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农民长夜难天明

愚公 (发表日期:2019-01-06 14:08:13 阅读人次:350 回复数:0)

  中共造反靠农民,煽动农民斗豪绅。农民不懂高理论,抢地夺财利为真。

  
斗倒地主分财产,流运睡得富女人。农民中毒成赤氓,加入共匪搞斗争。

  
地主被杀几百万,农民虚妄得翻身。到手土地未捂热,契约已成空纸文。

  
土地人畜皆归公,农民为党剩裸身。户籍锁定黑土地,外出移动不许准。

  


  
一无所有农民众,沦为奴隶最底层。农会不知何处去,农民权益无人问。

  
赶英超美乱实验,上面吹牛下折腾。超征粮食援外国,本地农民啃树根。

  
饥民逃荒不得许,饿殍千万无响声。农民易子人相食,共匪自吹伟光正。

  
集体劳作挣工分,自垦寸土算罪名。强割资本小尾巴,宁可地荒杂草生。

  


  
野菜稀汤难果腹,批判走资搞斗争。白日劳动夜开会,衣衫褴褛颂党恩。

  
熬到毛死文革终,三自一包复再生。城市发展需劳力,农民打工涌入城。

  
户籍制度未得改,进城农民无正身。住房医保孩上学,处处歧视无平等。

  
血汗撒地高楼起,农民眼望住工棚。若遇奥运国际会,农民被赶避三城。

  


  
有农难舍长住地,保家护业抗强征;官府奸商共联手,强拆屡屡夺人命。

  
天下乌鸦一般黑,告状艰难法无门。更有蔡京离奇官,借口火灾赶民工;

  
毁物砸屋警如匪,更把老弱不当人。共匪胡乱搞计生,男多女少大失衡;

  
党官富豪包多奶,农民子弟难成婚。农村医保无人管,任凭黑帮胡打浑。

  


  
全国上下向钱奔,权钱交易歪风盛。农民无力欲自保,农药化肥激素增。

  
瓜农进城讨买卖,最怕城管凶眼瞪,砸摊毁瓜似土匪,多少悲剧白日生。

  
寿光菜地忽遭洪,源来官府放水因;共匪无关菜农急,菜农绝望泪雨浑。

  
共匪又造新恶蠢,引进俄国非猪瘟;猪瘟爆摧养殖户,共匪只管忙维稳。

  


  
留守儿童伴白发,分离家庭百弊生。老来无养病无医,自杀终老竟成风!

  
农民人口三五亿,一盘散沙任欺凌。无有选票无人权,人口再多野草丛。

  
党需炮灰找农民,号称人民子弟兵。保党卫共恶循环,农民地位日下沉。

  
中国农民遇共匪,长夜遥遥难天明。消灭共匪独专制,农民方能作主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