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打虎与打鬼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10-02-01 23:32:05 阅读人次:2232 回复数:10)

  “为虎作伥”理论,好像很早就有了,并不新鲜,至少鲁迅就批判过这种类似的论调。过去听到很多什么“为什么抗战打了八年,就是因为汉奸太多”、“汉奸比鬼子还坏”之类的论调,没想到今天愚公先生(女士)又把这个理论来一个再版,新瓶子装旧酒,倒是让我吃惊。

  
愚公先生(女士)《“伥鬼”是怎样炼成的?》的开场白非常精辟:“为虎作伥这个成语外国人肯定翻译困难,日本人好像也很少有人用。”

  
正如愚公先生(女士)所言,外国人很难理解这个成语,因为根本就没有这种发想。被虎吃掉的那个人,不去埋怨吃他的老虎,偏偏去埋怨骗他上钩的鬼,真是匪夷所思。那个人被吃掉,是虎的责任,还是鬼的责任?

  
根据我在国外多年的生活经验,觉得按照外国人思维,人被虎吃了,责任自然在虎。那个伥鬼为了自己返生,骗别人上钩,也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人总是自私的,总要先替自己想嘛。所以责任在虎,而不在鬼。解决老虎吃人的办法只有一个,大家齐心协力共同对付老虎,消灭掉吃人的虎,就不会再有牺牲者,自然也不需要骗人的伥鬼了。

  
可是按照很多中国人的思维,人被虎吃了,责任不在虎,责任反倒在骗人的鬼。中国人的思维是:老虎吃别人我不管,只要不来吃我就行。这次我被吃掉。就是因为那个骗我上钩的伥鬼,他比老虎还坏。于是中国人各自为政地去打骗自己的伥鬼,却不懂团结起来去打吃人的恶虎,让它逍遥自在地吃了一个又一个,吃了一年又一年,吃了一生又一生,吃了一代又一代……

  
为什么美国、日本没有吃人的恶虎,偏偏中国有虎?我看根源就在于:人家是打虎文化,我们是打鬼文化。本来冤有头债有主,被恶虎吃了应该去找恶虎算账,可是大家都知道恶虎厉害呀,不敢去打虎,只敢打不厉害的鬼。甚至连鬼都不敢打,只是在远处悄悄骂几句,来个精神胜利法,发泄一下。

  
可是不管打掉多少鬼,只要恶虎存在,它肯定是要吃人的,总会还有新的牺牲者。中国的历史就是这样,鬼打了不少,虎却越来越肥。

  
愚公还有更奇特的高论:“中国几千年来独裁制度是吃人的恶虎”,真是无法让人理解。制度总是要人来运作的,那么运作这个体制的人是不是吃人的恶虎?那么中国现在的体制是谁来运营的,最上面有胡主席一个人,下面有中央9位常委,再下面是八千万中共党员。

  
所以不得不请问愚公先生(女士)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当今中国,谁是恶虎?”仅仅是胡主席一个人?(姓胡的就是虎?),还是包括中央9位常委?还是八千万中共党员都是恶虎?

  
如果愚公先生(女士)连谁是恶虎都搞不清楚,还谈什么“为虎作伥”?

  
以前在您的楼房下面跟贴,被无端删掉,至今下落不明,所以今天另立一楼。

  




 回复[1]: 母老虎 海上精英 (2010-02-01 23:49:47)  
 
  坐沙发

 回复[2]:  小木樨花 (2010-02-02 07:00:03)  
 
  〉〉被恶虎吃了应该去找恶虎算账,可是大家都知道恶虎厉害呀,不敢去打虎,只敢打不厉害的鬼。甚至连鬼都不敢打,只是在远处悄悄骂几句,来个精神胜利法,发泄一下。

  


  
李女士这一篇有进步,赞一下。

  
李女士反省文革的基本姿态,是认为所有的中国人都要反省。也就是说,无论成分是老虎还是伥鬼还是伥鬼都算不上,大家都要反省,所以结论自然是,虎鬼如何认定不管,老虎要反省,伥鬼也要反省,被老虎和伥鬼谋害的没有做伥鬼的人也要反省。

  
这会儿怎么又成了为伥鬼说话,认为老虎才是坏的,伥鬼“也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如果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那还反省个啥??更不要说要那些还没有做伥鬼的冤魂一起反省了。

  
所以李女士这一篇,其实是否定了自己之前的反省文革的基本姿态。我感到李女士在辩论中可能在不断成长。可喜可贺!

  


  
〉〉按照很多中国人的思维,人被虎吃了,责任不在虎,责任反倒在骗人的鬼

  


  


  
中国人的思维我不是很清楚,因为中国人也是各种各样的。

  
打虎英雄冯正虎与李小婵据说都是中国人,但他们的思维肯定不一样。前者认为回国是自己的合法的公民权,所以不肯放弃争取,而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不是要和谁过不去;后者则认为没有法律根据限制公民权是斗争不是迫害,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那被老虎咬伤也别怨老虎,因为那山本来就是老虎的不是你冯正虎的,这是意识形态斗争!斗死你也活该。

  
李女士一口一个中国人思维,说到底,可能说的就是她自己的今天向东明天向西的思维。据说爱擅自代表其他中国人也是某些中国人的爱好,呵呵。

  
以我有限的中文水平和政治嗅觉,我偏偏就没看出来愚公这一篇批评伥鬼的文章要说的是责任不在虎 ,不过厦门大学出来的人可能就看出来了,呵呵。

  
好比法律追究从犯的责任的时候,法律不会说,要追究从犯的责任就等于宣布主犯无罪。倒是从犯要着急要严正声明了:坏的是主犯嘛,我是迫不得已情有可原嘛。然后李女士又为主犯辩护说:这滔天罪行绵延多年,罄竹难书,不是主犯一个人干得了的,上面只有1人干不了,下面有千百万人才得以成功的,所以大家有份。大家都有份,大家都一样,其中伥鬼是迫不得已,那大家都是迫不得已嘛。到最后的结论是,大家都不要反省了,大家都是迫不得已嘛。

  
行文至此不由想起,早就有伥鬼的朋友断言,“中国人不配民主”。

  
可是,认为中国人争取民主和自由是自找苦吃跟人过不去的伥鬼和伥鬼的朋友们,却时时不忘主张自己的言论自由。并且,当他们自己的 言 论 内 容 遭到驳斥的时候,往往就转而对驳斥者泼脏水,把视线转移到驳斥者阻碍自己的 言 论 自 由 。

 回复[3]:  沁园春 (2010-02-02 07:08:12)  
 
   这是我在东洋镜上看到的小婵最有水平的一篇文章。

 回复[4]: 楼上是我上网以来看到最有水平的一个回帖 老赵 (2010-02-02 08:17:10)  
 
  

  


  
大家吃萝卜吧

  

 回复[5]:  吴卫建 (2010-02-02 09:27:44)  
 
  >...... 有中央13位常委。

  
友情指正一下,现是9位常委吧。

 回复[6]:  tellme (2010-02-02 14:05:14)  
 
  回复[3]: 沁园春 (2010-02-02 07:08:12)

  
这是我在东洋镜上看到的小婵最有水平的一篇文章。

  
=======================

  


  
うそやろう! 

  
本音?それとも冗談?

  
四階の趙さんと同調!

 回复[7]: 吴先生,改了。 李小婵 (2010-02-02 23:35:27)  
 
  吴先生,谢谢你的提醒,已经改了。

 回复[8]: 小木,找几本法律书重新补课为佳。 李小婵 (2010-02-02 23:37:09)  
 
  还,还,还是那句老话,说别人之前,先好好看人家的文章。我这篇讲的是愚公说的老虎与伥鬼的故事,你怎么又扯到文革去了?我只说虎与鬼的事。

  
你说:好比法律追究从犯的责任的时候,法律不会说,要追究从犯的责任就等于宣布主犯无罪。

  
小木,你好歹也是学法律的,居然把老虎和伥鬼看成是同案犯。伥鬼也是被吃的,他有犯罪吗?打个恰当的比方,我不久前在镜子上看了一篇《总理遗言》的文章,伪造总理遗言的那个人,被公安抓起来了,他为了自己获得释放,就诬告别人是伪造者,结果别人被抓起来,他被释放,正如老虎和伥鬼的故事一模一样。

  
这里公安是老虎,诬告别人的是伥鬼,被诬告的是牺牲者。但不管怎么说,诬告别人的那个人,也不可能算作是同案犯,尽管他的行为不道德,但也没有构成犯罪,事实上也没有人说他有罪,只是做了一件亏心事,但也是在迫不得已的前提下,所以大家也原谅了他。

  
所以说小木,你把为虎作伥的法律意义,完全理解错了,这样你的那一大堆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你自己慢慢思维思维吧,找几本法律书,重新补课为佳。

  
至于斗争和迫害的区别,我已经重复了多少次,你偏偏理解不了,我也无能为力。

  
你不是也承认冯某人是打虎英雄吗?只有勇于斗争的人,才能被称为英雄;被迫害的人,绝不会称为什么英雄。所以小木,你就不要再往人家打虎英雄身上抹黑了。

  
再有,请你注意到冯某人自己说“争取人权”,只有斗争,才是要争取的,谁听说过“争取迫害”,所以冯某人自己都说:“我在争取人权”,也就是自己承认是斗争,不是迫害。你偏要把人家一个英雄好汉,说成是一个窝窝囊囊的受迫害者,用心何在?

  

 回复[9]: 李社长是真傻 tellme (2010-02-02 23:44:53)  
 
  看来还真不是装傻

  
。。。。。。

  
没救了!

 回复[10]:  小木樨花 (2010-02-03 00:02:30)  
 
  李女士息怒

  
法律么,我一定是要继续学习的,呵呵。

  
至于你8楼分析的法律,我看还是算了。人贵有自知,否则真是老唤新作中的那个关键词了。

  
据老王反映,板凳已经被你的檄文斗得像机关枪下的小猫咪了,你看我哪里还能是你的对手。

  


  
你写过的话,我也不是全部不同意的。

  
比如有一句好象说,男人在说谎或者觉得理亏的时候要骂人。我觉得没品的男人确实如此。这句话我比较喜欢的。

  
能有一句话喜欢,我觉得就不错了

  
因为,有一句日语是“対面同席五百生”,意思是相互不认识的人,能在同一个地方对面坐着偶遇,就是500年修来的缘份。好歹,我也跟你干过一杯 ,说不定真的有500年的缘份呢,呵呵。不过,这个缘份应该是已经尽了。今后镜子少了一个让你觉得“用心何在?”的人,相信你会感觉更好一些。祝你玩得开心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