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愚公 (发表日期:2010-03-22 09:34:18 阅读人次:1975 回复数:2)

   

  
伟光正是“高度精神分裂症”患者。它的“理论”和“实践”是可以对立的,跳来跳去的,首尾不顾的,它的言论和行动是分裂的不对号的,所以它的所谓“理论”也必然是怪诞的经不起辩驳推敲的。它在理论上辩不过对手,恨不得一刀捅了对手了事,事实上已经捅死了很多很多的理论对手。而世人也都知道跟高度精神分裂又手中攥着刀子的家伙讲理,是“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的,为防着它手中的刀子而躲的远远的做“黑暗里的观众”,而伟光正则更加得意忘形、在台上接受各种眩光的照射,更加的“伟光正”了。

  
●理论上承认“二元”

  
理论上伟光正承认世界是“二元的”,毛泽东用现代白话文把古代的阴阳哲学叫做“对立统一规律”叙述的相当完整,写了一篇经典论文[矛盾论]。其中说“对立的双方既对立又统一,互相斗争又互为前提,此消彼长循环往复,从打破平衡又达到新的平衡、、、云云。

  
从这个原理我们来解释“无产阶级”(打工阶级、农民)和“资产阶级”(老板阶级、地主)这一对宝贝,就很简单明了:

  
老板需要有人为他打工创造利润,而工人需要到老板那里打工挣工资吃饭,他们就是“互为前提”的一对宝贝。同时,老板为家业企业生存发展,通常希望打工的多做少拿;而打工的要改善生活总觉得工资太少,要求老板加薪。怎么办呢?双方可以“斗争”也即“交涉”:老板看着利润空间大又需要打工的配合努力就可能加工资、如果觉得经营困难也可以不加甚至减薪;而打工的如不满意可以罢工或者走人,也可以选择接受妥协继续打工。达到新的平衡,缔结新的契约、、、;如此循环,继续前进。

  
以上我们常人看来极为正常的现象和做法,却被伟光正折腾得惊天动地鬼哭狼嚎血火交加哀鸿遍野。这就是所谓的共产革命。

  
●大搞无产阶级“一元”革命

  
一开始,伟光正从马列那里批发来“剥削有罪”论,煽动“打工阶级”斗争“老板阶级”,那斗争可就是现在我们所说的“打砸抢”、“杀人夺物”,斗死斗跨无数“老板”(地主),“打工阶级”也得到了虚妄的满足,戴着伟光正给他们的不值钱的红花,过着没有老板的“主人翁”日子,很快,吃了一点以前的存底,又无法生产更多更好的产品,日子越过越穷,要么靠“忆苦思甜”把苦和甜的感觉搅乱,要么靠“杀人运动”使人总是处在疯狂之中精神失常。

  
后来,伟光正这个精神分裂症患者有过短暂的“恢复正常”(所谓拨乱反正),认识到没有了老板大家都只有受穷苦熬,如此苦海无边的“共产大同”连鬼都不会有兴趣了,于是要恢复“老板阶级”引进资本了。伟光正非常粗末地安抚了一下跟着它闹革命闹得衣衫破烂面黄肌瘦或者鼻青眼肿遍体伤痕的各色人等,把以前的混账烂账糊涂账血泪账一笔购销,开始了“摸着石子过河”的“改革开放”。

  
●倒过来大搞“官僚资本”一元化

  
伟光正终于发觉,原本他们也有追求各种人生享受的各种本能和七情六欲,“老板阶级”享受过的所有奢华糜烂它们都要享受,而且还要享受“老板阶级”没有享受过的君主特权,人生苦短转眼百年现在不发更待何时。碍于原来的“共产”面子,开始羞羞答答探头探脑,后来发现大权在手刀子在握为所欲为无所不能。于是在“与时具进”的旗号下,把自己和五亲六戚来个“权钱联姻”,一窝一窝的“超级老板”由此大摇大摆地招摇过市风光无限了。

  
这个时候,伟光正早已顾不上什么“打工阶级”的利益立场了,反正伟光正一统天下,原来用来向“老板阶级”作斗争的所谓“工会”、“农会”早以成了废物,工人农民自己再要成立争取自己利益的组织就成了必须取缔的“非法团体”,“打工阶级”成了一团散沙的奴工,任由伟光正新型“老板阶级”大肆盘剥压榨,什么“二会”什么会,哪里还有打工阶级工人农民的影子!

  
●依然高举“流氓无产阶级”大旗大搞指鹿为马的胡说八道“一元化”

  
伟光正从“流氓无产阶级”的一元化跳到“流氓资产阶级”的一元化,自己已经成了满脑肠肥的官僚资本家的俱乐部了,还时不时表示效忠被抛进历史垃圾箱的鼓吹共产革命、给世界带来莫大灾难的马列主义,还要孩子们从小宣誓当“共产主义接班人”,在“镰刀斧子”旗下宣誓自欺欺人,从小毁坏孩子们纯真无邪的心灵,毁坏“讲真话”的道德根基。

  
高举“流氓无产阶级”的旗帜,向着“流氓资产阶级”的队伍狂奔,这就是伟光正创造的“人间奇迹”,但是丑得不能再丑了。

  
可伟光正不怕,“只要我能伟光正,哪管它洪水滔天!”

  


  




 回复[2]: “免费治精神分裂,效果好” 1513 (2010-04-07 13:56:05)  
 
  该文下面居然有此广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納粹變種馬列匪 新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