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评论
字体∶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0-07 00:12:43 阅读人次:3711 回复数:45)

  2009年2月14日,在罗马酩酊朦胧态会见记者,丢尽岛国人民脸面的日本原财务金融相中川昭一先生,在8月30日大选惨败后35天的中秋月夜,竟孤身一人俯卧床上,心脏停止跳动10小时后,才被同居于一个屋顶下的夫人发现。一夜之间,由不名誉的败者,变成悲剧的一去不复还的人物。

  
众多政治家前往吊唁,不少人,一反政治家常态,把感情瀑布于面。留给我难忘记忆的是如下二位与他相反立场的政治家的深沉面容及真谛的眼泪:

  
铃木宗男众院议员,一听到噩耗,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一种似乎惊讶,又似乎恍然大悟的繁杂表情,控制着自己,悲壮的说出诚恳的一语:“我一直把他当作奉仕过的东家少爷来对待,没想到竟遭遇他们父子二代的讣告,如此短暂的人生令我无言以对。”

  
我看到铃木宗男的右眼角,滚下大粒大粒的男人的泪珠。以我的经验,左眼的泪珠,是可以控制的,右眼的泪珠是不可以控制的,那是真的眼泪。

  
其实正是这位铃木宗男,与中川父子有着想割也割不断的渊源关系。

  
早在26年前,铃木宗男与中川昭一在中川昭一之父中川一郎(当时任农林大臣)突然自杀身亡后,展开你死我活的竞选。当时被戏剧性的称为“骨肉之争”。他们并非兄弟,却比兄弟更有血腥的关系,一个是有血脉关系的长子,一个是有金脉人脉关系的第一秘书,虽然竞争结果是纯粹日本式的圆场,两人皆大欢喜都入选,但从此结下了“公为盟友,私为政敌”的不解之缘。而这位铃木宗男,也堪称千锤百炼,他是在野现役政客中为数不多的被逮捕过又保释出狱的政治家,就是他,面临中川昭一步昔日主人中川一郎的后尘,于56岁英年猝死,潸然落下人间惜别之泪。

  
再一位,是现任首相鸠山由纪夫,他那一双本来因大又突,且似乎马上要渗出泪的眼睛(人们尊称为宇宙人之眼),避开记者们的眼睛,一味地看着自己鼻尖的一点,无限感叹地说:“令人怀念的想起,前不久我们还一起在东京烧鸡屋,一边抓着烧鸡,一边喝着酒畅谈政治,真是太遗憾了。”

  
其实某种意义上(即因果关系),也许鸠山首相就是导致中川先生走上不归之路的案内人。可见,日本及其所有民主主义国家的政治家,都比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家难当。他们都比这些国家的政治家拼命,可以说,是以自己的生命在追求政治地位。但是这种拼搏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家一样,并不是为了人民,也不是大公无私,所以一旦受挫折,本来没有信念,就导致精神崩溃,活着如僵尸。而当今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家们,因为社会主义体制的保障,稳坐钓鱼台,没有不归之路,只有越走越宽广的路。

  





Page: 2 | 1 |

 回复[31]: 社长既然今天很闲 tellme (2009-10-08 19:42:04)  
 
  顺便把“左眼的泪珠可以控制的,右眼的泪珠是不可以控制的”的理论根据给大家介绍介绍。

  
千万别告诉我们那只是你个人的特异功能。

  
你不是总表现出特别痛恨“统一别人的想法到自己的想法中去”吗,

  
你总不至于用自己的特异功能去判断他人是否在流真挚的眼泪吧?

  

 回复[32]:  单行道 (2009-10-08 23:04:58)  
 
  长见识了,左右眼的流泪是不同步的,而且还是可控制的。

  
感觉这人怎么跟机器人似的。

  
哪位学医的(老王?)帮忙解释解释。

  
俺倒是知道鼻孔的呼吸是左右分工的。左边的累了换右边的,右边的累了换左边的。隔几小时就换班,从不偷懒。

  
不信?那现在就捂着那上班的鼻孔,让休息着的呼吸试试看,肯定难过。

  


  

 回复[33]: 三国天下好文! 李小婵 (2009-10-09 00:30:07)  
 
  这篇中川前大臣的文章,本该你写的,对不起抢先了。

  
三国天下说的“性格过于纤细”、“内心脆弱”、“看透了官场的险恶”,都是精辟又精辟。

  
我个人的感觉:日本头脑简单,比较好骗,所以中川前大臣这样“性格纤细”、“内心脆弱”的少爷也能当政领导日本人民。

  
中国人就太精明了,不是极有手腕又狡诈的人,领导不起来中国人民。中川前大臣这样头脑简单的人,到中国去的话,只怕连科长也混不到哟。

  

 回复[34]: 特鲁迷:越说越凸显你不懂政治的天真。 李小婵 (2009-10-09 00:32:40)  
 
  1 凡是独裁,大致都是一样的,你说当朝“一党独裁制”和前朝“君主集权制”不一样,倒是奇闻。请说说不一样在哪里,哪个更好些?

  
2 上海市长的判刑和卫生部长被枪毙,当然是因为贪污啦,莫非他们是“走资派”被判刑,被冤枉啦?特鲁迷准备替他们伸冤啦?

  
3 “社会主义独裁体制保证政治家可以肆无忌惮贪污腐化”,那么上面说的上海市长和卫生部长怎么偏偏没有被保证?莫非他们两个没有上贪污腐化的保险?

  
你说的东西,都是不懂政治的人说的幼语,要不要我帮你请一位政治学教授补补课?肯定会让你焕然一新的。

  

 回复[35]: 特鲁迷:你的左右眼泪珠理论 李小婵 (2009-10-09 00:56:37)  
 
  特鲁迷:你问的“左眼的泪珠可以控制的,右眼的泪珠是不可以控制的”的理论根据如下。

  
科学研究已经表明:人类的左右半脑各司其职,左半脑支配理智元素,而右半脑支配情感元素。左半脑管左眼,所以左眼的泪珠可以靠理智来控制,左半脑管右眼,所以右眼的泪珠是不可以用理智控制的,非有真正的感情才能出来。

  

 回复[36]: 一党制和君主制,大致是一样的? tellme (2009-10-09 08:02:35)  
 
  神様仏様

  
这才是奇闻吧?

  
越来越觉得这是在鸡同鸭讲,我发现社长你脑子不咋聪明却喜欢颠覆常识。

  
这么着,请先说说看吧,你的所谓“前朝”,指的是什么?

  


  


  
特此鸣谢你对左右眼泪珠理论的解释。

  
据我所知,一个电视番组介绍,左右脑可以分别控制左右面部神经,所以左右面部的表情有时会有微小的差别。

  
(你是不是也看的那个节目,然后自我给发挥成眼睛了?---注:这是必答问题。)

  
由于本人孤陋寡闻,不知道除了泪囊病因之外,左右眼的眼泪还会异步流,

  
所以,既然“科学研究已经表明”,那么就请提出有信赖性的医学论文之类的资料为我扫扫盲。

  


  


  
另外透露一点消息

  
夏夏的“和小木并肩”云云,那不是什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夏夏这么说是因为她200%的知道tellme不是小木的马甲(对不对夏夏?)

  
咱们对事不对人地讨论革命与反革命/爱国与卖国的大是大非问题

  
不要连累他人(以上)

 回复[37]:  霓虹灯下的烧饼 (2009-10-09 07:56:04)  
 
  我不是tellme的马甲,能插话几句吗?

  
1 凡是独裁,大致都是一样的,你说当朝“一党独裁制”和前朝“君主集权制”不一样,倒是奇闻。请说说不一样在哪里,哪个更好些?

  
——一党独裁打出的旗号就是自己政党之上,这个政党绝对正确,如果有差错,那也是政党被个别人夺权了走了弯路,党还是好党,这样的灌输实在是太熟悉了,不用多说明的吧,君主集权制,简单说就是皇帝说了算,鶴の一声。

  
2 上海市长的判刑和卫生部长被枪毙,当然是因为贪污啦,莫非他们是“走资派”被判刑,被冤枉啦?特鲁迷准备替他们伸冤啦?

  
——市长和部长被干掉,那完全是这个政党自身利益的需要,走资派还是走社派已经并不重要,为什么现在的市长会贪污毛时代的市长少有贪污?因为这个政党不仅政治独裁,更发展到了经济垄断,其实就是宏观独裁,不要以为个人下海赚几个小钱真的是一杯羹了,制度上难以保障富裕的延续,朝不保夕,形成了整个政界八仙过海以疯狂掠夺社会财富为宗旨,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X长仅仅是体制的替罪羊,可以说体制内的任何一个市长部长都跟被揪出来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从被揪当事人的角度看,在同样体制下还有大量没被揪出来的大批X长们,所以当然冤枉啦。见过最近30年中国社会变化的人,这么简单的道理还在瞎缠实在是太老王了,你要是20几岁的屁气屁气的小姑娘,搞不清这些,那还情有可原。

  
3 “社会主义独裁体制保证政治家可以肆无忌惮贪污腐化”,那么上面说的上海市长和卫生部长怎么偏偏没有被保证?莫非他们两个没有上贪污腐化的保险?

  
——你完全混淆了体制的问题与为了保障体制不至于崩溃,牺牲几个个体的关系,杀几个贪官不过是为了平民愤,转移民众对本质的不满,保障利益集团整体的安全,而已。

  


  
你说的东西,都是不懂政治的人说的幼语,要不要我帮你请一位政治学教授补补课?肯定会让你焕然一新的。

  
——这些平头百姓很多人都清楚的道理,你居然要搬出懂政治的教授来帮人补课,实在是与老王的参考消息上的印度文摘有一拚。书生气之“可爱”跃然屏幕。

  

 回复[38]:  老赵 (2009-10-09 09:56:01)  
 
  无限怀念最初局长二子东博掐架光景

  


  


  
呵呵

  


  

 回复[39]: 哈哈!好文章! 小林 (2009-10-09 10:23:03)  
 
  观察的角度有意思!

 回复[40]: 李社长是个好人 华容道 (2009-10-09 10:24:03)  
 
  本以为此文是在幸灾乐祸--反对外国人参政的中川昭一死了,李社长的伟大理想又向前进了一步。

  
没想到是这样。

  
看见这个对外国人不友善的右派夭折感到难过,李社长是个好人、善心人啊!

  


  
顶一下!

 回复[41]: tellme 夏夏 (2009-10-09 11:16:12)  
 
  对的,我1000%的知道tellme是tellme,小木是小木.

  


  
tellme是老朋友,好久不见,喝咖啡.

 回复[42]:  待于泥== (2009-10-09 13:06:43)  
 
  无限怀念最初局长二子东博掐架光景

  
-------------------------------------------

  
Me too!

  

 回复[43]: 与37楼共鸣 暧昧 (2009-10-09 16:37:49)  
 
  同感!!

 回复[44]: tellme此地无银三百两 李小婵 (2009-10-09 20:31:37)  
 
  >>她200%的知道tellme不是小木的马甲……

  
----------------------------------

  
没有一个人说tellme是小木啊,怎么你自己声明起来“tellme不是小木”,那路货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回复[45]: 一党制和君主制大致是一样的吗? tellme (2009-10-09 22:08:45)  
 
  神様仏様

  
这才是奇闻吧?

  
越来越觉得这是在鸡同鸭讲,我发现社长你脑子不咋聪明却喜欢颠覆常识。

  
这么着,请先说说看吧,你的所谓“前朝”,指的是什么?

  


  


  
特此鸣谢你对左右眼泪珠理论的解释。

  
据我所知,一个电视番组介绍,左右脑可以分别控制左右面部神经,所以左右面部的表情有时会有微小的差别。

  
(你是不是也看的那个节目,然后自我给发挥成眼睛了?---注:这是必答问题。)

  
由于本人孤陋寡闻,不知道除了泪囊病因之外,左右眼的眼泪还会异步流,

  
所以,既然“科学研究已经表明”,那么就请提出有信赖性的医学论文之类的资料为我扫扫盲。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评论
    靠中国养活的日本服装业 
    仁者无敌:科学的思想和宗教的信仰 
    不同政见者在《东洋镜》上的遭遇 
    “为虎作伥”背后的虚伪 
    打虎与打鬼 
    天命论?英雄论?人民论? 
    谁该为文革负责? 
    走出华丽家族的她 
    恩地与行天 
    穷人歪理和火中取栗 
    日本出版界的明和暗----兼答金锁呐大师 
    芦笛说林思云,可笑又可悲 
    小论IQ和EQ 
    海外华人中的失意症侯群 
    从原大臣的不归之路谈起 
    天赋人权和“国”赋人权 
    也谈国籍 
    也论“让”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