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亡共石”和“蔑党谣”

愚公 (发表日期:2009-04-10 08:50:25 阅读人次:2863 回复数:0)

  最近海峡电视台的东方揭秘专题,公然谈论的是2003年被发现的贵州平塘的“藏字石”。有趣的是画面上分明出现的是“中国共产党亡”6个清晰可辩的大字,科学工作者只报出前5个字,将最大的有点隶书味道的“亡”字视而不见,见而不报。从省级专家到中央专家,大家们除了考证这块藏字石形成于2.7亿年前绝非人造,以外就是计算出形成的“概率”为几千亿分之一这种“科学结论”。

  
但他们也费解:原来是一块岩石迸裂开来成了左右两半的。在其中一块岩石断面上“凸”出来的这6个字,为何在另半块岩石断面上没有相吻合的“凹”进去的另一半字呢?

  
他们更加惊奇得张口结舌的是,这清晰可辩的6个字,非但形成了当今最为炙手可热的政治单词“中国共产党”,后面还跟着意义明确的判断性质的 “亡” 字,哪里是几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论”所能够计算出来的呢?看来非“天意”不能解释啦。

  
2000年前的秦朝,天上掉下一块大陨石,上有 “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样,秦始皇闻之大怒,不但下令毁了陨石,还把四周的居民也都杀了。结果却是应验了陨石的字义。

  
现在毕竟时代不同了, 虽然对“亡” 字视而不见,还是公开讨论,广为传布,国内好几家电视台都争相播放,现在网上也能查到,让大家百闻不如一见,心领神会,这可以说是一种进步吧。

  
其实,即便从唯物主义观点来看,任何事物有生必有死,毛泽东不是也说过将来政党,阶级,国家都会消亡的嘛。如同七八十岁的老人,谈论一下生老病死问题也可以坦然无惊了。

  
鄙人既非无神论者,也非有神论者;换句话也可说,既是无神论者也是有神论者---用无神论能解释的就用无神论科学来解释,无神论科学解释不了的就用有神论来解释。这个亡党石那么神奇,科学解释不了也只有用有神论来解释了。

  
虽然现实中那个党还象棵参天大树,但那个亡象早已显现。那号称几千万党员有几个还相信共产主义的?活像一个灵魂出窍的行尸走肉。或者说在人们心目中,那个信仰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已经死亡了,现在的只是一种怪模怪样的替身。

  
不信,有当今手机短信的民谣为证:

  
新婚之夜,新郎手撫新娘兩腿之間問:"這是什麼?"新娘回答:"党!"新郎说:"我想入党,行不?"新娘道:"你迫切要求入党的心情我懂,但正式入党还需符合以下条件:1,只要你过得硬,党的大门随时为你敞開;2党的宗旨是:党指挥枪;3入了我的党,就不能入別的党;4对党要絶对忠诚,并誓死捍卫党的纯洁;5不许入党前干勁十足,入党后萎靡不振;6要与时俱进大胆创新,全方位多角度促進党内和諧;7必須毎月按時足額交納党费、、、、

  
这段“冗谈”文字简直就把党诬蔑成了“**玩意”了,难道没有严肃正经的文字来描述吗?换严肃一点的说法只能是:由一群不相信共产主义,专想升官发财的人组成,花着人民的血汗钱,听命于专制主义指令监视控制人民的庞大的特务组织。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3758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中共堪稱老鼠精 新 
    共产主义法西斯 
    血盆大口放妖言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