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10-02-08 21:34:53 阅读人次:2653 回复数:12)

   

  
“仁者无敌”的出处来自孟子的《梁惠王上篇》,文中的意思是“有仁爱之心的人是没有敌人的”。有网友提出对“仁者无敌”的理解和我不一样,他理解为:“仁者无敌”是指仁者爱人,大爱无疆,不把任何一个具体的个人视为‘敌人’,他只是通过布道,教化人心。

  
但不管是理解成“仁者没有敌人”,还是“仁者天下无敌”,在孟子提出“仁者无敌”的两千多年来,古今中外从来没有出过一个“仁者无敌”的例子。按照科学的思想,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仁者无敌”通不过实践的检验,所以说“仁者无敌”是错的。

  
不过从宗教的信仰来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庙里的和尚相信佛祖住在西天极乐世界,道士相信蓬莱山里住着神仙,基督徒相信人是上帝用泥巴造的(还有传说:黑人是上帝烤泥人时,不注意烤焦了,就成了黑人;白人是烤泥人时火候不够,就成了白人;黄人是火候正好)。如果你跟和尚争辩说“西天没有佛祖”,跟道士争辩说“蓬莱山里没有神仙”,跟基督徒说“人是从猴子进化来的”,那肯定是徒劳的。至今美国一些教会学校还禁止教进化论。

  
宗教不是一种思想,是一种信仰,既不需辩论,也不需检验,只要你相信就行。如果愚公先生把儒家的“仁者无敌”学说东西当作一种宗教来信仰,那我只能尊重您的信仰了,当然也就没有辩论的必要了。

  
并且如果这位网友是把“仁者无敌”当成是他的宗教信仰,那么我就收回我说的“虚伪”一段话。因为信仰就不存在虚伪,肯定是真的。讨论只有科学问题才需要讨论,宗教问题只是“信与不信”的问题,没有讨论的余地。

  
再说网友的这个理解:“仁者无敌”是指仁者爱人,大爱无疆,不把任何一个具体的个人视为‘敌人’,他只是通过布道,教化人心。”又和他后来说的:“毛泽东的大罪……”,也就是说把毛泽东看成是敌人了,这不符合他自己上面说的“不把任何一个具体的个人视为敌人(包括毛泽东)”的解释。

  




 回复[1]: 算了,就别再丢人显眼了! 老X (2010-02-08 22:17:40)  
 
  瞧瞧这都是什么逻辑啊? :

  


  
…“毛泽东的大罪……”,也就是说把毛泽东看成是敌人了…

  


  


  
有罪的人,就都被看成是敌人???

  
满脑子的阶级斗争,没药可救了! 真是毛主席的好女儿啊!

  


  
毛再有罪,也已经不在人世了.

  


  
翻箱倒柜地折腾他,目的不是为了追究他的大罪,而是将其作为一面镜子.

  
为了反思,为了今后不再犯同样的错误,为了创造一个不会也不可能再犯同样错误的社会机制!

  


  


  


  

 回复[2]: 谢谢辩驳意见 愚公 (2010-02-08 23:37:33)  
 
  首先要感谢和欢迎楼主的反驳意见,并且不赞成对表达意见的个人做什么判断性批评。

  
我的理解,“仁者爱人”不属于宗教范围,它属于一种主张宽恕宽容的人文精神。至于具体的人谁作到了,我想肯定有做的很好或者较好的,也有做的很差的反面例子。

  
任何精神作为文字表达出来,他就有一定的价值取向,比如“大公无私”“先公后私”,具体的人能作到多少是一回事,具有文明精髓的价值取向本身是不能简单否定的,否则我们连提倡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文说“天下为公”,毛泽东说“为人民服务”,作为口号本身当然应当肯定,但是具体做的怎么样,是另外的事了。

  
还有,我说“毛泽东的大罪”,是针对“毛泽东有功”或者“功大于过”这种认识或者理论的,我倒是欢迎你在这方面提出些反对意见。

 回复[3]: 宋襄公之仁:仁者无敌失败的典型 李小婵 (2010-02-09 00:08:29)  
 
  我认为“仁者爱人”和“仁者无敌”,完全是两回事。前者是唯心的精神,后者是唯物的看法。

  
比如基督教里面的“博爱”和“上帝造人”。 基督教里的“博爱”,就像愚公先生说的,是一种主张宽恕宽容的人文精神,这点谁也不会反对。但是 “上帝造人”就是一种唯物的看法,很多人不相信“上帝造人”的说法,但也不反对“博爱精神”。

  
同样“仁者爱人”我不反对;“仁者无敌”我不相信。

  
因为迷信“仁者无敌”,不但不会带来好处,反而可能给自己带来灾难。

  
《东郭先生》是著名的说明“仁者无敌”失败的寓言,历史上更有迷信“仁者无敌”而灭亡的真人真事,这就是著名的《宋襄公之仁》。为了后人不再犯宋襄公那样的错误,我认为不要把“仁者无敌”当成迷信为好。

  
附:宋襄公的故事

  


  


  


  
公元前638年,宋襄公出兵攻打郑国。郑国向楚国求救。楚成王可厉害,他不去救郑国,反倒派大将带领大队人马直接去打宋国。宋襄公没提防这一着,连忙赶回来。宋军在泓水(在河南柘城西北,泓音hóng)的南岸,驻扎下来。

  
两军隔岸对阵以后,楚军开始渡过泓水,进攻宋军。公子目夷瞧见楚人忙着过河,就对宋襄公说:“楚国仗着他们人多兵强,白天渡河,不把咱们放在眼里。咱们趁他们还没渡完的时候,迎头打过去,一定能打个胜仗。”

  
宋襄公说:“不行!咱们是讲仁义的国家。敌人渡河还没有结束,咱们就打过去,还算什么仁义呢?”

  
说着说着,全部楚军已经渡河上岸,正在乱哄哄地排队摆阵势。公子目夷心里着急,又对宋襄公说:“这会儿可不能再等了!趁他们还没摆好阵势,咱们赶快打过去,还能抵挡一阵。要是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宋襄公责备他说:“你太不讲仁义了!人家队伍都没有排好,怎么可以打呢。”

  
不多工夫,楚国的兵马已经摆好阵势。一阵战鼓响,楚军像大水冲堤坝那样,哗啦啦地直冲过来。宋国军队哪儿挡得住,纷纷败下阵来。

  
宋襄公指手划脚,还想抵抗,可是大腿上已经中了一箭。还亏得宋国的将军带着一部分兵马,拼着命保护宋襄公逃跑,总算保住了他的命。

  
宋襄公逃回国都商丘,宋国人议论纷纷,都埋怨他不该跟楚国人打仗,更不该那么打法。

  
公子目夷把大家的议论告诉宋襄公。宋襄公揉着受伤的大腿,说:“依我说,讲仁义的人就应该这样打仗。比如说,见到已经受了伤的人,就别再去伤害他;对头发花白的人,就不能捉他当俘虏。”

  
公子目夷真的耐不住了,他气愤地说:“打仗就为了打胜敌人。如果怕伤害敌人,那还不如

 回复[4]: “上帝造人”是一种唯物的看法 老X (2010-02-09 07:23:24)  
 
  

  
笑掉大牙了!

 回复[5]: 大丈夫? 愚公 (2010-02-09 12:42:00)  
 
  李社长文字突然中断,会不会晕过去了,周围有人吗?

 回复[6]:  老赵 (2010-02-09 16:13:58)  
 
  好

  
百家争鸣好

  
呵呵

  

 回复[7]:  伴她醉 (2010-02-09 20:55:50)  
 
  思想应该属于哲学范畴吧。不知李社长用什么样的人生哲学来经营自己的公司的?既然你喜欢福泽谕吉,那就转抄一段他在演讲中话语:「思想の深遠なるは哲学者のごとく、心術の高尚正直なるは元禄武士のごとくにして、これに加わるに小俗吏の才をもってして、さらにこれに加わるに土百姓の身体をもってして、初めて実業社会の大人たるべし」

 回复[8]:  伴她醉 (2010-02-09 21:17:48)  
 
  李社长我朋友的回帖:笑傲1234(424247892) 21:15:08

  
建议作者先去看陈嘉映的《科学 哲学 常识》这本书,看完了才自我检讨他自己的文章

 回复[9]: 大丈夫!愚公谢谢关心。 李小婵 (2010-02-09 21:38:32)  
 
  不过和你辩论真是让我心力交瘁,晚上10点半回来,再忙一点杂事,就是11点半了。然后跟贴,就是午夜了。也没细看就昏睡过去,就像你猜的,几乎是晕过去。今天总算早一点回来了。在日本干活,真的是很不容易。

  

 回复[10]: 回复伴她醉阁下 李小婵 (2010-02-09 22:07:29)  
 
  非常喜欢伴她醉引用的福泽谕吉讲话,我把它翻译成中文,您看是不是合适。

  
.

  
像哲学家一样思想深远

  
像元禄武士一样心灵高尚

  
还要有一点小俗吏的才干

  
再要有庄稼人的结实身体,

  
这些都满足了,方能称得上企业家

  
.

  
我的观点(原创)是:哲学是有公式的,思想是没有公式的。数学属于哲学范畴,文学属于思想范畴。

  
我的经营公司的哲学是:先让客人赚钱,我们才接着赚钱。

  


  


  

 回复[11]: 也问伴她醉阁下的人生哲学 李小婵 (2010-02-09 22:06:23)  
 
  您推荐的陈嘉映的《科学 哲学 常识》,我将找来细细拜读。

  
在读以前,是否也能试问一下阁下的人生哲学是什么?

 回复[12]:  伴她醉 (2010-02-09 23:03:06)  
 
  人のため社会のため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