请你出去,你不去,只怕以后年纪更大了,想去也去不成啦。你要是嫌县里太远,镇上也行么。

  
  望岳听了妻子劝说,觉得有些道理。想起自己文革被逼下讲台之前,对自己的教书生涯何等爱惜,便动了心。于是去镇上重新开始了教书。

  
  不久恢复了高考,蜇居乡间参加农村劳动的不少高中毕业生都想参加高考。望岳提议被采用,镇上也办起了一个小小的高考复习班,望岳便负责这个班。望岳想起自己的孙子辈当年被迫停学的遭遇,恨不得把那些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孙辈来教,所以对渴望上大学的学生十分支持。学生宿舍没有灯,望岳便让学生到自己的教工宿舍里,点上洋油灯让他们复习功课。

  
  那个班有好几个学生考上了大学。有个姓吴的和姓潘的还考上了重点大学。姓吴的学生80年代初留学美国哈佛,90年代初回国短期讲学时还特地来虞家村拜见了恩师。姓潘的学生毕业后回镇上当了中学教师,是当时那个中学的第一个解放后的本科生,这个第一的桂冠一直保持到2000年。我上初中时,物理老师便是这位潘姓老师,数学老师则是潘老师的妻子。我因为从小常听曾祖父讲潘老师的勤奋聪敏,加上曾祖父退休后,潘老师经常去李家看望,所以我早就认识并且十分敬慕潘老师。

  




 回复[1]: 看小木痛书家史! 孙秀萍 (2009-06-18 11:45:25)  
 
  

  
能详细了解,并记录下来,很珍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曾祖父母
    我的曾祖父母(六) 
    我的曾祖父母(五) 
    我的曾祖父母(四) 
    我的曾祖父母(三) 
    我的曾祖父母(二) 
    我的曾祖父母(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