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愚公 (发表日期:2009-12-25 10:06:35 阅读人次:1321 回复数:0)

  30年前文革“动乱”结束,当时上下痛定思痛,要恢复和完善“社会主义法制”,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普法教育”,出现了“法盲”这个词,泛指法律知识完全不懂的人,如同完全不识字的人叫“文盲”一样,要开展“扫盲”运动,报纸上经常出现这样的说法,指某人所以犯法,是因为不懂法。我当时就不同意:许多人从来没有学过什么法律,怎么就从来没有犯过法呢?事实上许多人虽然没有认真学过法律条文,但是“偷抢犯法,杀人偿命”、“骂人侮辱人格,打人侵犯人权”等等朴素的善恶准则和荣辱观念使他们不可能去做“贪污公款”“入室偷盗”“强奸妇女”、“打人杀人”这种一听就知道是“犯法”的事。所以普及法律知识只能让原本“守法”的善良人更加“守法”,而不能阻止和减少违法犯罪的发生。但是可以在违法犯罪发生以后找到判罪和处置的依据。

  
也就是说,最可怕的不是因为不懂法而犯法,恰恰是“知法犯法”,更可怕的是“执法犯法”,更严重最可怕的则要算“制法犯法”了。

  
30年过去了,中国制定了上百个法律,培养了千百万法律专门人才,成就不可不为“巨大”,但是中国就可以说是一个“法制国家”了吗?非也!有法固然比无法好,但在许多场合些法律条文只被当成了某种包装纸。

  
同历史上的“王法”不同,现代法律要求的是“客观性”和“公正性”,为了避免误判,规定了司法裁判必须具有独立办案、公开审理和充分辩论三大要素,缺一不可。而中国的现状恰恰是以此三大要素的缺失,颠覆了法律的“客观性”和“公正性”。

  
独立办案,审案判案只以法律明文规定为依据,不受来自外部的干扰。但是中国的法治现状恰恰是权力指令司法、干扰司法,黑箱作业,幕后拍板,大案服从权力意志,中案服从人脉意志,小案服从金钱意志,或者是多种干扰纠合在一起,就是没有忠于法律的独立意志。

  
公开审理,裁判的结果要以社会认同为归宿,公众可以自由申请旁听,媒体可以自由要求采访,审理过程进展公开透明,那就不容易出轨和出鬼。但是中国的法治现状恰恰是不公开和假公开,越是社会意义广泛的案件审理越是不公开,它所追求的社会效果固然也是“服众”,但那是“慑服”,而不是让社会公众“信服”。它只体现权力意志(少数人),而不体现社会意志(多数人),所以它不敢将审理过程公开化和透明化。

  
充分辩论,又是现代法制的一大特征。充分的反复的辩论才能揭示真相和搞清因果,为判案提供充分依据,因而公开的庭审辩论次数多时间长,结案非常慎重,决没有什么“从重从快”的胡来。中国的法治现状就是时间和精力都化在幕后交易黑箱运作上面,公开庭审则来“短平快”,法官象作贼一样赶紧收场匆匆溜走。

  
我们来看目前比较注目的冯正虎归国受阻案,是中国的“婊子牌坊式”法制的杰作。把持有合法护照的冯正虎“强制送还日本”,令其滞留成天机场国际部40余天,中国有谁来对此做出法律解释呢?政府发言人回答外国记者提问时总是一样的枯燥虚伪:“中国是个法制国家,有关法律问题请直接询问有关部门”,而上海有关当局居然认为法律没有规定不可做的他们都可以做,这哪里是“法盲”的问题,简直就是“我有权利我怕谁”的“法氓”了。对这种“法氓”,你对他进行法制教育还有什么用呢?

  
毛泽东有诗句曰:“僧是愚氓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用来形容他自己倒是很说明问题的。他亲自制定了宪法等等具有现代表征的法律条文,但同时自喻“和尚打伞,无法无天”,不断用自己的“最高指示”来颠覆法律的实施,搞得冤狱遍国中、、、待到他要打倒刘少奇时,刘还煞有介事地举着宪法对红卫兵说:我是国家主席,受宪法保护!结果引起红卫兵的哄笑和加倍的狂暴,直到他被整得头发3尺长浑身爬满虱子奄奄待毙时,也许还没有搞明白他眼中的庄严宪法怎么还不如卫生纸管用。

  
看来“依法治国”的口号说说容易,做起来首先要用她来束缚自己,方能服天下。当权力企图强奸法律时,法律要象烈女一样高呼:我具有独立人格,不容凌犯,那时法律才象个法律的样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嬉笑怒骂逗五毛(二) 
    政治實為最大事 
    青天白日滿香江 
    替天行道開新華 
    共匪殖民七十載 
    滿目盡是申大媽 
    嘿国殇閲兵 
    日共Pk中共 
    马列子孙占中華 
    盜國賊彈冠慶盜國 
    共匪盜國七十年 
    偉大的群體 
    五毛精英楊恆鈞 
    大流氓培育了小流氓 
    香港不與北京同 
    扒皮剔骨解放军 
    正义审判必垂临 
    納粹變種馬列匪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