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6-30 22:25:52 阅读人次:1800 回复数:3)

  6月16日,我洋洋得意,以为我全面胜诉了,在东洋镜上小作表示心情。当时“司令官”回帖说“您还没赢,别激动”“ 您还没胜诉。14天之内,对方有权上诉(对第一审叫控诉)追加证据等资料可在60天之内提出。”

  
事过二周的今日,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我的律师今天通知我,原告斗志昂扬,不服东京地裁判决书,这回向东京高等裁判所,再次提出起诉。

  
一听这BAD消息,我的脑里跳出三句日语

  
いい根性してるね

  
バカだよね

  
飛んでくる火の粉を振りはらうしかないわ

  
但马上想起还要再麻烦我的证人二位客户再次卷进这场无聊的争执,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耷拉着脑袋,无言以对。并不是一种挫折感,更不是一种失落感,只是一种因为空虚无奈地挣扎的虚无感。

  
仰望长天,心内隐痛,却不怀恶意地认为,这是商场必经的苦恼,没有在意的必要。可是,如是必经这种精神的折磨,又何必非要从商。

  
现在想起来,我作为一个外国人被日本人起诉,有很多不利之处。比如语言,人际关系(亲戚、朋友、同学、老乡)之类,都远远没有优势。尽管如此,日本法庭还是判决(一审)我这个外国人胜诉,让我感到日本社会还是有公正可言的。

  
听说在中国,法官的情人当律师,经她辩护的案件,个个都能赢,她也发了大财。这样的法官与律师勾结的事,在日本还没听说过,至少我可以有一个平常心去迎接第二次诉讼。

  




 回复[1]: 再说HR桑的想法 林思云 (2009-06-30 22:39:10)  
 
  我上次也说过,HR桑到法庭起诉你,也可能不是本意,他也是被逼无奈。

  
这次继续上诉,也似乎在证明我的想法有可能是对的。他这次还是用上述的方式,对黑社会谎称你欠有他的债务,以此来拖延黑社会的逼债。

  
下面是上次的跟贴。

  
探讨一下HR桑的想法 林思云 (2009-06-19 23:08:30)

  
探讨一下HR桑的想法

  
我看HR桑去找黑社会的人,到未必是针对楼主的。有可能是他欠了别人的债务,还不起,那债务人就把债权卖给了黑社会,所以黑社会就去问HR桑讨债。

  
把别人欠自己的债权,低价卖给黑社会(欠债人不肯还债或还不起债),然后由黑社会去强行讨债,在日本也算是常见的。

  
HR桑被黑社会上门讨债,他还不了钱,就谎称楼主还欠着他的钱,然后装模作样地带黑社会的人来楼主家上门讨钱,让黑社会的人以为HR桑还有可能还钱,以此来缓和黑社会对他的逼债。

  
他上法庭告楼主,说不定也是被黑社会所迫,也是用此来缓和黑社会的逼债,未必是他本意真的想告楼主。

  
以上想法纯属“私见”,供参考。

  


  

 回复[2]:  会長 (2009-06-30 22:45:43)  
 
  支持社长闺下。不过这个月我也官司缠身,先赢一场收到毁约金若干万。今天又为担当佣金拒付大闹新满雄的模型房,不要保守嘛,找个机会交流一下吧。除90年借主失踪,亏掉250万外,之后官司基本全胜。即使那件我也享受了一年大学学费全免的待遇,日本人阴我,日本文部省埋单,各位记住是:埋单!

 回复[3]:  小木 (2009-07-26 23:55:54)  
 
  要坚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