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愚公 (发表日期:2010-03-07 11:13:53 阅读人次:5620 回复数:43)

   

  
有网友对李社长说:“你是好人”,对此愚公非常赞同,李社长确实是个好人。

  
愚公在同李社长在前一阵关于文革辩论中基本处于不同观点的“对立面”,互相“笔枪文战”你来我往,战犹未酣。由愚公来说“李社长是好人”,比起支持李社长观点的人来说,意义有所不同。

  
所谓“道不同不相谋”,那是“拉帮结伙”的说法,而作为对立观点的愚公来说此话,应该说是站在了更高的层次。也即是把东洋镜当成了一个小小“国会议事堂”,一个言论平台,各种观点可以自由表达,自由辩论。“不同意你的观点,但维护你的言论权利”,并且维护个人的人格尊严。

  
撇开文学、生活、工作等日常内容不谈,就在政治问题上的光明正大、据理力争方面来说,李社长可以得到“巾帼不让须眉”的美誉。至少一些支持李社长观点的人,不敢正面“参战”,或者放几支暗箭便行方不明的风格,不能同李社长比肩而论。

  
李社长的勇于应战、不折不饶的战斗风格,使东洋镜一时成了政治辩论的“擂台”,就象“大相扑”比赛,双方都用力用计,你推我挡,来往过招,才让观众目不暇接,精彩叫绝。 如果哪位力士被一推就倒,那不是太让人扫兴了吗?所以相扑界明文规定:禁止“无气力相扑”!

  
李社长的骁勇善战符合民主政治的精神,你看到日本电视辩论,都是各执一端,穷词尽理,辩驳到底,并不强求统一。也无法统一。

  
有的网友在反驳言论中对李社长个人有所贬斥,对此愚公是不赞成的。愚公主张“对理对事不对人”,不要对任何个人造成伤害。所以愚公看到李社长突然中断的文字而担心其发生意外即自发表达关心、而李社长也回复有礼,此乃绅士淑女之道,真正的民主上流社会。诸位看到日本政党互相攻击咄咄逼人,但到了哪位政治家因病过世,不分党派全体追悼,感受同样的国人情感。哪里象伟光正,只按照自己的需要和喜好来对人荣辱褒贬,把有些人抬到“八宝山”,把另外的人贬到“九龙潭”,完全没有君子胸怀。这不奇怪,能够把自己吹成伟光正的,本来已是无耻和无赖的典范了。

  
愚公批判伟光正,首先不承认自己是伟光正,愚公所有文字,主动和诚意征求反驳文字,“战斗正未有穷期”,还望李社长继续加油,加赐辩驳文字,活跃大家的思路,活跃东洋镜。但要注意,不要太累,不要影响健康生活。

  
此外,根据伟光正依然盘踞中国大陆的现实,得其益受其惠、为其辩护者应该不少,不要让李社长一个人受累,勇敢地出来堂堂正正地发声(还可以用化名),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Page: 2 | 1 |

 回复[1]:  九九归一 (2010-03-07 21:42:25)  
 
  愚公,好文!愚公此文讲的极是。民主的精髓是海纳百川。一个人如果连不同的声音都不能容忍,那么他(她)就根本不配奢谈什么民主。生活中有一种很有趣的现象:一些严厉批判毛泽东先生的朋友们,而他(她)们自己却恰恰热衷于毛泽东先生独裁的那一套。毛泽东先生晚年所犯的错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听不得不同意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回复[2]:  老X (2010-03-07 12:51:29)  
 
  --- 根据伟光正依然盘踞中国大陆的现实,得其益受其惠、为其辩护者应该不少,不要让李社长一个人受累,勇敢地出来堂堂正正地发声,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

  


  


  
愚公正在请你们跳出来呢!加油!

 回复[3]: 久违的感动!顺商榷一词。 李小婵 (2010-03-07 16:40:20)  
 
  愚公的文章令我感动,这真的还很难得。观点不同者也能成为朋友,这是我在网上最大的收获。

  
正如您说的,中国人喜欢“拉帮结伙”的帮派文化,没有自己独立的观点,只认帮派。凡是我们一帮的人,不管他说什么我也赞成,不是我们一帮的人,不管说什么也要反对。恰如毛主席形容的那样“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

  
我想,其实版主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平台,就像愚公说的“国会议事堂”,大家能够把自己的心里的想法畅所欲言,不要搞成帮派怄嘴的场所,也就不枉了版主的这一番苦劳。

  
顺商榷一词,您说的“盘踞”一词,似乎是说中共不是合法的政府,就像以前台湾说共匪“盘踞”大陆,也像中共以前说国民党匪帮“盘踞”宝岛台湾。现在两岸也都不用“盘踞”这个革命造反用词了,我还以为“盘踞”已经成为历史的死语,所以看到愚公再提“盘踞”,心中一惊,不知何意?

  
再说伟光正问题,愚公不满“商女商男”,号召人民起来反对伟光正。可是问题在于,您没有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为什么要反对伟光正?作为政治运动,你总要给人民一个许诺:反对伟光正会得到什么好处?没有好处的事,人民是不会干的。

  
日本大选,政治家都在拉拢人民,大说“你选我的话,你会得到什么好处。”什么母子家庭铺贴,三子补贴,老人补贴等,都是民主党这次上台的法宝。

  
中国人民现在温饱算是解决了,人民现在期待的是“致富”,中共顺应民意,放开政策让大家致富,这是中共政权越来越稳固的基本原因。愚公说的“人权”之类的理想,离中国老百姓的现实太远,他们现在想的是买房子,买汽车,言论自由之类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奢侈品,就像您说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间犹唱后庭花”。

  

 回复[4]: 伪民意 愚公 (2010-03-07 20:15:46)  
 
  只求温饱,不求自由民主是伟光正刻意制造的伪民意,它把要求民主自由的人杀的杀、关的关,剩下的只有只求温饱、富裕的经济人民啦!

  
如果伟光正相信大多数人是拥护它的,那就试试看,象东洋镜这样经过充分辩论,再让人民投票看看如何?民意测验试试也行,它敢吗?

  
至于伟光正是否合法,连国内的学者贺卫方也指出,它从来没有登记注册过,不合法的。

  

 回复[5]: 隔间犹唱后庭花? tellme (2010-03-07 21:25:39)  
 
  白痴,哪来的什么“隔间犹唱后庭花”?

  


  
愚公,辛苦了,李社长说你跟她隔间犹唱后庭花了,

  
本当?信じられない

  
不知愚公桑有没有一点儿感悟:撼山易,撼白痴难

  
你要当心别让社长把你“人以物聚”了。

 回复[6]: 愚公先生,我以为您的思想太过理想,太过高尚,和现实世界相差太远。 李小婵 (2010-03-07 21:28:39)  
 
  愚公先生,我以为您的思想太过理想,太过高尚,和现实世界相差太远。

  
比如说您上次批评的日本某报纸,不报道冯正虎的新闻,这体现了您的理想和现实世界的差距。

  
这份日本报纸,并不是伟光正的喉舌,它不登冯正虎的新闻,只是为了自己的温饱,不想惹麻烦而已。这份报纸的编辑们,也要吃饭穿衣,买车买房,要是按您说的那样,把冯正虎登上头版头条,不是砸了人家买车买房的饭碗吗?如果您不能向报纸的编辑们提供另外的好处,人家怎么可能砸自己的饭碗来反对伟光正?退一步说,就是伟光正真的倒台了,报纸的编辑们又能得到什么具体的好处?他们为什么要舍出自己的血本去反对伟光正?

  
人都是经济动物,没有利益的事,人是不干的,哪个国家的人,也都是一样。如果我是报纸的编辑,我也不会干自砸饭碗的事,我们不能对别人提出过高的要求。至于您说的“再让人民投票看看如何?民意测验试试也行?它敢吗?”那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不是伟光正敢不敢的问题,而是它没有必要干这样的事,除非它被逼到不得不这样做的时候。

  
至于伟光正的合法性,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联合国都承认伟光正是代表中国唯一合法的政府。说伟光正“有登记注册过,不合法”,那只是气话而已,不能当真的。如果您真的认为伟光正的不合法,那么您就必要说出一个合法的政府来,这个合法的政府在哪里?

  
比如说我在隔壁的跟贴里说,政治家至少要有10个以上追随者,那么现在中国有哪一位称得上拥有10个以上追随者的政治家?我这里没有包括宗教团体。

  

 回复[7]: 回六楼 九九归一 (2010-03-07 21:52:08)  
 
   “这个合法的政府在哪里?”

  
这个合法的政府就是孙中山先生建立的,也曾经被中国共产党人承认过的中华民国政府。

 回复[8]: 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时,都已经承认伟光正的合法性了。 李小婵 (2010-03-07 22:12:01)  
 
  2005年,国民党主席连战访问大陆时,都已经承认伟光正的合法性了,那么您如果拥护国民党,也该承认国民党认同伟光正合法吧。

 回复[9]: 回8楼 九九归一 (2010-03-07 23:24:46)  
 
   合法也好,非法也好,都是人为的一种概念。关键的是这个“法”字。古今中外,所有的“法”都是统治阶级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制定的。这里没有正确与错误之分,只是不同而已。胜者诸侯,败者贼,历史从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回复[10]:  吴卫建 (2010-03-07 23:26:13)  
 
  连战在认可中共的同时也直接或间接阐明中华民国政府的现实存在。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10-03-07 23:32:42)  
 
  建议李社长不要只停留在公司和镜子这两个世界,有机会给自己点休闲,比如去欧美国家逛逛,或去台湾逛逛,最好不要跟团旅游,进入民间去私访走走,会开阔很多视野的,我觉得你的思维太鼓浪屿了,那个岛我最近几年一共去过三次,的确不错,但是实在太小,跟江之岛差不多大。

 回复[12]: 东博,山不在高,水不在深 李小婵 (2010-03-08 08:23:27)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鼓浪屿虽小,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可以调钢琴,讲洋泾。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西洋美国庐,东洋日本亭。

  
孔子也云:“鼓浪屿了不起。”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10-03-08 12:11:39)  
 
  你没救了。真的,我也不想说什么了。我本意并非嫌鼓浪屿小,看不懂就算了。

 回复[14]: 愚公有耐心请李社长尽情发表意见 愚公 (2010-03-08 13:55:02)  
 
  贺卫方是法学教授学者,他说伟光正不合法,是有严谨的法学依据的,不是什么气话。

  
联合国承认伟光正,是因为伟光正实际上控制着中国大陆,为了使世界四分之一人口溶入国际大家庭,便于开展各种事务。(包括北韩等)

  
愚公说伟光正盘据中国大陆,是因为它不接受人民选举而企图永远“执政”的无赖行经,是气话,但应该属于“正气”之气。(谢谢李社长说成是理想主义)

 回复[15]: 再和愚公先生商榷几点。 李小婵 (2010-03-08 23:03:25)  
 
  商榷之一: 愚公说伟光正盘据中国大陆,是因为它不接受人民选举而企图永远“执政”的无赖行经

  
任何政党的最终目的,都是企图永远执政,没有哪个政党自愿把政权让给别人的。日本的自民党,台湾的国民党,美国民主党都企图永远执政,只是他们没那个能力,被别人赶下台了。

  
伟光正企图永远执政,不应该算是无赖行径。他可以企图永远执政,你也可以打破他的企图,这当然就靠你的本事了。

  
伟光正能够一党执政六十年,做到日本的自民党,台湾的国民党,美国民主党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平心而论,还是伟光正比那些政党更有本事,更有手腕,才能做到这么长时间的一党专政。

  
商榷之二:愚公对中国民主化的理想,这也是我的理想。我们的分歧是:愚公主张踢开共产党搞民主,我主张依靠共产党搞民主。

  
我之所以反对中国踢开共产党搞民主,是因为这是不现实,不可能的。

  
第一, 中国共产党是靠枪杆子打出来的,所以要踢开它,也只能用枪杆子。我看到的民主斗士,都是敢说不敢干的,为了几万美金就互相拆台。如果中国真的出一个格瓦拉、本拉登那样的人物,敢豁出性命去和共产党拼,那且当别论。既然没有这样敢动枪杆子的好汉,企图靠谩骂骂倒共产党,那是太天真了。

  
第二, 共产党也不是一定要反对搞民主,只要是它领导下的民主,共产党并不反对。1980年代,胡耀邦赵紫阳一些开明人士,就主张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搞民主,只是遇到一些急功近利的野心家,急于要打倒共产党,结果反而延误了中国的民主进程。

  
第三, 对于老百姓来说,只要是民主就好,不管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还是共和党领导下的民主,都没有什么区别。

  
第四, 所以我希望大家来推动中国共产党搞民主,首先是从党内民主开始。党内有了民主,党外自然也会受益。

  

 回复[16]: 党内民主=痴人说梦 老X (2010-03-08 23:22:26)  
 
  只要好好研究研究党史就知道了!

  
共产党人整共产党人,从来都是心狠手辣,你死我活!

 回复[17]: 回李社长 愚公 (2010-03-11 08:10:35)  
 
  李社长为伟光正辩护说辞,并不新鲜。愚公见解简述如下:

  
1,任何政党都想永远执政这没错,但是民主社会政党要靠自己的德行和政策来取得人民支持来执政。因此他们谁下台又都可能东山再起,再次执政。而伟光正靠的是暴力挟持,剥夺人民的选择权,因此它的所谓执政,只能说是霸政。60年来它确实依然“执政”,但是早就没了法理德行,已经被人民从心中唾弃了。一旦它走完王朝兴衰的抛物线轨迹后,决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2,伟光正早就证明为中国民主化的拦路虎,它不但将自己早年对民主的公开赞美和承诺加以公然抵赖销毁,而且一再对要求民主的人民举刀屠杀,血债累累到了难以掩盖又拼命掩盖的地步。它那里还有再搞民主的资本?

  
可笑的是最近,日中共同研究近代史,日本人称89天门事件为“武力镇压”,而中方伟光正则心虚地要称之为“政治骚动”,就好像日本有人要把侵略中国称为“进出中国”那样有异曲同工之妙。

  
3,愚公不认为骂骂伟光正就能骂出中国的民主,但是愚公认为这是在培养民主精神,因为大家知道,在民主国家谁当政谁天天挨骂,而在专制国家才天天为政权唱伟光正的赞歌。愚公更认为,为伟光正文过饰非只有离中国民主更远。

  
4,伟光正如果真想从党内民主发展到社会民主,它可以做出明确的规划,我们海外游子也可以献计献策,毕竟我们对民主社会有更多的切身体会和研究。但是我们看到郭泉、刘晓波们不断被投入监狱、、、、、、这是有民主化可能的迹象吗?

  
5,李社长号召大家来推动伟光正党内民主,不知有什么锦囊妙计说来听听,也好让愚公从不断的失望走向希望。

  
拜托!

 回复[18]: 革命与保皇 李小婵 (2010-03-11 22:51:52)  
 
  等了好久不见愚公,还以为您病休了。看到您出来很高兴。

  
明年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汉投资200亿人民元(2600亿日元),要搞一个轰轰烈烈的盛大纪念活动。

  
在辛亥革命前,关于中国民主宪政的前途,展开过一场大辩论。

  
以孙文为首的革命党,认为清政府已经没希望了,号召踢开清政府搞民主。以梁启超为首的保皇党,认为清政府仍有希望,号召在清政府的领导下搞民主。

  
孙文的革命党办一份《民报》,梁启超的保皇党办一份《新民报》,双方唇枪舌战了十几年。当时大部分人都支持孙文的革命党,只有少数人支持梁启超的保皇党。愚公可以说就是今天的孙文,我可以说就是今天的梁启超,我们重演一场百年前的革命与保皇的大辩论。

  
不过在100年后的今天,我却看到很多人撰文,大部分都重新肯定梁启超的保皇党主张,认为梁启超的保皇主张更有远见,真理原来在少数人手里,并不是人多就有理。

  
梁启超的保皇主张,主要就是说:推翻独裁政权与建立民主政权是两回事,推翻了独裁政权不等于建立起民主政权。最糟的情况,就是推翻了独裁政权,又建立不起民主政权,白白造成一场内乱流血。

  
现在看来,梁启超说得很对呀。中国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政府,但至今也没有在中国建立起一个民主政府,中国几十年的内战,几千万人流血牺牲,追根溯源,都是孙文的错,是他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要是没有辛亥革命,在大清朝的领导下搞民主,怎么会有中共独裁?又怎么会有文革?

  
伊拉克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推翻了萨达姆的独裁政权,却又建立不起民主政权,白白造成几百万人流血牺牲。

  
所以我请愚公,还是再重新温故一下梁启超的保皇主张,或许会想通在中共的领导下搞民主,是中国民主化最善的道路。

  

 回复[19]: 少几个聪明人,多几个傻子 李小婵 (2010-03-11 10:07:07)  
 
  愚公问我中国的民主化有什么“锦囊妙计”,我没想出什么“锦囊妙计”,却显出一个“傻子之计”。

  
当年中共搞革命,都是一批聪明人,大家拿着苏联的卢布,躲在安全的上海租界里煽风点火,号召工人罢工,学生游行,农民造反,他们想用别人的流血,来铺垫自己上台的台阶。这些聪明人就是梁启超形容的“远距离革命家”。

  
现在我们看到中国的民主活动家,也是一批聪明人,拿着美元台币,躲在安全的外国煽风点火,号召国内的人造反,也想别人的流血,来铺垫自己上台的台阶。这些人也就是梁启超形容的“远距离革命家”。

  
上海租界里的中共聪明人的革命煽动并没有多大的起色,这时中共里面出了一个傻子,这就是毛泽东,他主动要求去中国内地发动群众,建立革命根据地。当然中共的聪明人都笑话毛泽东“傻”,去国民党统治的内地建立根据地,那不是去找死么?

  
但事实上,中共革命的成功,就是由毛泽东这个“傻子”建立起来的,所以后来邓小平评价毛泽东说:“要是没有毛主席,我们现在还在上海的租界里争吵呢。”

  
所以我向愚公出一个“傻子之计”,什么时候海外的民主活动家的聪明人当中,也出一个毛泽东这样的傻子,中国的民主化就有希望了。

  
愚公你这个名字,听起来就有点“傻”哟。

  

 回复[20]:  吴卫建 (2010-03-11 11:17:11)  
 
  〉明年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汉投资几千亿,要搞一个轰轰烈烈的盛大纪念活动。

  
......, 武汉投资几千亿,......, 本当,血税呀。

 回复[21]: 说钱怎么能不说单位呢?是200亿人民币。几千亿日圆罢了。 深层次 (2010-03-11 11:43:26)  
 
  朝廷有钱,花得起。

  
又能拉动GDP了。

 回复[22]: “武汉投资几千亿” 国安 (2010-03-11 12:07:37)  
 
  “明年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武汉投资几千亿,要搞一个轰轰烈烈的盛大纪念活动。”这句话好像用了双语。

  
武汉市长前几天是用中国话发表的,数字是200亿,是人民币。

  
“几千亿”想来是笔者将200亿人民币换算为日币得出的数字。

  
希望将数字改为200亿人民币,或加(相当于日币xxxx亿)

  


  


  
(当然,200亿人民币已经够雷人的了,这里不提了)。

  
追加:写此帖时,深层次已发了帖,我这算一个意思吧。

 回复[23]:  吴卫建 (2010-03-11 12:53:12)  
 
  这巨款里估計包括接待海外著名华人的各种费用,......

 回复[24]: 会招待保皇党吗? 2L (2010-03-11 12:56:55)  
 
  这巨款里估計包括接待海外著名华人的各种费用,会有保皇党的一份吗?

 回复[25]: 愚公和社长都发表了各自的观点。 深层次 (2010-03-11 13:20:01)  
 
  下面,说说我的看法。

  
首先必须说明一点,人基本上是不可能被说服的动物。其次,人的立场不同,看事物的结果也不同。如果想做出更接近事实的判断,最好能够站在一个与被研究物没有任何关系的超然的立场上。

  
愚公的情况我不清楚,而瞎尽管入了日本国籍,但是和TG可算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算是既得利益阶层吧。而且一旦得罪党国,恐怕她的货源立刻就要出问题。所以从双方的立场上看我更支持愚公的观点。

  
社长的立论基本上靠的是“存在有理论”。其实这一点根本不经推敲,存在有理的理仅仅是当前存在的理。并不能简单地等同于变革无理。历史上没有不变的王朝铁打的江山。如果什么时候产生的变革什么时候跳出来说这变革是有理的,这种拣现成的事后诸葛亮不要也罢。

  
最后,说说对将来的预测,现在全世界资产阶级联合起来了,用廉价的无产阶级来压迫别国的无产阶级。恶性循环之下,大家的生活的日益艰难。而且这个趋势正在越来越快的发展着。所以我判断,不出10年,世界格局必然要发生大的变化。到时候只要时机成熟,大家愿意声援的声源,愿意涉险的涉险。至于那些保皇派怎么想不用去关心。他们的头脑永远是滞后历史的发展的。

 回复[26]: 在汶川大地震后,网民评论国家地震局。 深层次 (2010-03-11 14:03:52)  
 
  最强评价就是

  
--- 事后诸葛亮,事前猪一样。

  
看到这条狂笑不已。

 回复[27]: 也谈保皇和革命的争论 愚公 (2010-03-11 21:01:46)  
 
  李社长可以尽管争论,不必自比什么人,也不要把愚公比做什么人,我们不过摆擂台,打打笔仗而已。

  
关于你提到辛亥革命前的保皇和革命的争论,如果愚公没有记错,保皇党们按照自己的“君主立宪”的政治设计,搞了一场戊戌变法,但却遭到慈禧为代表的顽固势力的镇压而失败,然后再有孙文的武装革命吧?从这个前因后果来看,可以不可以说,革命与其说是孙文的喜欢,还不如说是保皇立宪之路被堵死的结果吧。

  
中国也有它本身的宿命,最后一个皇帝朝廷是少数民族满人统治大多数汉人和其他民族的具“民族压迫”特征的皇室,能不能被大多数人接受为文化传承的象征,本身大有疑问。所以孙文革命最初提出的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后来改为“五族共和”。孙文所处的上世纪上半页是世界政治格局大变动时期,乱象纷呈,孙文为中国推向共和做出了理论的建树“三民主义”和实践上的进退努力(辞去临时大总统后去当铁路总监实业救国,后来哪个独裁者有此雅量?),后来又设计了“军政、训政、宪政”3个阶段(在台湾已经实现)。

  
孙文革命一生,为自己争了多少私财?可以说是两袖清风。真正作到了“天下为公”。

  
但孙文病急乱投医,搞了“连俄连共”,为中国引进了最危险的祸根。疯狂的共产革命,死了多少人,换来了和平时期依然付出近亿万人民生命的血腥代价而且依然不肯罢休的独裁专制。

  
现在要在伟光正旗下搞“党主民主”,比晚清搞戊戌变法更加困难和不可能。清庭具有民族压迫的象征,而伟光正更具有外来破落文化(马列主义)压迫中国主流文化的耻辱性象征,正直的中国人谁愿意受此大辱?

  
民主的起步是思想活跃和言论开放,包括事实真相的大白于天下。伟光正投靠苏俄,颠覆作乱,依靠日寇,残害抗日军民;谎言连篇,欺骗天下;惨杀国人,祸国殃民;出卖国益领土,中饱私囊···如此劣迹斑斑,何以上对祖宗,下对子孙?

  
伟光正现在靠出卖抢来的土地(杀地主把土地分给农民,又通过“合作化”把土地统统归为党产,任意变卖)和贱卖中国劳动力来维持所谓GDP,靠强化镇压力量和特务控制来维持统治,又能维持多久呢?

  
千万不要以为愚公要搞什么革命,愚公不过是在“算命”。

 回复[28]: 错改了。 李小婵 (2010-03-11 22:55:46)  
 
  今天说的“几千亿”,那是凭记忆写的,没有核对出处,谢谢的国安和深层次指出。

  
不过梁启超可不是“事后诸葛亮”。梁启超早在辛亥革命前就断言:“推倒了大清,新的政府肯定还不如大清。”

  
现在有人抱怨中共不如大清,不正是应验了梁启超的预言,说明他是事前诸葛亮。

  
这次中共不惜血本纪念辛亥革命,说明他们“吃水不忘掘井人”,没有辛亥革命,就没有今天的共产党。

  
至于怎么花钱,要看具体如何展开,另论。反正日本是搞不起这么浩大的纪念活动。

 回复[29]: 愚公,你的问题明天答。 李小婵 (2010-03-11 22:57:32)  
 
  愚公,你的问题明天答。今天回来太晚,没精神了。

 回复[30]:  大汉临离 (2010-03-11 23:14:37)  
 
  楼主要跟他们讨论孙文,那就是班门弄斧了

  
大概没看过“策马入林”吧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高市早苗關於靖國神社之"高見" 
    馬列匪習豬頭糟塌辛亥革命 
    从“抗日神剧”到“長津湖”的战争信号 
    從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看到了什麼? 
    中共疫源甩鍋方寸大亂醜態百出 
    中共對日本核恫嚇置在日華人於險境 
    七一後評 
    叛逃經緯:中共沒有"第三春"了 
    咒死妖黨展天意 
    六四32週年感懷 
    暴跳更证明中共是放毒真凶 
    中共腥臭裆屎岂可虚无主义 
    王毅国际拜奉马克思涉辱华 
    綁匪與人質 
    仿章碣焚書坑 
    病毒超限戰 
    清華園內妖風起 
    明鬥薄左暗鬥習 
    瀟灑白宮走一回 
    中共乃系中山狼 
    慘滅華嬰四萬萬 
    橫路敬二有後人 
    兩個太陽互照耀 
    可憐中國炮灰衆 
    習包脫貧賽脫褲 
    韭菜吟&炮灰叹 
    中國人票任党嫖 
    二会有代JiBa表 
    怪调纪念华国锋 
    贊兩位反習紅二代 
    習近平悪播瘟疫罪責難逃 
    川普堪比蒋介石 
    “蓝金黄红黑”五毒攻陷美国? 
    仿杜牧《赤弊》 
    中共独裁剧毒毒化了民主美国 
    重名乎?重实乎? 
    “此恨绵绵无绝期”? 
    川普将美国从昏睡中唤醒 
    习共蓄意发动生化战证据连连 
    民主绅士李登辉务实地捍卫了中华民国 
    正名"解放軍" 
    马列共匪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 
    活摘器官,畜兽不如! 
    中共就要就要死 
    “反对干涉内政”之胡说霸道 
    七一民谣 
    中共拒绝调查等于自认犯罪 
    对中共发动生化战争嫌疑的有罪侦查和无罪辩护 
    中共发动生化战争的动机和目的 
    邪恶的中共面临世界的追究 
    完美逻辑:中共发动了生化战争 
    食共匪毒果必吐血吐出肺泡 
    腳下自爆內外毒 
    英雄的宗教群體法轮功 
    “中华反共抗毒自救政府”的有关问答 
    以“中华反共抗毒自救政府”的名义 
    敦促習近平速學日本昭和天皇規勸書 
    中共瘟毒祸害人类 
    蝙蝠老鼠共產黨 
    道是無辜也有辜 
    以謠辟謠謠傳謠 
    上蒼的警示已經降臨 
    人民有投票權才是寶 
    觀台灣民主大選 
    戰爭開啓新模式 
    台灣通過反滲法 
    皇帝裸衣自翻新 
    鼠狼反對扎籬笆 
    流氓父親約瑟夫+中共流氓大屠夫 
    瑞士銀行曝機宻 
    怒斥赤納粹大造集中營 
    同是華為不同舟 
    為虎作倀何君堯 
    共匪迎來終局端 
    紅朝崩塌已不遠 
    感恩節前好消息 
    港人義氣薄雲天 
    通缉王立强共匪自证造谎 
    天滅中共進行時 
    祝香港民主派大勝 
    祸不单行紧相逼 
    叫好美國通過香港民主人權法案 
    人妖之別的照妖鏡 
    斥自由之敵妖鬼中共 
    抗议暴警戕害学生 
    痛斥匪警进攻大学 
    擁抱自由拒為奴 
    嬉笑怒骂逗五毛(二) 
    政治實為最大事 
    青天白日滿香江 
    替天行道開新華 
    共匪殖民七十載 
    滿目盡是申大媽 
    嘿国殇閲兵 
    日共Pk中共 
    马列子孙占中華 
    盜國賊彈冠慶盜國 
    共匪盜國七十年 
    偉大的群體 
    五毛精英楊恆鈞 
    大流氓培育了小流氓 
    香港不與北京同 
    扒皮剔骨解放军 
    正义审判必垂临 
    納粹變種馬列匪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