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小花旅程
字体∶
村野故事二 被鬼牵走的马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14-05-30 15:24:02 阅读人次:2025 回复数:15)

  86年村里建了个“公墓”,把各家分散在各个角落的土坟集中起来埋葬。

  
陈二婶的亡父的土坟就在我外婆家宅基地后的菜园里,是50年代的土葬,上面说也得挖出来火化。

  


  
陈二婶一听三十多年前的土葬也得挖出来,心里就一百个不情愿,再到公墓选址一看,是一块低洼地。以前的泥溇开荒做成了稻田的。便不满,私下讲:

  
“地势高的地方多得是,谁这么缺德定这么一块低地,一阵暴雨就全淹没了!”

  
讲归讲,村委的决定,套上政策的帽子,谁能说个不字。

  
陈二婶无奈,只得拣了个日子,请了个道士来做法事,开坟。

  
我们几个小孩听说要那里要开坟挖出死尸,都吓得变了脸:以前经常在那里玩过家家的一个小土堆,想不到是个坟,下面居然埋着死尸!

  
害怕归害怕,看还是想去看的,越是怕,越是想看。

  
挖着挖着,露出来了。

  
陈二婶扑上去,抱着遗骨哭了个死去活来:“爹,我苦命的爹,我五岁上你就撒手去了……你是活着受罪,死了也不得安宁,那帮人要我挖你出来……那帮人要遭天打雷劈呀!”

  
我听了很害怕,躲在她身后,拉拉她的袖子说:“二婶,我们过家家的时候挖过上面的土,会不会天打雷劈啊!”

  
她红着眼睛回头低声回答我“我爹和善,最疼孩子,不会和你们过不去,一边玩去吧。”

  
陈二婶平时话不多,大概是见我敬畏她的亡父的尸骨,自那以后就絮絮叨叨告诉过我她爹的事情------

  


  


  
方保荣,常熟县北新闸人氏,1930年生。

  
祖上颇有田产,其父抽鸦片赌钱败光人家,三岁(虚岁)时,母亲被父亲卖掉当填房,

  
五岁时,方保荣被父亲卖到附近一家新建的砖窑上

  
按照当地的规矩,新建的砖窑烟囱造好时,要将两名男童从烟囱扔下:活祭烟囱

  
---烟囱很高,活祭的孩子被扔下去,跌成肉饼垫着,窑便能不跌倒保平安。

  
方保荣便是被他父亲卖掉,当活祭的。

  
方保荣的母亲被卖掉后,从方保荣姑母那里听说了儿子被卖要祭烟囱的事,急火火找到窑上拦下了窑主买回了儿子。

  
我听得毛骨悚然“二婶,你爹被拦下了,那窑上还会买别的小孩去活祭吗?”

  
“那肯定要的,人家说,不然新窑上就不太平!”

  
“那些人怎么比日本鬼子还坏!”我恨恨地说。

  
“日本鬼子?是不是就是东洋人?我爹说了,他小时候东洋人打过来,开始大家都很害怕,但后来发现日本兵对老百姓蛮和善,骑着摩托开起来飞快,看见小孩给糖吃。买鸡给钱,内脏不要都留给我们吃。”

  
方保荣十三岁出来做短工,做到了我们村里,在李家做起了长工。

  
李家太婆太公和善,因家里没有青壮男丁,为了不让田地荒芜不得已请了长工,自己省吃俭用,给长工的饭食倒要做像,米饭小菜不说,还时常要做各种糕点。在李家做了长工的,一做起来就不肯走。

  
解放了,划成份,分田,李家划成了地主,李家太婆太公隔三差五拉去批斗不说,房子也要分。

  
李家那房子,并不豪华,只是比一般人家大些,间数也多些。

  
那李家太婆太公都有些年纪,经不得批斗,太公投了井,太婆随后也死了。

  
分李家的房子,抓阄

  
方保荣刚成婚,算成年男丁,成分好,也能抓了个阄,分到了2间房。

  
那方保荣自来李家做长工,李家太婆太公待其若家人,方保荣亦敬李家太婆太公如长辈。

  
李家俩老尸骨未寒,房子就被分了,那方保荣虽分得2间房,却心里有疙瘩。

  
“人家李家是祖上有德,勤俭持家,宽厚待人,方有了那些田产。人家李家是有老祖宗的!你晓得,老祖宗是要看着房子的!说分就把人家房子分了,人家老祖宗在地下如何肯罢休!要神怒鬼恨啊!”

  
“我爹本来是身体结实,年青力壮,住着那2间房,终年不得心安,时常觉得房子里闹鬼。”

  
陈二婶五岁上,方保荣犁田时脚上划了条痕,当时出血不多也没在意。

  
谁想翌日突然抽搐倒下。

  
方保荣得了破伤风,家人发觉不好,连忙送医院,因本人动弹不得,只得用船摇到县里。

  
六七十里路一路摇过去,一路的大雨不停,船舱里积水来不及舀干,眼睁睁见得方保荣半身泡在冷水里,渐渐地僵冷了下去。

  
“我爹临死说:他是只苦命的马,只因不该受那2间房,终于被鬼牵了去……人不行善积德,还杀人越货,终于要遭报应的!”




 回复[1]:  二进宫 (2014-05-30 15:41:01)  
 
  对

  
人不行善积德,还杀人越货,终是要遭报应的。

  
其实,我们现在所受的一切,都是以前造作的结果,也就是报应。

  
好也是,坏也是。

  
现在的所做,几年后几十年后也一定会结果的

 回复[2]:  小学予科 (2014-06-01 11:36:01)  
 
  早晨。這寫實的故事令人感動落淚。謝謝小木。聽長輩說,地主反綁著被鬥得汗淚交加,只能用膝盖去擦,鬥完了,塗改幹部還要做喪儘天良之事。房田被分,這兒的貧農長工可精呀,把房子拆了再見。。。

  
外婆家有个富农,听说长得身材高大,每次防洪都一马当先,怎么被斗都挺过来了,然而当他听到自己爱妻死去时,骤然落泪......剩下两个小老婆在相依为命,这两个预科也认识。

  
》解放了,划成份,分田,李家划成了地主,李家太婆太公隔三差五拉去批斗不说,房子也要分。

  
那李家太婆太公都有些年纪,经不得批斗,

 回复[3]:  夏夏 (2014-06-01 12:22:35)  
 
  ”人不行善积德,还杀人越货”.......

  
小花,这杀人越货,是错字了还是我没看懂?

 回复[4]:  金枪鱼 (2014-06-01 12:51:48)  
 
  》“我爹和善,最疼孩子,不会和你们过不去,一边玩去吧。”

  
山东招远一六岁小孩的母亲,就是只因对向她索要电话号码的陌生人说了一句“一边玩去”而招来杀身之祸,被六个事后被警方认定为邪教的恶徒,在麦当劳里众目睽睽之下活活打死。

  
这个社会怎么啦。。。

  

 回复[5]:  小木樨花 (2014-06-01 13:01:11)  
 
  夏夏,中午好。那你看应该用什么字正确?天好热,上午都没敢出去玩。

  


  
予科好。我听见这个故事,很心悸。被斗得寻死的无辜的人,是多么痛苦绝望;住着分来的房子却良心不安,死前经历那样的良心拷问,又是多么恐惧绝望。

  


  
二进宫,谢谢你阅读

 回复[6]:  雪非雪 (2014-06-01 13:11:48)  
 
  

  
难为小花有心做生动记录。

  
这样的情节小时候没少听祖辈描述,我姥姥老爷都是亲历者。以前在东洋镜上唠叨过,忘了是哪个角落了。

  


  


  

 回复[7]:  邓星 (2014-06-01 13:45:49)  
 
  读了。难得小木樨花知道的详细写得生动。

 回复[8]:  小木樨花 (2014-06-01 14:24:09)  
 
  金枪鱼,你说的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吗。

  
也许他们早就没有了任何敬畏……

 回复[9]:  小木樨花 (2014-06-01 14:53:09)  
 
  原来雪老师也有同样的听闻。 这些事情我小时候听说,很惊诧。

  
。其中,用孩童活祭烟囱的风俗,这样残忍恐怖的事情,我不敢相信我的家乡真的有。后来长大了,我又特地去核实了,记录了大致的时间地点事情经过。核实的时候,问了许多长辈乡亲,我流了很多的眼泪……可惜我的文笔不好,写不了长篇大作,只能用简单的文字,简单地交待一下。

  
邓MM,你这样的风雅,也来听我这样晦涩的故事,委屈你啦,如果你能忍受的话,希望你能继续看下去。

 回复[10]:  邓星 (2014-06-01 21:49:33)  
 
  一定一定。请继续。

 回复[11]:  夏夏 (2014-06-03 21:17:11)  
 
  小花晚上好.

  
我专门去搜了一下.又长知识了.

  
越:现多翻译为抢劫之意,表示是害人性命,抢人东西。〖出处〗《尚书·周书·康诰》:“杀越人于货,暋不畏死,罔弗憝。”

  
我惭愧啊惭愧.....就用这词了.

 回复[12]:  小木樨花 (2014-06-04 11:07:32)  
 
  这个词本来就有点来历不正。倒是夏夏直觉敏锐,能觉察这个词有不对劲的地方。

  
阐述时的原话是方言:杀人抢末事。但这个方言照搬上来,估计让人发晕的,所以我就找了个最相近的词……

 回复[13]:  SB (2014-06-04 16:36:57)  
 
  >其实,我们现在所受的一切,都是以前造作的结果,也就是报应。

  

 回复[14]:  小木樨花 (2016-04-21 09:54:55)  
 
  最近在闹土地使用年限的问题........不知要怎么折腾哪

 回复[15]:  夏雨 (2016-04-21 18:18:34)  
 
  小花,重看你过去这篇小文,还是震撼。

  
再看,跟贴并不多点击有一千多了。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你这文章有人看,有价值。

  
记述历史,是可以传子接代的。

  
但愿在拍着宝宝哄他睡觉之时,继续酝酿你的村野故事。

  


  
土地使用年限问题,我看是对付财政危机的一张底牌,哪天国库饿瘪了,就能用它来填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多好的聚宝盆。赵家子孙可以世世代代吃下去。

  
呵呵,一堆铁筋砖瓦,无根之木,凭什么卖得比纽约东京的房产还贵?人家的都是连根的,有下面土地的呵。

  
这下人们醒悟了。

  
房价再也卖不上去了。

  
关键在目前,聚宝盆还未正式端出来之时。

  
如果民意汹涌起来,也许有可能把这聚宝盆冲垮化为鸡肋。

  
鸡肋也是鸡,也能啃几口肉,对伐?

  
问题是赵家能答应吗?呵呵。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花旅程
    村野故事 柳宝(5) 
    村野故事 柳宝(4) 
    村野故事 柳宝(3) 
    村野故事 柳宝(2) 
    村野故事 柳宝(1)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6)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5)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4)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3)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2)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1) 
    村野故事二 被鬼牵走的马 
    村野故事一(9) 
    村野故事一(8) 
    村野故事一(7) 
    村野故事一(5)、(6) 
    瞬间的善意,永恒的感动  
    钻湖 
    村野故事一(1)-(4) 
    晒大伏 
    吴哥 
    水乡归路 
    那一次,我差点被开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