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愚公 (发表日期:2010-02-06 19:18:31 阅读人次:2874 回复数:23)

  文革时期一片乱象,参加者的活动基本分“动口”(笔)和动手(打砸抢)2部分,虽然语言也是蛮不讲理的暴力语言,但基本还是野蛮暴力在背后支撑。许多当时被批判得命赴黄泉的大学问家、作家、理论家,他们难道辩不过乳臭未干的红卫兵以及五大三粗的工农兵吗?即便张春桥、姚文元那两下子也潢不出多少真正的墨水。他们直接的死因是没完没了的肉体折磨加上精神摧残,包括不少被“无产阶级专政”直接枪毙的自由思想人士林昭、张志新,遇罗克,等等。

  


  
暴力来自哪里,来源于最高权力者毛泽东,是他的独裁武断冷血如魔同时霸占操纵了最高国家机器所造成的后果。所以“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只是表面的问题,根子上的问题出在最高权力。在最高权利的煽动鼓励下,许多本来单纯善良的青少年迅速变成了凶暴的杀人鬼。

  


  
现在我们反思文革,如果只抓表面,把责任推给本来头脑简单而被煽动得头脑发狂的红卫兵造反派头上,就是规避了本质,也不能真正反思文革。

  
如果说到文革遗风,其表现特征应该是:依仗暴力政权,抓住片言只语,武断论罪“无限上纲”,不容反驳,等等。在镜子上基本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在语言文字上有些粗鲁不当,是不够文明,应当避免。中国人的粗鲁语言还真比日本人多,日本人可能最多只会从嘴里挤出“阿呆”、“马鹿”这几句话,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在侵略战争时对中国人的屠杀。

  




 回复[1]: 》》:[在镜子上基本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老唤 (2010-02-06 22:19:45)  
 
  如果說[基本],我同意。

  
但是不能保證100%。比如板凳!

  
他以為[敵進我退]就可以逃避被追究!就可以不反省!就不是[三種人]了!!!

  
我們一定要讓板凳反省文革時犯下的滔天罪行,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回复[2]: 非常赞同愚公先生说的“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李小婵 (2010-02-06 22:31:11)  
 
  非常赞同愚公先生说的“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正如您说的: 许多当时被批判得命赴黄泉的大学问家、作家、理论家他们难道辩不过乳臭未干的红卫兵以及五大三粗的工农兵吗?

  
要是言论自由的环境下,红卫兵和工农兵,肯定不是学问家、作家、理论家的对手。问题就是这个“武革”,用无产阶级专政剥夺了理论家们说话的权利,他们不能说话,不敢说话,也没有他们说话的余地。红卫兵们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也用不着讲理,说一句“就是好”就行了。

  
所以我说的《东洋镜》上部分人的问题,也就在这里。他们不像您这样理性的辩论,而且说出一套您的理论,他们要不然无礼的谩骂,或者下流的侮辱,更有甚者“号召”大家来删我的贴,想方设法要剥夺我的发言权,这不是您说的“武革”的再现版吗?

  
您说“来源于最高权力者毛泽东”,这点跟您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我也承认您的说法有合理之处,我的看法也不是100%的正确,正如网友老赵说的“真理越辩越明”。

  
不知道您是不是有细看过我这个话题最初的文章。在这之前,其实我和您的看法一模一样,也认为文革是毛泽东的责任。读了郑念的书中,被她的一句发自肺腑的自问自答,受到深深的感触:“我不知道,这么一个孤家寡人怎么能造成遍及中国的灾难,我想,在我们自己的品性中一定缺乏某种东西,才使毛显露他的邪恶的才华成为可能。”

  
郑念的这句话使我萌发出一种新的想法:文革真的是毛泽东一个人的责任吗?

  
同样很赞同愚公先生对中国人骂人话的看法。中国人的语言暴力很多,但好像不太敢干行为暴力的事情,所以中国打架的不多,骂街的很多。每次回国都看到骂街的,特别是那些摆地摊的人,一天到晚骂来骂去,居然还能做生意呢。

  

 回复[3]: 我一直覺得: 老唤 (2010-02-07 13:26:33)  
 
  毛主席發動文化大革命,板凳也有一份責任。當然,主席負主要責任,但是板凳當時沒有勸阻主席,他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

  
看到大家的批判文章,我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板凳雖然畏罪潛逃了,但是我們一定要把他揪回來,徹底批倒批臭!

  
現在(反正板凳不在),大家要有冤伸冤,有仇報仇!

 回复[4]: 大大赞同老唤的主意 南海浪 (2010-02-07 15:47:01)  
 
  听说,文革时上头有指示要评出一定比例的反革命。

  
工友们被迫开会评选。有人去了洗手间回来后就被评为反革命啦!

  

 回复[5]: 答案终于找到! 秋影 (2010-02-07 19:10:03)  
 
  父母在文革的时候,都被打成反革命份子,至今他们一直纳闷不知为何。

  
我今天就去确认一下:是否去了洗手间?

 回复[6]:  翻墙辛苦 (2010-02-08 16:33:26)  
 
  恩来同志:

  


  
最近,不少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来信问我,给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牛鬼蛇神戴高帽子、打花脸、游街是否算武斗?

  


  
我认为:这种作法应该算是武斗的一种形式。这种作法不好。这种作法达不到教育人民的目的。

  


  
这里我强调一下,在斗争中一定要坚持文斗,不用武斗,因为武斗只能触及人的身体,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只有坚持文斗,不用武斗,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才能斗出水平来,才能真正达到教育人民的目的。

  


  
应该分析,武斗绝大多数是少数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反动分子挑动起来的,他们有意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降低党的威信。

  


  
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

  


  
请转告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

  
毛泽东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回复[7]:  翻墙辛苦 (2010-02-08 16:37:58)  
 
  1960年歷史學家、北京市副市長吳晗發表了《海瑞罷官》歷史劇劇本。

  
1965年11月,

  
姚文元在上海《文匯報》上發表了《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一文,猛烈抨擊《海瑞罷官》是「大毒草」,認為它影射了彭德懷事件。

  
此文一出引起極大震動,全國各大報紙、雜誌紛紛轉載。

  
支持吳晗的北京市長彭真帶頭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組」,草擬了《關於當前學術討論等彙報提綱》(即《二月提綱》),試圖將對《海瑞罷官》的批判局限於純學術範圍。

  
1966年5月刘主席主持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召開,通過了康生、陳伯達起草、毛澤東修改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通知》(即《五·一六通知》)。《五·一六通知》的發佈標志著文化大革命的正式開始。會議還決定成立新的「中央文化革命小組」,取代原先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組」,《二月提綱》被廢除。

  
《5.16通知》发出后,"北京各大学、中学几乎都出现了一个极为奇特而默契的现象:敢于出来给校党委、校领导贴大字报的几乎清一色地都是'干部子弟'。例如:在清华园给当时的高教部长兼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贴大字报,将其定性为反革命黑帮的,就是刘 少 奇和贺 龙的孩子。再例如,在北京师范大学第一附属中学,第一个出来给校领导贴大字报的是刘 少 奇的另一个女儿。"他们与父辈派出的工作组密切配合,想按照自己的构想来运作文革,具体地说就是重复1957年反右的过程,以期打倒一批走资派和黑五类后使自己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1966年10月,这些干部子弟成立了一个叫"首都中等学校红卫兵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

  
"联动"于1967年1月11日六次冲击公安部。

  
"联动"把矛头指向“黑五类”和“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先打校长老师同学,打社会上出身不好和“有问题的人”,给文革开始抹上血腥的色彩。

  


  
之后,另出的造反派就与这一类造反派武斗了。

 回复[8]: 毛主席的信 四海为家 (2010-02-08 16:58:35)  
 
  是不是又是哪个南书房行走的杰作?

  
在天安门城楼跟宋彬彬说“要武嘛!”的是谁?

 回复[9]: 反孔急先锋巴金的旧作《孔老二罪恶的一生》 2L (2010-02-08 17:14:27)  
 
  

  


  


  


  


  


  


  


  


  


  


  


  

 回复[10]:  翻墙辛苦 (2010-02-08 17:34:43)  
 
  政治本身就是很复杂的,文革时期的政治尤为复杂。不是简单的几句就能总结概括定性的。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文革风云人物也是最杯具的人物蒯大富,从这个人的起落可以看出文革发展的复杂和戏剧,这个反右时的老右派,从开始参加文革被工作组打倒到后来的造反派头头,很耐人寻味值得研究。

  
不能理性的看待文革以及文革中的人物,都是不正常的,从极左到极右,其实都是文革现象的延续,武斗的文革虽然结束了,文斗的文革还远没有结束。

 回复[11]: http://www.eywedu.com/sxl/index.htm 老唤 (2010-02-08 18:08:59)  
 
  http://www.eywedu.com/sxl/index.htm

  
巴金之所以没有像老舍投湖自尽,却能颐养天年,是因为他甘愿被时代所利用。

  
他晚年虽然在[随想录]里进行了忏悔,但这仍然是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忏悔。他想还自己一个[清白],而不是勇敢地深究造成悲剧的原因,况且他没有这个能力。这是他的性格和修养所决定的。

  
当然,中国也不会允许他深究。这样,他才算留下了一部作品:仅此一部。

 回复[12]: 2L的9楼雷倒我了 减盐酱油 (2010-02-08 19:58:47)  
 
  怎么会有这样的小人书?!

  
怎么写这样的文字的会是巴金?!

  
俺真是太「不勉強」了

  


  
太休克了……

  
……刚买的一小瓶酱油,我差点当成矿泉水喝了

  


  

 回复[13]: 不光是巴金 四海为家 (2010-02-08 19:58:40)  
 
  绘图的贺友直,中央美院教授,是中国连环画最大的权威。

  
别看这个破小人书,还是全明星阵容制作的呢!

  
毛主席真伟大!

  

 回复[14]:  减盐酱油 (2010-02-08 20:08:15)  
 
  不知道贺友直同学,只知道志賀直哉

  
贺同学和巴金同学,本事是有点的,可是……

  
那他们到底缺少什么呢?

  


  
文革后成长的一代人,和他们的上一代人在精神构造上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吗?

  
俺看不出来。郁闷。

 回复[15]: 難不成這小人書是2L的? 老唤 (2010-02-08 20:25:41)  
 
  值錢!

  
我雖與巴金的兒子四年同窗,但是我也得[說實話](響應巴金號召)。

  
從[隨想籙]可以看出巴金的深度和文采。

 回复[16]: 没看过[隨想籙] tellme (2010-02-08 21:35:43)  
 
  老换说,“從[隨想籙]可以看出巴金的深度和文采。”

  
到底是有深度/文采,还是没有?

  
我看巴金的家春秋,一点儿看不出哪儿好,即使在那个缺书的年代

  
我都是跳着看完的

  
(才看到老换11楼的贴,ごめん!)

 回复[17]: 参考 科长 (2010-02-08 21:30:03)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150394&page=2

  
人物周刊:我看了您的作品目录,您画过婚姻法。

  


  
贺友直 :我在单位里拿工资,上面派任务,叫画什么就画什么。

  


  
人物周刊:还画过《孔老二罪恶的一生》。

  


  
贺友直 :所以说中国文人不值钱哎。上头叫我画孔老二,上面的政治斗争我一个画画的哪里晓得。好,孔老二画好,隔手(不久)江青捉起来,马上叫我画《吕后篡权》,……后来我想想,我们这种画画的太傻太傻了,有口饭吃,滴溜滴溜跟了人走……讲讲讲讲又讲到政治问题了。

  


  
人物周刊:那时候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我不想画,我请病假,逃掉?

  


  
贺友直 :没那么大胆。那时候能让你活下去已经感恩不尽了,你还敢不三不四?北京来的红卫兵真凶啊,拿皮带抽人,皮带上这么大铜钉;有小青年吐口痰在地上,让人家舔掉……小朋友,你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

  


  
http://bbs.99read.com/dispbbs.asp?BoardID=18&ID=129236

  

 回复[18]:  采夫 (2010-02-08 23:28:18)  
 
  《随想录》俺看过...

  
巴老妻子病危,向牛棚看管要求去看望,人家说:“你又不是医生,看她有什么用?!”

  
妻子死了,问有没有留下什么话儿,人家说,她叫:“医生!医生!”

  
巴老说,她叫的可能是:“李先生!李先生!”

  
因为,我本姓李!她用的方言。

  


  
嘿嘿!

  


  
巴金,一介文人,地位不会超过白居易吧,又不是共产党员!何必呢。

 回复[19]: 贺友直沒甚麼責任。 老唤 (2010-02-08 23:47:15)  
 
  中央說了,巴金寫了,他還能不畫?

  
中國當代有靈魂和修養的畫家沒幾個,陳丹青大概還可以。

  
寓公說的有道理:啓用紅衛兵。因為那是長在紅旗下的傻屄(毫無思想和性格)。

  
通過利用[知識青年]和[群眾],消滅有頭腦的作家,再搞幾個[金光大道]和樣板戲,這就是我們的文藝方針。因此我們才有了[著名作家]。

  
要說綜合文才,巴金是中等,那麼板凳就是上等;板凳是中等,那麼巴金就是下等。看和誰比,和中國作家比,還是歐美作家比。

  
只不過板凳不可能有巴金那樣的[成就],因為板凳就是寫了,也沒地方發!他沒稿費,只好上班兒養家糊口!

  
總之,惡性循環,死了算了!

  
韓寒算是有骨氣。他先在網上發,自絕生路。反正大出版社不理他。碰巧哪個地方出版社豁出去了,給他結集,算他走運。

  
幸好韓寒的粉絲檔次比較高,都買他的書。要不韓寒也混不下去,非餓死不可!

 回复[20]:  夏雨 (2010-02-09 00:21:28)  
 
  嘿嘿,跟您较会儿真

  
韓寒还赛车,靠赛车得奖给他老爸买房。

  
写书挣不了俩钱。除非,,,

 回复[21]: 老唤,巴爷的小人书 2L (2010-02-09 10:38:57)  
 
  老唤,巴爷的小人书我家有,因为老唤说值钱,昨天已打电话回去,让他们作为重点文物保护起来。

 回复[22]: 像郵票一樣 老唤 (2010-02-09 10:48:11)  
 
  發行量少,帶有政治色彩的文革前和文革中的小人書在拍賣市場上價格高騰,特別是那些名作家,畫家的[胡說八道]。

 回复[23]: 开会评选反革命分子 南海浪 (2010-02-09 22:50:35)  
 
  秋影さん

  
打电话了吗?

  
>我今天就去确认一下:是否去了洗手间?

  
》工友们被迫开会评选。(你看我我看你,不好意思开口。)有人去了洗手间回来后就被评为反革命啦!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嬉笑怒骂逗五毛(二) 
    政治實為最大事 
    青天白日滿香江 
    替天行道開新華 
    共匪殖民七十載 
    滿目盡是申大媽 
    嘿国殇閲兵 
    日共Pk中共 
    马列子孙占中華 
    盜國賊彈冠慶盜國 
    共匪盜國七十年 
    偉大的群體 
    五毛精英楊恆鈞 
    大流氓培育了小流氓 
    香港不與北京同 
    扒皮剔骨解放军 
    正义审判必垂临 
    納粹變種馬列匪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