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1-21 00:00:50 阅读人次:3810 回复数:30)

  Mr金先生,您的就事论事,比芦笛强多了,说实在,你看问题也有一针见血的。不过你对林思云有不少误会或不明真相之处,这也难免,一个东边,一个西边。情有可原。

  
具体的说,比如林思云和北村稔的近作的书名为《日中战争》,并不是有人说的《日中战争:希望战争的中国,不希望战争的日本》。

  
其实我作为林思云的头号粉丝,也很在意“希望战争的中国,不希望战争的日本”这一说法,为此曾向林思云请教过。据林说,后面是“希望战争的中国,不希望战争的日本”这个小标题,是出版社擅自写在书的腰带上,并没有征求林和北村先生的意见,当然也没必要征求他们的意见。所谓书的“腰带”,是取之于日本和服的腰带。和服的看点在“腰带”上,同一件和服因腰带不同,可以在不同的场合穿着,所以和服最关键的就是腰带。由于这个出处,在日本把捆绑在书皮上的那条纸,叫做“带”,请看贴图。

  
我听了林思云的话,一下子就明白了。因为我自己在日本也曾出过一本小说,也是因为那个腰带,使我与出版社吵架了两次。当时出版社倒是事先征求我的意见,我不同意,他们就特地为我开了一个“营业会议”,专门教育我,说:“在日本,书的腰带,是由出版商立案的,与作者无关,纯为抢读者眼球,云云……”最后我也只好妥协了,考虑到出版商也要吃饭啊,我也要印税嘛。

  
那个腰带,是我今生最后悔的一件事,那以后也给我带来很多麻烦。故此我感到有必要向金先生介绍一下日本出版界的这一实情,谅您能明白林思云的苦衷吧。

  
听说中国现在出版社都要作者负担出版费,出版社不必承担出售的风险,这变相于自费出版。不过这反过来倒也对作者有一定好处,可以让作者比较自由地讲自己想说的话。日本的出版社是商业性质的企业,要承担出售风险的,不管书是否卖出去,都要付给作者稿费,还有印税。所以出版商为了盈利,绞尽脑汁吸引读者的眼球,对作者写的内容,编辑不但经常过问,而且从出版社的利益出发,对作者指手画脚,说三道四,要求作者修改很多,以符合他们的营业目标。出版社往往还不经作者同意,擅自加上一些自己的话。更有甚之,有的编辑把自己无法发表的个人己见和个人经历,硬要加在作者的文中。等生米煮成熟饭后,他们才对你道歉,这也是一种日本流的营业手法吧。

  
在中国,出版社的天经地义是政治第一;在日本,出版社的天经地义是金钱第一。在金钱第一的前提下,日本的出版社并没有人们想象那样的言论自由,很多商业性的书,根本就是胡编乱造,吸引读者的眼球卖钱。

  
日本有一个叫“Data Man”的职业,我认识一位“Data Man”,他是专门从事中国情报的“数据处理”。日本的大腕评论家、记者、电视主持人等等,他们平时很忙,没时间看文献资料,就雇佣“Data Man”,为他们收集数据资料,写成报告,供他们使用。

  
比如日本出版界,觉得当前美化中国的书刊能够赚钱的时候,他们就委托名人来为他们的书刊写美化中国的文章,这些名人又雇佣“Data Man”为自己收集有关中国明亮面的数据,把中国写成一片玫瑰色般的灿烂;同样是日本出版界,觉得当前丑化中国的书刊能够赚钱的时候,他们又委托名人来为他们的书刊写丑化中国的文章,这些名人又雇佣“Data Man”为自己收集有关中国阴暗面的数据,把中国写成明天就要崩溃的妖魔化样子。

  
中国人看到美化自己的文章,当然一片欣喜,高兴地以为连日本人也不敢小看我们了;中国人看到丑化自己的文章,又是勃然大怒,愤怒地谴责日本“妖魔化”中国。其实“玫瑰化”中国也好,“妖魔化”中国也好,都是出版商的商业手法,大家不必太当真。如同日本2.14情人节的巧克力,12.25圣诞节的蛋糕一样,都是商战的花招,资本主义社会一切都围着金钱这个指挥棒转动。

  
据林思云说,他们这本书很早就脱稿了,因为他们的想法和出版商不一致,被磨合了2年之久才得以出版。林思云拿到最终确认的样书,并没有“希望战争的中国,不希望战争的日本”的腰带,可是在书店贩卖时,赫然发现这个小标题的腰带,他自己也惊愕,但生米已煮成熟饭。

  
不太了解日本情况的在美华人,以此同样会发生很多误会,所以我想提醒一下各位,各国的国情是不一样的。

  


  
金唢呐原文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70855

  
由于我为林思云说了几句公道话,就被芦笛剥夺了发言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林思云的话题,完全是他自己端出来的,而且喋喋不休说个不停,我刚刚说了几句话,就被封禁了。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我恍然大悟,中国人中民主口号喊的最大声的,其实是最不民主的。

  
芦笛公告 http://www.hjclub.info/bbs/viewtopic.php?p=2770934

  




 回复[1]: Mr金先生? 秋止符 (2009-11-21 01:41:37)  
 
  深夜拜读雄文

  
小声请教一下:“Mr金先生”是否重复了?

 回复[2]: 太丢人了吧!!!! 深层次 (2009-11-22 00:17:51)  
 
  请小婵拿出那本所谓的腰带书!不然你不仅是脑子笨!!良心也大大的坏啦!!!

  
马的!居然差点给这么笨的人编的瞎话给骗了!! 丢人现眼啊!!!

  
http://www.amazon.co.jp/gp/reader/4569693008/ref=sib_dp_pt#reader-link

  
http://www.amazon.co.jp/%E6%97%A5%E4%B8%AD%E6%88%A6%E4%BA%89-%E6%9E%97-%E6%80%9D%E9%9B%B2/dp/4569693008

 回复[3]: 总有一种骗局会羞辱你的智商 无层次 (2009-11-22 09:11:55)  
 
  

 回复[4]: 还有比无层次层次更低的人 过眼云烟 (2009-11-22 21:45:04)  
 
  有人自谦一句“无层次”,就会有人马上用无数篇SB文,来证明自己比无层次的层次更低。

  


  
日文说不好,算了!

  
英语说不好,也算了!

  
拜托你中文说得有条理些,行吗?

 回复[5]: 觉得有些可怜 风声 (2009-11-24 20:37:59)  
 
  看了李小姐的文章,我觉得她有些可怜,因为她急于为自己的爱人辩护,这本无可非议,但是好像没有一句话是说在点子上。而且说的都是歪理,根本不在理上。让人愈发觉得林思云先生有些荒唐。

  
首先,日本出版社不管是封面还是腰带,一般情况下应会征求作者同意,但是拿这本书来说,林思云先生的名字写在北村稔的后面,说明北村稔是这本书的主要作者,而林思云则是辅助作者,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出版社的编辑主要是与主要作者联系相关事宜,然后由主要作者与辅助作者联系。李小姐说的出版社明与暗,都是倒听途说,并非事实。

  
其次,我觉得李小姐如果喜欢码字的话,应该去星浪等地开一个自己的个人博客,你的文字比较适合那种畅说欲言的地方,那里随你说什么胡话,也会有人回应。在东洋镜作家如云的地方,这样不断地出贴的话,估计光是丢过来砖头就会建起一座高楼大厦。

  
出于肺腹之言,希望你不要见怪。

 回复[6]: 风声先生小姐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不写文章? 李小婵 (2009-11-25 23:06:40)  
 
  风声先生/小姐,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不写文章?

  
如果你是这儿的版主的话,我还能听进去,如果你说我中文水平不好,我也能听进去,但是说我是为爱人辩护,那就不对了吧。和替老王说话是一回事,只有我觉得应该说的,我就说,而且我也认为我说的就是绝对正确,镜子这块宝地就是让大家来各抒己见,我一点也不讨厌砖头。

 回复[7]:  马桂花 (2009-11-25 10:45:38)  
 
  引文:

  
“而且我也认为我说的就是绝对正确”。。。。

  


  
如此大言不惭的人,还真不多见。

  
自己认为自己绝对正确,真吓人。

  


  

 回复[8]: 李小姐别插着腰说话 风声 (2009-11-25 13:42:31)  
 
  李小姐话说平心静气一些,不要动不动就插着腰说话。你不是大学生吗?有一点知识分子的样子,学得文雅一些,行吗?

  
首先,我没让你不写文章。我是你规劝你去星浪写字(写文章和写字是有着本质区别的),这样的话,你的欢迎度一定会在这里更高一些。好言相劝你不听,我也没办法。这世上没有谁给谁这种权利。

  


  
其次,我也不是在给你带“纯情”的帽子,塑造你为爱人辩护的光辉形象,我是在说你没有说在点子,有可能你的正义神经在感觉有人在被误会,有人吃冤枉官司,但是你作为律师,也要为人辩护在点子上,不然,有时辩护也白辩,甚至越辩越糟糕。你在这方面是有实际经验的人,所以我想我说的话,你应该可以理解吧?

  
没人是十全十美的,没人是绝对正确的,人有时要学着藏拙,会藏拙却是绝对聪明的。

  
你可不要再来问我有什么权利呀?我看到女人插着腰架势,绝对绕道走。你喜欢砖头,你喜欢活埋,我有什么权利拉你一把。就像一个一心求死的家伙,有谁都要求他活?只是劝劝罢了。

  
我只是在和你说话讲理,不是在和吵架。吵架连狗都会,说理,并不是人人都会的。

 回复[9]: 风声,好像是最新的一部电影名字 科长 (2009-11-25 13:21:28)  
 
  

  
刚刚看过,有点意思。

  
王志文,周迅,黄晓明演的。

  
智商高的就不要去看了。

 回复[10]:  大减价 (2009-11-25 13:42:00)  
 
  风先生,省省吧,别行差踏错。说“狗尾续貂” 也还浪费。

 回复[11]:  赵胖子 (2009-11-25 15:03:30)  
 
  闲说一句

  
李楼主的文章该砸就往死里砸

  
谁也没意见

  
反正我也看不懂

  
翻着旧文读也比现在这些文字好看

  
但老

  
捎带这人家私生活就没意思了

  
也不知道怎么来的消息

  
也许你们都是朋友

  
要是这样的话,和你们做朋友也太危险了

  


  
这又不是私下喝酒侃大山,在网上

  
这么把别人私生活往里扯,挺没劲的,

  


  


  
爱咋的咋的把

  


  


  


  

 回复[12]:  秋影 (2009-11-25 15:46:06)  
 
  瞧瞧赵胖子这汗脸,可以和那位老赵拼一下

  
嘿嘿

 回复[13]: 风声 邓丽君 (2009-11-25 17:50:49)  
 
  风声

  
林思云,爱人,律师,

  
这些词汇放在一起,让人产生无限联想,这是你的疯言疯语吗?

  
亦或是你在刻意暴露他人隐私。之前的某位木律师也有次类癖好,

  
已被网友的口水淹死,你还要再蹈她的覆辙吗?

  
你是不请自来,对于一个没有任何作品问世的人,有资格要求他人

  
不出贴吗。

  

 回复[14]:  ake_chen (2009-11-25 18:17:27)  
 
  李大师的帖子,一定要顶啊

  
顺便帮 深层次 贴个图..hehe

  


  

 回复[15]:  大减价 (2009-11-25 18:26:31)  
 
  走路看看脚下,这不,踩粪滩上了。

 回复[16]: 致邓丽君 风声 (2009-11-25 19:59:16)  
 
  邓丽君同志,有关揭私癖,本人是没有的,看看李小姐的贴子和文章,这些东西已经不是她一直在自己说的事情,不管是公司打官司还是私人感情生活。在这一点上,我倒觉得李小姐活得比你坦当得多。不像你,穿上马甲,还说这是我真实的皮肤呀!

  


  
不请自来?你是李小姐请来的门客?这个网站!邓小姐请不要这般落伍,好吗?我这人来如风,去如风,想来自来想走自会走,本来就是走过路过,主要看了李小姐的文章标题吸引人,偶尔走进来逛逛。我是就事论事,不像有人一上来,就气势汹汹,满嘴吐泡沫。你这才是疯言疯语,小人之心。

  
对于没有出贴就不能指责,我更不能认同。李小姐写贴就是让人来评的。有支持,就会有反对,要么,她就不贴,大家都不会评了吗?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好@好@好!!”地大叫三声万岁了吧!

  
邓丽君,你就不要装蒜,你哪里有一点邓丽君的风范,街头女流氓的样子也比你文雅多了。劝你还是懂一点儿自惭形秽吧,不能把网名和形象拉得距离太大呀,也难怪板凳先生要出贴骂你!

  
大减价,谢谢你提醒,下回这块养鸡场我可不敢来了,满地都是鸡粪呀!

  

 回复[17]: 致风声 邓丽君 (2009-11-25 21:02:29)  
 
  

  
我在13楼说的[疯言疯语],是{风}疯言{风}疯语,想押韵你的{风声},是我输入错误,并无任何恶意,给您造成了不快,抱歉了。

  
至于你说板凳先生出贴论我的ID,我不认为板凳是主流,也不认可他,但他既然论了,

  
我就回他贴了,但被他删了,他是口口声声民主,却是个不懂Fair Play的人,没必要搭理他。你以他的文作为论据,我也不认为有再说下去。

  

 回复[18]: 楼上的,民主和删你的贴有什么关系? tellme (2009-11-25 21:20:53)  
 
  在人家的自留地里,就是不愿意留你的贴,删了没商量,怎么地?

  
你想说你的就另开贴,这不是你攻击民主的理由懂不懂?

  
 

  


  
社长那个冒头的“Mr金先生”是咋回事?

  
难道没人拍社长砖?还是拍了也坚决不改?

  
社长真是身心強い,是绝不谦虚呀,哈哈。。。

 回复[19]: 防被流感传染,防被Tellme纠缠。 邓丽君 (2009-11-25 21:20:48)  
 
  tellme 你自己玩儿吧,我可不打算搭理你。

  
这年头,防被流感传染,防被Tellme纠缠。

 回复[20]: 那你就老实一点 tellme (2009-11-25 21:45:55)  
 
  别那么犯贱!

  
刚才看到你几天前攻击本人的帖子了,还连累小木,我本来都懒的理你。

  
你跟小木有什么仇?人家不来你还死皮赖脸地攻击她?

 回复[21]: 回[7]楼马桂花小姐,笔误订正 李小婵 (2009-11-25 23:05:26)  
 
  回[7]楼马桂花小姐,笔误订正。

  
今早上班前,充忙写贴,没有校对,大笔误一个。

  
我本想说:“而且我也认为我说的就是绝对正确”

  
可是少了一字“不”,误成“而且我也认为我说的就是绝对正确”

  
多谢马桂花小姐指出我的错误,我并不是大言不惭的人,只是有点粗心大意,O血型的人,多有这种不幸,请多多包涵,让你“吓死了”。

  

 回复[22]: 低俗不堪,嗤之以鼻 邓丽君 (2009-11-25 23:18:53)  
 
  tellme,从前以为你只是心直口快,看了你楼上的发言,

  
你其实是低俗不堪,更是让人嗤之以鼻。

  

 回复[23]: tellme的民主概念又搞错了  李小婵 (2009-11-25 23:21:41)  
 
  >>[18]楼: 楼上的,民主和删你的贴有什么关系?

  
tellme的民主概念又搞错了。

  
你们不是每天大嚷共产党不给言论自由,封网不让反对他们的人讲话,没有人权不民主。

  
怎么等到自己的时候,就来一个双重标准,“民主和删贴你的贴有什么关系”,那么共产党删贴也OK吗?

  
人家丽君小姐是在摆事实说道理,说的是民主的道理。“我不认为板凳是主流,也不认可他,但他既然论了,我就回他贴了,但被他删了,他是口口声声民主,却是个不懂Fair Play的人,没必要搭理他。”

  

 回复[24]: 风声EQ有问题呦 李小婵 (2009-11-25 23:28:39)  
 
  风声说丽君小姐“你是李小姐请来的门客?”

  
这是原则问题。丽君小姐不过是阐述自己的观点,不能随便怀疑是我请来的,这是对丽君小姐,也是对我的不尊重。

  
西方有“好人推论”的法律,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推论别人有阴谋,那可是名誉损害的诽谤罪呦。

 回复[25]: 我来解释几句。 林思云 (2009-11-26 11:44:32)  
 
  这件事“书带”的事情,是我对李小婵说起的。不过可能是我没有讲清楚,让李小婵误解了书带的内容,副标题误认为是书带,造成诸位的误会,在此特此道歉。

  
下面贴上这本书有书带和没有书带的照片,在书店发卖时,加上一条刺激性的书带“「日中战争是日本的侵略战争」----解脱这个咒缚的时刻到来了”,好象是我们的书要为日本的侵略战争翻案,说日本不是侵略战争,这就大大歪曲了此书的本意。这是出版社擅自加上去的,与我们作者无关。当然副标题也是出版社加上去的,本来我们不想要这样的副标题,可是出版社一定要我们理解,《日中战争》这样平平的题目,绝对没人来买,一定要有一个刺激性的题目,最后我们只好同意了。

  
2005年中国反日,最大的受益者其实是日本的出版社,文艺春秋伞下的右倾杂志《诸君》,在反日高潮时,每月发卖量达到8万部以上,大赚一把。可是现在中日关系转好,日本的读者对批评中国的文章失去兴趣,《诸君》的发卖量也直线下降,终于在今年6月,因为发卖量低迷而停刊。

  
由此可见,在日本干出版社这行很不容易,没有读者就要停刊,不像中国的出版社是国家扶持,没有风险。日本出版社为了赚钱,除了从读者身上打主意,还要从作者身上打主意,要把作者打造成为出版社赚钱的工具,所以日本并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样言论自由,一切“自由”都为了赚钱这个目的。

  
其?

 回复[26]: 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 xyz123 (2009-11-26 11:51:13)  
 
  . 所以日本并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样言论自由,一切“自由”都为了赚钱这个目的。

  


  


  
赚钱的方式有多种多样,作者完全可以不妥协出版社的无理要求,大不了也就是不出版罢了。不是有句老话嘛?->“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

  
所以,不能把作者为了“赚钱”而“妥协”这种情况说成是“并没有一些人想象的那样言论自由”!

  
典型的逻辑不清。

 回复[27]: 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这和目前的情况有点不一样。 林思云 (2009-11-26 12:14:59)  
 
  中国古代不是商品社会,才有大丈夫不为五斗米折腰之说。

  
出书是为了给读者看,你有再好的思想,要读者买你的书才行。

  
所以第一步是让读者来买书,这方面出版社的战略没错。

  
读者买了书,看完后也会明白我们的不是为侵略战争翻案,也就不会误解了。

  
最怕的就是不买书,只看书题目的人,那就没办法了。

  
至于书带,出版社根本就不和作者商量,所以也谈不上拒绝的问题。

 回复[28]: 天下最大的笑话————回24楼 风声 (2009-11-26 12:30:22)  
 
  天下最大的笑话就是一个白痴想上学,老师说:“你不行,你IQ有问题!”

  
白痴觉得老师的这句话很深奥,死字硬背住了这句话,为了表示自己很聪明,就跑到路上,学着老师的样子插着腰,见人就说:“你IQ有问题!”

 回复[29]: 大丈夫?小丈夫? xyz123 (2009-11-26 12:51:06)  
 
  很显然,26楼的主题并不是在讨论“大丈夫”还是“小丈夫”的问题,也不是“能卖出去”和“不能卖出去”的问题,更不是“有思想”或“无思想”的问题,也更不是“内容”和“主题”的问题,也也更不是“书带”和“封皮”的问题,也也也更不是“商量”和“拒绝”的问题。

  


  
镜子中的人糊涂,难道也同时认为镜子外的人都糊涂嘛?

  

 回复[30]: 多谢林思云的解释。 深层次 (2009-11-27 00:14:16)  
 
  相信您的解释来的早一些就会主动很多呢,希望林先生今后再看到李小婵跑偏的时候,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够尽早地提醒她。不要象这次一样,越搞越大,最后弄得下不来台。

  
而且李小婵估计是您的大作《无言之约》看多了,一旦被人堵到死角就开始无言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