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愚公 (发表日期:2016-07-06 09:30:16 阅读人次:1559 回复数:3)

  在日本,政治问题公开辩论是常见的光景。除了国会开会就是辩论攻防以外,还有定期的电视讨论和辩论,从安保条约到消费税增减,凡是事关挂国家大政方针或者庶民共同关心的问题,都在公开讨论之列。有的时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哪边的道理都是头头是道,有理有据,还一下子真不好判断。好在什么讨论或辩论,并没有规定一定要辩出个输赢定论,各自保留各自的观点,留给观众也就是国民来判断。这就是民主国家的常态,这就是国民当家作主的具体内容之一,最终由国会投票决定政策取舍,而国民又具有最终审判的权利,参议院众议院的定期选举,是最重要最具体的国民政治、宪法政治、共和政治的铁证和保证。

  
公开的辩论,虽然可以“互相攻击”,甚至“上纲上线”,但是过度的失言,只有“过犹不及”的失分,所以双方会保持分寸和风度,成为地地道道的“君子之争”。

  
公开的充分的辩论,不但是国事公开的必要保证,也是开启民智集思广益的重要途径。许多对同一问题的不同看法,并没有哪方绝对完全的对或错,许多反对意见,实际成为对方意见的补充或者修改的参考。就拿安保条约的修改这个事关重大的决策,就是否“合宪”或“违宪”展开过激烈的辩论,最精彩的是邀请到国会参加公开讨论的三位宪政学者,不约而同地作出了“违宪”的自主结论,让主力推行修改安保条列的执政党一阵难堪。虽然依然以执政党的多数决通过了修改法案,但是体现了反对意见的局部修改补充法案也在不断出台。

  
中国的政治生态,虽然比起前三十年特别是文革专制到令人窒息的状态,可以说是相当活跃了。不过根据上面的风向标转,左右意见的发表空间有限,而且得不到公开辩论的机会,往往是各说各话,隔山放炮,并不利于开启民智,更无助于政治公开化、民主化和理性化。国家大政依然在宫闱黑幕中进行,老百姓只有服从的份儿,当然谈不上什么“国家的主人”了。

  
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不宜一下子推开,但是逐步推开是应该和可行的。比如左中右同时光顾的东洋镜论坛,曾经有过很热闹的辩论或讨论,现在怎么不见了?可以说,作为左的意见,并没有受到政治压力的威胁,照理应该堂堂展开,为何反而被“和谐”了?还有的似乎的不同意见,并不是对意见本身的论据、论点以及内在逻辑性的正确与否提出质疑或反驳,而是东拉西扯不知所云,还带上一点人身施压的味道,那是比较遗憾的。

  
当然许多人不关心政治问题,那是个人的自由。如果认为讨论政治问题很危险很无聊,那本身就是个问题。应为政治问题才是事关每个人的大问题,不为做政治专家,只为有表达意见的一票。

  
还是希望东洋镜热闹起来。

  




 回复[1]:  骏骏 (2016-07-06 20:31:51)  
 
  老王回国养老去了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6-07-07 15:13:19)  
 
  谈红烧肉其实也是政治。

 回复[3]:  骏骏 (2016-07-07 22:23:40)  
 
  红烧肉不是,腊肉是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斥共匪納粹新疆大造集中營 新 
    同是華為不同舟 新 
    為虎作倀何君堯 新 
    共匪迎來終局端 
    紅朝崩塌已不遠 
    感恩節前好消息 
    港人義氣薄雲天 
    通缉王立强共匪自证造谎 
    天滅中共進行時 
    祝香港民主派大勝 
    祸不单行紧相逼 
    叫好美國通過香港民主人權法案 
    人妖之別的照妖鏡 
    斥自由之敵妖鬼中共 
    抗议暴警戕害学生 
    痛斥匪警进攻大学 
    擁抱自由拒為奴 
    嬉笑怒骂逗五毛(二) 
    政治實為最大事 
    青天白日滿香江 
    替天行道開新華 
    共匪殖民七十載 
    滿目盡是申大媽 
    嘿国殇閲兵 
    日共Pk中共 
    马列子孙占中華 
    盜國賊彈冠慶盜國 
    共匪盜國七十年 
    偉大的群體 
    五毛精英楊恆鈞 
    大流氓培育了小流氓 
    香港不與北京同 
    扒皮剔骨解放军 
    正义审判必垂临 
    納粹變種馬列匪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