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7-19 22:47:14 阅读人次:2051 回复数:6)

  
-----从东京都议会选看日本政治的贫困


  


  
7月12日,对小麻执政党来说,是一个黑色的礼拜日。东京都议会选,42个选区中,38个都由民主党当选首位。自民党不光彩地败在民主党的脚下。

  
在一个执政党的首都,这样的结果对小麻而言,是雪耻,更是丑闻。这使我想起不到一年前,小麻登上首相宝座的前前后后。

  
先是去年9月1日晚上,元福田首相板著他那独特的,天下无敌的,顽童似的脸,对著一头雾水的众多记者宣布辞职,重演一年前安倍晋三首相“闪离”闹剧。

  
1亿3000万人以上的一国之首,怎么就这样轻而易举地主动判决自己的政治生命呢?不要说男人,就是我们女人也不能理解。

  
不过也难怪,日本执政党自民党恰恰不是来自民众,除了田中角荣以外,几乎都是来自历代政治党首世家,与其叫自民党,还不如叫血统党。

  
前安倍首相的父亲,是在任自民党外交大臣期间突然去世的安倍晋太郎。而福田首相的父亲正是中国人记忆犹新的田中角荣的后任日本首相福田赳夫。

  
那时沸沸扬扬进入总裁竞选的五人帮中。最有机可乘的第一候补小麻(麻生太郎),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吉田茂元首相的外孙。小麻的胞妹,是皇室三笠宫宽仁殿下的奥方(夫人),天生的一个有钱坯子,小麻自己也在上期竞选中,意在幽默,却显玩世不恭地说:我的钱,多得如流水,所以不讨人喜欢嘛。完全不懂世俗艰辛,不食人间烟火。你看,他去年9月7日从东京飞往家乡福冈县,参加家乡妇女后援会,在谢幕台上,接过妇女代表献花后,竟然将右手随意地插进右裤袋,嘴巴拉个“八”字形,双腿跨个仁王架,在态度上,还没登台,已是一国之首的安泰姿势了。

  
另外,最年轻的石原,众所周知,是东京都知事的儿子。石破是鸟取知事的儿子,只有与谢野,是非政治世家的著名女流作家与谢野晶子的孙子,至于小池百合子只是“绿叶还要红花衬”,为媒体提供镜头焦点,让国民多少有一点看头罢了。

  
血统论在中国曾经使一代英华被扫进牛棚猪舍,把成千上万的年青人定上右派之子、黑五类之子的烙印,度过艰辛的1950年代、1960年代、乃至1970年代前期。血统论却将日本一代草包推向人上人的国会殿堂,让一批纨绔子弟在父辈的金钱与名声的庇护下,不费吹灰之力,堂而皇之地滥用国民血税,搞著他们的“世袭政治”。

  
这个小麻,虽然年轻时继承家业,当过大社长,按道理说,本应能顶天立地的。但因为是世袭的社长,并没有造成“天塌下来一人顶,地陷下去一人填”的根性。所以,这次面临东京都议会选惨败,小麻竟然如同他人之事的表示:“东京都议会选举结果与国政无关”,轻易的导演一个后天(7月21日)解散众议院的闹剧,8月30 进行大选。

  
我想,本来所谓政治家,应该是在特定的民族文化中树立美好的理想、抱负,并历经挫折、考验,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在精彩的人生旅途中,偶然的事件和更偶然的机遇而促其成为一国之首。也就是说,不是必然的,而是偶然的。所以,日本的安倍前首相也好,福田前任首相也好,现任小麻也好,成为一国之首,在某种意义上是必然的,也就是导致他们经受不了一国之首的孤独、重压,也就无法忍耐被谩骂、被批判的痛楚。因为没有磨练,没有理想,没有抱负,因血统而坐上宝座,瞬间就支离破碎了。其实他们本身是血统论的牺牲者。他们享受父辈人脉,却享受不了个人奋斗得到的达成感,所以一朝天子,一夜败家。

  




 回复[1]: 李小婵,商量一词句: 龍昇 (2009-07-20 07:30:34)  
 
  从前句“东京都议会选,42个选区中,38个都由民主党当选首位。自民党不光彩地败在民主党的脚下。”读到“这样的结果对小麻而言,是雪耻,更是丑闻。”

  


  


  
感觉不应该“是雪耻”,而是蒙受耻辱。

 回复[2]:  吴卫建 (2009-07-20 11:46:41)  
 
  〉田中角荣的前一任日本首相福田赳夫

  
记得田中角荣的前任是佐藤荣作,田中角荣的继任是三木武夫,其后为福田赳夫。

 回复[3]: 谢谢吴先生的提醒 李小婵 (2009-07-20 12:20:51)  
 
  谢谢吴先生的提醒,您说的对,福田赳夫是在田中角荣之后,我搞错了。

  

 回复[4]:  不思不想 (2009-07-20 16:27:11)  
 
  麻生 or 小麻生,小麻是谁

  
好像没有这样称呼的习惯?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9-07-20 17:32:31)  
 
  小——在朝鲜是贬义词,比如小赤佬,小瘪三,小日本

  
小——在日本是褒义词,凡“小”几乎都与“可爱”挂钩(小蟑螂除外),甚至说小さな旅都很平常,但在朝鲜这么说,会被人鄙视是“小家子气”。

 回复[6]:  挺好 (2009-07-21 09:38:34)  
 
  尤其女性,在酝酿,引导或爆发一场宏观深刻的思辨之时,丰富肥沃敏锐得天的直觉,嗅觉和感性,往往披荆斩棘冲锋陷阵在前。常令我暗自垂涎n尺不已。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