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冷看中共“反腐剧”

愚公 (发表日期:2014-07-30 15:18:38 阅读人次:2930 回复数:6)

  中共的反腐连续剧高潮迭起目不暇接,原来的“谣言”纷纷兑现成真,眼下代表共产党政权的“刀把子”的前军队和公安的实权大佬纷纷从“座上宾”沦为“阶下囚”,内外看客再没有人感到意外,只是伸长脖子瞪大眼睛,期待更大的“高潮剧”的上映,打赌竞猜“下一个会是谁?”

  
中共的反腐口号和反腐运动,从来没有停止过,但是“前腐后继”“越反越腐”几成定律得到反复验证。这说明了什么?还能从共产党自吹自擂的“伟”“光”“正”中找到一丝一毫的根据,来欢呼“我党的伟大的胜利”吗?恐怕连训练有素的“宣传员”,会不会也感到喊累了吧。(但是习惯于唱赞歌的总是有的)

  
孔子早就说过“政者正也”、“以己不正焉能正人”,政权的首要功能应该是用来维护社会公正的,所谓“天下为公”是也。但是共产党的政权把“正”让位于“镇”,即把镇压异己和人民作为主要职能,维护社会公正的力量就被边缘化和无力化,腐败便大摇大摆获得了肆意发展的空间。

  
共产主义运动本来是对传统道德和自然生产力的摧残破坏运动,这个运动已经给世界和中国带来巨大灾难。中共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有放弃破坏为主的共产主义原教义的积极意义,但是由于中共不肯放弃已经得到的掌控一切的特权,同时维护已经被证明完全错误的历史遗产,便使劲涂改七拚八凑创造新理论,所谓的“社会主义低级阶段论”,“三个代表论”,“科学发展观”,“八耻八荣”等等,都成了他们本人都不信的文字游戏的鬼话,越是靠近权利中枢的人,越是不信这些鬼话,上行下效,所以中国盛行“潜规则”,口头上高唱赞歌,心里只相信抓权捞钱,营造自己的利益王国,享受大大小小的皇帝淫威。

  
“灵魂出窍”的官僚资产阶级的变异中共,在贪婪腐烂和奢华享受上比其历代和中外的剥削阶级毫不逊色和有过无不及,但是在镇压异己和人民反抗方面则极其灵敏不择手段超高效率,从而成为中共政权分分秒秒不可或缺的镇压工具,在镇压人民中发横财,成为当代中国特色的鹰犬门。

  
中共的专权和腐败,大大毒害了中国的道德世界。古人尚知“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天下太平也”,而今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传统抱负的中国文化人,被迫退化为为政权装饰服务的阉人,不再担当天下道义而加入追名逐利的洪流之中。少数有品格的文化人因为不合当局的口味,无不生存困难或者被赶出家门。抵御腐败的民间力量成为专权和腐败双重打击的对象,遭受经济和人权的双重损失迫害。有的贪官毫不羞愧地表白:我虽然腐败,但我是热爱党维护党的啊!意思是在镇压人民的时候从来没有犹豫过和手软过,以求和党的共鸣效应。

  
腐败的对立物是什么?是清廉,是透明,是公正的法律,是正直的新闻,是公民的权利,是天下的利益;如果反腐不能扶植它的对立物,只能说是“黑打”,无关于社会的公正和政治的清廉,“黑打黑”的怪圈还将继续下去。

  




 回复[1]: 哈哈!能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小林 (2014-07-30 15:22:56)  
 
  《《有的贪官毫不羞愧地表白:我虽然腐败,但我是热爱党维护党的啊

  

 回复[2]:  科长 (2014-07-30 15:36:57)  
 
  围观“抓周”

  
2014-07-29 海涛评论

  


  
一、

  
1630年8月,北京人出了一口恶气。

  
“奸臣”袁崇焕被以“擅与清军议和、擅杀毛文龙两条罪名”凌迟处死。

  
据说,行刑之时,北京的老百姓生吃了袁崇焕的肉。

  
袁崇焕擅杀毛文龙,确有误国之嫌疑,从这个角度把当拿下诛杀,似乎也罪有应得。但是,明朝的敌人,清朝,后来给袁崇焕平反了。毛泽东在1952年曾说,袁崇焕为“明末爱国领袖”。

  
你看,当年围观凌迟极刑生吃人肉的老百姓们,不过是“不明真相”群氓罢了。对于权力的重组与变换,既无知,又漠然。对于这场宫廷戏,群氓只是不明真相者罢了。谁能相信,奸臣已除,怎么竟然,还是无法阻挡14年后的大明崩溃?其实,没人问这个问题。大明亡不亡,那是皇上家的事儿。围观者,只负责期待美好的未来。

  
太阳照常升起,后来者继续看戏。

  
二、

  
2012年,小田是一家报社的校对。

  
她看版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名“周永”,因为工作不认真或缺乏政 治意识,没能发现后面少了一个“康”。

  
有读者很气愤,怒向报社投诉。还好,报社差点当成政治错误处理,但最后只是罚了她300元钱。但她还是吓哭了。

  
但她从此对这个人名,有了抹不掉的记忆。

  
2014年7月29日,世界老虎日。下午6点,官方发布消息,“周永”被立案审查。小田出了一口“恶气”。

  
貌似,这个晚上,感觉出了一口“恶气”的人很多。

  
手机上刷屏的人们,仿佛过节一般。

  
这在历史上,是一个惯例。

  
三、

  
我们的任务是围观,已经围观了大半年了。

  
在此之前,一次次打 虎传言落空。以至于,“前戏”已经消耗了网民太多的热情。直到突然宣布的时候,有人说,听到消息,反而有些“空虚”。这种空虚感表现在,大家都不怎么惊讶。

  
在这大半年里,媒体紧跟每一个落马的石油系或四川帮的落马,已经达到“呼之欲出”的效果。但是,最后的一脚,还是引而不能发。媒体在等待2014年的“世界老虎日”的号令枪。

  
在等待的过程中,一些“有心”的媒体,已经在很久以前准备了稿件、制图。6点“出发”,媒体进入短暂的狂欢,立即在网上、手机端推出了重磅报道。据说,财新网头条的那一组报道,一度让服务器“受不了”。但说实话,这些重磅报道,我一篇也没有读完。

  
媒体这样做,是一个惯例,也是一个宿命:当你权力在握,我负责歌颂,当你万劫不复,我负责揭露。有网友把前者叫添菊,把后者叫奸尸——这说法太难听了点。

  
这么说,似乎太消极了,那就来一段积极的——

  
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说:要将反 腐转向对权 贵恶 政的清理。这对中国是极为重要的,反腐对权 贵的触动,特别是可能打出的大老 虎,为这种转变提供了可能的契机,应当向这个方向推进。

  
孙教授的意思大概是,触动权 贵,带来权力重组,权力重组,带来转变契机。孙教授这种期待,难免不被人质疑。因此,他在微博上,被嘲讽了。

  
三、

  
还是7月29日这一天,还开了一个会,决定今年10月在召开届四中全体,主要议程是,研究全面推进依法治国重大问题。

  
依法治国,很美好的一个词汇,太值得期待了。

  
去年,我们期待三中全会,现在,可以期待四中全会了。

  
是的,我们除了围观当下,还负责期待未来。

  

 回复[3]:  金枪鱼 (2014-07-31 10:47:41)  
 
  

  
国人习惯期待了

  
想那年,不是早就喊出了反腐败、反复辟、反官倒的口号吗?结果梦被碾碎了。。。

 回复[4]:  1513 (2014-07-31 14:39:33)  
 
  周立波: 不查都是天灾,一查全是人祸;不查处处鲜花,一查全是豆腐渣; 不查都是中国人,一查全是外国籍; 不查都是孔繁森,一查全是王宝森; 不查个个人模人样,一查全都男盗女娼; 不查问题都在后三排,一查根子在主席台; 不查都为人民服务,一查全被人民服务。

  
周立波: 1、取消交通管制,让官员感受堵车之苦 才能真正治堵; 2、取消食品特供,让官员品尝有毒食品 才有食品安全; 3、取消公务员福利分房,让官员体会买房难, 民众才能安居乐业; 4、取消公车消费,官员才知油价之高养车之难; 5、取消高干特护病房,官员才知看病难、看病贵。

  
周立波: 检查+罚款=管理;扯皮+刁难=服务;实干+技术=白忙;跳舞+喝酒=业务; 听话+奉承=可靠;大话+做秀=政绩; 送礼+关系=提拔;工龄+造假=职称; 文凭+拼爹=招聘;和谐+赞成=民主; 联播+歌声=幸福;卖地+盖楼=财政; 套话+瞌睡=开会;造假+蒙骗=经营; 截访+维稳=安定;贿赂+人情=法制…

  
周立波: 1.贪官不是群众选举出来的, 是上级领导选拔出来的; 2.贪官不是反贪局捉出来的, 是内部互掐抖出来的; 3.贪官不是人民监督出来的, 是小偷不慎偷出来的; 4.贪官不是纪检审查出来的, 是小三争风吃醋闹出来的; 5.贪官不是百姓举报出来的, 是网上日记不慎自爆出来的。

 回复[5]:  夏雨 (2014-08-04 13:03:45)  
 
  腐败从贪污权力开始

  


  
作者: 旁观者昏

  
习近平“反腐败”的力度的确比江泽民胡锦涛要狠。

  
但不少人早己看出来这里面有破绽。一部分人打定主意要为习近平鼓吹,所以故意

  
不提,这么大的破绽已经很难说是破绽了。首先,红二代,特别是那些有名的红二

  
代,安然无恙。挨了刀的薄熙来,主要是因为事关权争,其他的,只要闷声不响发

  
大财,没事儿。有了这个破绽,不用众人公开说不是,只要众人公开不说是,也就

  
猜个八九不离十了。如果说这也叫真心反腐,文化革命比这解气的事儿多多了,更

  
“真心”了。例如,文革中倒下的李井泉,据说是个到了哪儿,哪儿的人就恨的家

  
伙,他在文革里玩儿完了,确实很多人从心里高兴。与文革相比,现如今的反腐,

  
还好意思比吗?可倒过来说,文革的事,如今谁还觉得可乐?

  
习近平会不知道这是个破绽吗?当然知道,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共产党执政到今

  
天,老的高层的红二代因为文革一折腾,没有接班的机会了。到了六十多年后,红

  
二代才开始真地接班,赶上康熙接班的年份了。严格说习近平的父亲是1。5代的共

  
产党人。这件事说明了两条:世袭接班的艰难;中国共产党的极度腐朽。

  
艰难首先来自人们自民国以来对皇朝特权否定的共识,共产党自己瞎ZUO1,名义上

  
不是世袭政党,却要做世袭的事,有皇帝那么多年,没这么多乱子,但共产党说不

  
喜欢皇帝,乱子反而跟着就来了。其次也说明了中共之腐朽。我们知道苏联活了七

  
十多年,死的时候GOOGLE还不知道在哪儿转筋呢。即便是那个时候,苏共里面血雨

  
腥风应有尽有,却没有搞过世袭制。大不了是零星的高干子弟得了一些有油水的中

  
级官职,好吃好喝有你的,却在官场整体上根本不能呼应成势。中国共产党从毛泽

  
东那里开始就有了世袭主张。之后他的对头像邓颖超,陈云都把这个“组织原则”

  
交代得简明扼要:政权还是放在孩子们手里放心。到了这个时候也就别扯什么党内

  
斗争党内民主了,无非是送谁上位然后又要想法说明他不是世袭的技术问题。如今

  
他们按部就班,让孩子们把班接过去了。仅此一点,也说明了这个党有多么腐朽。

  
确实,对失去政权的恐惧使得他们不可能相信血统不够纯正的平民子弟,他们没有

  
这个自信。既然每天都要吹嘘老一辈革命家打天下的艰难和辉煌,那自己就要扛着

  
这个匾走路,这个自己给自己送的匾于是既是自己上位的通行证,也就成了最大的

  
负担(怕翻车以后成为罪犯家属),他只好相信并依赖与自己一样扛着大小匾走路的

  
兄弟姐妹。对于这个古老巨大的国家说来,这些人的数目实在是太小了,因此轻易

  
是不能杀的。但关键还不是出自保护稀有动物的动机,一旦太子党之间自己杀起来,

  
互信就没有了,内核就不存在了,你开始杀你过去叫伯伯的儿子,想干嘛,懂事不

  
懂事儿?

  
文革之后,邓小平把老干部拢在一起。连王光美刘源都和李衲相逢一笑,林立衡和

  
李衲也不会恶语相向了,这都是杀夫灭父之仇,但还是摆平了。摆平的过程就是一

  
再提醒这些红二代们,党内的残杀历史固然丑恶,大家都吃了一些亏,但无论如何,

  
我们给你们留下了一个可以控制的江山,如果你们不在党的旗帜下团结起来,你们

  
现有的一切完全可能在顷刻间失去,我的儿子都残废了,我都说毛泽东还是三七开,

  
不算老帐,我手里还有权都在维护我痛恨的毛泽东,让他的神像在天安门挂着,你

  
们有什么好说的。可以说,红二代是带着恐惧感--就是责任感--来接班的,他们再

  
ZUO1,搞清楚历史恩怨,本钱就没有了。反过来,他们换个做法还是有本钱的。本

  
钱就是人们对贪污受贿的万分痛恨,还有一条更重要,就是在这种痛恨下对贪污权

  
力的漠视和纵容。

  
西人有言,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这个道理现在都听说过,

  
相当颠扑不破,但时时记起就不那么容易了,尤其是看到统治者惩罚坏人的时候。

  
一个看上去清廉的大独裁者,和一个只想中饱私囊不顾统治大局的一群官员相比,

  
到底是谁对一个国家,尤其是一个大国,危害更大呢?这个问题其实不难回答,但

  
历史的教训就是无视历史的教训。

  
希特勒的清廉,和第三帝国的任何官员相比都毫不逊色,到了戈林、希姆莱,只是

  
第二第三把手,清廉度就变得一塌糊涂了。可那两个家伙的凶恶加起来再平方也不

  
够和希特勒的一只手好比。关于列宁和斯大林,以前的说法也是十分清廉的。后来

  
揭露出来的一些事实也无非是列宁患有梅毒(没有享受高品质腐化的结果,如果得了

  
艾滋就好了),斯大林也和一些情妇睡觉。但如果按照其所享有的权力的比例,他们

  
应该算是清廉的,其中斯大林某些地方“清廉”到六亲不认。斯大林情妇的回忆录

  
里揭露出斯大林在生活上的很多丑事,但只要注意比较,就会发觉,他手下的那些

  
人在生活上要荒淫无耻得多,说那些人是畜生绝对是对畜生的偏见。毛泽东也如是。

  
按照他的权力和地位,他可以比我们今天知道的要糜烂得多,谁敢说他睡过的女人

  
就比高岗死去之前睡过的女人更多?但是这四个人给德国,俄国,中国乃至世界带

  
来的危害有多大,到今天我们也未必就能算得清楚。

  
平民子弟的官员要钱,不一定都是用来吃喝玩乐。显然,他就是浑身上下到处都是

  
鸡巴,就是有十个子女,也用不了这么多钱。他需要用钱来买自己在官场上的提升

  
和稳定,他清楚地知道他的血液不够红,奴才之间很难抱起团儿来,他只有在开路

  
筑窝时用钱,大家都有上进心。一个少将如果要三百五十万,一个上将要多少,一

  
个安全着陆的退役上将,一个军委主管呢?他不敢在刘源质问军委主管卖官的时候

  
反问,说陈庚的儿子因为没有送钱连个退役中将都不给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说说,

  
凭什么就该给他一个中将呢?他指挥了一场成功的战役、还是对军队建设贡献巨大?

  
你怎么就不说有个叫作赵钱孙的大校没有给钱因此做不成将军呢?这说明,刘源已

  
经从文革承受的巨大打击中“走了出来”,他天生的红色血液让他迅即走向他在文

  
革后曾经参与的民主选举的反面。罗援那样的少将,毛新宇那样的少将是怎么来的?

  
对了,那是天经地义,该做的,只是做得还不够,国家者谁们的国家?他们的国家

  
嘛。

  
这是什么,这就是血统对权力公然地、明目张胆地贪污的意识,以反贪的名义,是

  
近代权力贪污中最恶劣的一种,却到了他下意识随口就来的地步。如果假定当时的

  
刘源是正义在胸出以公心的,那结果就更糟糕,他居然不能醒悟到他这番义正词严

  
里面巨大的谬误,反而以英雄自居。而这当中尤其糟糕的恰巧是他又有权有势。

  
对于徐才厚,周永康这些蛀虫我没有一点点儿同情,但我无法对这样的反贪欢呼。

  
因为它预示着对权力进一步贪污的浪潮的来临,看上去经济贪污的渠道狭窄了,政

  
治危害却大多了。这种对权力的贪污将会用意会却不言传的组织原则固定下来。

  
“清廉”的领袖们,因肃贪取得民意的上风,带领中国做疯狂的事接着就来。历史

  
上最疯狂的事都是“清廉”的独裁者做下的,“清廉”买下了你对他极度扩张权力

  
的默认,他再用这权力去实现一个“男儿”的梦想,许多人盲目地在跟随实现这个

  
梦想的时候见到现实中的噩梦。

  
我不觉得所有的太子党们都是坏人。胡耀邦的孩子对时局的看法和做法要正面得多,

  
不能因为他是太子中的一个就把他说的所有的话都当作骗人。但是这样的太子实在

  
是太少了,从宏观上说,无法为太子党正名。

  
张鹤慈认为很多太子党没有实权,这是对中共的权力赋予的意义和现在的权力结构

  
没有正确的理解。如今的太子党们都是富可敌国,什么角落都路路通的角色了。他

  
们掌握着巨大的资源。实际上我们很难找到一个太子党家族--只要在历史上没有在

  
站队上“错”得离谱的--是没落的。他们在经济调整期里各自站稳了脚跟,他们都

  
有不为别人所共享的“历史意识”,这个意识因为文革大大地强化,需要的只是对

  
这个意识的集中唤醒和和唤醒后的默契,如今这个唤醒他们的人出来了。明白地告

  
诉所有的人,恩罚来自中南海,只要不来争,不要想邪的歪的,红色江山有的你坐。

  
将一些做大了让人不放心的尾巴割掉,集中权力和资源,换一些对脱贫渴望急切的

  
奴才来做,是即便古时候的皇帝甚至大臣们都知道的道理,他们可不傻。他们能够

  
呼应成团,别人不行。只要想想王军,陈元,李小琳们有多大的金钱支配权,就知

  
道他们实际上决定了这个国家政治权力分配的能力有多大,何况还有许多血液不是

  
鲜红却也是粉红的红二代在这个经济圈子里的股份。最后,不要忘记那么多所谓

  
“开国将领”的孩子们都在军队里任重要职务。从“改革开放”以来多少民营的大

  
亨早就不知栽到哪里去了,有几个红二代有相同的遭遇?他们根本无须做什么“犯

  
法”的事来积累财富,照样财源广进,蒸蒸日上。他们可以欢迎你去查他们,倚仗

  
的就是你无法去查对权力的贪污,无法挑战对权力的贪污。日久天长,一定会对绝

  
对权力下的惩罚奴才欢呼雀跃,“整一个总是比不整好嘛”,对此,他们是懂的,

  
知道有的人会这样说。不懂的是你我,因为我们在对贪污痛恨的同时忘记了这些经

  
济上的贪污腐化无一不是来自对公权力的贪污。

  
如今的七个常委,习,李,俞都是正经的红二代,李的父亲官职较小罢了,基本上

  
是胡锦涛时代的一点儿回声,因此很弱。王算是外戚。剩下的那三个,能做什么?

  
比三个屁强点儿,算六个屁吧。习近平让自己掌握了这么多新的机构,是最明显的

  
扩权,又通过打薄、徐、周、令,在获取民声的同时来喝阻老人们的影响,他最终

  
要完成的就是集权,扩权,这个目的他已经实现了。假如既不贪污金钱,又不找情

  
妇(我不用任何民间他家族贪腐的故事做论据),费了这么大劲最终高高兴兴耀武扬

  
威的,他拿了什么走?他拿了导致最大腐败的东西走啊!对此我们有什么好高兴的,

  
愁都不知道怎么发呢。

  
不要看他抓了多少贪官,共产党整肃内部之后,会对民间大规模围剿的。他能对自

  
己的奴才狠下心来,对不愿做奴才的人他会怎么样,我是不好提起兴趣参与竞猜的。

  
虽然这类竞猜相当引人入胜,让人们对习近平今后动向的预言起伏不定,眼花缭乱,

  
很容易悲喜交加,心神不宁。

  
这时候,不妨静下心来,默念一遍: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毕竟,那些精彩的猜测,有哪一条能比得上这条更硬,不打算做和尚也可以把它当

  
经念了。这句话里,没有人格好坏的位置,那不过是在提醒我们,在绝对权力巨大

  
的吞噬力下,没有谁能幸免。

  
顺便说说,碰巧在底下看到刘大生教授说:抓还是比不抓强,大好处没看见,小好处

  
还是有的。这让我再一次看到党校“自由派”的成色,在这么一个很基本的问题上

  
作为一个宪法学者的看法可真够差的,超乎想象地差,就这样还好意思四处兜售自

  
己的宪草,难道习近平是依宪治国吗,呵呵。我要是问大生一句:大坏处你看见了

  
没,大生能说出个啥呀?拜托,千万别再讲你的”理“了,骂我一句“小毛左”得

  
了,比你讲理的水平高。事实上,习早已加大了镇压力度,无论是对民间自由派还

  
是少数民族,丝毫没有依照宪法治国的意思,大生用宪法研究搏名,不能公开谴责

  
也就算了,却找个他愚民成功的地方夸起来,真没劲透了。

  
把希望寄托在绝对权力上也不注定都落空,可以调整希望。有人说他能画美女,把扇

  
子面递上去,他隔了两天说还你个张飞,你能怎么样?扇子面都送上去了,张飞就

  
张飞吧。再过两天他说还给你一副怪石,你只好再次调整自己的预期。到了这个时

  
候,我倒是有个更好的建议:抢先直接要求他给你涂个黑扇面,不要绕弯子,一步

  
到位,希望就注定不落空了。这和“抓一个总比不抓强”的逻辑一样,好歹还是在

  
扇子上面用了一些墨的。

  
只能遥祝那些在艰难时世里还有一份坚守的好人们平安无事,对他们保持一份支持

  
和谅解。

  


  
跟贴

  

 回复[6]: 习反腐总目标 夏雨 (2014-08-06 13:10:37)  
 
  「李伟东:习反腐总目标:去掉江太上皇、政令出于朕一人」2014-08-05 10:35:52 [点击:205]

  


  
周案后还有多少只老虎?还会有更大老虎会被打吗?李伟东表示,一个基本估计是,如果副部以上、贪腐千万元以上算老虎的话,在上届中央委员、政协人大、常委中一半以上达到这一标准可能都不止。但是他表示,习近平的策略不是打全部老虎,这样会动摇执政基础。“习的策略是反老常委中的腐,把江泽民太上皇的架子打掉!让其他19个老常委‘婆婆’说,‘我们服了,你是老大,我们再不干预了,给我们一个平安养老的机会就行了。’”

  
人民日报的有关评论说,打周不是休止符。那么周之后还会抓多少老虎?李伟东分析,“还会有两次小高潮,比方李鹏电力家族和贾庆林家族,相当于反腐三大战役,然后沿着葡萄串一样的形式,把他们的地方势力全部扫荡干净,大约会打掉上届中委的三分之一,达到‘政令出于朕一人’的反腐总目标。然后,反腐势头就会减弱并收手。”

  
习不会公开扳倒江、曾

  
至于习近平的反腐会不会继续揪出江泽民和曾庆红?李伟东认为,小高潮之后的大高潮是扳倒江泽民和曾庆红,但是他说,大高潮可能不会出现,“习会留有余地,不会公开扳倒他们,私下达成妥协,让他颐养天年。但是,如果江不识趣,还步步紧逼,估计中纪委早已掌握江曾集团或家族贪腐证据,随时可以抛出。”

  
对于有人说习是江曾提拔的人,因此不会跟他们翻脸,李伟东认为他“可能是看走眼了。”他分析,“习内心存有成为一代明君的冲动。而且他又是马列毛原教旨主义者,为党、为红二集团少东家卷土重来的中兴大业,他是不惜一切代价的,不会为个人情感放弃原则,这是他与早一代的不同之处。”

  
习近平态势远超邓直逼毛

  
习近平拿下周永康可谓反腐打虎力度空前,他这样做会不会危及自身安全?有没有可能引发政变?李伟东认为,“中国红二代的自傲与自负超乎一般人想像。北京爷心态极强。”他说传闻王岐山说,“有人说知识分子打不过流氓,我们知青过来的人就是流氓,怕谁?!”李伟东说,草根阶层上来的贪腐集团,如周永康集团,没有根基,也不会相互串联。只要习近平打得稳、准、狠,打垮他们没有问题。他说,习近平上台前就准备好了要打击贪腐集团。“他一上来就搞了一轮政改,弄了一大推小组,自己挂组长,实际上是成立了一个战时内阁,把18大设计的政治管理体制统统打乱,权力集中到自己手中。军权也牢牢抓在手中,安保也做得很好,因此发生政变的可能性不大。看不到当年8老整胡耀邦的力量。”李伟东说,习近平目前的态势远超邓小平直逼毛泽东。

  
李伟东生动地以皇权描述了中共体制:毛泽东在中共七大后从流寇一支变成全党同盟共主,是国王式的共和制;建政后到1956年,扫荡了知识分子后他成为“皇帝”;从1956年到1966年文革他变成了神。邓小平在毛后恢复了贵族共和,成为国王,所以“八老”可以钳制他;连接班人江泽民都不是他亲选的;而习近平正在恢复皇权态势,个人崇拜大有死灰复燃之势。

  
李伟东说,尽管军队反腐相对秘密地进行着,但是实际是“习反腐的重中之重。”习看到了军队腐败到了他忍无可忍的程度。“比如对徐才厚、谷俊山一定会重判,新发现的腐败分子一定会抓,让老军头们清退多馀房产一定会坚持到底,吹拉弹唱的文工团一定会解散,整个部队也会按照精兵战略进行裁撤和重新编组。总之军队才是这次反腐的重点。”

  
根治腐败几无可能

  
中共自己说过,“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但是李伟东说,这个魔咒已被习打破。因为,“真反腐了,不但不会亡党,反倒可以增强执政合法性,延长执政时间。”不过,李伟东表示,制度性腐败“与所谓公有制、庞大的权贵化国企体制、预算软约束的财政体制、垄断性的金融体系、极权和高度意识形态化的政府体制、党国体制、党军体制、新闻管制体制等密切相关,这些体制不改革,根治腐败几无可能。”

  
习近平的反腐会导致实行法治、深化改革和落实政改吗?宣布四中全会集中讨论法治,似乎反腐会走向法治。但李伟东说,从三中全会以来所谓法治化仅涉及对法院进行垂直化管理,是“上收权力而非司法独立”;“周氏维稳体制不但没有淡化,反倒有变本加厉之势,反腐所采用的党法大于国法的具体做法也与法治化相去甚远。”如果真要法治化,当局就应先先释放浦志强、高瑜、许志永、郭飞雄等维权人士、记者和律师。

  
集权式反腐必将削弱市场化

  
有一种说法,认为习近平反腐集权是为了最终推行全面改革。但是李伟东说,两者“在逻辑上却有不一致的硬伤。”即,集权式反腐必将削弱市场化。他说,“虽然市场化改革呼声很高,但实质进展不大,市场与大政府体制的冲突远未解决,而经济运行却越来越依赖于国家资本主义的运行模式和在海外开疆拓土的资本输出,而不是着力于改变内需和两极分化态势、限制垄断的市场模式。这个内在矛盾会在未来进一步凸显出来,使这种一边集权,一边市场化的悖论逐渐成为现实经济生活的扭曲形态,并使腐败的温床有增无减。”

  
至于趋向于宪政和普世价值的政改,李伟东说,“这已被习明确拒绝。”但是他又说,“他会不会以一个在反腐铁腕方面让全党大吃一惊的潜伏者姿态,在历史某个时刻突然想明白了,再次让我们大吃一惊地突然转向宪政改革呢?我不知道,我想天也不知道。这种历史机缘可遇不可求。我们只能根据他现在公开宣示话语来做判断。”

  
拒绝宪政政改难过五大瓶颈

  
李伟东说,“中国的发展实践已经颠复了发展经济学之‘中产化必民主’的历史逻辑,因为中国现在形成的中产阶级与权力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并非在自然市场状态下成长,他们无法‘断奶’,所以中国的事都要重新观察。”

  
但是李伟东说,拒绝宪政改革,中国会面临五大瓶颈难以通过。 即:腐败卷土重来;两极分化继续扩大;环境恶化难以逆转;与港澳台及边疆民族地区的持续不断的文明冲突;以及与全球主要国家的制度冲突。

  
全文:

  
http://www.iask.ca/news/china/2014/08/280895.html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納粹變種馬列匪 新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