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自相矛盾]续今篇

愚公 (发表日期:2009-12-26 11:32:27 阅读人次:1408 回复数:0)

  

  
日文和中文里都有“矛盾”这个单词,意思都是在限定的时空内将具有不可兼顾的对立的因素凑在一起的某种不自然和不可能状态。中国人大都从小学时代就知道,“矛盾”一词来自于中国古代寓言[自相矛盾]的故事,日本人有多少人知道“矛盾”一词的这个由来,估计不会很多,但也用的很自然很普遍。

  
这个故事近乎一个笑话:古代有位卖兵器的商贩,一手拿着矛枪吹嘘:我这个矛无坚不摧,什么样的盾牌都要被它戮穿。过了一会他又举起他的盾牌吹嘘:我这个盾牌坚固无比,什么样的矛枪都休想刺破它分毫。这时围观者中有人发问:你就用你的矛来刺你的盾看看如何?那个卖兵器的大惊失色,赶紧收起家什开溜了、、、

  
现在看来,那个卖兵器的人过于头脑简单,哪能比我们现在见多识广经验丰富才能空前,可以写出它的续篇今篇且精彩万分。

  
----开头是相似的,演绎则有另外的展开:

  
这个手持兵器的贩子把手无寸铁的人们引进一个有围墙有人把守的圈子,再展开他的矛盾理论,如果圈内有人指出他的荒谬,就用矛尖去刺他的喉咙,让他或者毙命或者闭嘴;如果圈外有人指出他的荒谬,就用盾牌抵挡飞来的口水或者鸡蛋,指斥别人多管闲事干涉内政。时间长了,圈内的人见那矛尖在自己喉管前面晃动,有人不再发声,有人则用分不清是因恐惧还是因激动而颤抖的声音来附和那个兵器贩子,大喊:这里的矛无坚不摧战无不胜!这里的盾坚固无比牢不可破!

  
这个故事荒唐吗?那就是中国的现实。

  
又要搞“依法治国”,又要坚持“党领导一切”,法制的本质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党制的本质是“党的权力高于法律”,那不是矛盾吗?连那位文革中吃尽苦头死里逃生的前政治局委员、北京市长彭真后来当了法制委员会主任负责法制建设,面对“党大还是法大?”的提问,也只能两眼翻白两手一摊:“我也说不清”。这时候的坦率还有些象知羞而逃的原版“自相矛盾”寓言中的兵器贩子,但是这样的坦率人已经很难找,而象新篇“自相矛盾”中的恶劣狡猾兵器贩子的则越来越吃香。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中共堪稱老鼠精 新 
    共产主义法西斯 
    血盆大口放妖言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