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李小婵 >> 随笔
字体∶
白手起家闯东京

李小婵 (发表日期:2009-05-16 15:51:34 阅读人次:2622 回复数:10)

  

  
快乐的领薪族

  
1994年,是我在日本最无忧无虑的领薪族黄金年。虽然日本泡沫经济已告尾声,就如山雨欲来风满楼一样。泡沫破裂前,欲望膨胀得五光十色,我所在的商社仍是周一小宴会、周末大宴会,宛如资本主义糖衣包裹的社会主义。

  
我凭着日本服装学院的文凭和精通“中文”这两个特技,得到日本商社社长的重用,往返于上海、青岛、东京。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被公司派至青岛长住5个月担当生产管理,分别住在五星级海天大酒店和四星级别墅型八大关酒店。青岛计程车司机们都亲切地称我“栈桥小姐”。因为我们社长为安全起见,规定我每天乘计程车往返于住宿的酒店和公司青岛事务所所在地的栈桥宾馆,不论我讲多么地道的中文,当地计程车老乡们都不相信或不愿意相信我是中国人。

  
这5个月期间,我的老公还正儿八经地多次来青岛探我这个亲,他不愧是个日本人,活到老学到老,参观青岛抗日战争纪念馆、考证德国式教堂建筑物,见学山东大学,猛学中文。老公声称,青岛之美、海鲜之便宜、人之善,愿意死在青岛。

  
公司的海外出差两地工资制,还肥了我的钱包。当然最宝贵的是学到了一些现场管理业务。

  
阴湿的黄色疑惑

  
由于我的灰姑娘青岛历险记,使公司的日本人营业部长萌生危机感。当社长示意让我参与部长管辖的委托加工贸易时(出口日本的面料、辅料,在中国缝制高档服装,而后进口日本贩卖),部长出于自卫本能,用日本人特有的阴湿的、出人意料的一招,把我轰出公司,更确切地说,用一种无形的毒计,逼我自动出走。

  
那是发生在1994年初秋、天高气爽的日子,我奉公司之令,担当部长助手,陪同大客户R公司社长及千金去中国S城视察加工厂。R社长临别S城时在S城著名的旋转餐厅谢宴,席上乐队应R社长的点曲,改变演奏曲目而奏起《北国之春》、《樱花》等日本名曲,那时附近进餐的几桌客人都是洋人,从听惯了的中国乐曲中突然被庄严的《樱花》曲和激情的《北国之春》所感动,竟自动合成拉拉队,让R社长再点几曲,R社长点了《知床旅情》,这独特的东方乡愁与西方浪漫的吻合,使洋人们围着R社长大声叫好。R社长受宠若惊,谦虚地称“乐队万岁”,西洋人也不知“万岁”是什么意思,就学着发音,对着R社长齐声喊“万岁、万岁”。社长那个高兴劲真是有倾城倾国之势。

  
R社长为了感谢我的翻译及周旋,散席时给了我4万谢礼。回东京后一上班,我就把4万汇报给部长提交公司。部长一听,说:嗨,4万!太少了,没什么,这是客户的心意,你就收下。完全没关系。但是在周一,那么器重我的公司社长一本正经地把我叫到社长室,脸一沉,严肃地说:刚才,R社长的女儿来电话,问李桑与她父亲究竟有什么事,听说还拿了老社长的私房钱。我一下子眼前一片漆黑,心里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又没证据说部长的两面三刀,其实R社长伟人短小,仅1.52米,我别无可取,偏偏小人高挑1.72米,再怎么扯也扯不上一块儿,我当时也太年轻,咽不下委屈,人穷志不穷,发誓饿死也不愿意在这样的上司手下工作,毅然辞了职。回家被老公数落了半天,说我正中了他们日本人的小人之计,丢了饭碗不说,辜负了社长对我的器重。

  
也真中了部长的计算,从此,我的OL天堂一去不复返。

  
一落千丈白手起家

  
1995年4月1日,我去了另一家服装公司。日本经济显著萧条,不到一年半,公司要裁员,自然第一刀就切向我,因我进公司才一年多,对公司贡献年月短,又有日本老公,不知是不是也有中国人之因。一夜之间,我由一个无忧无虑的OL落魄成身无一职。我最不能容忍自己的是,不工作用丈夫的钱,因为那是违背自己留学日本的志向,是一个否定自我的状态,也是一个本身史的倒退,用中国式表达叫反历史潮流而退之。还有一个很现实的事,我与老公结婚时定下的唯一条件是我不当家庭主妇,要参加工作,这可让我以何脸见老公。

  
第二天我佯装上班,直奔职安所,给熟人打电话,但像竹篮子捞水空荡荡。第三天好不容易面接成了,但因已过30被拉下了。到了第四天实在扮演不了快乐的OL角色了,向老公坦白了。每想到老公像洞察了一切似的,平静地说:我在等你说出这句话。这是你的天机到了,可以断定,这是上帝赐给你的独立机会。“独立”这个名词至今这么陌生,而今这么富有生命力。在那以前,我从来没想过当老板,因为从小就听说没有不说谎的商人、无毒不丈夫,当老板就是骗人、就是毒,甚至就是堕落,使我从不感兴趣。在老公恰到好处的一句话下,我一横心,独(毒)就独(毒)吧,于是向老公以年率5%借了500万,自己青岛长住及OL时存下的500万硬是抖了出来,凑1000万去登记了株式会社。

  
最初把家里只6迭大的客厅割成两半,一半作洽谈室,一半作服装设计工作台,仅有的一架电话换上能收发传真的两用电话机,开始了我的独立生涯。

  
一经独立才知道日本的商业道德水平很高,根本不存在骗、欺、诈。只要不贪,先让客户挣钱,剩下就必然轮到自己,客户也就自动找上门来。更重要的是要比客户更精通业务。以前很多中国同胞在日本服装界做搭肩客,或叫皮包商,现在服装界已没有他们落脚之地,因为日本人都纷纷自己进入中国做服装了。我们要在这行业获得一席之地,重要的是精通服装设计、制作、验货,才能使语言增加附加价值。

  
10年来,我们公司一步一个脚印,从我一个人发展到现在120个人的跨国公司。采用的员工不论是日本人或中国人,都是专业人士。

  
回顾这15年,每一个脚步,每一个迈进,似乎都是为了独立创业,这么一想,我突然对欺负过我的部长和革了我职的社长充满了感激。如果没有他们对我的偶然的考验,也就没有我必然的独立。我更感激日本老公,在我一筹莫展之际,不怜悯我、不讥笑我,更不幸灾乐祸,而是启发我、鼓励我,在一片漆黑中点亮一盏灯,让我勇敢地爬起来,往前走。

  
另外,我就职过的两个商社在5年前都先后倒闭了,但我十分感谢他们在职期间给我的商业知识和经验,愿同僚们都能东山再起,如果现在的我能出一份微薄之力的话,愿意为之效劳。

  


  
—— 日本《中文导报》2007

  




 回复[1]:  旅人 (2009-05-16 16:41:30)  
 
  镜子上的女强人还是不少。

  
也是,大男人们忙着在那里扯皮、发酸、打口水仗呢,实事只有让女人们干了。

 回复[2]:  待于泥== (2009-05-16 17:48:16)  
 
  读了,也是两个字, 佩服!

 回复[3]:  老赵 (2009-05-16 22:10:41)  
 
  

  
3字

  
佩服

  
女子无才便是德

  
嘎嘎嘎

  
命、、

  


  
其实全是命中注定的

  
呵呵,跟个人没太大关系

  
哈哈

  


  
楼主很强大

  

 回复[4]:  老赵 (2009-05-16 22:25:52)  
 
  旅人的拍的照片很像我一个同学

  


  
呵呵

  
一直想说来着

  

 回复[5]:  雪非雪 (2009-05-17 00:51:47)  
 
  读到中间想起来,曾在导报上拜读过。祝生意兴隆。

 回复[6]: 我很赞成 不思不想 (2009-05-18 15:52:49)  
 
  很佩服搂主。

  
但我很赞成老赵的[其实全是命中注定的 呵呵,跟个人没太大关系]。

  
越活越感觉,幂幂之中有人在操作着我们的命运,

  
否则,为什么同样的努力,换不来同样的结果?

  

 回复[7]:  是的 (2009-05-18 17:34:51)  
 
  天呐~~~94年就在日本就职工作啦?那会儿俺还。。。开裆裤捏~~啧啧~~

 回复[8]: 不由得肃然起敬! 新局长 (2009-05-19 11:03:59)  
 
  

 回复[9]:  老赵老婆 (2009-09-28 14:05:26)  
 
  

 回复[10]: 根底不一樣 1997 (2011-03-18 07:38:37)  
 
  摟主根底不一樣,所以事半功倍嘍 。小嬋,你安然無恙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也谈语言——几个朴素的感想 
    新年日航体验 
    谁该给谁敬礼 
    钱害了我,又帮了我 
    狂怒吧,驰走格瓦拉。 
    今天去投一票回来 
    孤高的时装大师圣罗兰 
    血统论在日本的幻灭 
    被司令官说中了我高兴太早了。 
    也谈1个和51个----读《1个和51个:生命是如此不等值》 
    6月16日,今生最激动之日 
    我的小狗洋洋君 
    到底是谁对谁错 
    是谁伤害了谁? 
    在日本上作文课 
    悠悠血脉 
    母亲的聚宝箱 
    白手起家闯东京 
    真实的魅力——读燕子《这条河,流过谁的前世与后世?》前后 
    父亲与他的学生陈景润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