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小木樨花 >> 春夏间的花
字体∶
春夏间的花(八)

小木樨花 (发表日期:2009-06-12 21:10:45 阅读人次:1526 回复数:2)

  

  
一年不见,苏比先前黑了些,也健壮了不少,完全像一个大人的样子了。不一会儿他旁边钻出刚才那个叫做阿茵的小女孩,眉目跟苏一模一样,只是皮肤白净。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刚才看到的老板娘的那张脸,原来是跟苏很相像。

  
苏见到我,也是一愣。笑容一下子上了脸,然后脸又刷地红了,接着就把笑容收了回去。他把阿茵往里屋一推,一边往店门外走,一边对我说“你来。”

  
店门口是一条石子路,梅雨季节难得一见的夕阳洒过来,把磨得溜平的石子路面照得一片琥珀色。夕阳又一次把我和他的影子拉得老长。

  
“那是我姑妈和我妹妹。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的,我姑妈住在城里。”

  
“不,我是想问……”

  
“说了你不许笑我。”

  
“我不笑你,保证。”

  
“嗯,我看你也笑不出来,你刚哭过。”

  
“我妈住院了,情况不是很好。…你说吧。”

  
“噢……我把你的初中毕业照片,放在皮夹里,前不久我姑妈洗衣服的时候看到的,所以她问起过你。我还给她看过集体照里的你……。”他说着,掏出了口袋里的折叠钱包,果然,里面有我的毕业小照。

  
我想起初中毕业前那会儿,大家都把自己的毕业小照冲印许多份,班里要好的同学每人要发一枚。我虽然也冲印了许多份,但发到后来我手头连一枚自己的照片都没了。其中有一枚,自然就是给了苏的这一枚。

  
我们一边慢慢地走着,一边说了些话。

  
苏说他在开船,多雨涨水的季节有时候需要回港避雨。他姑妈的儿子先天心脏不好,夭折了,所以认了他妹妹阿茵做女儿。一来阿茵还小,经常吵着要见哥哥,二来他从小在姑妈家住得惯,所以他一上岸了就来住他姑妈家,生活在一起。

  
“怪不得你从小知道那么多花,原来你姑妈家是开花店的啊。”

  
巷口的一丛栀子花前,我们停下了脚步。

  
“还有一年你就高考了。”

  
“嗯,我,高考。”

  
“……”

  
一时,我们都沉默了。

  
这时,我看到他把钱包重新放回了口袋。我想了想,郑重其事地开了一个头:“其实,我想告诉你……”

  
苏认真地转过头来看我。我觉得说不下去了,只好改口“我妈妈病得很重,我很担心。”

  
“你妈妈也没有劳保吧。生不起病啊。”

  
“嗯,都是自费的。这次手术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接下来的药费,就要我爸爸去借了。”

  
“只要能恢复,借钱也得看啊,你妈妈还年轻啊。”

  
“嗯。”我的眼泪哗哗地下来了。

  
苏看我哭了,不知道怎么安慰我,手忙脚乱起来。

  
我郑重其事地开了那个头,本来我是想告诉苏,我有了男朋友了,是同班的同学。但是想到妈妈的病情,我脑子就乱了起来。

  


  
那天似乎是苏送我回校园的。具体如何分手的,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也许苏还记得。

  
分手前他的手握过又递给我的一朵栀子花,后来被我夹在一本叫做《精编》的黄封面的代数参考书里,高考前我男朋友翻开《精编》和我一起复习的时候,一边惊讶地问了声“这是什么呀?!”一边扬起手甩抖了一下。

  
随着他手扬起,枯黄的栀子花无声地落到了教室的木地板上。那曾经饱满厚实、洁白润泽、馥郁浓烈的花瓣,已经风化成了单薄脆弱、枯黄无嗅的一片遗迹,如同一片干枯的枫叶。

  
我有时候努力地回想,我应该是捡起了那朵干花,可是后来我又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了么?之后的记忆又模糊了。

  
苏从来不联系我。自从中考分数出来之后,他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一封信。匆匆见面又分手的时候,他从来不说下次还要来看我。所以每次他转身离去的时候,我远远望着他的影子,都感到以后可能不会再见到他了。

  




 回复[1]:  酒保 (2009-06-13 01:00:49)  
 
  >本来我是想告诉苏,我有了男朋友了,是同班的同学。

  
早恋!要通报全校的,还要当众作检讨。

 回复[2]:  小木樨花 (2009-06-13 06:54:35)  
 
  时代不同了,早恋晚恋都一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春夏间的花
    春夏间的花(十) 
    春夏间的花(九) 
    春夏间的花(八) 
    春夏间的花(七) 
    春夏间的花(六) 
    春夏间的花(五) 
    春夏间的花(四) 
    春夏间的花(三) 
    春夏间的花(二) 
    春夏间的花(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