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愚公 (发表日期:2009-04-10 08:50:34 阅读人次:1489 回复数:0)

  

  
看了中文导报转载的2月9日人民日报房宁的同题文章(可能是节选、以下称房文),认为其传递的信息比起胡锦涛的“没有民主就没有现代化”,温家宝的“普世价值、共同财富”论、以及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文字所传递的信息是一种倒退,其立论是不能令人信服的。

  
房文指多党竞选要花很多钱,只有大财阀支持才能当选。还有公开的党争会造成社会对立和动荡,等等。

  
多党制也即民主制确实存在房文所说的种种问题和弊端,所以说民主制不是万能的和完美无缺的。但是民主制本身是可以自由批评的,民主制下所有的问题是可以公开揭露,公开讨论的。这又正是民主制的优越性。你看房文不但在中国发表,还通过中文导报在日本发表了,没有权利机关来审查和追究在民主国家发表“反民主”言论。这其实正是民主制度的广大包容性和优越性。

  
反过来看与“多党制”对立的“一党制”,你可以随意批评批判吗?一大堆的帽子和棍子已经等在那里了,如有“不识时务”者忧国忧民者仗义直言或秉笔直书,恐怕轻者保不住饭碗重者要受用劳动改造大牢伺候,接下来皮肉痛苦生命不保“人间蒸发”“被自杀”都有可能,这恐怕是人人心知肚明甚至深入骨髓的恐怖来源吧。

  
多党制的好处在于没有一个政党能够秉持国家政权为所欲为掩盖真相,连他的财政支出都必须公开,所以房文可以掷地有声地列出美国竞选议员所花费的费用。但那是一种“阳光下的消费”,是一种“全体国民的盛大节日”,有哪个纳税人会为了节省这笔竞选支出而反对多党制,宁可享受没有竞选的一党制的呢?不会有的。

  
反观没有竞选的一党制,难道是一盏“省油的灯”吗?庞大的党务支出以及为了维持维护一党制的各种名目的监控,收买,镇压,装点·····等等费用加上官员的特权挥霍浪费,非但是个深不可测的财政黑洞,而且国民连过问的权利也没有。房宁先生如果是个认真的学者,也请把这些费用调查列举出来比较比较吧。毛泽东说过“有比较才有鉴别”,民间也有“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的说法。

  
多党竞选,民主政治有时确实“乱哄哄”的,甚至会发生某种程度社会秩序的失控,说这是民主的学费和代价可以,由此来全面否定民主制度是站不住的。我们知道衡量一个社会是否稳定和谐,不光要看表面上的和平上街示威人数,要考量的项目指数还有其他极为重要的。比如国民的“非正常死亡比例”,法律的“公正公平指数”,社会财富的“分配合理指数”(贫富差别指数)以及国民享受的自由度指数,难道是可以不加统计评判就妄做结论的吗?在以上几个重要指标上,一党制创造了怎么样的成绩呢?可以登上[吉尼斯世界大全]的恐怕只有黑色记录:比如和平时期几千万国民的非正常死亡;号称“依法治国”时代成千上万告状无门的“访民”;制造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的贪官污吏群(据北京市检察机关去年11披露的数据,自90年代中期以来,就有近2万贪官外逃,携带款项达8千亿元人民币。)号称具有“先进性”的少数党国官员及其家属占有着大部分的社会财富……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多党制下的执政党是在国民监督下每天饱受批评艰难执政的;而一党制执政非但享受法外特权,而且可以把一切光荣归于自己,把一切罪名任意加在国民头上,这在“主人”和“公仆”(马克思理论的发明)的关系上是完全颠倒的。由于“潜规则”颠覆了公开的伦理和法律,人人不敢讲真话,为了追求权利的蔽护向权利倾倒而罔顾其他,甚至参与由政权名义发动的迫害运动,人心的堕落造成的精神文化层面的祸害更是不可低估。

  
中国改革开放30年,中国人亲眼看到了外部的世界,知道了原来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并非多党制下的人民而正是一党制下的自己。海外传媒的自由度也让中国人了解到了多党制好于一党制无数倍的真实以及历史真相,为何还是视民主为异物甚至“洪水猛兽”呢?

  
有人会说:近30年的改革开放不是在一党制下取得的巨大成就吗?

  
事实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基本就是向多党制的民主国家开放,如果没有多党制民主国家多年来创造的经济成果为中国“拿来就用”,而靠在一党制下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那还有可能吗?换句话来说,如果中国向一党制的模范朝鲜,古巴开放,也还有可能吗?因此可以说中国近30年繁荣的源头在多党制而不是一党制。只有一手遮天的一党制才能干得出任何时候自吹伟光正,反过来攻击批判多党制,真是没有正常人的逻辑。

  
再来看看毛泽东,邓小平直到现在的中国领导人个个不乏精彩的民主言论,为何做起来总是另一回事呢?我认为根据对立统一的规律,他们的民主思想是应该是真实存在而非骗人假话,只是相对于专制传统的巨大惯性来说过于弱小而难成气候。以前毛泽东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但由于革命的速胜和独裁地位的确立,无论如何告诫“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终究无法自控,只把中国搞到了灾难的深渊至死方休。文革中受尽磨难的邓小平对专制独裁有过深刻反省,有过中国“专制传统太长而民主传统太少”的清醒认识,甚至作出几十年后“让人民直选”的大胆设想(见《邓小平选集》),终究怕失去权利会失去一切而下令血洗天安门……而后的领导人虽然进入了“打开窗户看世界”的新时代,也作了不少融入国际文明社会的努力,终因专制传统的巨大惯性以及对专制机器驾驭自如的成功感,再加上给他们自己及家属带来的巨大好处以及担心专制制造的大量罪恶被清算等等原因使他们对于一党制实在难以割舍,他们好像能做的就是继续维持上面动脑筋想办法了。让房宁先生这样的文化人出面写维护一党制的文章就是其中之一吧。

  
中国现在很了不起了,卫星上天了,奥运也开了,为何一谈到民主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自甘当三流民族了?建议中文导报可以开展一下公开讨论,“中国人究竟配不配搞民主”,可以把海外华人区作为“试验特区”,如同30年前开展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样的大讨论,一定会有极大的思想成果。我们亲身体验民主社会好处的海外华人应该支持中国领导人头脑中及各级领导层中真实存在但却弱小待援的民主思想和民主努力,帮助它们成长壮大,

  
使宪法规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利属于人民”的庄严承诺,通过我们每个人的自由表达权和选举权的实施加以真实兑现。

  
附录:部分民主先声:

  
毛泽东同志说:"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1944年6月12日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毛泽东同志说:"中国人民都不准备实行社会主义 , 谈论立即实行社会主义就是‘反革命',试图付之实行就是自取灭亡。" (1944年毛泽东与谢伟思等人的谈话)

  
毛泽东同志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什么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呢?......从前有人说过一句话,说是‘有饭大家吃'。我想这可以比喻新民主主义。既然有饭大家吃,就不能由一党一派一阶级来专政。讲得最好的是孙中山先生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里的话。那个宣言说:‘近世各国所谓民权制度,往往为资产阶级所专有,适成为压迫平民之工具。若国民党之民权主义,则为一般平民所共有,非少数人所得而私也。'同志们,我们研究宪政,各种书都要看,但是尤其要看的,是这篇宣言,这篇宣言中的上述几句话,应该熟读而牢记之。" (《毛泽东选集》一卷本 第689-698页)

  
周恩来同志说:"我们今天纪念孙中山先生,讲到他的遗嘱,真是无限感慨。遗嘱中说,国民革命的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我们知道,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对外独立,对内民主。可是孙先生已经逝世十九年了,这个目的,还没达到。......民国本是应该实行民主的,但国民党执政已经十八年了,至今还没实行民主。这不能不说是国家最大的损失。实行宪政,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1944年3月12日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会演说词)

  
刘少奇同志说:"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共产党作为民主的势力,愿意为大多数人民、为老百姓服务。只要一有可能,就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将政权全部交给人民所选举的政府来管理。共产党并不愿意包办政府,这也是包办不了的。中国的独立自主与人民的民主自由,是共产党的目的,也是全国极大多数人民共同的目的。共产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与目的外,没有其它的利益与目的。"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茅盾先生说:"我们受尽了欺骗。如果将来其它文献统统失传,只剩下堂皇的官报,则无话可说。现在既然连政府也口口声声说‘民主',那么,我们就要求一个真正的民主。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1946年2月1日《新华日报》)

  
为了国家利益和革命事业,我们应该贡献出自己的一切。但这必须事先解决两个问题,第一,我们那样牺牲自己是真正为了国家和革命么?第二,我们所有的一切是些什么?...一面说青年“根本不能谈民主”,一面是叫青年“必须牺牲个人的自由”,这就是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对青年所施行的“标准”的“民主自由”的教育...那不过是为着要装装门面而已。  

  
---《新华日报》1945年4月15日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不结束党治,不实行人民普选,如何能实现民主?把人民的权利交给人民!

  
---《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社论

  
党对政府的领导,在形式上不是直接的管辖。党和政府是两种不同的组织系统,党不能对政府下命令。  

  
---《董必武选集》第54-55页

  
现在,官方豢养的论客们更公然地企图恐吓人民,说国民党是希望中国安定的,而...却希望天下大乱...中国共产党,不但“要变不要乱”,而且正是要“以变止乱”...(国民党反动派)也是希望某一种“安定”的,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他们的统治“安定”了,中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老百姓就更会没有饭吃、没有衣穿、没有事做、没有书读、没有说话的自由、没有走路的自由、没有住家的自由...废止国民党的一d专政!

  
---《新华日报》1946年5月17日社论

  


  
作者:gs15 回复日期:2008-1-14 22:06:04 

  
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党史教学参考资料》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d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GCD要夺取政权,要建立GCD的“一 d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GCD反对国民党的“一d专政”,但并不要建立GCD的“一d专政”。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

  
这说明英美在战时也还是尊重人民的言论出版等民主自由的。英美两大民主国家采取这些重大措置,正说明英美两国是尊重和重视...及其他党派,和他们所代表的意见和力量的...同时,(他们)也有一些批评。他的批评对不对,是另外一回事。这种民主团结的精神,是值得赞扬和提倡效法的...全国各党派能够融洽的为共同目标奋斗到底,这是英美的民主精神,也是我国亟应提倡和效法的。

  
---《新华日报》1942年8月29日

  
不论程度之深浅,美国是始终保有一种传统精神的国家,那传统就是民主。

  
---《新华日报》1943年4月15日

  
法西斯的新闻“理论家”居然公开无耻地鼓吹“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报纸”的主张。它们对于“异己”的进步报纸,采取各色各样的限制、吞并和消灭的办法,如检查稿件、任意删削,威胁读者、阻碍推销,派遣特务打入报馆、逐 渐攘夺管理权,最后则强迫收买,勒令封闭。

  
---《解放日报》1943年9月1日

  
是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3759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