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10-01-23 13:52:21 阅读人次:2055 回复数:15)

  

  
文革责任这个题目,网友老赵指出太大,我想了想,也很有道理。今天试着从另一个角度来探求文革这个13亿人的迷。

  
在我们这一代所接受的教育期间,有英雄论和人民论之说,不过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却是另一种说法,即“天命论”。

  
英雄论似乎不堪一击,因为解释不了下面的事实。

  
我们抱怨中国人民没有人权。

  
在大清王朝的时候,我们说是皇帝的责任。

  
可是皇帝逊位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袁世凯的时候,我们说是袁世凯的责任。

  
可是袁世凯死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蒋介石的时候,我们说是蒋介石的责任。

  
可是蒋介石跑到台湾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毛泽东的时候,我们说是毛泽东的责任。

  
可是毛泽东死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邓小平的时候,我们说是邓小平的责任。

  
可是邓小平死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江泽民的时候,我们说是江泽民的责任。

  
可是江泽民退休了,中国人民仍然没有人权。

  
在胡锦涛的时候,我们又说是胡锦涛的责任……

  
文化可延续,人的寿命不可延。所以说文革是毛泽东的责任,就不成立了。要是真是属于某个人的责任,事情倒好解决了,那个人死了不就完了。

  
我所主张的文化论(也就是人民论),因为文化是属于人民的,不是属于某个英雄的。至今这个网站,似乎只有副股长赞同文化论(人民论),关于这一点副股长自己有一篇文章《丑陋的中国文化》。

  
剩下的天命论如何呢?一听很玄乎,但进一步思考,似乎也有它的道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我们每个人的寿命,都不是由自己的意志为转移的(自杀者除外)。老天爷让有些人过早死去,又让某些人过晚死去,造成中国今天命运。

  
百年来,对中国命运影响最大的有四个人:袁世凯、孙文、毛泽东、邓小平。他们四个的寿命是袁世凯57岁、孙文59岁、毛泽东83岁,邓小平93岁。前两人寿命过短,后两人寿命嫌长(失礼了)。

  
袁世凯时代,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自由民主的时代,如果袁世凯不是57岁,而是像毛泽东那样活83岁,在1942年死去,那么中国很可能成为一个类似于新加坡那样的开明专制国家,老百姓会幸福得多。可惜老天让袁世凯早早归天,丢下人民的期待,还丢下9个老婆32个孩子。

  
孙文在北伐胜利前,意外过早死去,如果孙文不是59岁,而是像邓小平那样活93岁,在1959年死去,中国很可能成为一个类似于今天台湾那样的民主宪政国家,老百姓也会幸福得多。可惜老天又让孙文早早归天,留下国共相争的混乱,还有中日战争的隐患。如果孙文不死,中日战争也就很可能会避免。

  
可是到了毛泽东,老天爷又特别关照,迟迟不让他归天。如果毛泽东不是83岁,而是像孙文那样活59岁,在1952年死去,中国就不会反右、大饥荒、文革之类的天灾人祸,老百姓也会幸福得多。可惜老天偏不让毛泽东早早归天,给中国留下一片混乱灾难之后,才让他归天,给中国留下太多遗憾,我们这些人的命运也会完全不同。

  
看郑念的书中,有这样一段有趣的描写:在黑暗的监狱里,每天盯着发来的报纸上的毛主席相片细细地看个不停,巴不得看出毛主席有一点点生病的象征,她想:只要毛主席生病死去,她就能出狱了。可惜她一天又一天的失望了,毛主席的相片总是那么神采奕奕,红光满面,一丁点儿也没有生病的迹象。

  
到了邓小平,老天爷又是特别关照,迟迟不让他归天。如果邓小平不是93岁,而是像毛泽东那样活83岁,在1987年死去,中国就不会有天安门事件,胡耀邦赵紫阳等开明派也就掌权了,中国很可能已经像俄罗斯那样成为民选国家了。可惜老天偏不让邓小平早早归天,给中国种下独裁种子生根开花之后,才让他归天,又给中国留下太多遗憾,我们这些人的命运当然就更不同了,也不必心怀懊悔地远走他乡。

  
按照天命论的观点,今天中国的命运,包括文革的灾难,都是老天爷一手安排和操办的,我们只有认命了。

  


  




 回复[1]: 观点的由来相近 马挺 (2010-01-23 16:26:56)  
 
  禅兄:

  
这几天看了你挑起的有关文革的争论。我的看法可能与你观点的由来相近。本来也想趁此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实因太忙,只好看看各位的发言而已。我家在文革中是被抄家的(所以本来所剩无几的书,又少了不少。其中有记忆的是老故宫的画报,好像还是易培基题的刊头。因为某一期上有蒋中正的照片而被抄走),父母挨斗、下农村等等就不必提了。

  
但我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文革,就不会有我们这一代的现在(我是指头脑)。不把一个东西看绝望了,就不会去思索、追求新的(对别的世界的人来说不一定是新的)。我不敢说,没有文革的话,我还会是现在的我。我现在吃的老本,主要还是文革后期看的那些书,以及和朋友的讨论。从这一点讲,应该“感谢”文革。

  
至于谁应该对作为民族灾难的“文革”负责,我觉得你是在想探讨作为中华民族对历史的反省意识。在日本待了一段时间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对照日本人对历史的反省来看中国的。

  
日本也有过“一亿国民总忏悔”的时期,据说是有人为了替天皇逃避责任,利用媒体(当时主要是报纸),制造的舆论。

  
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历史观的根本不同在于,断代史观和“万世一系”。前者是后代否认前代,不会为前代的所作所为负责,更不会站在其立场上去反省;后者却“剪不断理还乱”地拼命要把前代的功罪都往自己身上拉。

  
同时,从心理上自我观照的角度看,中国人是一个劲儿地说自己好,而日本人(除了一些特殊领域),则总是在琢磨如何把自己说的不是个东西(强调:仅就心理层面论)。

  
当然,其他具有正相反的例子还很多。比如语言。刚才拜读了大作《也论“让”》,精辟得很。我年底写了一篇《中日既不同文也不同种》,发在国内报纸上。待会儿贴出去,万望指教。

  
对文革,以至从文革上溯,包括对历史的表述,都应该有一种心平静气的反省。不必学鲁迅,但不看清自己民族性的不足,灾难还回来的。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0-01-23 21:13:36)  
 
  "至今这个网站,似乎只有副股长赞同文化论(人民论)"=本人也是一贯的文化论者,在楼主还没有上镜子之前就一贯是这个论点主张者。

 回复[3]:  东京博士 (2010-01-23 21:15:43)  
 
  “如果孙文不是59岁,而是像邓小平那样活93岁,在1959年死去,中国很可能成为一个类似于今天台湾那样的民主宪政国家”

  
这个不敢苟同,孙文主张的东西,与今天的台湾的状态似乎并不一样。

 回复[4]: 马兄对中日历史观的理解很精辟 李小婵 (2010-01-23 22:27:29)  
 
  中国人与日本人的历史观的根本不同在于,断代史观和“万世一系”。前者是后代否认前代,不会为前代的所作所为负责,更不会站在其立场上去反省;后者却“剪不断理还乱”地拼命要把前代的功罪都往自己身上拉。

  
正像马兄说的,下一朝代的中国人,把责任都推给上一朝代,民国人说大清不是东西,共和国人说民国不是东西,老毛骂老蒋,老邓批老毛,现在老胡又在隐隐的批老邓,大家都是比以前人高一筹,但是下面的百姓还是换汤不换药,这就是中华文化的悲剧。

  

 回复[5]: 东博,失敬了。 李小婵 (2010-01-23 22:33:07)  
 
  东博,失敬了。我上镜还很浅,对东博的大作读得还不透,在上一篇文中,确实您的跟帖也是赞成文化论的。听说在国内您的大作几千万人在看,实在佩服,还多多转到这里,让我们看看。

  
另外您说孙文主张的东西,与今天的台湾的状态似乎并不一样。

  
我还不知道这个事。我只看见马英九每张照片的后面,都站着一个孙中山的画像,想来台湾必是孙文的传人了。

 回复[6]:  大汉临离 (2010-01-23 22:51:01)  
 
  “我还不知道这个事。我只看见马英九每张照片的后面,都站着一个孙中山的画像,想来台湾必是孙文的传人了。”

 回复[7]: 强烈遗憾。 李小婵 (2010-01-23 22:52:55)  
 
  我在愚公《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的两个跟帖,被无端删掉,再次表示强烈遗憾。

  
被删掉的两个跟帖题目是《愚公之文不愚,但有商榷之处》,

  
《难得乡老站出来讲话》,希望删贴的人说一声理由为盼。

 回复[8]: 楼主有权删除跟贴 科长 (2010-01-26 22:08:46)  
 
  请发帖的自己保存底稿

 回复[9]: 上次东博做房东时,他说没有删贴。 李小婵 (2010-01-26 22:47:52)  
 
  上次东博做房东时,他说没有删贴。

  
这次我的帖子被删,按科长的说法,是愚公删的啦。

  
为什么?请愚公说明一下好吗?

  
作为常识,没有任何理由就删贴,是很失礼的。

  
上次有人盗用我的ID,我想会不会是有人有人冒用楼主的ID删贴呢?

  
技术上可能吗?

 回复[12]:  愚公 (2010-01-30 05:37:51)  
 
  我不理解删贴的理由,我也不会干这种事。

 回复[13]: 有点蹊跷 管理员 (2010-01-30 09:49:16)  
 
  查了一下,以“愚公”名义删除回复的IP确实不是真的愚公。

  
继续观察。请“愚公”把密码改一改。

  

 回复[14]: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李小婵 (2010-01-30 13:33:41)  
 
  按照推理小说,删掉我这些跟贴的人是谁?

  
就是最有利于他的人,那么不言而喻,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是谁喽!

  
在芦笛自治区那样白色恐怖的地方,我的文章被删后,马上就有人出来抱不平,可是东洋镜,我抗议了怎么多天,没有一个人出来抱不平。是日本式的含蓄,还是中国式的怕得罪人?这也是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喽!

 回复[15]:  会長 (2010-01-30 13:59:40)  
 
  是朕删的,不信你问谷歌高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