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小花旅程
字体∶
钻湖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14-05-14 10:42:45 阅读人次:953 回复数:1)

  钻湖是我老家后院竹林下的一个小池塘,俯瞰是椭圆形,面积大约三十来平米。它美丽的名字由何而来不得而知,或许我们老家以前都管池塘叫钻湖也未可知。而它的来历,我是小时候听我曾祖母讲过的。

  
曾祖母的父亲年青时候,决心在自家土地上建一个新的宅院。我们那里处于长江最下游,是个水乡泽国,一场大雨可能就把田园连村庄都淹没。为了建一个地势尽量高一点的宅基地,好让一家有个更好的安身之所,曾祖母的父亲还很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动手挖池塘,将挖出来的泥土一扁担一扁担地用肩膀挑到池塘南面的平地上堆高,夯结实后耐心等待数年,这样造成的地基结实不会塌陷。

  
曾祖母告诉我,当时家里没有其他男劳力,曾祖母的父亲在农活不忙的时间里就挖土挑泥,一个人默默挑了好几年,磨破过几件棉袄----竹扁担压在肩膀上,反复摩擦,能把棉袄磨破。

  
因为听我曾祖母亲口说过这样的来历,我小时候在钻湖边上玩,便多了许多想象。曾祖母的父亲年青时候长什么样子?他挖泥挑担劳累了,擦汗休憩的时候,是不是在清风里想象着建成后的宅院的模样,他的儿孙们以后一直在他夯实的宅基地上安心地玩耍、长大、成人?

  
然而曾祖母的父亲生不逢时。他磨坏了几件棉袄,一块泥一块泥地夯起来的宅基地上,确实建成了宅院,也确实一边流汗一边积累了一点小小的财富。然而就是因为那样的流汗苦干积累的一点点财富,却使他戴上富农的帽子,连儿孙也跟着全部成了政治贱民。宅院也被一群高声叫喊着革命口号的人强制拆除,拆下来的木料被运走,部分被用于村里“革委会”办公楼的建造。

  
曾祖母经历了那些风浪,当她已经白发苍苍,向着她钟爱的曾孙女叙述她父亲当年的艰辛的时候,或许,她又闻到了她父亲挑泥时候的汗味儿。

  
我小时候后一年四季在钻湖边上度过。春天南岸的野玫瑰和北岸一颗老桃树的花映在水面,夏天各种野菜在岸上各展乾坤,秋天看落叶掉在水面,冬天在厚厚的冰上奔跑玩耍。有一次一只衰老的燕子掉在屋檐下,我给它喂米虫它也不吃,看着它不可挽回地慢慢地垂下头以后,我把它埋葬在钻湖南岸的野玫瑰旁,我现在还记得我在那墓边上做的记号。我以为做了记号我就能在以后随时找到它。那时候我没有想过以后燕子墓会消失。

  
钻湖的消失,是在我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上面政府一道命令,下面农民就开始动手开凿新的河道。所有人家都必须出义工。看着他们挖过来,看着他们把钻湖的水舀干,露出深深的湖底,比他们新挖的河道深许多。之后钻湖也成为新的河道的一部分的时候,我的燕子墓消失了,我的童年也随之消失了。

  
我离开故乡确实很久了。我记忆中的故乡,已经消失得越来越彻底了。

  
小学没了,并掉了。中学搬了,高中也搬了,大学也搬了。所有写在我履历上的那些学校,要么已经没有,要么已经搬得不认识。这是一个大拆迁时代。我的钻湖和我的学校,他们的消失基于一个共同的理由:建设和发展。

  
曾祖母的父亲年青时候经历的建设和发展,是在自己的土地上,亲手做的。他之后的中国农民,再也没有品尝过自己的土地上而不是定期租来的土地上的建设的滋味。

  
接下来我老家那个村落也会很快消失。宅基地被政府收的收,拆迁的拆迁。农民上楼。当然,即便没有那样的收走和拆迁,我也不可能回去了。

  
因为,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一切皆流一切皆变。

  
也许有一天我带着孩子再回去看看的时候,我会像我的曾祖母那样,告诉我的孩子,那里曾经有过什么,发生过什么。

  




 回复[1]:  二進宮 (2014-05-14 17:37:45)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愁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花旅程
    村野故事 柳宝(5) 
    村野故事 柳宝(4) 
    村野故事 柳宝(3) 
    村野故事 柳宝(2) 
    村野故事 柳宝(1)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6)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5)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4)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3)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2)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1) 
    村野故事二 被鬼牵走的马 
    村野故事一(9) 
    村野故事一(8) 
    村野故事一(7) 
    村野故事一(5)、(6) 
    瞬间的善意,永恒的感动  
    钻湖 
    村野故事一(1)-(4) 
    晒大伏 
    吴哥 
    水乡归路 
    那一次,我差点被开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