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愚公 (发表日期:2009-04-10 08:50:38 阅读人次:1282 回复数:0)

  

  
可以说,任何反对中国实行民主的理由,都早已被六十多年前的“我党”的关于民主的精彩论述批得“体无完肤”了。可是中国为此付出了亿万人的宝贵生命,至今依然在民主国家的门外徘徊。同样这六十多年中世界上民主国家从几十个发展到了上百个,而“我党”却以种种理由拒绝民主在中国的实现,也即拒绝“民主先声”的兑现。

  
几年前有人把“民主先声”整理成了书籍出版,可是不久却成了禁书。要理由吗?不需要。历史也好现实也好,一切有掌管所有权利的“我党”说了算,没有必要来解释“民主先声”过时作废的理由。尽管“我党”也尝过了“不民主”的苦头,“我党”一朝权在手,岂有“还政与民”之理?

  
虽然“我党”换了几茬人马,时代也足够让人了解外部世界的真实了,新一代“我党”精英,“与时俱进”的只是变着花样享受和继承祖上传下来专制家底,作的是“千秋万代不变色”的美梦。

  
这情景让人想起《一千零一夜》的故事,千年修成的魔鬼被神装进了一个瓶子里无法施展,可是机会来了,有人打开了瓶盖,魔鬼出了瓶子从一缕青烟变得巨大无比狰狞可怖,而人虽然惊恐万状却还保持着智慧,哄着魔鬼说:不相信这个瓶子居然能够装下你巨大的身体,你让我再确认一次好让我相信。魔鬼得意忘形居然又变回青烟进了瓶子,而那人则赶紧盖上瓶盖,再也不让那魔鬼出来了。

  
这个故事有惊无险,结局不错。可是中国专制主义这个魔鬼可没有那么好对付。它被人从瓶子里放出来变得巨大无比,遗祸人间,无论如何说服它要它兑现有过的承诺,可它再也不回到瓶子里去了。

  
中国的专制主义确实不是等闲之辈的小鬼,它既有数千年中国帝王学,宫帏阴谋学,杀人酷刑学,篡改历史学,文字狱学,指鹿为马学等的深厚底蕴,还吸收了外来的阶级斗争学,打砸抢革命学,全面专政学,彻底控制学等的新兴模式,此外20年前它还借鉴了其他独裁兄弟被“收进魔瓶”的教训,加上中国原本拥有世界最多的人口,使这个专制魔鬼,空前巨大,顽固且狡猾。

  
这是一个现实中的《一千零一夜》故事,虽然未见最终答案,但其中原委还是可以分解一下。可以说,独裁主义可以让人的所有欲望得到最大的满足,一旦尝到这个味道是决然不肯放弃的。犹如吸毒,一旦你体会了那种恍若神仙的感觉,绝对是回味无穷难弃难舍。

  
假设一下,如果你有一天突然在一个岛上和一大群人生活在一起,只有你一人佩带轻重武器而其他人一律赤身裸体,想想吧,你不变成暴君才怪呢!进而也可以推断,你尝到这种皇帝般生活的滋味后会愿意轻易放弃才怪呢!!

  
再比如,你问别人借钱发了大财,发到了富及一方,到了勾结官府,买通报社,雇佣打手的地步,而你的债主除了当年的借条契约一无所有,你还会在乎那一纸文字吗?

  
是否可以想通,“民主先声”失效的原因了?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3760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中共堪稱老鼠精 新 
    共产主义法西斯 
    血盆大口放妖言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