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我的小狗洋洋君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6-13 13:41:22 阅读人次:2492 回复数:27)

  五年前,我养了一只小狗,是英国血统的(YORKSHIRE TERRIER)只有23厘米的小东西,它给我带来很多欢乐也有很多烦恼,并意外地给我带来了一个大家族。

  
相 遇

  
我给我的小狗取了中国名叫洋洋,和洋洋君相遇,是一个偶然,但似乎更是一个必然吧!

  
我有一次去原宿公司客户处,因早了30分钟,为了消磨这30分钟,我步入附近一家卖小狗的店,那个店主,大概嗅出我是单身女人的气息,异常殷勤地走过来说:你是第一次到小狗的店吧?你看,这些小家伙个个朝著你微笑呢,看到了吧?我把眼睛转向身旁的大玻璃柜,里面一头毛绒绒的YORKSHIRE TERRIER,真的朝我微笑,而且随著我的动作,转动它的眼睛,我惊奇地看了它一分钟,它晶莹的双眼居然含泪欲滴,似乎在说:不要丢下我!把我带回去!我激动得束手无策,慌慌张张地说一声:对不起,我没时间了,就逃跑似的一转身走出店。

  
那天晚上,那小家伙动人的眼睛一直浮现在我的眼前,久久不能成眠。周六,一股无名的吸引力把我不知不觉地又带到那家小狗店。

  
一进去,洋洋君就用前双脚踉踉呛呛地(它才两个月呢)趴在玻璃窗上拼命地招呼著我。那个店主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在我与玻璃柜旁,神秘地说:我想您会来的,它在等您呀,来,抱抱它!

  
于是,它就在我的手心,心满意足地晃著它那毛绒绒的小脑袋,那神情好像认定了我会领养它似的,这种心灵的碰撞,实在使我不忍心把它放回那个店主的玻璃柜里了。当下就花了20万日元,把它领回家去。这是我今生第一次获得一个属于我的小生命。

  
相 处

  
星期六,星期天,我忙著看如何养小狗的书,一个一个地去实践。

  
星期一,我首次带它去公司,放在我办公桌后的窗台上,小狗也真奇怪,似乎懂了我必须工作才能养活它,四、五个小时都静静地趴在它的睡垫上。但是我一出门,它就惊慌失措的,非要跟著我不可。我每天必须去用户处洽谈业务,听说我去营业的三、四个钟头,它一直在门内冲冲撞撞,很不安宁,而等我一回来,它一点怨气也没有,一个劲地摇著尾巴,满身欢喜,又乖巧地趴在窗台上。看它这么依赖我,我也尽可能地带著它,周末我带著它去了公园的小狗定期集会,带著它去了兜内可携带小狗的专门咖啡厅,带著它去了镰仓,带著它去了箱根,年底,我们公司去温泉旅行,还订了欢迎携带小狗的温泉别墅,大家一起陪著洋洋君,过了一个难忘的周末。

  
离 别

  
但是,我的工作经常要陪著用户去中国验货,开现场会等,我也曾尝试著带洋洋君去,但是碰到两个大难关,一是小狗不可以与主人一起乘在飞机坐位上,必须与行李一起托运,想著它将在黑洞洞的机舱里,与别的大小箱子碰碰撞撞三个半小时,我心就凉了。二是小狗不可以与主人住进酒店,要圈在野外。我只好断了念头,把它寄在家附近的小狗小猫旅馆,那真比幼儿园还贵,除住宿费外,还要加算一天两次陪同散步的费用,这真是大大压扁我的钱包。

  
更出人所料的是给洋洋君带来了异变!本来毛绒绒的人见人爱的小洋洋,开始不长毛了,进而发生脱毛现象,我把它抱去动物医院体检(小狗可没有医疗保险,贵得不得了),给洋洋君看病后,医生很威严又夸张地训了我一顿,说由于我的“随心所欲,不顾小狗,只顾自己,使洋洋君害了严重的心病,病名叫stress,”让我马上订出一个方案,改变这种不规则,不安定,不负责任的小狗的生活,否则,洋洋君就永远长不出毛了。YORKSHIRE的特点就是毛长,长不出毛就会引起其它病变!吓得我抱著它跑去与动物旅店的负责人商量,因为除了我以外,她接触洋洋君最多,不等我开口,似乎就知道了原因,她告诉我,洋洋君每次寄宿的时候,附近有一个名叫神崎的太太,也养著一头YORKSHIRE,名叫可可姬(据说她酷爱可可、香奈尔名牌,所以把爱犬起名为可可),神崎太太每天带可可姬来看洋洋君,非常疼爱洋洋君。我的洋洋君是具有国际权威的KENNEL CLUB国际公认血统证明书的YOURKSHIRE,有十五代家谱的记录,所以旅店负责人说我也有责任保护这个世家,当然,最重要的是神崎太太有天生的爱心和她后天的当太太的优闲命。旅店负责人建议我把洋洋君寄养在神崎太太家,她说:这样洋洋小王子与可可小公主可以每天在一起玩呀,对洋洋小王子来说是最幸福的啦!

  
我陷入迷惘,一个人烦恼再三,犹豫不决,既心疼洋洋君,又怕被人数落我养不起洋洋君,可是时间不等人,马上我又得出差了,是让洋洋君去神崎家,还是投宿动物旅馆?这时,旅店负责人来了电话,说神崎太太希望让洋洋君试住她家几天看看,看看洋洋君能适应与否再决定,这真是日本人得天独厚的与人为善之策,她们特意为我铺了一个阶梯,让我可以上也可以下。

  
洋洋君很快习惯了神崎太太家的生活,身上长满了铁蓝色和黄褐色的金光闪闪的长毛,洋洋君与可可姬成了形影不离的一对,在我们那条商店街,成了大名鼎鼎的偶像。我经常周末和休假去看望洋洋君和可可姬,四年里,洋洋君与可可姬一共生了18个孩子,它们分别被领养在18个日本家庭。

  
听说神崎太太还从洋洋君身上获得一些意外的收入,每只小狗卖了12万日元,我还嫌他打折扣。每年洋洋君生日,还举办洋洋可可的大家庭聚会,再过不久就是洋洋五岁的生日,我将参加它的生日晚会,现正为它及它们的孩子们准备生日礼物,忙得不亦乐乎。

  
我感谢洋洋君,教给我被需要的幸福与被需要的责任。现在虽然洋洋君不在我身边,但它永远同我在一起。

  


  


  


  




 回复[1]: 我养王八 馮建国 (2009-06-13 15:49:12)  
 
  猫狗不敢养,它们先死我受不了。

 回复[2]: 我养茄子。 自带板凳 (2009-06-13 20:48:31)  
 
  可以烧茄子吃。

  
吃完了再养,养起来再吃掉。

 回复[3]:  会長 (2009-06-13 21:41:10)  
 
  呵呵,这篇好像不受同性欢迎阿。

 回复[4]: 板凳不是养鱼吗? 科长 (2009-06-13 21:28:18)  
 
  我的全部完了。等到过了黄梅天再去买。

  
现在伺候两只小乌龟

 回复[5]:  待于泥== (2009-06-13 21:53:14)  
 
  我养乌鸦,嘿嘿.

 回复[6]: 回复[3]:我也犹豫了,是不是会有小资情调之嫌 。 李小婵 (2009-06-13 22:08:10)  
 
  会长确实是眼光锐利,其实我在写的时候,也担心是不是会有小资情调之嫌。

  
记得大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是学日语专业的),写作文我被评了60分,文章本身并没有问题,老师评语“小资产阶级情调严重”,我可能本来就有这种倾向。那时候男同学都很爱看,大概就像人们说的那样,“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是我的会中文的日本朋友,极力赞赏这篇小文,不过和他们天生喜爱宠物有关吧。

  
今天周末,我自己做了包子,送给你一个。

  

 回复[7]:  东京博士 (2009-06-13 22:06:41)  
 
  包子问题,要有照片为证,空口无凭啊。难道是肉包子?那就把狗狗照片撤了,狗与肉包子不可同帖,否则有去无回

 回复[8]: 回复[7]: 东博,照片有了。 李小婵 (2009-06-13 22:11:38)  
 
  东博,照片有了。

  
我操作比较不灵,慢了一拍,让您饿了吧?

  
本来我的洋洋君就是一去不回了,一个月只有一天的会面机会。

 回复[9]: 看起来包子不错 科长 (2009-06-13 22:30:11)  
 
   明天带几个来,哈哈

 回复[10]:  东京博士 (2009-06-13 22:41:32)  
 
  嘿嘿,这包子面发的不错,馅不会也是咱们苏州老家那种很甜很甜的吧。。。。。在横滨中华街吃的日本娘用熟包子做的“生煎包子”差点没被晕死。

 回复[11]: 是叉烧包? 会長 (2009-06-14 01:07:25)  
 
  哦,送给会长的?会长何德何能?让社长费心。却之不恭,就顶带一个了。一个小蒸笼可放3个包子,不会是会长出生地的叉烧包吧。如果下面垫纸的话,也许就是了。

  
至于〉〉〉担心是不是会有小资情调之嫌〈〈〈

  
-就大可不必。关键是。。。算了不说了,说了会得罪一半的人。私下再交流吧。

 回复[12]: 咦,会长怕得罪人啦? 李小婵 (2009-06-14 08:35:08)  
 
  不是叉烧包,是菜包。小蒸笼三个,三层,扩大后看起来很大,其实很小。

  
会长还怕得罪人啦?不是说网上就爱听刺耳话吗?你都说我小人得知,我都顶得住,难道你还怕得罪别人吗?

  
》》就大可不必。关键是。。。算了不说了,说了会得罪一半的人。私下再交流吧。

  
话说一半,很多人反而会不尽兴,再说我也没有机会跟你私下交流啊。

  

 回复[13]: 洋洋君カメラフェースだね 小木樨花 (2009-06-14 09:55:52)  
 
    うちの子は写りはいまいち

  

 回复[14]: 致社长 会長 (2009-06-14 12:21:31)  
 
  本会长顶天立地,一言九鼎,不怕得罪人,也得罪不少人。问题是部下科长老是怕会长得罪人,因为人家都去找他。这不,前次不是建议你删掉会长的发言吗?好在社长是大人(注意:不是小,也不是姐)有大量,才得以保留。为了不给他增添迷惑,也就不说算了。不过社长天智聪颖,相信也猜得到了。还是那句话,私下交流吧。本会长的联系方式是向所有人开放的。

  

 回复[15]: 厦门小孩 林祁 (2009-06-14 15:11:22)  
 
  我很久没照镜子了,偶尔一照,看到你。同样的厦大子弟。我父亲是中文系的,也认识当年的陈先生。你会说厦门话吧?有时间见个面。林祁

 回复[16]: 回复[15]: 厦门小孩 我到家了。 李小婵 (2009-06-14 22:52:57)  
 
  没想到还没看到您的回帖,先遇到了您本人,正如您刚才说的,世界多么小。

  
您的一言一语,都是非常文学味道,而且感情马上表现力你的双眼,令我感动。刚才跟你侃了厦门话,很开心。在东京偶尔会和台湾人讲闽南话,和厦门人讲厦门话很少,在大阪倒有几个厦门老乡,今天托科长的缘分,今后我们经常见面吧。

  
今天晚上后来没淋到雨吧?希望你今天有一个好梦,见到那么多像黑白子那样的旧朋友。

 回复[17]: 回复[14]:  李小婵 (2009-06-14 22:58:05)  
 
  我原以为今天晚上科长的聚会能仰望您,没想到一问科长,据说您是贵人不露面,大家都很少见到过您,那我也就不敢奢望了。

  
刚才和科长讲了,我还很希望有人扔砖头,还希望有人提出不同异议,要不然网上贴文章就失去意义了。祝晚安。

 回复[18]: 東京華人網 尚未注册 (2009-06-15 00:14:04)  
 
  这里厦门人有3-5人,以搞IT、贸易为主,网主南平的,30歳前后年轻人为多。

  
http://www.tokyocn.com/webpage/index

 回复[19]: 18个孩子的大家庭问题,要有照片为证啦。 小烧饼 (2009-06-15 12:28:44)  
 
  >四年里,洋洋君与可可姬一共生了18个孩子,它们分别被领养在18个日本家庭。

  
18个孩子的大家庭问题,要有照片为证啦。

  

 回复[20]:  挺好 (2009-06-15 17:33:32)  
 
  写真だけ見てると。何となく悲しい表情に見え。。なんか可哀そう。。。

 回复[21]: 回复[19]:请看洋洋君的大家庭 李小婵 (2009-06-15 22:23:33)  
 
  照片有了,请看洋洋君的大家庭。

  

 回复[22]:  小木 (2009-06-17 02:16:55)  
 
  真壮观啊,小洋洋们。快叫姐姐。。。

 回复[23]: 回社长闺下 会長 (2009-06-17 08:50:11)  
 
  本会长从未接到此次聚会通知,故无从做出去不去的选择,这次可能是一次指定参加人选的聚会。有幸未入圈内。未能亲身目睹社长芳容,略有惆怅。不过拜览玉照,已解思募之苦,甚慰。

  
本会长受隆重邀请将参加本周六,朋友张家贝导演在某沙龙的讲演会,不知有否有幸一睹尊容。

 回复[24]: 给会长哈个腰~~ 挺好 (2009-06-17 09:35:58)  
 
  >本会长从未接到此次聚会通知,故无从做出去不去的选择,这次可能是一次指定参加人选的聚会。有幸未入圈内。

  


  
纳入货多~~~

  
邀请社长~~ 蔑视挺好~~~重色轻友哇飞涨~~~

 回复[25]: 回社长阁下 李小婵 (2009-06-17 23:07:53)  
 
  受到会长的隆重邀请,不胜荣幸哟。

  
请告知会长的联系方法。

 回复[26]: 哪位是神崎太太? 小烧饼 (2009-06-18 11:23:41)  
 
  >听说神崎太太还从洋洋君身上获得一些意外的收入,每只小狗卖了12万日元……

  
哪位是神崎太太?18×12=216万,发了。

  


  

 回复[27]: 李社长玉鉴 会長 (2009-06-18 20:17:07)  
 
  迟复见谅,奉沙龙主持人之托,诚邀社长光临讲演会。具体事项,请参照一下网页。

  
http://www.fuaaj.org/bbs/viewthread.php?tid=3424&extra=page%3D1

  
关于本会长联络方法,可参照:

  
http://www.geocities.jp/moumantaigd/CantonBunka/index.html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