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新年日航体验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10-01-11 19:19:36 阅读人次:2597 回复数:21)

  

  
今年连日历也配合不景气,新年初四就逢周一,四号就得上班,日本业界也趁机缩短新年休假。几天不长不短的新年假,海外旅行嫌太短,泡温泉又嫌太长,所以选择日本南国的冲绳之旅。记得在冲绳开过一次高峰会议,美国俄国总统克林顿和普京曾光临冲绳,下榻在一个名叫“恩纳”的有名休假村。冲着这个过时的时髦,选择了冲绳的恩纳村。

  
从羽田机场至冲绳那霸1850公里,去的时候逆风,飞行3个小时,回来的时候顺风,飞行2个小时,和上海差不多。最近日本航空JAL频繁在日本成为头条新闻,为了确认令日本政府苦恼多年的JAL现状如何,也想给《东洋镜》的股票投机家提供一点信息,我们这次选择乘JAL去冲绳。

  
往程的飞机是中午11点半起飞,下午2点半到达,正值午餐时段,所以我们想飞机上总该提供午餐。即使以为没有正式的午餐,也该有一小盒三明治或小点心。记得去年乘JAL去北海道,才飞行一个半钟头,飞机上也给发了一盒可爱的三明治。

  
这样凭以往的经验,就两手清风地上了JAL客机,准备在机上吃机餐。不料左顾右盼也不见午餐来,不要说三明治,连一片饼干也不给,只有一点茶水。就是茶水,也只有可怜的四种:绿茶、红茶、柚子果汁和苹果汁,浅浅一小杯,润一下喉咙就没有了。更有甚者,三个小时的飞行,只推一次茶水车来,要喝第二杯者,得举手登记,才给端来。

  
不久喇叭里传来机长的无精打采的声音,说飞机要晚点20分钟。我听到晚点,就想起要订一杯啤酒,按常理必然会附加一小袋花生米。虽然两年前日航机上啤酒就要五百日元一罐,但是花生米还是有的。于是向空姐订啤酒,没想到她娇滴滴的声音却在告诉我:“对不起,现在只有头等舱才贩卖啤酒。”我正惊讶地睁大眼睛,斜对面两位老外,向我耸一耸肩,我马上明白他们也碰了壁,会意的笑了笑。

  
唉,飞机上悠闲地、爽爽地喝一两杯啤酒,对我们这些常出差的人是一种忙里偷乐的一个小盼,没想到日航新年伊始给取消了。显而易见,日航在削减经费,但把服务项目也大大地削减了,这样杀鸡取蛋的做法,难道客人会不离开吗?这样看来,就是有日本政府的巨额援助,也不会有光明的前景吧?

  
.

  
.

  
恩纳村的海滩,格瓦拉的T恤


  


  
冲绳的花、草、木


  


  


  


  


  


  


  
冲绳的石人和孔子碑


  


  


  




 回复[1]: 新年好,谢谢提供股市参考消息 科长 (2010-01-11 20:05:07)  
 
  幸好我没有买JAL。估计明天开始要大跌,连续跌停板

  
还看到一条消息,日航现在报纸也不提供了,哈哈,几张破报纸值几个钱?

 回复[2]: 科长果然有远见,没有买JAL股票。 李小婵 (2010-01-11 21:35:10)  
 
  科长果然有远见,没有买JAL股票。

  
根据《朝日新聞》的超速報,JAL准备东证上场废止,也就是说,JAL股票全变成废纸。

  
其实这和山崎丰子《不落的太阳》有一定关系。可谓一个公司上层不正,终究会倒闭。

  
科长新年好!去年我最大的收获之一,就是遇到科长登上东洋镜,自从5月科长替我转载第一篇文章以后,有机会借您这块宝地,发表一些私见,虽然很多不同意见,我也很感谢这些不同的意见。今年也请多多关照。

  

 回复[3]: 谢谢李社长亲自考察日航。 采夫 (2010-01-11 22:01:20)  
 
  愿能博得一笑。嘿嘿。

  


  

 回复[4]: 原来采夫也是格瓦拉粉丝?不是一笑,而是大笑。 李小婵 (2010-01-11 22:17:47)  
 
  原来采夫也是格瓦拉粉丝?不是一笑,而是大笑。

  
请问那个写着“切”的,是板凳吗?

 回复[5]:  采夫 (2010-01-12 08:48:30)  
 
  是打火机。俺还有烟灰缸、蓓蕾帽...,嘿嘿。

 回复[6]:  东京博士 (2010-01-11 22:43:06)  
 
  年末年始我利用的是ANA经济舱,喝了一瓶红的,感觉不够,还要一瓶白的和一包花生米,没有任何问题获得了,建议改ANA。

 回复[7]:  雪非雪 (2010-01-11 22:59:23)  
 
  小婵的照片很酷。

  

 回复[8]:  lego (2010-01-12 12:46:43)  
 
  good good picture, really good.

  

 回复[9]: 听说照片很酷,一传十,十传百。。。 小小鸟儿 (2010-01-12 23:12:42)  
 
  很快,照片被拍卖了

  


  

 回复[10]: 小小鸟儿,专业CG人士吗? 李小婵 (2010-01-13 09:33:43)  
 
  小小鸟儿,你的CG真不得了,是专业CG人士吗?

  
一夜时间,那个阿拉伯女战士竟然变成模特,神了。

  

 回复[11]: 谢谢雪桑和lego桑鼓励小照。 李小婵 (2010-01-13 19:51:25)  
 
  谢谢雪桑和lego桑鼓励小照。

  
再贴几张冲绳照片。

  
万座毛(一万人坐在那里也只相当于一撮毛)


  


  
克林顿下榻的宾馆


  


  
恩纳海滨风景


  


  


  
琉球传统戏


  


  
水族馆里快活的游鱼


  


  

 回复[12]: 真能信口开河 四海为家 (2010-01-13 13:26:35)  
 
  

  
普京住在かりゆしビーチリゾート

  
http://kazariya.no-blog.jp/blog/2008/01/post_00bd.html

  
住在楼主照片上的万座ビーチリゾート的是克林顿。

  


  

 回复[13]: 订正一处 李小婵 (2010-01-13 19:51:02)  
 
  四海为家指摘普京住在かりゆしビーチリゾート,订正了。

  

 回复[14]:  东京博士 (2010-01-13 20:40:08)  
 
  让JAL去折腾,咱今天依然乘坐ANA。

  


  


  


  


  
今天在羽田机场看到的笔记本广告,这款挺强劲的,可惜我刚买了一个(WXGA的LED背光显示,内存4G,SSD128G,CPU双核2.53G和2.4G)

  

 回复[15]: 东博有远见,没有上JAL的名牌当 李小婵 (2010-01-13 21:53:57)  
 
  东博有远见,没有上JAL的名牌当。

  
您说ANA有红白葡萄酒,还有啤酒吗?仍然无料吗?

  
还有,您怎么每天在坐飞机呀?

  
羡慕你有最先进的笔记本,我家里的笔记本还是十几年前的NEC,很慢,开机要5分钟才出现启动信息,10分钟以后才能用。用的时候经常依拉依拉,病毒倒比较少。

  
东博有何推荐,好像更新换代了?还是继续坚持下去?没有病毒倒是很安心。

 回复[16]:  东京博士 (2010-01-13 22:25:52)  
 
  ANA有红白葡萄,当然也有啤酒,但是国内航班只有プレミアクラス提供,国际航班经济舱也提供。

  
电脑这东西,我的用途跟你们不一样。10几年前的电脑基本上可以扔了,我也有一台,Win98的,病毒少不少跟是不是十几年前的电脑无关,你不用来上网,有不是经常用的,当然没有病毒,就好比植物人不会感冒一样。

  
要买笔记本电脑,看你怎么个需要,我个人2台用途不同的,一台是上面新买的开发用的,另一台是出差用的(1.6G双核CPU,1.5G内存,60GHDD,重980g,续航12小时),注重轻量和续航时间,我估计你的需要应该跟我后一台差不多。

 回复[17]: 是小女涂鸦 马挺 (2010-01-16 22:09:18)  
 
  李小禅女士:

  
漫画是小女涂鸦,大概这就是老爸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吧 。我在名片上也用了。

  
得知令尊大人在厦大。很惭愧,我侥幸也在厦大(日本研究所)得一虚职,每年要去厦门两三次。

  
我很喜欢厦门(理由以后再说吧),更喜欢厦大。可能是因为厦大还残存着一些真正“大学”的味道,还有几位真正尽职的老师吧。

  
惠稿《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后的帖子里,有介绍令尊的文章,其中提到的“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曾是先父的工作单位。

  
我十几年前去过冲绳,您去过的一些地方,我还有印象。印象最深的就是不像在日本。

  
我2月回国,也订的是日航。

  
这可能是您最新的文章,故将回信也贴在这里。盼能一睹。

 回复[18]: 马先生,原来是爱媛之作,线条简洁,活灵活现。 李小婵 (2010-01-16 23:22:51)  
 
  我在厦大毕业后,当时80年代还是国家分配工作的,被分配到厦大《台湾研究所》,只工作了5个月,就来日本了。其实台湾研究所还是蛮有学术味道的,台湾研究所有一个内部参考书库,在那里第一次看到柏杨的《丑恶的中国人》,真把我吓一跳,当时吓得我回家都不敢和父母讲看了这样的书,不然他们又要神经过敏。

  
令尊大人在“中国科技情报研究所”,看来马先生是书香门第出生,是北京出身吧?北方人去厦门会太潮湿,我父亲是河北人,从日本回国后,在北京被分配到厦大,去后一直不习惯,海蛎子吃了就吐,吐了又吃,折腾了几年后,也能吃了。

  
冲绳和本土真的差别很大,我的感觉倒是和闽南有点像。特别是冲绳的坟墓很大很气派,建有有门有屋顶的前后两间石头房子,一厅一房,和日本本土小小的墓碑太不一样了。这次我们是借车,没机会和当地人接触,其实也很想问问冲绳坟墓的由来。

  

 回复[19]: 牡蛎 马挺 (2010-01-17 07:44:48)  
 
  对,我只能说“北京出身”,而非“北京出生”。实际上是生在上海,长在北京。“书香门第”不敢说,祖父供职于北大,但到我懂事时,家里已经没什么书了。据说都捐给北大图书馆了。

  
我也很喜欢吃牡蛎。自看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好像是彼尔吧,一连气吃了好几打生牡蛎,就一直想效仿。工作后,曾到大连,但那时的牡蛎都有汽油味。

  
到日本后,终于见到“鲜活”的大牡蛎了,还是带汁的。待收入允许后,吃过半打,确实鲜美,口感绝伦。但不想之后连续几天都从胃里翻上牡蛎味道来 ,以后基本上就只吃炸的了。

  
回家路上的登户站有一家炸猪排店。以前每到这个季节,都有炸牡蛎,粒大饱满,蘸着吃的酱亦调得好。但站前改造后,这家店就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只好偶尔到“汽车饭店”解解馋

 回复[20]:  房丽燕 (2010-01-18 22:55:21)  
 
  新年好!

  
我年底回国也用了日航,虽没有想象的温暖,但觉得还行。回来时还给升了舱。因为飞机延误,发了100RMB的餐券。倒也没有那么潦倒到快崩溃的感觉。

 回复[21]:  1997 (2011-03-18 07:50:19)  
 
  日本地震了,竟然在這裡被我找到了你!願你安然無恙-------------鼓浪嶼的祝願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