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恩地与行天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2-13 00:05:12 阅读人次:2438 回复数:16)

  

  
从11月以来,长篇电影《不落的太阳》就成为新闻报纸多多少少的热点话题。至今为止,《不落的太阳》动员出215万观众,这在日本电影也是少见的热门影片。趁着这股热空气,不久前观摩了《不落的太阳》,果然不虚此行。为了看完这场长达3小时20分钟的电影,中间还得休息10分钟,可是观众们没有显出疲惫之色,大家全神贯注地看完这部电影,心中一片感叹。

  
《不落的太阳》是中国人也很熟悉的日本女流作家山崎丰子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长篇电影,我看过山崎丰子的大部分长篇小说,《女人的勋章》《花暖簾》《白色巨塔》《华丽的一族》《大地之子》等等,她的长篇小说最大特点是皆举尖锐的社会性话题。因为她出身记者,拓扑出她看问题的深刻性、敏锐性,再经过周密的采访,加上女人的第六感,使她的长篇小说充满了侦探小说的推理意念及神秘感。

  
《不落的太阳》说的是日本航空JAL的事迹。JAL是日本的国营企业,曾是光荣和上品的象征,在日本乘JAL也是某种身份的表现。我之前在商社做OL时,商社的社长、专务出差乘坐JAL的商务舱,部长、科长乘坐JAL的经济舱,我们没有“长”的,只能乘坐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经济舱。乘坐JAL出差回来的人,往往会高兴的讲起机上免费的香槟酒如何爽口,机餐如何美味,空姐如何漂亮等等,让我们乘东方航空的只能伸着脖子叹息。

  
日过烟云,日历翻到2009年的时候,JAL的辉煌怏然成为过去。不久前JAL发表了至今最大1312亿日元的经营赤字,鸠山内阁也就挽救JAL倒产危机进行紧急讨论,不过要等到明年初,才最后决定是否政府接管这个烂JAL摊子。我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曾经让人满怀羡慕的JAL,曾经拥有众多粉丝的JAL,这个唯一有资格挂日本国旗的天骄,居然会衰败到如此的地步。

  
看了《不落的太阳》后,终于得到了一些答案。还在观看电影的途中,我越看越觉得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氛和味道,那就是“官场”气氛和味道。电影通过两个人的完全不同人生道路,揭露了JAL这种国营企业中,上层管理官员的跋扈弄权和贪污腐败。

  
主人公名叫恩地,副主人公名叫行天,两个原来都是一般职工,恩地是工会主席,行天是工会副主席。恩地这个人,正像他的名字一样,不会向上爬,只是施恩于大地,一心一意为员工争取应有的利益,结果得罪了JAL社长,被派遣到非洲、南美等边缘小国海外勤务,历尽艰辛了10年“流刑”。工会副主席行天,也正像他的名字一样,善于向上爬。他不惜昧心出卖伙伴,讨好上司,搞黑钱收买政府高官,在JAL里直线出世,一直爬到公司第二把手的常务取缔役。

  
山崎丰子把两个主人公赋予“恩地”和“行天”的名字,是别有用意的,它象征着好人不得志,坏人一路升天,这种景象我在中国的官场看过很多,所以不得不感叹天下乌鸦一般黑,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凡是官场的地方,就难以避免这种善于钻营的坏人当道,好人遭殃。

  
我原以为恩地是小说家塑造的虚拟人物,没想到是真人真事。恩地有一个真人的模特儿,他的名字叫小仓寛太郎。在共产主义教育为基础的中国,已找不到这样为信念、为理想而鞠躬尽瘁的人物了。作为工会主席的恩地,他只要与JAL管理层合作,不难得到金钱和地位的回报。可是恩地坚持自己的信念,坚持不向公司管理层低头,结果受到严酷的报复。

  
不过后来的事情发展,却会让中国人感到意外。恩地受到如此不公正的苛遇,他一没有去上访,二没有去告状,更没有搞自焚抗议,杀人泄愤等极端主义,而是无言地默默忍受,在海外继续任劳任怨地勤勤恳恳为公司尽力。像恩地这样的人,大凡中国人会说他是“窝囊”、“没出息”,中国人欣赏那种受到不公正待遇就跳起来的反抗型英雄,不欣赏恩地这样日本式的忍耐型英雄。

  
也许我在日本住久了,也为被恩地这样的忍耐型英雄感动。据说山崎丰子花了一千几百小时采访小仓寛太郎,我想一定是山崎丰子也被小仓所感动,才能冒着犯得罪“国”字号大公司的风险,为小仓这样的“小”字号树碑立传,这本身又更感动了我。JAL曾多次向作者及电影公司提出抗议和经由律师出面警告,但小仓的形象终于突破重重障碍得以问世,这也是民主主义国家的动人实例。虽然小仓已于2002年过早离开人间,但他能活着看到描写自己一生的《不落的太阳》得到700万人阅读,也不枉他这一生。

  
山崎丰子把这两位不同仕途人生的人格,用一个简洁的对话展现在观众的眼前,令我回味无穷。场景是这样的:

  
经过10年“流刑”后,恩地好不容易回到日本,被分配以闲职。恰好新上任的会长看中恩地的正直,被提拔到会长室任职。但不久正直的会长被阴谋挤走,之后恩地又遭到新一轮的报复。作为JAL常务取缔役的行天,高高地站在阶梯上,对台阶下面的小职员恩地,得意地命令他再次去海外勤务。此时,恩地却平淡地对行天说:“你变成贫乏无聊的人了。”

  
行天听了恼羞成怒地对恩地大吼:“你输了,俺赢了!”

  
那空虚无力的吼声,回荡在阴森森的阶梯……

  
曾几何时他俩是战友,为了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信念,分道扬镳,此时此刻,他们都为失去的过去共同感叹,但是感叹的心态不同,感叹的内容也不同,一个是心平气和的遗憾,一个是恼羞成怒的报复,把人性的真、善、美,和人性的虚、伪、丑在最简洁的对话中披露无余。

  
最后我的感想是,官场就是造就腐败的温床,不管是中国还是日本都一样。所谓腐败,就是以权谋私。在国营企业里,国营企业的利益和老板的利益是不一致的,国家企业的社长可以不惜损害企业的利益来捞取个人的私利。而对于私营企业的老板来说,企业的利益就是他个人的利益,所以私营企业不可能出现以权谋私的情况。

  
现在JAL负债累累快要倒产了,而它的前任社长常务们,一个个吃饱了喝足了,正在悠悠地渡过他们富足的余生呢。可是今天,恩地一生为之奋斗的JAL员工的利益,却因为JAL的破产,受到很大损害,甚至不得不面临消减企业年金的危机。JAL的事实也证明了山崎丰子的视点是很正确的,腐败的最后受害者还是老百姓,腐败的损失要由老百姓来埋单。

  




 回复[1]:  副股长 (2009-12-14 14:30:43)  
 
  的确官场(或身居国营企业的高管)是腐败的温床。

  
其实,可能产生利益的地方都可能产生腐败。只不过是有腐败的程度深浅的差别而已。

  
JAL的确可惜,原来的形象那么好,可现在却面临着严峻的现实。JAL的经营危机,市场原因固然有,但有着国企身份的大企业,往往都有一种很难治愈的大企业病,JAL能否逃过破产这一劫,我想明年可是关键的一年。

  
本人正紧紧跟踪着JAL的走势,看看是否有机会。如果JAL真能在政府的帮助下改善经营,它的股价应该会回调的吧?

 回复[2]: 李社长副股长,你们搞错了 小木樨花 (2009-12-14 16:32:20)  
 
  JAL自成立的那天起到今天为止,一直是一个100%的民间企业,政府没有持股,现在主要股东是東京海上日動火災、東京急行電鉄、糸山英太郎等公司和个人。JAL跟JR不同,JR以前有过国有企业的身份,而JAL从来没有过。

  
JAL的危机,纯粹是经营问题。好比李社长的公司,好也是股东的,不好也是股东的,破产的话股东损失,跟腐败没有关系。假如李社长的公司不好,只能说是李社长的经营手腕问题,而不是腐败的问题。不是国有企业,就谈不上腐败,纯粹的经营问题。

  
是否由老百姓来埋单,要看是否对JAL进行国有化。因为现在正在进行再生重建,还没有说要国有化,因此谈不上老百姓埋单。

  


  
>>JAL的事实也证明了山崎丰子的视点是很正确的,腐败的最后受害者还是老百姓,腐败的损失要由老百姓来埋单。

  
〉〉JAL的经营危机,市场原因固然有,但有着国企身份的大企业,往往都有一种很难治愈的大企业病

  

 回复[3]: 李社長お得意な信口開河 tellme (2009-12-14 17:43:01)  
 
  不悔自家无见识,反将丑语抵他人

 回复[4]: 副股长很有经济头脑啊, 李小婵 (2009-12-14 22:02:38)  
 
  副股长很有经济头脑啊,现在买JAL的股票,应该是能赚一笔。

  
JAL这种国家出资的企业,不会真的倒产。

  
就像日本人说的【腐っても鯛】。

  


  

 回复[5]:  小木樨花 (2009-12-14 22:16:23)  
 
  〉〉JAL这种国家出资的企业

  
-----

  
说了是民间企业,李社长怎么还在念叨国家出资?

  
谁告诉你是国家出资的?

 回复[6]: 小木:还是那句老话――说人之前,先请看了电影再说 李小婵 (2009-12-14 22:39:17)  
 
  小木:还是那句老话―――说人之前,先请看了电影再说。 “不悔自家无见识,反将丑语抵他人”,这句话送回你正正好。

  
JAL自成立的那天起到今天为止,一直是一个100%的民间企业,政府没有持股,现在主要股东是東京海上日動火災、東京急行電鉄、糸山英太郎等公司和个人。JAL跟JR不同,JR以前有过国有企业的身份,而JAL从来没有过。

  
这段你大错特错了,JAL最初是政府出资的国营企业(特殊法人),1987年才民营化。请看下面一段。

  
《不落的太阳》。1995年问世,讲的是JAL国营企业时代的事情。想你这样居然电影没看,就信口评论的人,在中国好像不少。

  
我在隔壁看过一则笑话:

  
“你看过《红楼梦》没有?”

  
“我没看过《红楼梦》,就不能评论吗?”

  
吃笑话恰如小木其人。

  


  
日本航空の完全民営化(1987.11)

  
日本航空株式会社を完全民営化するための「日本航空株式会社法を廃止する等の法律」が1987年11月18日施行された。また,政府保有株式についても1987年度中に売却される予定である。

  
同社は,戦後の民間航空の立ち後れのなかで我が国が速やかに自主的な国際航空運送事業を開始するために政府の出資を得て設立された特殊法人であるが,その後の航空輸送の発展により世界有数の航空企業となり,特殊法人としての同社の設立目的はおおむね達成されたとみられるに至ったことから,同社の自主的かつ責任ある経営体制の確立を図るとともに,航空企業間の競争条件の均等化を図るため,完全民営化することとしたものである。


  

 回复[7]:  小木樨花 (2009-12-14 23:01:56)  
 
  谢谢你的指正。我反省。 ,谢谢你给我补了一课。

  
确实是由开始的半官半民公司在80年代完全民营化的,但不是国有企业,也不是国营企业。

  
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国家股份在里头。

  
如果真的是国家再次出资,恐怕股票上市要限制了,到时候想买也不一定买得到。

 回复[8]: 小木,也谢谢你的反省。 李小婵 (2009-12-14 23:15:59)  
 
  小木,也谢谢你的反省。

  

 回复[9]: 请教 小木樨花 (2009-12-15 03:56:03)  
 
  >>所谓腐败,就是以权谋私。在国营企业里…社长可以不惜损害企业的利益来捞取个人的私利。而…私营企业不可能出现以权谋私的情况。

  
现在JAL负债累累快要倒产了,而它的前任社长常务们,一个个吃饱了喝足了

  
------

  
李社长,

  
1,JAL的负债累累,是民营化之前的问题,还是民营化后的问题?

  
2,在共产主义社会,由于不承认私有制,所有的财产和经营实体必须都是国有的,所以,国有企业是一个国家实行共产主义的不可缺少的形式。你如何看待共产主义社会必然出现的“在国营企业里…社长可以不惜损害企业的利益来捞取个人的私利”的问题?

  
3,在其他帖子里我有提到,因为跑题了,所以在此请教。

  
李社长认为山岸会是共产主义,是你的理想,但是你不愿意加入。请问

  
(1)李社长不愿意加入的理由是什么?

  
(2)李社长的理由对别人是否存在?

  
(3)如果李社长的理由对于别人来说也存在,那山岸会那样的团体是不是能够得到自发的发展,最终共产主义终于实现?

 回复[10]: 小木,你还得反省两次啰 李小婵 (2009-12-15 10:09:55)  
 
   JAL确实是由开始的半官半民公司在80年代完全民营化的,但不是国有企业,也不是国营企业。

  
你又说错了,又得反省一次啰。JAL一开始就是国营(国有)企业。请看链接,我摘出下列文字。

  
http://ameblo.jp/ken-ken-go-go/entry-10285893090.html

  
もともとJALという企業は、全株式を国が保有する国有(国営)企業からスタートし、徐々に株式を一般投資家にも売却を進め(これが本当の民営化のプロセスです)、今日の民間企業としてのJAL姿があるわけです。それにもかかわらず、経営に失敗したうえに国の「出資」に戻すのではなく、「融資」の形で銀行資金を入れることで帳尻を合わせようということになるのです。その「融資」には、政府保証という「国民負担」が付帯しているのですから、これは民営企業を国有化するプロセスとほぼ同じ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国家股份在里头。如果真的是国家再次出资,恐怕股票上市要限制了,到时候想买也不一定买得到。

  
你再一次说错,还得反省第二次啰。现在JAL的大债主是DBJ(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BJ名义上是银行,但是政府100%的股份,其实就是政府投资。现在DBJ还在为JAL继续投资,还有大部分国家股份在里头。

  
1,JAL的负债累累,是民营化之前的问题,还是民营化后的问题?

  
JAL的负债累累,民营化之前就有,民营化后还有,你只要看看《不落太阳》,就明白了。

  
最后给小木一个建议,你对法律或许有点常识,但对经济完全是门外娘,所以最好少谈经济问题,否则要不停地反省了。

  

 回复[11]: 难怪引来赵然说:我总感觉女人,逻辑思维不如男人 李小婵 (2009-12-15 10:14:06)  
 
   李社长认为山岸会是共产主义,是你的理想,但是你不愿意加入。请问

  
(1) 李社长不愿意加入的理由是什么?

  
(2) 李社长的理由对别人是否存在?已经有这样的组织(共产主义村),你觉得它那么理想,却都不愿加入。


  
能够到庙里出家当和尚的人很少,因为大家的思想觉悟达不到出家的境界,但是到庙里去进香的人很多,因为大家信仰和崇拜佛教。

  
按照你的逻辑,到庙里进香的人,都一定要当和尚不可,要不然你就不要去。你的逻辑,所以引来赵然说:“我总感觉女人,逻辑思维不如男人”。

  
资本主义的日本要求李社长根据自己的收入来交税,用税金来补贴穷人生活,让穷人家的孩子一样上学。

  
你怎么知道我交的税是用来补贴穷人生活了。或许有一部分是补贴穷人生活,大部分都是用来供贪官污吏们挥霍了。你看看日本政府的预算,就会知道这些预算造就了多少亿万富翁。真要是政府把税金全用来补贴穷人的话,也就没有穷人了,更不会有自民党倒台之事。大家反对自民党,就是因为它没有把钱用来补贴穷人。

  
共产主义社会必然出现的“在国营企业里…社长可以不惜损害企业的利益来捞取个人的私利”的问题?

  
要实现共产主义,首先要消灭国家,所谓无产阶级无国界,列宁有《国家与革命》的巨著。

  
既然共产主义消灭了国家,共产主义社会自然不会有你说“共产主义国营企业的社长”,笑话。

  
小木,你对共产主义真的完全不理解,要不要我请厦门大学哲学老师给你补课?

  
关于共产主义,晚上再和你说,年底比较忙。

  

 回复[13]:  小木樨花 (2009-12-15 13:06:24)  
 
  〉〉能够到庙里出家当和尚的人很少,因为大家的思想觉悟达不到出家的境界,但是到庙里去进香的人很多,因为大家信仰和崇拜佛教。

  
-----

  
不出家原来大家觉悟还达不到阿。那什么时候大家能达到,都出家呢?

  
对于私有财产大家觉悟都高了,就都参加共产主义组织了吧,那时候共产主义能实现了。可是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小木,你对共产主义真的完全不理解,要不要我请厦门大学哲学老师给你补课?

  
-----

  
是不是厦门大学哲学系的老师告诉你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的?

 回复[14]:  小木樨花 (2009-12-15 14:50:03)  
 
  〉〉回复[11]: 难怪引来赵然说:我总感觉女人,逻辑思维不如男人 李小婵

  
------

  
赵然同学的回帖还在那儿呢,没看?

 回复[15]:  tellme (2009-12-15 21:25:34)  
 
  >>现在JAL的大债主是DBJ(日本政策投資銀行),DBJ名义上是银行,但是政府100%的股份,其实就是政府投资。现在DBJ还在为JAL继续投资,还有大部分国家股份在里头。

  


  
债和股,完全两码事。

  
李社长不论说出什么错话也绝不道歉的吧?

  


  


  

 回复[16]:  小木樨花 (2009-12-15 19:33:21)  
 
  〉〉最后给小木一个建议,你对法律或许有点常识,但对经济完全是门外娘,所以最好少谈经济问题,否则要不停地反省了。

  
---------

  


  
债主是不是等于股东,这个好像可以说是经济问题吧。

  
李社长看来对经济是“门内娘”,才研究出债主就是股东的结论吧……

  
李社长的公司是股份制的吗?好歹也是办公司的,怎么会对股份和债权,股东和债主如此搞不清?

  
自完全民营化至2009年3月止,没有政府出资持股,所以至少20年以来JAL完全是一个民间企业,不是国有,也不是国营,也不是半官半民。如果李社长知道政府已经有购买JAL股票的事实,不妨告知一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