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小花旅程
字体∶
水乡归路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09-06-20 16:32:34 阅读人次:4198 回复数:44)

  

  
198N年秋天,比我小半岁的惠娅,从小打一处玩闹的小伙伴进小学一年级了。我问妈妈,“为啥她能上,我就不能上呢,我还大半岁呢。”

  
对于大她半岁,我肯定是不会记错的。因为大惠娅半岁,抓小蜜蜂的时候我要分给她几只,免得她一只也没抓到而抹眼泪;她钓青蛙不幸引蛇上钩而害怕得甩掉钓竿一溜烟逃走之后,我总是自告奋勇给她把钓竿捡回来。既然她可以入学,那我为啥不行呢。

  
妈妈安慰我说:“本来你也是没满年龄,没办法。惠娅早上学是靠她当妇女主任的妈妈,你妈不是干部,不能帮你说话。早上学不算本事,一上学就读得出书的才算本事。”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惠娅跟我的区别,不仅仅是差半岁的问题,还有妈妈是否当干部的区别。惠娅好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我还是幼儿班,她却变成小学生了,以后跟我玩就不好意思再接受我送的小蜜蜂,也不再要我给她去捡回钓竿,而是另外找了个男孩给她捡。

  
对于是否应该跟惠娅一起进入小学,我没有多大的关心。我不喜欢上学。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就一直逃学。因为幼儿园的孙老师不会弹琴,整天就是教我们唱那首“一人红呀红一点,人人红呀红一片”的歌,还要我们反复唱,她没有别的歌可以交给我们,因此对这个歌显得情有独钟无限耐心,而我不则胜腻烦。

  
比这个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孙老师手里的小木棍很厉害,抽在身上火辣辣地疼。我们午睡时间有趴在桌上不肯老实睡觉的孩子,孙老师看到一个就抽一棍,虽然不至于留伤疤,但是足够你龇牙咧嘴消化半天。如果你吃了豹子胆,给家长告密了,那简直是找死,回头孙老师的棍子抽得更厉害,还让你罚站墙壁角落。但是惠娅和村支书的孩子,还有孙老师的亲戚,她是不会打的。所以我们很快知道哪些人父母是干部或者是孙老师的亲戚。

  
她喜欢上课不停地晃那个小木棍,我的眼光就不得不警惕地跟着小木棍晃啊晃,时间长了不免头晕得慌,上课的时间就像夏天的银河一样长。相比之下,下课跟大家一起跳橡皮筋踢毽子,不想玩时候就坐在石凳上看别人跳,倒不失为一种自得其乐。而逃学比起等待下课,还是更具魅力,因为逃出那个小木棍晃动的恐怖樊笼之后,等待我的是一个自由得无边无际的空间----蓝天和田野之间温湿的空气,多得不知道怎样去喜爱的小鱼儿小虾儿小田螺, 狠命豁出去逃了第一次,就免不了犹犹豫豫按捺不住的第二次,以及不假思索奋不顾身的第三次。

  


  
所以对于不能马上进入小学,我本人没有感到什么切肤之痛。如果就是等待下课和大家一起跳橡皮筋踢毽子,那么读幼儿园跟读小学也没有什么区别,大不了继续不时逃课。倒是我妈常常人前人后不时要嘀咕,同龄的囡都读小学了,我家囡囡脑子很灵光,为啥不能上之类。

  
但是我入学的第一天,却感到了意外的兴奋。因为我看到赵老师跟幼儿园孙老师不一样。赵老师非常漂亮,声音好听,总是笑眯眯的,一团和气,手里不晃小木棍,看样子不会打人,赵老师是邻村新调来的,会弹琴,还教我们唱新歌“黑布牛也 黑布牛也,祝贺大家新年好”。我们一边跟着唱,一边笑着议论这个黑布牛是个什么样的牛。

  
放学回家后我高高兴兴地跟妈妈说,赵老师可漂亮啦,还会唱新歌,会弹琴。妈妈高兴地说,是啊,你运气好,赵老师是高中毕业生呢,孙老师才小学毕业呢。哇,我明白了,原来高中毕业生不打人,小学毕业生就打人啊。于是我说,我也要读到高中毕业。妈妈眉目舒展开来,还不忘安慰我一句“你看惠娅早读了一年书,就没碰上这么好的老师,你真是额角头亮哦。”我赶紧纠正说:“惠娅留级了,她考试没及格,不能升级,所以她也是赵老师教,就坐在我后面。”妈妈皱了皱眉头说,哦,倒没有听妇女主任说起这事情。

  
惠娅跟我还像以前一样一起玩。一天早上要交回家作业时,惠娅拿不出,磨蹭了一会儿,悄悄把一块橡皮向我一塞,使个眼色低声说“这个给你,你帮我抄作业,好么?”我也没多想就行侠仗义地接过她的本子,趁老师还没来,大家都在闹哄哄的时候,赶紧给她抄好了,在第一节课之前一起交了上去。就像我分给她小蜜蜂一样。作为报答,她把橡皮留给了我。我虽然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但是没有经过多大思想斗争,就接收了。

  
我曾经有过一块有香味的橡皮,但是某日心血来潮用小刀把它一切四块,豪爽地把三块分给我了的小伙伴,而我手头留的那个四分之一块随后不当心滚到了地上,任凭我细细地寻找也不见踪影。我又觉得不好意思跟妈妈说这个愚蠢的事情,就一直拖着,所以之后我的铅笔盒里就一直没了橡皮。作业需要修改的时候,我就涂抹一个圆圆的黑圈。这种圆圆的黑圈多了以后,赵老师曾经几次委婉地批评说,好学生的作业应该是清洁的。所以当惠娅表示要送给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

  
赵老师来上第一节课,是“爱因斯坦小时候的故事”,讲这个科学家把小板凳做得很糟糕的事情。赵老师娓娓地讲着,我听得很入迷。下课以后,我还在愣愣地回想赵老师好听的声音,突然听到有人叫了起来“赵老师,小木拿了我的橡皮!”

  
是惠娅的声音。

  
我脑子轰地一声巨响,感到了紧张,然后是愤怒。我转过身去盯住她的脸。

  
但是惠娅并不看我,而是热切地注视着赵老师讲台的方向,好像等待包青天来断案的击鼓鸣冤的民妇。

  
赵老师向我走来了。我不得不回过头来面对赵老师。她的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语调已经僵硬起来了:“小木,有这回事么?”

  
话语哽在我喉咙里,我的脸色开始发白。

  
“不要着急,慢慢跟老师说,有没有这件事情?”

  
这个时候我感到,我平时无限喜欢无限崇拜的赵老师的轻柔笑容,居然会像铜墙铁壁一样水泄不通地笼罩住我,让我无处可逃。

  
我无法向赵老师解释这块橡皮是如何到我手里的。惠娅的同桌作证说这块橡皮确实是惠娅的。

  
“好孩子不能不经过人家同意就拿人家的东西。”把我带到办公室后,赵老师脸上已经完全没了笑容,声音也变得更加严肃了,

  
我心里嘀咕“这个道理我妈妈早就跟我说过的。”但是没有说出来。

  
“跟老师说说是怎么回事。”

  
要是能说说是怎么回事,我早就交待了。唉。

  
“咦,你平时可不是这个态度,老师问你话,为什么不回答?你不愿意跟老师说话?”

  
我的委屈一下子涌上心头。我最喜欢回答你的问题,最喜欢和你说话啦,可是……

  
“你好好在办公室想想,下一节课不要去上了,想好了跟老师说。”

  
这就是赵老师的处罚?我急了,忍不住蚊子似的小声嗡嗡了一句“我没有拿她的橡皮,是她给我的。”说完了这句话,我的眼泪像洪水一样涌上来,堵住了喉咙,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

  
“噢。这件事情赵老师先不追究了。老师要你保证,以后决不拿别人的东西。”赵老师的口气十分宽宏大量。

  
可是这反而增加了我的委屈。我更加滂沱地哭了起来。

  
究竟哭了多久,后来又是怎样解决的,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害怕失去赵老师的信任的恐怖,却印在脑子里。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帮人家抄过一次作业。

  
第二学期,开学的时候,赵老师没有来,换了一个村支书的侄女来给我们代课。听说是赵老师上调了,她的家本来就在城里,她的男朋友催着她回城里结婚,所以她不能继续教我们了。村支书侄女虽然据说是初中毕业的,但是普通话很差,只会用土话给我们上课,也不会弹琴,不会唱“黑布牛也”。我对学校的兴趣一下子又跌到了幼儿班时的状态,时时只想早早下课,日日只盼快快放假,找到什么借口就旷课,跑到干涸的水沟里看水蛇捕食青蛙,看蓝尾巴的透明的小鱼在浅水塘的水草里优哉游哉。

  
大概过了大半年,我有幸最后一次看到了赵老师。

  
那天午休快结束的时候,她独自划了一只小木船来看我们,河上的雾气笼罩着小船,也笼罩着她,从河的那一头晃晃悠悠地漂到学校这边,说这是她回村里办点儿事情,完了就要返回城里。因为惦念我们,为了节省下时间来多陪我们一会儿,所以特地划了船取水路近道。她划船的技术比起我们这帮水乡的孩子简直有天壤之别,一枝小船浆在她手里看起来比金箍棒还沉,船儿进两步退一步,左晃右晃,简直让人担心她落到河里。但是我愿意相信那天她的划船姿势其实就是白娘娘游西湖,但不是为了见许仙,而是为了见她的学生。我暗暗妒恨那个催她回城结婚的许仙,是许仙接走了白娘娘。

  
又过了若干年,从村里人那里听到了关于赵老师的最后的消息。赵老师回城结婚生子以后,不久就患了重病,瘫痪在床。她的丈夫虐待她,最后抛弃了她另外找了妻子,她已经病得已经奄奄一息,将不久于人世了。

  
那时候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过她了。听到这个消息,我偷偷地哭了好几次,因为我知道,以后我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写于2006年 修改于2009年

  





Page: 2 | 1 |

 回复[31]: 明镜住何处,夜听溪水声? 小木樨花 (2009-07-04 11:51:23)  
 
  谢谢明镜览我拙作

  
你住的地方好像很风雅哦。

  


  
我也有个女儿,希望她的小脚,有一天能踏上养育我的故土。

  
如果她在现实中找不到我曾经的家园,希望她能在我的拙文中踏一脚往昔的尘土。

  

 回复[32]:  明镜高悬 (2009-07-05 23:13:19)  
 
  我们的曾经,是儿女们的故事,

  
踏一脚往昔的尘土,扬起封不住记忆,

  
尘世的喧嚣,挡不住水乡的归路。

  
听溪声闻茶香,小脚丫会兰花指。

  


  

 回复[33]: 小木樨花 邓星 (2009-07-05 23:23:34)  
 
  青山隐隐水迢迢

 回复[34]:  guangong (2009-07-06 00:27:04)  
 
  真羡慕!!

 回复[35]:  明镜高悬 (2009-07-06 09:44:18)  
 
  修正

  
我们的曾经,会是儿女们的故事,

  
踏一脚往昔的尘土,扬起封不住的记忆,

  
尘世间的喧嚣,挡不住水乡的归路,

  
听溪声闻茶香,小脚丫会兰花指。

  

 回复[36]:  小木樨花 (2009-07-06 18:09:02)  
 
  这么小的一双手,看起来呱呱落地也就个把月,就会掐兰花指了?莫不是名伶世家?

  
俺家听不到溪声,倒是不时有机动车的噪声 只好意会 心远地自偏 了。

 回复[37]:  明镜高悬 (2009-07-06 21:13:42)  
 
  小女的兰花指,呱呱落地第八天时的做作。

  
刚刚满月,十斤又一两。

  
黄梅的时节,淙淙小溪,时有波涛的气概。

  


  

 回复[38]: 明镜女儿块头不小哦 小木樨花 (2009-07-07 10:13:38)  
 
  我女儿满月时候才4.3公斤

 回复[39]:  小木樨花 (2009-07-07 11:12:49)  
 
  >>沏上一壶普洱,抱着刚满月的女儿

  
------

  
明镜不用喂奶吗?怎么喝普洱?不怕咖啡因吗?

  
我现在只喝水和麦茶,以及某些薄荷茶。戒茶的滋味不好受,偶尔偷偷喝一口绿茶

  
我种的薄荷。泡茶很清香

  

 回复[40]:  明镜高悬 (2009-07-07 11:28:28)  
 
  我家种有香菜。

  
有机会,香菜换薄荷。

  
一样的清香一样的爽口。

 回复[41]:  小木樨花 (2009-07-07 13:41:44)  
 
  怎样理解明镜不怕咖啡因呢?

  
合理的解释之一是:明镜是宝宝的爸爸,不是宝宝的妈妈

 回复[42]:  明镜高悬 (2009-07-07 14:17:20)  
 
  对呀

  
小兰花指是明镜的姑娘

  
明镜是小兰花指的爸爸

  

 回复[43]: 再回水乡归路 明镜高悬 (2009-07-14 20:09:54)  
 
  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不过这是这镜子的好,挨骂被骂了,可以回敬反击,然后退上一大步,上别处去看戏。

  
我喜欢上这个镜子了。四个字,畅所欲言。酣畅淋漓。

  
我从水乡归路来,重新找到了学生时代玩文字游戏的感觉。开心。

  
看了你和61的辩战,你也别无奈了,上别处去看戏散散心吧。

  
送你3张清凉的照片解乏。

  
1.

  


  
这是我种在花坛里的西瓜秧把头探到草坪上了。草坪上冒出一颗瓜是会是什么样的感觉。等一个月后让小兰花指坐在瓜边照相。

  
2.

  


  
有一颗西瓜成形了

  
3,

  


  
一颗还打着小花伞的西瓜

  

 回复[44]:  小木樨花 (2009-07-15 14:44:34)  
 
   最后一枚像假的一样

  
以前没注意看过,没想到刚开花的时候有这么多小绒毛。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花旅程
    村野故事 柳宝(5) 
    村野故事 柳宝(4) 
    村野故事 柳宝(3) 
    村野故事 柳宝(2) 
    村野故事 柳宝(1)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6)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5)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4)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3)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2)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1) 
    村野故事二 被鬼牵走的马 
    村野故事一(9) 
    村野故事一(8) 
    村野故事一(7) 
    村野故事一(5)、(6) 
    瞬间的善意,永恒的感动  
    钻湖 
    村野故事一(1)-(4) 
    晒大伏 
    吴哥 
    水乡归路 
    那一次,我差点被开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