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散文
字体∶
圣诞节的“谎言”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12-23 23:12:31 阅读人次:3169 回复数:25)

  
“谎言”出现之前


  
我有很多要好的朋友,其中最最要好的是晚如,她是和我从小一起在鼓浪屿长大的女孩。那年我俩一起高考,我考上厦门大学,她考上广州某大学,我先来日本留学,之后她也来日本留学,后来在香港一个跨国公司工作。不论走到哪里,我们一直保持通话通信,平均每年见面一两次。

  
她是鼓浪屿一个大世家的第五个孩子,她上面有四个哥哥,为了得到这个千金,她爸爸奋斗不息,终于在五十岁那年如愿以偿,所以起名叫晚如。小时候,她的一声哭啼,马上惊动上至太祖婆,下至四个哥哥,大家一起来哄她一个人。那个神气,那个霸气就别提了。她在这个温暖、传统、富裕的大家族中成长为娇柔里更有刚毅,刚毅里更有主见,正是人们说的“上得了大堂又下得了厨房”的那种女孩。唉,虽然我能说出她很多很多的优点,可晚如偏偏有一个缺点却是致命的,那就是没有看男人的眼力。

  
晚如每一次谈恋爱,都是轰轰烈烈,背景不是香港就是美国,甚至日本,都是非常故事性的。但也就像人们说的,月老不给好女人做姻缘,一个个男人都离开她,直到晚如三十岁。

  
第一次意见不合


  
我一直是晚如忠诚的听者,从没反对过晚如的男朋友,可是八年前,三十八岁的晚如与她在公司的上司“交往”时,我第一次反对了。那次他俩来日本,我一眼看穿那男的是有妻之夫,因为他从没正视过我的眼睛。男人心虚时,不是骂人就是不敢正视女人的眼睛。还有他留学过英国,还能说几句地道的日语,是高薪白领,台湾的女孩应该是不会放过他的呀。

  
我得知晚如与那台湾男友已经交往了八年后,还是下狠心对晚如说:“如果谈情说爱,未尝不可,如果你想跟他结婚的话,还是趁早死心吧。”

  
不料晚如一反常态,冷冷地说:“谈情也是我,结婚也是我,不关你的事。”

  
我想她说的也对,就没好生气地丢给晚如一句话:“那走着瞧吧,别到时哭着来找我。”

  
从那天起,我就没再提起过那个男人了。那以后晚如似乎避着我,各自也忙,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掠过。

  
我的意见被采纳


  
七年前的春天,深夜一个电话把我惊醒,我提起话筒,对面传来晚如带有鼻音的发声。晚如在不好意思时,总是带有鼻音,所以我一听就知道有重大事发生了。果然晚如焦虑的劈头就说:“我怀孕了,怎么办?”

  
我马上说:“那恭喜你呀。”

  
她听了愤愤地说:“李小婵,(晚如激动时或生气时就不叫我的小名了,直接点名道姓)你说得倒轻松,公司的人知道了我们要好,那怎么办?我们家打死我也不会同意的,怎么办?我老爸会气死的。”

  
我还是劝她说:“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这个孩子,你们都有问题,但是这个孩子已经有了生命,就有生的权力。女人没有男人不能生孩子,但是女人没有男人,并非不能得到幸福。”

  
晚如似乎对我的话有点听进去了。我俩心急火燎地一直谈到天亮,最后方案是:晚如马上辞掉香港公司职务,到上海一家我认识的日本企业工作,等到孩子快出生时,再告诉她家人。

  
晚如瞒着父母,到八个月大肚子时,才向父母告白。当然她家那样的大世家,有一种特别的尊严不能容得这样的事。她父母不让她在家里生孩子,她自己在香港租一个小房间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婴。

  
就像电影情节一样,从此那个男人就再也没有露面过了。

  
初次见面


  
我用出差之空隙,去香港看望晚如母子。女婴已经五个月,看到陌生人,一点也不怕,反而高兴地纵向摇动她的小手臂,两眼看着我,我朝她一笑,这个小毛孩竟露出两个与晚如一模一样的酒窝,灿烂地、甜甜地笑开。当我把她抱起来时,贴身传来一种柔软的热度和毫无抵抗的沉甸甸的信赖,我没有过孩子,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柔软和热度,加上那种毫无抵抗的沉甸甸的信赖,竟然把我感染得冲动地哭起来,那时我就觉得我的一生将离不开她了。

  
与小晚如的交流


  
小晚如一断奶,晚如就回上海的公司上班了。公司给她配一辆车,一套公寓,她用工资的一部分雇了一位全日制保姆,晚如像重新获得青春一样,精力充沛地投入工作。虽然有保姆,她七年如一日,坚持亲自带小晚如睡,有时工作应酬半夜回来,她就与保姆换床铺,不惊动小晚如,让小晚如每天早晨醒来,都能感到母亲的体温。

  
当然也有晚如努力不了的事情,小晚如四岁那年,我出差上海,去看小晚如,玩了一会儿,小晚如突然问我:“小妈妈(小晚如有三个妈妈,称保姆叫大妈妈,称我叫小妈妈,称晚如叫妈妈),你从日本来看我,我爸爸几时从美国来看我纳?”

  
我们这三个妈妈顿时都说不出话来,晚如从来没有对小晚如说过她爸爸在美国。大妈妈忙问:“你是听谁讲的呀?”

  
小晚如一本正经的回答:“电视呀。”

  
我们这三个妈妈才恍然大悟。我不忍伤小晚如的心,就哄她说:“小妈妈的日本近,爸爸的美国很远很远哟。”

  
小晚如这才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那天我们这三个妈妈私下决定,暂时按小晚如的思路,将错就错就当她的爸爸在美国,等小晚如懂事的时候再告诉她。在那以后,小晚如不时会谈到爸爸,晚如都说爸爸如何如何好,尽量树立爸爸的光辉形象。这也是为了以后说出真相时,小晚如不至于失望。

  
从小晚如一岁生日那天起,我就写字给她,晚如都读给她听,有时是儿歌,有时是信,晚如把我的信都保存了起来,说:“要留给她识字后看”。

  
从小晚如两岁的圣诞节起,我都用国际快递给她寄圣诞节礼物过去。晚如告诉我说,小晚如绝对相信这是圣诞老人给她的圣诞节礼物。每年圣诞节前夜,小晚如都会问:“今天晚上圣诞老人几点钟会从烟囱来到我身边呢?”然后充满盼望地早早入睡了。

  
最后的圣诞节“谎言”


  
我看过日本的一个电视台民意调查,百分之九十的孩子到七岁为止,相信圣诞老人真的从烟囱来到床头给自己带来圣诞节礼物。今年是小晚如七岁上小学的年龄了,大概也是她最后一次相信圣诞老人的礼物。

  
昨天用国际快递送走了小晚如的来自圣诞老人的最后一个圣诞礼物。想到自己为小晚如扮演圣诞老人只剩下最后一次了,不免心中寂寞起来。

  




 回复[1]:  大象 (2009-12-24 00:54:44)  
 
  很有真实性,也许就是个真的事!

  
晚如!这名儿很好听.

  
可能有人会挑刺,为什么只说"她爸爸奋斗不息",她妈就无动于衷么?....

  
这两个女人胆子不小,私生子就这么来了.....

  
女人看女人与有家庭的男人有染的事,看法都很一致?

 回复[2]:  赵然 (2009-12-24 01:28:53)  
 
  嗯

  
不错

  
有点意思

 回复[3]: 不管真的假的,送花 科长 (2009-12-24 14:27:50)  
 
  

 回复[4]:  雪非雪 (2009-12-24 16:11:22)  
 
  祝福圣诞老人

  
今天我也做了下圣诞老人,给小小孩子们准备了大包小包的好东西。呵呵。比较得意的是大风筝,放飞,想一想自己先开心得神不守舍了,呵呵。

 回复[5]: 因为听说东洋镜被国内封网,这次是真的。 李小婵 (2009-12-25 09:27:15)  
 
  因为听说东洋镜被国内封网,所以这次是真的,请不要向国内转贴。

  
不过小晚如看不懂,她妈妈我已征得同意。

 回复[6]: 小蝉加油!!! 大象 (2009-12-25 12:18:32)  
 
  >>晚如每一次谈恋爱,都是轰轰烈烈,......都是非常故事性的。

  
下篇就是故事一,二,三了吧?加油!加油!

  

 回复[7]: 小蝉社长 好文 南海浪 (2009-12-25 12:34:24)  
 
  小蝉社长

  
思路清晰, 笔锋自如. 写得畅快淋漓, 无懈可击. 这是优秀的报道文学.

  
也佩服社长的心理学.

  
>那次他俩来日本,我一眼看穿那男的是有妻之夫,因为他从没正视过我的眼睛。男人心虚时,不是骂人就是不敢正视女人的眼睛。

  

 回复[8]:  张三 (2009-12-25 23:47:43)  
 
  写得真好。

  
我不骂人的。所以要从现在开始练习正视女人的眼睛

 回复[9]: 雪桑,你的大包小包礼物,风筝倒是我从来没想到的一品 李小婵 (2009-12-26 01:20:16)  
 
  雪桑,你的大包小包礼物,风筝倒是我从来没想到的一品,很有梦。明年模仿你的风筝。

 回复[10]: 大象,南海浪,我的小名可不是知了哦。 李小婵 (2009-12-26 01:18:28)  
 
  大象,南海浪,我的小名可不是知了哦。

  

 回复[11]: 张三桑,男人只要心不虚,不要练习也可以。 李小婵 (2009-12-26 01:19:44)  
 
  张三桑,男人只要心不虚,不要练习也可以。

 回复[12]: 李社长有让男人心虚的实力吗 会長 (2009-12-26 02:20:36)  
 
  李社长,请照照镜子,扪心自问,你有让男人心虚的实力吗? 。朕也认识不少福建女性,财产比你不知多多少倍的女社长大有人在。怎都没一个像你如此高调的呢?

  
呵呵,人家说你懂心理学,赞人都赞的有个谱啦,否则跟腮人(广东华;挖苦)有何两样?

 回复[13]: 写点对李小婵这篇文章的想法。 深层次 (2009-12-26 05:36:26)  
 
  第一感觉,这晚如大小姐的名字起坏了,晚如----晚女一口。当然是单身过啦。

  
第二关于目光正视,多年前我们社的专务就跟我说过,不要正视人的目光,恥ずかしいだろ?说在日本的礼貌的方式应该是说话时看对方的眼睛和鼻子之间。希望这样的人被小婵碰上的时候不要被认为是做贼心虚。

  
第三,好像人的命运是有什么东西在操纵,一直有这种疑惑,但应该不是佛祖上帝安拉之类的东西。晚如大小姐从小享遍人间福分,要是再人生顺顺当当不来点意外的话,那样对世上芸芸众生似乎也太不公平了。在职场也常见这种事业女性,风风火火,精明强干,而且多半是单身终老。这难道也是自然的一种调节么?比如优秀的人许多都没有后代,大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毛泽东,小到本坛的九哥。所以从这个角度上看晚如大小姐还是幸福的,起码她有小晚如。三十九岁才怀的孩子当然无论如何也得留下来了,这个决定绝对是明智的。当然这个决定也是需要勇气的,因为一旦弄不好会带来更大的伤害。我认识个朋友就是个例子,也是强悍型事业女性,老公被一温柔小妞抢走,留下儿子和妈相依为命。等儿子长大后,怎么看怎么象那个负心男人,儿子犯混的时候往往能勾起当妈的伤心往事搞得双倍的悲痛万分。所以小晚如是个女孩还真是挺运气的事情呢,估计别人还没意识到这一点呢。

  
最后,回到几乎被忽视的主题,圣诞老人的谎言,记得当年在地球那头混的时候,去前同事家玩,他家4岁的小男孩看电视广告时老在喊“买!!!”,他老爸也就敷衍地回答“买---”,一次年底去超市逛的时候,小男孩激动的举着个玩具跑过来“买这个”。被爸妈拒绝时委屈地小脸通红地奶声奶气地吼道“圣诞老人会给我买的!!”。后来据说她妈买了个便宜简单的小玩具悄悄地放在了家里的圣诞树下,也不知道小男孩对圣诞老人是感谢还是抱怨呢?前一阵子见过小男孩长大了的照片,已经又高又胖,俨然和美国吃激素食品长大的孩子们一样了。那一段关于圣诞老人的回忆恐怕只有我才记得了吧。

 回复[14]: 何必逢社长必反 厅长 (2009-12-26 12:21:19)  
 
  这篇东东好像只是在讲一个故事,社长好像只是个叙述者。没有社长的观点。

  
偶实在看不出来有虾米值得辩驳的东东。

  
不过某些同志还是能抓出东东来反社长一下。就像鸡蛋里能挑出骨头一样。

  
有点台湾的绿营“逢蓝必反”或蓝营“逢绿必反”的味道。

  
何必呢?

  
还不如指名道姓,痛痛快快发个大字报帖子骂社长一顿来得痛快呢。

  
可是,你敢吗?

  
强烈鄙视镜子里那些对人不对事的家伙。镜子的风气都是被这些瘪犊子给整坏了。

  

 回复[15]: 就那么3、5个、不想鄙视都不行。 尚未注册 (2009-12-26 13:50:39)  
 
  

 回复[16]:  待于泥~ (2009-12-26 18:08:24)  
 
  就那么3、5个、不想鄙视都不行。

  
-------------------------------------------------

  
对,三个人再加上一人五个马甲。

  


  
你准备什么时候注册?

  

 回复[17]:  尚未注册 (2009-12-26 20:47:06)  
 
  曾建议待先生开专栏,

  
至今尚无下文!

  
专栏不开,就不注册!!

  
另,前一阵子咋不见你的倩影

 回复[18]:  待于泥~ (2009-12-26 22:03:35)  
 
  就我这两下子,还开专栏?地球人都会笑掉大牙。

  
你先注册你的,别耽误了你

  
前一阵子,忙的鸡飞狗跳的,自觉面目可憎,言语乏味,就别提什么倩影了。

 回复[19]: 深层次,刚才给晚如国际电话,转告你的深层次发言。 李小婵 (2009-12-26 22:33:57)  
 
  深层次,刚才给晚如国际电话,转告你的深层次发言。

  
建议晚如改名为“婉茹”,“茹”是女一口,再加一个草食男子,给小晚如招一个好爸爸来。

  
晚如听了哈哈大笑:“好啊,好啊……”

  
还有,正像你说的,小晚如很争气,长得和她爸爸一点不像,不会继承她爸爸的DNA,是一件很幸运的事。

  
关于目光,我想是因人而异。我最初就职日本商社,公司营业会议上,特别交待我们要诚恳地看着顾客的双眼说话,不然就是心不在焉。你说的可能是面对天皇那样的大人物,我还没有见过,大概是不敢正视看眼睛的。

  
晚如小时候,正像你说的,享尽人间美事,有一点坎坷,她好像也认命了。但我一直想,这对小晚如太不公平,想给她招一个草食系爸爸。

  

 回复[20]: 关于鼓浪屿的大世家 李小婵 (2009-12-26 22:41:47)  
 
  有人问我又不是旧社会,怎么会有“大世家”,是怎么回事?

  
鼓浪屿原有居民多半是有房产的大世家,解放前夕,这些有钱人跑到香港、南洋、美国等等,但是都留下几口人看房子。每个月从海外寄侨汇给他们当生活费,这样靠寄侨生活的人,有40%,所以文化大革命,相对来说鼓浪屿冲击较小,大家都是大小布尔乔亚。

 回复[21]: 小婵是厦门人? 陈希我 (2009-12-27 10:09:38)  
 
  

  
东洋镜确实在国内上不了,我用了代理,前一阵仍然上不了,这两天不知为什么,居然上来了。难道是中国民主化进程被推动了?

  
“那次他俩来日本,我一眼看穿那男的是有妻之夫,因为他从没正视过我的眼睛。男人心虚时,不是骂人就是不敢正视女人的眼睛。”我总觉得,女人往往比男人更适合写作,女人的直觉敏锐而准确。

 回复[22]: 确切地说,是鼓浪屿人。 李小婵 (2009-12-28 00:04:26)  
 
  确切地说,是鼓浪屿人。

  
也许是小地方主义者。厦门人和鼓浪屿人是完全不同的。

 回复[23]:  马挺 (2010-01-16 14:21:32)  
 
  文字质朴,却写得如此感人!尤其是小晚如……

 回复[24]:  小木 (2010-03-05 22:19:42)  
 
  其实我一直都不相信。而且一只都知道是我妈妈假扮的,但是有了惯性就很期待所谓的圣诞老人再继续。突然停掉的那年还很失落的,早上起来看没有礼物还难受了。直到大学又恢复了送礼物,但是妈妈直接以妈妈的身份送礼物了。所以我建议你继续寄哦!

 回复[25]: 小木,从另一个角度,你也很有爱心。 李小婵 (2010-03-07 22:59:35)  
 
  小木,从另一个角度,你也很有爱心,你不愿揭穿你妈妈的圣诞老人的谎言。

  
好,听你的话,我今年继续寄给小晚如。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散文
    由佳子的眼泪 
    圣诞节的“谎言” 
    早云山上看红叶 
    他就是他 
    日式休闲中感受人文艺术熏陶 
    女爱西餐、男爱中餐 
    赤脚走在鼓浪屿的沙滩上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