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小花旅程
字体∶
那一次,我差点被开除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09-06-17 10:42:06 阅读人次:3446 回复数:30)

  

  
初中一年级的时候。

  
地理是副科,第一堂课是一个姓朱的老师来教的,这个朱老师早就过了退休年龄了,但因学校缺少地理老师,依然被学校请来上课。他讲起课来精彩纷呈,不用照本宣读就能把知识讲得滴水不漏,大家都像在听故事似的。但好景不长,这个朱老师才上了没几堂课就病了。换了个卢老师。

  
这个卢老师原本是上思想品德课的。几堂课下来我失望地发现,这个卢老师连四大盆地都说不全,所以就不肯听他讲课了,每次都把地理书往桌上一竖,桌板下则翻开小说书偷偷地读。

  
卢老师对同学是否注意听课倒是很在乎的,我几次偷读小说书都被他当堂缴获,没收了几本。害得我心疼得睡不着觉。几个回合下来,我终于横下心来,地理课干脆不去上,躲在学校宿舍里看别的书,也免得听他聒噪了。

  
有意思的是,这个卢老师对我好像印象还挺深刻的,不久就发现我在旷课。终于有一天,我躲在宿舍里看闲书的时候卢老师找到了宿舍来兴师问罪了。

  
“小木,你为啥屡次旷课,还躲在这里看杂书?!”

  
哪个叛徒供出了我?我心里嘀咕着。

  
“随意旷课,你就不怕老师处分你吗。”

  
“那你也得问问我为啥旷课。”我脖子一梗。

  
“哦,你还有理了你,你倒是说说看!”

  
“卢老师,如果你上课上得有水平,大家都爱听的话,还怕我不去听讲嘛。你没见有那么多同学打瞌睡?”

  
“小木啊,卢老师平时待你不错吧,你姨父姨妈经常对我提起你呢。”

  
我一听就火了。

  
我姨父是这个中学的教师,姨妈在学校后勤上班,卢老师好像早就知道我有亲戚在这儿。

  
“卢老师,你知道我是谁的外甥女也当不了好老师,不如你自己先去学习学习你要教的课程。还有阿,你上次教我说要保养肝脏就要每天多喝几次糖水,我问过医生了,根本没这回事。你就爱说些没有根据的瞎话,还当成真的一样,还老师呢。”

  
卢老师听到这里,气得说不出别的来,扔下一句“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转头就走了。

  
第二天,班主任铁青着脸说,“你个没大没小的,都跟卢老师说了啥?这回我可救不了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校长找你呢。”

  
我吓了一跳,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

  
平时被班主任喊到他的办公室责骂是常事,我倒也习惯了,但校长办公室我这还是第一次进去,着实吓得不轻,两腿都直打哆嗦。

  
校长是教物理的,初一还没有物理课,所以我还没有上过他的课。但我听说他是老师当中唯一一位本科生。

  
“你就是小木?”

  
“是。”

  
“知道闯什么祸了吧。你旷课,还顶撞卢老师。卢老师要求处分你。你还有什么话说。”校长板着脸。

  
“你们要怎么处分我呢。”

  
“卢老师要求开除你。”

  
我一想,这可坏事了。我爸妈还指望我好好读书将来有出息呢。可事情闹到了这个份上,怕是不好收拾了。但我又一转念,这么不讲理的学校,这书不念也罢。

  
我心一横,就问:“是不是有哪条校规说顶撞老师就要开除的?如果老师不对呢,谁来处分老师?”

  
“哦,你倒是说说老师怎么不对了?”

  
“这个卢老师,平时人倒是很和蔼的,但和蔼并不算得好老师,要有真知识,上课上得好,那才算好老师嘛。胡说八道的课,这课有啥好上的。”

  
“哦,是不是卢老师上课说错很多?”

  
“校长老师,你还是去请一个像朱老师那样的老师吧,这个卢老师,能把秦始皇说成是秦王李世民,这都啥水平呀,我都怀疑他有没有读过书。”

  
“哦,你说的我知道了。”校长沉吟了一会儿。“小木,有些事情你不懂。卢老师读书的那个年代,学生们整天忙着批林批孔批老师,学校也没有好好教他们知识。”

  
“哦,校长老师,我懂了。”我想起我有几个远房亲戚也是这个年代的。

  
“那你去给卢老师认个错?”

  
“卢老师见了我肯定更生气。校长老师,该怎么处分你就怎么处分我吧。”我豁出去了,“校长老师,现在师范毕业的新老师,哪个不比卢老师强,我们学校如果多来些新老师该多好。”

  
“小木,你肯定不肯向卢老师认错?”

  
我不敢直接否定,便含糊说“校长老师,我们家被学校开除的我也不是第一个,我爸爸和我叔叔就是因为成分不好退学的。”

  
校长摇摇头,“你说的你爸爸和叔叔的事儿,跟这个事体,不是个事体。”

  
一周后的全校升旗仪式上,校长训话后,教导主任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在操场上拿着话筒,宣布了对我的处分,声音在大喇叭里叫嚣“经研究,给予小木同学口头警告处分。”

  
又一个新学期开始了,我发现卢老师已经离开学校了。据说是到附近某乡镇企业上班去了。

  


  


  
写于2009年6月17日




 回复[1]:  王者非王 (2009-06-17 11:00:50)  
 
  这一篇写得很好。“卢老师“的嘴脸刻画地很妙。校长的描写也不错。

 回复[2]: 致小花的情書 老唤 (2009-06-18 06:41:22)  
 
  托爾斯泰的名言:幸福的家庭全都一樣,不幸的家庭卻各有各的不幸。

  
老喚的名言:天堂的生活單調乏味,地獄的生活才豐富多彩。

  
根據二老的名言可以得出結論:

  
在藝術上,正常人的思路都很平凡,只有不正常的人才有傑出貢獻!

  
看了你的[小說](不管它是不是小說),我很失望(對不起):你太正常了,像我似的。我曾經痛罵自己:[正常得就像一個傻逼!]

  
[正常]等於平凡,進一步,就是庸俗!特別是在文學的意義上。

  
說你了解的日本吧。

  
從[才能]的角度看:芥川無人企及,他有偏執狂。

  
其次是太宰,他自戀。

  
他們的病態是他們發現世界的動力!

  
太宰多麼漂亮!他說:[生まれました、すみません。]他是真的有病,因而真誠地為自己的降生而道歉!然而他在[斜陽]中對日本最後的貴族(就是他)的描寫又是多麼的纎細,那種MOOD在世界上也絕無僅有。

  
三島只是裝瘋賣傻,像我一樣。他的[金閤寺]和他的自裁就是證明:[金閤寺]是他最傑出的作品:假借一個瘸子的自卑感。三島本人甚至不惜以生命來證明他不是裝瘋賣傻。就像我用罵街和反對強權來證明自己有病一樣。

  
說點兒遠的:

  
妥斯妥耶夫斯基,他是精神上的颠间病患者。還有尼采……綜合症……

  
照佛洛依德說:[所有的人都有精神病。]不過,他們知道自己有病,並且從病人的角度發現了正常人發現不了的[真理]!

  
從這種觀點,你可以發現:黑白子是裝瘋賣傻,他精著呢;科長又太正常;局長精神上確實有點兒毛病……

  
對不起,寫得太生硬了,有點兒不像情書……主要是四川的酒上頭……不過,心有靈犀一點通……

  


  

 回复[3]: 老唤,高!实在是高! 骑驴看本 (2009-06-18 08:18:35)  
 
  “在藝術上,正常人的思路都很平凡,只有不正常的人才有傑出貢獻!”

  
“黑白子是裝瘋賣傻,他精著呢;科長又太正常;局長精神上確實有點兒毛病……”

 回复[4]:  黑白子 (2009-06-18 09:11:58)  
 
  本来也想拍砖,没好意思下手——嗨,唤唤来劲儿啦!还“情书”,我呸!老不要脸的,连人家面都还没见过,就……

  
先说句正经的——小花跟我学喝酒吧!

  
再说句不正经的——小花跟我学围棋吧!

  


  
为什么学喝酒呢——喝了酒,你的艺术细胞才能被激活,你的形象思维才能被开发,你的创造力才能被创造……

  
为什么学围棋呢——学了围棋,你的逻辑思维和理论思辨的能力会得到更大的加强,而对于全局与局部的把握则更能得心应手,这对你的文章来说,从谋篇布局到中盘高潮再到委婉收束,将有一个飞跃性的……不仅是文章,人生亦如是!

  


  
嗟哉,诚是斯言!

 回复[5]: 没觉得卢老师是多坏的老师 挺好 (2009-06-18 09:20:35)  
 
  老王“嘴脸”一语似有过。

  
就读文而言,也没觉得卢老师就是多么缺德品行恶劣的坏老师。教书知识欠缺,误人子弟,是太大的事儿。可悲的是,他自身恰恰就是被误人子弟者。是时代政治的牺牲品。况且,“卢老师,平时人倒是很和蔼的”。也就是说,对未成年的孩子们,和一般大人一样有疼爱有爱护。

  
如今,岁月流转时过境迁,时代剧变恍如隔世。我倒觉得,極普通に、如果有机会,去拜访走访,看望问候一下当年的老师包括卢老师,估计已经暮年的他,定会意外高兴,甚至感到自豪。

  


  
不论中国多么苦难曲折,我敬重中国伟大的俗语: 一日为师,终身为恩 (品行恶劣品德败坏者,自然不在“师”之列)

 回复[6]:  王者非王 (2009-06-18 09:40:55)  
 
  反省。确实,挺好的5楼讲得很有道理。

 回复[7]: 老王我哈腰~~~ 挺好 (2009-06-18 09:47:20)  
 
  早~~~ 哈个腰~~~

  
是作为读文心得——也顺作给楼主的提议。

 回复[8]:  王者非王 (2009-06-18 09:54:20)  
 
  挺好,我也哈腰了。

 回复[9]: 回老唤 小木樨花 (2009-06-18 11:23:30)  
 
  正常的老唤识破了我的太正常,写了一封不太正常的情书 ,用正常的逻辑来启发我因太正常而憋屈的思路。

  


  
结果呢?

  
我的神志差点跑到了「藪の中」。

  
天然不正常的才华横溢,那是毒品,才气太盛的人大多命短无福、しかも、だらしない、人に迷惑ばかりかける。我这人贪生怕死,想多活几年,还想庸俗地儿孙满堂,呵呵。

  
后天的不正常,还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环境呢。现在看来还难说。

  
所以我又把我的神志拉回了正常轨道。

  
正常に生れ正常に育ち、申し訳ない 。正常に年をとっていけるかどうか、まだ不明。

  


  


  
老唤,长话短说,你不就是怪我那天没亲自叫上你么。那你就再怪我一阵子吧

 回复[10]: 骑着驴看得更准确一些。 自带板凳 (2009-06-18 11:31:45)  
 
  应该说老唤这个疯子说得还是不错的。

  
他虽然跟我一样精神不太正常,但是喝了酒之后说的话基本都是正确的。

  
他没喝酒时说的话,大概不要相信。

  
他没喝酒的时候也在思考,但是这个时候他的嘴和脑子是分开的。

  
清醒时思考,然后在喝了酒之后把思考的结果说出来,才是比较全面和正确的。

  


  
比如:

  
“在藝術上,正常人的思路都很平凡,只有不正常的人才有傑出貢獻!”

  
“黑白子是裝瘋賣傻,他精著呢;科長又太正常;局長精神上確實有點兒毛病……”

  


  
这些都属于真知灼见。

  

 回复[11]: 到底是正常好还是不正常好 科长 (2009-06-18 11:36:19)  
 
  忧闷中

 回复[12]: 回黑白子 小木樨花 (2009-06-18 11:36:36)  
 
   那天喝着酒,你给我点播的几句话,让我心里头全亮堂了。

  
这不,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用雨淋我就激灵灵地醒了。

  


  
喝酒嘛,恐怕我先天没啥潜力,你教我得悠着点儿。

  
围棋么,以前也有人好意要教我,不知是无心还是少智,偏没学会

  
你看你这不是要我挑战自己么

  
我迷迷糊糊地知道你的重点就在这儿。你看我是不是还孺子可教?

  
我们那儿拜师就得陪拜师酒,咱也来个仪式?

 回复[13]: 回科长 小木樨花 (2009-06-18 11:38:30)  
 
  你正常和不正常,我觉着都好。

 回复[14]: 回11搂科长 自带板凳 (2009-06-18 11:41:17)  
 
  这个问题取决于你要干什么。

  
我替老唤回答你,因为我跟他都属于神经有点毛病的家伙,相信我的回答他会同意的。

  


  


  
正常好还是不正常好?

  
这个问题本身十分庸俗,无法回答。

  

 回复[15]: 回挺好 小木樨花 (2009-06-18 12:08:27)  
 
   你说的很对,卢老师不是个坏人,他是个太正常的人。

  
卢老师很正常,

  
所以,他很容易注意到哪些学生是他的同事的亲戚;他一般对学生挺和蔼,对同事的亲戚更关心。

  
卢老师很正常,

  
所以,在被学生斥为不学无术的时候,自尊受到致命打击,以至于跑到校长那里去闹,一定要给我最最严厉的处分。

  
光旷课的话,按行情不可能处分太厉害,连口头警告处分也是太重了。

  
坚持要校长给我处分,无非是因为我刺到了他的痛处。

  


  
挺好的建议(拜访卢老师)是不错。我倒还没想到过。

  
我每次回老家都要去拜访至少5位以上的老师(小学数学老师,初中语文老师物理老师英文老师,高中地理老师英文老师等)。老师太多了,时间又有限,只能割爱选几个对我帮助最大的拜访。

  


  
对卢老师,我倒希望他完全忘记了我。

  
因为对他来说,我毕竟是严重地伤害了他的。少不更事才会直言不讳,换了现在的我,除非是脑子一时出毛病,否则是绝不至于如此得罪人的。

 回复[16]: 科长竟然还有此种奢侈地烦恼?啧啧 挺好 (2009-06-18 14:29:34)  
 
  >到底是正常好还是不正常好。郁闷中

  


  
嘿。这个科长竟然还有此种奢侈地烦恼。。。要想不正常... 那还不容易哇?这世道儿,再没比想不正常更。。。正常的了~~~~遍地都是。

  


  
走大街上,张口骂几句人,实在不过“瘾”,放一把火~~~ 还不够,再杀他俩~~~

  
看谁敢不把你。。。当成。。。“艺术家”~~~ 啧啧。“艺术家”哇~~~

  
那个玩朦胧。。。艺术?。。。地...谁...来着, 不是当到“家”了么?

 回复[17]: 小花 老唤 (2009-06-18 20:12:46)  
 
  你真要跟黑白子學棋?

  
太悲慘啦……你還是先殺了我吧!

 回复[18]:  小小鸟儿 (2009-06-18 20:32:38)  
 
  今天白天外出了,才看到还有这么精彩的对话那。

  
不正常的会爱上不正常的,

  
不正常的会抛弃正常的,

  
正常的也会抛弃不正常的,

  
原来是这样!

  
小花你写的我都当纪实文学看呢,每当小说看,对吧?

 回复[19]:  小木樨花 (2009-06-18 21:02:26)  
 
  老唤,你这么叫,让我老想起陈冲。

  
我杀你要坐牢的,不合算。让你伤伤心就算了。

  


  


  
小小鸟儿,我还没贴过小说呢。

 回复[20]:  黑白子 (2009-06-18 22:26:15)  
 
  拜师,好啊,让斑竹作主,长虫作陪,老唤和板凳在傍边看着……

  
说道老师,想起一则故事,出处是佛教禅宗史书《传灯录》:

  
香严智闲禅师求道于沩山灵佑,一日,沩山问香严:“父母未生自己,未辨东西时的本分事是什么?”——在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香严搜索枯肠,嗒然若失,无言以对,遍翻所有经籍,都找不到一句适当的话,不禁掩卷慨叹说:“我过去虽然饱餐三藏经文,充其量只是在纸上画饼而已,画饼终究不能充饥呀!”于是,披搭袈裟,摄心正念,谦恭地向沩山请法,求沩山为他点化,沩山却泼他一盆冷水说,断然拒绝他,并且说:“我若有所说,毕竟是我的体验,对于你的体悟并无任何益处。”

  
香严仿佛被人当头一棒,于是将过去所读的书籍一举焚烧,泫然涕泣道:“而今而后我再也不钻研经书了,免得为文字所障,从此姑且做个饭粥僧,云水天涯,不再劳役心神!”(“此生不学佛法也,且做个长行粥饭僧。”)于是泣别沩山灵佑,到党子谷去看守南阳慧忠国师的墓塔。

  
一日,他正在打扫满地的落叶,突然扫起一块瓦砾,击中青青的翠竹,发出“嘟”的清脆声,智闲仿佛打破虚空,长久以来的迷妄意想刹那间如桶底脱落,廓然大悟。他急步走回寮房,沐浴焚香,对着灵佑禅师驻锡的沩山遥祝跪祷:“感谢和尚的大慈悲,和尚的恩泽超越我的生身父母,假如当初您为我说破的话,弟子就没有今日亲自体悟的喜悦了!”(“和尚大悲,恩踰父母,当时若为我说却,何有今日事耶?”)并且说了一首偈:

  
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治。动容扬古道,不堕悄然机。

  
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

  
不满你说,瓦砾击竹的那一声脆响,我也可劲儿地跟兔子似地竖起耳朵几十年啦……

  

 回复[21]: 老唤的非正常话语!把正常人领到沟里去了! 骑驴看本 (2009-06-18 22:36:12)  
 
  小花 老唤 (2009-06-18 20:12:46)

  
你真要跟黑白子學棋?

  
太悲慘啦……你還是先殺了我吧!

  
老唤的非正常话语!把正常人领到沟里去了!

 回复[22]:  夏夏 (2009-06-19 00:28:05)  
 
  "拜师,好啊,让斑竹作主,长虫作陪,老唤和板凳在傍边看着……"

  
全是名人,厉害,这围棋下得.....

 回复[23]:  酒保 (2009-06-19 18:04:53)  
 
  哈哈!好热闹啊!

  
一个要人家接受那生硬的情书,一个要人家学棋学喝酒。

  
一来就卡上啦。 这俺管不了,反正他们有保险,东京有的是擂台。

  


  
俺好奇的是这个小花到底是啥样儿一个尤物涅,那天一出镜就惹得俩江湖大佬上演全武行。旅人能不能上个那天的PP涅?

  
不用太担心上了之后镜友由二佬单挑变群殴。反正中国人现在是河蟹社会嘛。

 回复[24]:  小木樨花 (2009-06-19 12:09:16)  
 
   酒保先生见笑了。

  
这都哪儿跟哪儿呢,干脆我明说了得了。

  
人黑白子跟老唤,看了我的文章平庸无才却大篇往上贴,都替我害臊了!人家是绅士,批评都委婉得很。

  
你想,黑白子建议我学啥啥“艺术细胞才能被激活,你的形象思维才能被开发,你的创造力才能被创造……”,那其实就是说,我艺术细胞还没激活,形象思维还没被开发,创造力还没被创造……这够多惨(虽然是实情)!

  
人老唤要说的就是:你很平庸,不是当作家的料子!

  
好在干我这一行的,受人批评被人驳斥是家常便饭,不然还不吐血!

  


  
酒保先生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看出来了还拿我开心?

 回复[25]:  旅人 (2009-06-19 12:26:36)  
 
  》》俺好奇的是这个小花到底是啥样儿一个尤物涅,那天一出镜就惹得俩儿江湖大佬上演全武行。旅人能不能上个那天的PP涅? by酒保

  


  
TO酒保;

  
不好意思,这些照片的登载权,现在已经被班主收缴了。你得向他要。

  
不过,看班主的意思好像要待价而沽,什么等涨价了再什么什么------,

  
一派财迷面相------

 回复[26]:  酒保 (2009-06-19 12:57:54)  
 
  小木姑娘,俺是笑出了眼泪啊。

  
“艺术细胞才能被激活,你的形象思维才能被开发,你的创造力才能被创造……”

  
俺师傅这几句是一激动就投口而出的。有1年六月初四他拿个小半导体在长安街也是这么喊的。结果碰上根本就不会上当的...,最后钻了下水道。

  


  


  
〉你很平庸,不是当作家的料子!

  
老唤除了倒腾古玩,还会糊很有水准的西洋画儿。他这么说估计有他的道理。

  


  
〉酒保先生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看出来了还拿我开心?

  
不过,他那标题《致XX的情书》到底是致谁的涅?

  


  
〉TO酒保;

  
不好意思,这些照片的登载权,现在已经被班主收缴了。你得向他要。

  
不过,看班主的意思好像要待价而沽,什么等涨价了再什么什么------,

  
一派财迷面相------

  
谢谢,知道了。抱歉!今天请假,不能玩了。俺预约了医生。拜拜。

 回复[27]: 送酒保局长语录“不要乱加儿” 龍昇 (2009-06-19 13:25:59)  
 
  今日最高指示是“不要乱加儿”

  
你刚才帖中的“那天一出镜就惹得俩儿江湖大佬上演全武行”就加乱了,让我错领会那俩江湖大佬是小佬了。

  
另,小花PP个人集合上有,就是那次秘密集会的PP也没删尽,还在的。

 回复[28]:  酒保 (2009-06-19 12:59:56)  
 
  谢龙爷指教。

  


  
再会。

 回复[29]:  小木樨花 (2009-06-19 13:13:44)  
 
  〉〉不过,他那标题《致XX的情书》到底是致谁的涅?

  
-----

  
致我的,那也得看致的是啥嘛,没见到是披上糖衣的重磅炮弹嘛

  
我已经被炸得快休克了,还非逼我说……

 回复[30]:  酒保 (2009-06-20 14:46:20)  
 
  〉小花PP个人集合上有,就是那次秘密集会的PP也没删尽,还在的。

  


  
龙爷,按您指点,都看了。

  
合集上那牛儿真水灵,看见了真人估计要吸氧。

  
秘密集会也看了。瓦超,这么多东京牛。

  
黑白子的胸肌好发达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花旅程
    村野故事 柳宝(5) 
    村野故事 柳宝(4) 
    村野故事 柳宝(3) 
    村野故事 柳宝(2) 
    村野故事 柳宝(1)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6)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5)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4)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3)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2) 
    村野故事三 哭丧的大桃子(1) 
    村野故事二 被鬼牵走的马 
    村野故事一(9) 
    村野故事一(8) 
    村野故事一(7) 
    村野故事一(5)、(6) 
    瞬间的善意,永恒的感动  
    钻湖 
    村野故事一(1)-(4) 
    晒大伏 
    吴哥 
    水乡归路 
    那一次,我差点被开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