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愚公 (发表日期:2015-01-24 10:28:27 阅读人次:2172 回复数:7)

  孔子有教:“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就是说,看见别人好的要看齐,要学习;看见别人不好的,要反省自戒,不要犯同样的毛病。

  
但是中共同孔子背道而驰,奉行的是:“见贤不思齐,见不贤而效法,将不贤发扬光大坚持到底”的“学坏不学好”的向恶原则。

  
无论如何“义正词严”、“慷慨激昂”、乃至提升至声势浩大的“国家公祭”,依然无法掩盖事物的本质: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内贼”和“外盗”

  
上个世纪日本帝国对中国的侵略,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很多伤害和损失,但是更大的祸害,是使得濒于亡命的中共死里逃生,从而分阶段实现了其将共产主义运动席卷中国的野心,推翻了亚洲第一民主国、辛亥革命的直接成果----中华民国政府(大陆)。

  
日本是外盗,企图用蛮横武力夺取中国;中共是内贼,借用外盗的力量实现了窃取中国的邪恶目的。内贼和外盗,是狼狈为奸的关系,决不是正义和非正义的关系。

  
不能说与中共互为盗贼是日本的本意,但是狡猾的中共把这个关系邪恶地写进了历史。

  
如今开放的世界史料公开了,人们知道了很多:是中共使用花招,在苏联指挥下策动西安事变打乱了蒋中正剿匪的部署,迫使蒋中正国民政府同中共联合抗日;是中共刘少奇挑唆日本军队发动对卢沟桥中国军队的进攻,早早拉开了中原本土决战的序幕。如果中共是光明正大深明大义地发起中华民族抗日统一战线,为何如今的卢沟桥纪念馆看不到当年的[共赴国难宣言]?因为当年中共起草的这个宣言正好印证了中共的谎言本质。

  
且看当年中共提出[共赴国难宣言]的四项庄严承诺:

  


  
(一)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為中國今日之必需,本黨願為其徹底實現而奮鬥;

  
(二)取消一切推翻國民黨政權的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暴動政策及赤化運動,停止一切以暴動沒收地主土地的政策;

  
(三)取消現在的蘇維埃政府,以期全國政權之統一;

  
(四)取消紅軍名義及番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受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之統轄,並待命出動,擔任抗日前線之職責。

  


  
美妙动听啊,大义凛然啊。但好话说尽是为了坏事作绝,坏事作绝当然顾不上好话如何了。

  
中共如同黄鼠狼,为了逃亡放屁做掩护,过后赖账毫不羞耻。因为黄鼠狼没有羞耻细胞。

  
中共又同中山狼,走投无路时为活命装出一副善良样,过后便得志猖狂恩将仇报凶相毕露。因为中山狼没有道义血液。

  
中共匪军编入国民革命军,军帽戴上了青天白日的国徽,领到了国民政府的军饷,度过了逃到贫瘠的陕北没有地主油水可刮的困境,站稳了脚跟。开始了毛泽假抗日、真发展、为日后叛乱颠覆中华民国政府做全面准备的邪恶战略。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打了平型关、百团战役的林彪、彭德怀受到了毛泽东的严厉批判。以后中共奉毛旨意竭力回避同日军冲突,将保存和发展自己的实力、地盘作为头等目标。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钻进国军最高指挥部的中共特务刘斐谎报军情让淞沪战役中国军队惨败,后来投共的国军将领唐生智(是否早为暗共尚未可知)又把南京保卫战打得虎头蛇尾,中途突然逃跑导致军队大乱,被日军大量屠杀,达到了毛泽东让日军消耗国军实力的邪恶目的。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中共在陕北大种鸦片,拿到国统区毒害人民和军队,换钱买武器用来武装共军,袭击国军和抗日武装。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中共派特务潘汉年等同日本人暗中勾结,达成互相配合打击抗日军民的默契。有了这个默契,日军不但连年狂轰中华民国陪都重庆(抗日统帅蒋中正险遭炸死),还多次轰炸西安,偏偏一次也不炸近在眼前的延安,而延安正是中共自吹的“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的“圣地”。毛泽东在这里写书整人搞新欢,潇洒风流安然无恙。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共军多次袭击抗日的国军和地方军队。那个自称为“铁军”的新四军,更是没有什么同日军作战的功绩,专门打击抗日的忠义救国军,抢占地盘扩充军力成了主要任务。才导致了“皖南事变”。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中共在自己的地盘搞整风洗脑高度独裁,而在国统区向国民政府要民主要自由,不但在重庆发行“新华日报”鼓吹民主造谣惑众,还大搞地下党和统战各界人士,形成了包围国民政府、随时发难的多层战线,为日后里应外合推翻国民政府布下伏兵。

  
为了实现这个邪恶战略,在日军突然投降后,中共拒绝国民政府的命令,擅自大势进攻日军据点,接受投降人员和武器装备,尤其得到苏联支持,快速进占东北,将10万关东军及大量军备收编入共军,还杀害国民政府派往东北的接受大员张莘夫一行,公开竖起反旗,叛乱中华民国。

  
、、、、、、、、、、、、、

  
因果逻辑上,中共的“五星”是被日本的“太阳”照亮的,所以毛泽东发自内心感谢日本的侵略,称“如果没有日本侵略,我们就不能进北京看京戏了”,国贼汉奸嘴脸本相赤裸无遗。

  
中共长期隐瞒不提“南京大屠杀”,是为了掩盖国军抗日的真相;现在高调八度搞“国家公祭”,依然是为了掩盖国军抗日的真相,更是为了把自己打扮成中华民族的当然代表。这当然只是一层一戳就穿的遮羞布。

  
搞“国家公祭”,为何仅仅祭奠被屠杀的遇难者,而不“公祭”英勇杀敌为国捐躯的民族英雄呢?中国不是战胜国吗? 200位将军300万军人卫国捐躯,中国的“靖国神社”在哪里?为何公祭“30万”而不公祭“300万”呢?因为抗日的主力军是蒋中正为统帅的国民革命军,公祭300万,就会把中共的国贼嘴脸瞬间揭穿, “下山摘桃子”的不是别人,正是国贼骗子汉奸中共自己。

  
中共奸贼借日本强盗之力,夺得了中国的政权,赶走了作为抗日卫国主体付出重大牺牲的中华民国政府,是奸贼的得逞,而不是正义的胜利。作为奸贼的中共,没有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的资格。

  
假作真时真也假, 岳飞遭难秦桧欢。中共盗贼绑架中国地广人众为所欲为,内祸中国外挟世界,还鹊占凤巢地窃取了联合国缔造者中华民国的合法席位。为了掩盖历史真相和盗贼本相,中共贼党费尽心机绞尽脑汁,装出义正词严的嘴脸训教日本成了它的拿手好戏。

  
中共的国贼本性不但在于假抗日真叛乱,更在向中华大地引入马列邪教,自甘做外来马列邪教的忠实子孙,死死抱住马列邪灵不放,用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等等纵横交错的全面黑网捆绑中国人,强性对中国人做改变遺伝基因的移植手术,迫使全体中华民族向马列邪灵下跪,企图永远作贱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罪行重大,流恶深远。

  
而将日本作为永久的攻击靶子,既可以用来转移视线掩盖自己的罄竹难书的各种罪行,同时可以在 “同仇敌忾”的疯狂氛围中搞“舆论一律”,剥夺中国人民寻求真相和追求文明的要求和权利。

  
在中国人民心中播下仇视鄙视日本的种子,还可以阻止人们对照学习当代日本实行民主宪政的成功经验,以维护自己污臭扑鼻腐朽不堪的独裁专制。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那就来将中共的两个时代阶段(“前共”与“后共”)和日本的两个时代阶段(“旧日本”和“新日本”)对比一下。

  
中共盗窃中国政权以后可分“前共”和“后共”两个阶段:

  
“前共”——“前共产主义” (打倒封资修全面革命的时代)

  
“后共”——“后共产主义”(改革开放和四项原则并举时代)。

  
而日本经历了“旧日本”和“新日本”两个时代:

  
“旧日本” —— “大东亚共荣圈”殖民主义时代

  
“新日本” ——战后虚君共和、民主宪政时代。

  
双方都有表里的变于不变:

  
“前共”与“后共”一样依然高举马列标志镰刀斧子,两个时代一面旗帜,(五星旗只是镰刀斧子的另一个面孔)。马列主义是外来的破落的西方邪教。

  
“旧日本”和“新日本”,时代制度迥然不同,依然同样的太阳旗,那可是日本的本民族自造。国名还来自古代中国,据查日本天皇的年号全都来自中国的经典古籍。

  


  
“前共”对照“旧日本”

  
中共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产物,共产主义的终极目标,是要通过暴力革命在全世界建立“没有剥削阶级的”共产主义大同社会,也是中共的纲领。中共前大半为之奋斗。

  
日本在明治以后奉行的国策,是以天皇为中心的“大东亚共荣圈”,对内富国强兵,对外是同列强争夺瓜分殖民地的路线。

  
事实表明,前共产主义在其实践中造成的反文明后果,其严重性远远超过了“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路线。

  
1,无视人的生命价值,共产主义运动超过“大东亚共荣圈”

  
共产主义运动一开始就以杀地主拉开序幕,接下来杀人无边扩大,杀剥削阶级,杀前朝遗老遗少,杀国军人员,杀旧知识分子,杀新生的剥削阶级,杀党内的走资派,杀“身边的赫鲁晓夫”、、、、、、;反抗的杀,顺从的也杀;战争时杀,和平时期也杀;有理由杀,没有理由也杀;杀人成了其主要内容和基本乐趣。其在苏联、东欧、中国及亚洲数国的实践简直就是杀人比赛,直接的牺牲者在1亿6千万左右,中国首当其冲牺牲者上亿。

  
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路线在其推行过程中当然也杀人,但是他主要杀的是武装反抗者,基本不杀顺从者。(但是在战斗扩大,军民混战状态下也会实行“三光政策”,但那是一种特殊的战争状态)

  
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战争造成了大约2000万中国人的死亡,比起共产主义运动的杀人业绩,远远是“小恶见大恶”的级差。纪念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的牺牲者,而不纪念数倍于此的共产主义运动的牺牲者,就是以小恶而掩大恶,岂有他哉。

  
共产主义杀人运动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大杀本国人,而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路线基本很少杀本国人,对于本国反战人士也是抓的多杀的少。东条英机等“甲级战犯”每年被人祭奠而日本人自己抗议很少,就是因为他们没有直接欠下日本人的血债。从伦理上日本人属于正常。

  
而杀害中国人最多的头号杀人犯毛泽东,却年年被他杀害的8000万牺牲者的遗族祭奠,这就是共产主义运动将人性异化的结果,认贼作父,丧尽人伦。

  
2,破坏生产力,共产主义运动超过“大东亚共荣圈” 殖民主义

  
共产主义运动以消灭资本、消灭私有制和剥削阶级为目标,直接破坏了自然生产力,造成了凋敝、贫穷和大饥馑,对比蓬勃发展的资本主义就是“旧社会”和“新社会”的对比,叫嚷要“解放全人类”的傻瓜们,终于发现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等待解放的就是他们自己。

  
而日本“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一开始就以建设“王道乐土”为蓝图,自己通过明治维新产业革命发展了生产力,还想“共荣”扩张到其他疆土。虽然殖民主义以剥夺他国主权为先导,但是在发展生产力方面还是大有建树的。曾经的殖民地满州国,台湾和朝鲜等国和地区,都在殖民地时代获得了基本建设(铁路公路桥梁)的飞速发展,有关民生的工商卫生医疗通讯和教育方面也得到大幅提高。也就是说,殖民主义固然有剥夺他国主权掠夺他国资源的一面,但是在对生产力的破坏和建设这个两极中,还是以建设为主且成就不菲的。

  
但是共产主义运动对于生产力的主要功能是“破坏”,其直接结果就是让人民贫穷,除了3000万饿死的,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中国人民还被迫在共匪的淫威下“吃苦叫甜”感谢“大救星”。到了共产主义运动登峰造极的样板“文革大革命”结束时,中共也不得不承认,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只是后来羞于提起,也最好让人忘记,官样文章往往“新中国成立以后”马上就跳到“改革开放以来”,恨不得从历史上挖掉前30年这一段。

  
苏联和东欧各国也在和西方资本主义的“和平竞赛”中相形见拙自惭形秽而放弃了共产主义。

  
3,剥夺人的自由,共产主义运动超过“大东亚共荣圈” 殖民主义

  
最近才知道,日本当年从清朝接手台湾,还给了台湾人民两年的选择期,不愿意做日本帝国皇民的可以选择离开台湾,想起来还有点“人性化”的。比较日本“大东亚共荣圈”殖民主义的可选择性,共产主义运动一开始就把人民当成人质和战俘,当成可以喝血吃肉生死予夺的牲口,夺得政权的那天开始就把全国打造成高墙深院的大监狱,不断发起“关门打狗”式的政治杀人运动。那才是货真价实的“殖民主义”首席冠军,凶残之彪。

  
在经济上的自由经营,文化上的多元并存,迁徙择业自由等等方面,日本的“大东亚共荣圈” 殖民主义,比起共产主义的极端殖民主义,还是宽松许多,文明许多。

  
“后共”对照“旧日本”

  
以“改革开放”为特征的“后共”增加了些许现代文明色彩,但是由于坚守反文明的马列邪教独裁本质,同和平民主的“新日本”无法等日而语,还是先和殖民主义的“旧日本”比拼一下看看吧。

  
“后共”同“旧日本”相比,在经济建设和文化多元方面比较相似,在剥夺人民的公民权利和自由选择方面依然在本质上同属于“殖民主义”。

  
中共在“纪念”孙中山辛亥革命时大谈“民族”和“民生”,避而不谈“民权”,把“三民主义”阉割成了“二民主义”。因为中国人的“民权”早被中共剥夺殆尽。而没有了“民权”,“民族”和“民生”就成了中共信口雌黄自吹自擂的“马列邪教”的遮羞布。

  
而且“后共”比起“旧日本”,依然还有许多一比就丢丑的方面。

  
1,“旧日本”有理想主义,“后共”已经“灵魂出窍”

  
“旧日本”的“以天皇为中心的大东亚共荣圈”目标,当时成为日本上下一致的全民的理想主义疯狂,国民大都有为此献身的精神。这个精神状态只有“前共”的全民革命疯狂可以一比。但是“共产主义”理想破产破灭以后,“后共”依然高举马列主义破旗,属于典型的“精神分裂症”,中共只靠权力、暴力和物质引诱来维持统治,导致人民心中盛行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灵魂出窍”的中共还每每不忘充当人民“导师”, 其魁首不断发明新的口号满足于奴才人众的表面“拥护”,自我欣赏早已赤身裸体的丑陋的“皇帝新装”。

  
2,“旧日本”少有贪污腐败,“后共”腐败已经“病入膏肓”

  
“旧日本”由于有了高度的理想主义和崇拜偶像(天皇),日本民族固有的敬业、守律和侍奉精神得到大大发扬,经济建设的高度发展没有伴生大量的贪污腐败。

  
而“后共”由于理想破灭又伴随经济开放,权力崇拜和金钱崇拜的制度土壤滋生大量的贪污腐败则是必然中之必然。中共官场已经揭露出来的贪污腐败,早已刷新了人类的官场廉耻史,臭不可闻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而中共的所谓“反腐”是在破产马列邪教的老套套中打转,没有滋生出新的文明,只能是膏肓病体的强心剂,无济于事。

  
3,“旧日本”少杀本国人,“后共”依然大杀中国人。

  
“旧日本”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的殖民主义政策,杀了很多亚洲尤其中国人,甚至发生南京大屠杀和731 部队做活体试验残杀战俘和平民那样极端反人类罪行。但是对本国人民并没有任意打杀,血案不多。

  
但是“后共”比起“前共”,表面上文明了许多,本质上依然将政权维护在暴力恐怖的基础之上,一再拒绝接受普遍的人权原则,酷刑和任意杀戮屡屡发生,依然为现代世界人权记录的坏典型。不同的是“后共”比起“前共”更加善于掩盖和抵赖,大量的人民被整死和被失踪,大量的“活摘器官”的反人类恶行将成为新的世纪反人类大案。即便中共内部,由于拒绝学习文明规则,黑斗暗杀、杀人灭口、报复杀人等等屡屡上演,“中世纪”的黑暗宫廷政治于今依旧。

  
4,“旧日本”是在殖民主义时代行殖民主义,“后共”是在民主主流时代倒行殖民主义

  
以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为标界,人类通过总结以往的惨痛教训,开启了和平共存和文明规则的新时代。在这以前,先富强起来的国家总是通过船坚炮利开拓疆土牟取利益奴役弱国人民,推行殖民主义,日本不过是“赶了末班车”,想以亚洲的代表自居同西方一争高下,结果以惨败告终。可以说,日本的错误也是殖民主义时代的错误之一。随着文明规则的建立,西方列强纷纷告别殖民主义,“光荣撤退”许多原来的殖民国,整体上结束了错误时代的错误政策。

  
但是“后共”虽然以“开放” 姿态与文明世界互动往来,置身于民主制度、普世价值日益扩大认同的新时代,却依然固守陈旧落后甚至野蛮的马列邪教独裁专制,把中国人民当成“只可吃饭不可砸锅”的牲口,“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讲”,活像奴隶主对奴隶训话,彰显出其抱残守缺冥顽不化,落伍时代甚至背道而驰。

  
“后共”对照“新日本”

  
日本自二战以后被改造成依宪治国、三权分立,言论自由、民主政治、保障人权的现代民主国家。

  
日本不叫“日本人民共和国”,但日本人民着着实实地享受着充分的公民权利。不但可以自由批判政府,还隔三差五地对政府执政着进行“审判投票”,不满意可以选择更换,继而再选择更换。受到人民的严密监督,日本官员少有腐败,“刚伸手就被捉”,同时也没有人因为批判言论受到迫害逮捕或者被赶出国门不许进入。日本虽然维护了千年传承下来的天皇制,但天皇只是传统典礼的一个象征,是日本民众亲和温暖的一个心灵港湾。天皇不干涉社会生活,只是在文化活动和赈灾活动中出现给人们以关爱慰问。人们对天皇没有任何的“恐惧的爱”,当然对天皇以下的政府官员更没有任何的恐惧。

  
日本没有人利用国家权力强加给人民什么信仰,信佛教道教基督教各人听便,新兴宗教也自生自长。即便那个欧姆真理教犯下了货真价实的暴力罪行,政府警察也只有将具体作案者捉拿归案慎重审理而不能就此解散那个宗教,公权力受到了严格的限制。

  
日本也有因在经济竞争中失败或人生设计错误造成的破落人众,不少无家可归流落街头。但他们知道政府对他们有所关照,法律也没有对他们的不公,所以他们没有对谁怀有深冤大恨,默默地打发自我,被誉为最为文明的乞丐。

  
新日本普及了人权观念,创造了“人的生命重于地球”的新格言。战后70年日本司法处死凶恶死刑犯人700多人;对外也是和平贡献全球共瞩,70年来没有对外发动任何战争行为,没有杀死过一个外国人。日本的变化,是脱胎换骨的本质性变革,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新生国家。

  
而“后共”比起“旧日本”已经破绽百出相形见拙,比起“新日本”则更加猥琐不堪黑暗无比:邪教霸道,匪党独裁;黑箱政治,寡头弄国;警特横行,民权乌有;买官卖官,假货盛行;法制不彰,冤民遍地;封文禁网,君子入狱;贫富悬殊,官民对立;等等,可谓“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有一则孙爷的笑话很说明问题:

  
孙子问:“共产党当年煽动人民不顾死活搞共产革命,要推翻什么样的旧社会呐?”

  
爷爷数说了“旧社会”的种种“罪恶”,孙子脱口而出: “不就是现在这个社会吗?”

  
爷爷厉声道:“无论如何颠来倒去,那你也必须说共产党是一贯的伟光正!”

  
就是这么一个下流中共,时不时在以下几个问题上对日本冒充正义化身来发声,依然可笑可耻,不堪一击。

  
1,“教科书问题”

  
日本教科书由民间编写,版本很多,有的就有右倾倾向。在一个左中右和平表达自由竟争的国度里这很正常。而中共抓住其中右倾教科书指责日本,好像日本应该向它学习,政府意志统管教科书,向全民灌输一个官方版本来统一洗脑。中共自己垄断所有权力,灌输给青少年的教科书谎言连篇,支离破碎,不堪推敲,还好意思指责日本。

  
2,“南京大屠杀问题”

  
日本有人认为“南京大屠杀”子虚乌有,更多意见认为有屠杀但没有那么多人被杀。这固然有减轻罪责心里作怪,但也有很多人包括当年老兵公开承认所犯罪行。日本政府整体上否定了殖民主义侵略政策,告别了旧的历史和体制,这比纠缠具体人数更有广大意义。更重要的是日本无论谁当政倾向如何,没有人利用权力禁止言论,消声批评,封锁网路,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文字影像各类资料可以自由检索,中国的重大活动日本媒体均有报道。

  
而中共如得了老年痴呆症,对快80年前的“南京大屠杀”记忆尤新,而对25年前的“北京大屠杀”讳莫如深,自己不提,教科书没有记载,网路封锁的干干净净,中国人纪念以“扰乱秩序”罪名抓捕,外国人纪念就以“干涉内政”来抵挡,好一个流氓八面无赖一筋的中共,还好意思指责日本。

  
3,“靖国神社问题”

  
“靖国神社”固然是军国主义殖民时代的产物,里面供奉所有为国捐躯的军人亡灵。有人可能在此重温当年的军国主义风光,但基本只是悼念先人。其中隐含着日本的祭奠文化,战争的对错由国家政府承担和反正,为国家捐躯的军人是民族的英魂,逝去的生命已经进入佛的世界令人敬畏和尊敬,所有为国捐躯的人的名字无一遗漏铭记在次,这种对待亡灵一丝不苟的纪念本身就是一种经典文化。

  
批判“靖国神社”的中共,它自己是怎么干的?

  
当年同日寇殊死对抗的国军抗日军人,被叛乱祸国的中共大量杀害,夺政以后还以“镇压反革命”为名大量屠杀,许多人烟尘飘零尸骨无存,被中共迫害九死一生的抗日老兵无不贫困交加如同贱民。中共只祭奠马列邪教自己一帮,最高级的公墓里埋葬的全是把灵魂出卖给马列、“死后到马克思那里报到”的马列邪教祸国分子,没有中华民族国家的英雄。就这么一个民族属性混乱数典忘祖的马列邪教中共,还好意思指责日本。

  
4,“钓鱼岛问题”

  
钓鱼岛问题是二战遗留问题,美国表示对归属问题不持立场,但百多年来一直被日本管辖也是不争事实。战后日本各届政府接受这个事实,保全国土是政府的基本职责,没有人可以割让国土而高居庙堂。能够作到割让国土随心所欲的只有独裁中共,这个自负共产主义使命的外来邪教。为了这个共产世界大局,中共早把部分领土割让给了共产兄弟朝鲜和越南,又为了什么“战略需要”把1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割让给俄罗斯;为了同美国抗衡拉周边国家,多次慷慨大方出让国土。这个不接受人民监督的独裁政府,卖国卖到了囊中取物般的随意地步,同日本表面争钓鱼岛,只是掩盖其汉奸本质操控愤青的一个伎俩而已。中共将中国人民 “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表达权利都剥夺殆尽,还好意思指责日本。

  
中共不是又开始尊孔了吗?那就好好重温孔子的教诲:“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对照日本这面“东洋镜”,好好拆穿自己那浸魂附体的外来马列邪教这个“西洋镜”吧。

  




 回复[1]:  东京博士 (2015-01-24 20:15:50)  
 
  愚公的对比法像一把萨希米刀似的飞快麻利,鱼皮鱼骨都去掉了,写的不错啊。

 回复[2]:  夏雨 (2015-01-26 12:41:17)  
 
  一如既往,愚公的大作立论严谨,要想辩驳也很难呀

 回复[3]:  小木樨花 (2015-01-26 13:09:22)  
 
  

 回复[4]:  科长 (2015-01-26 14:01:20)  
 
  牛鬼蛇神都出来了

  


  
老毛早就说过了么: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毛泽东:“我们共产党人,是从批孔起家的,但是我们决不能走前面他们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们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时,再把孔子的思想拿来给与老百姓的思想时,就落入历史的一种循环,这是不行的。如果共产党也到了自己没法统治或者遇到难处了,也要把孔子请回来,说明你也快完了”。

 回复[5]: 从对日新动向中看愚公文章的意义和勇气 夏雨 (2015-01-28 01:07:08)  
 
  一方面中共以立法的形式确立三个与抗日战争有关的纪念日,

  
习近平在2014年两次造访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并参加南京大屠杀公祭仪式,

  
在北京APEC会议中与日本首相安倍握手时冷面以对,

  
中国将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时举行盛大阅兵式等等

  
另一方面也有对日态度软化的一些表现。

  

 回复[6]:  閻語 (2015-01-31 19:59:18)  
 
  台灣夾在日、中國兩國之間,資訊開放,民間也有頻繁的往來;「就怕貨比貨」,優劣取捨,國民心中自有定論。

 回复[7]: 大閱兵各國木蘭步欣賞 1911 (2015-02-01 13:40:08)  
 
  夏雨提到大路要大閱兵了,先科普一下亮點的女兵方陣有何講究。

  
https://www.youtube.com/embed/ByKqbyysQCg

  
台灣女兵144歩/分, 提腳25度;

  
大陸女兵114步/分,提腳45度,

  
北韓每排24人,提腳85度

  
大陸每排25人全球之冠。。。

  
-------------------------------

  
珍貴的記錄,黃埔軍校的第一次閱兵

  
https://www.youtube.com/embed/5tOp0UqE0rY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