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愚公 >> 杂文
字体∶
●"赤佬"是如何煉成的?

愚公 (发表日期:2022-03-28 14:07:54 阅读人次:4419 回复数:1)

  一,自主诠释“赤佬”的定义

  
"赤佬"、"小赤佬"是上海人罵人的一個俚語,源頭出處何來及現在是否流行本公未作詢證。由於上海是馬列邪教幽靈化形成中共之地,中華民國時期將共產革命稱為"赤化". 將中共稱為"赤匪",而且上海在共匪唆動下發起過三次大的紅色暴動,周恩來康生滅門顧順章一家三十口超級恐怖行動也在上海,以及蔣介石憤而清共的四一二壯舉也在上海興起,一般有染紅傾向的人被稱作"赤佬"加以貶斥,順理成俗大致可以說得通,如同清未民間把披頭散發的太平天國稱為"長毛",東北人把燒殺擄掠的蘇俄稱為"老毛子"是一樣的道理吧。

  
現在人們通指紅色勢力為"五毛""粉紅""黨徒""憤老憤青"等等,其實稱之為"赤佬",也許可以是高度概括的舊語復活。

  
上海這座西風東漸促進中國現代化的門戶型大都市,經歷了多次共匪赤禍的蹂躏之後,至今依然未能洗刷赤匪紅禍的血腥,馬列赤匪依然在有形和無形之中凌辱奷淫著這座美丽的城市,乃是生于斯地的本公日夜憤懑難平之心結。

  
二,共匪赤化中国人批量制造“赤佬”

  
馬列共匪侵蝕侵佔中國的過程,就是不斷把中國人變成"赤佬"的過程。民國初立之際,國勢積弱國運混亂,馬列主義倒是方興未艾光耀抢眼,趁機入侵中國,製造了否定中國昨今一切而唯馬列馬首是瞻的激進左派,許多年青人也以加入共匪為時髦,許多優渥家庭出身的人也以背叛舊家庭為傲骨,獻身投入共产赤化運動。通過幾次"國共合作",共匪赤佬遍佈全国包括國統區,且深入國民政軍之肝要,使囯民政府領導民族抗日戰爭至勝利,也未能改變赤佬們更崇尚"赤化大同"的"宇宙真理",而加入顛復中華民國政府的赤化運動之中,直至讓赤化席捲大陸,把中國大陸変成為馬列邪教赤佬國。本公與同時代許多人一樣,都有過對共匪赤化盲目信奉追隨之時期。

  
中共的共产革命以文革的惨然落幕宣示了马列邪教乌托邦理论的完全罪错,但是中共已经抓在手的权力和无所不到的控制,硬是编了一套有一套的胡说八道继续洗脑上上下下,维持中国人的“赤佬”身份。能够像本公这样坚决拒绝做“赤佬”的华人还是不多。

  
三,上海被成为马列“赤佬”首恶之地

  
现在上海有最为著名的“中国赤佬发迹罪恶地”,但它现在还叫“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这不是上海的光荣,恰恰是她的耻辱。除了早期的叛乱记录,后来共匪祸国殃民的大闹剧“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发作于上海文汇报发表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害死无数知识分子和共匪官员的魔王女魃江青,也曾发迹于十里洋场的上海。一月革命造反派夺权也是上海发起全国蔓延,本公也算这段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人。中国人上海人企图不做赤佬的努力只有两次,那就是文革结束后思想大解放的1986年和1989年,两次学潮代表的中国人的觉醒和反思。本公来日本前一次路过外滩,看见许多学生聚集在市政府前高喊“思想解放”、“言论自由”等口号。本公也顺势跟着喊了几句。只是1989年的学潮时本公已经来到日本,在日本加入了声援学生运动的活动,坚决不做“赤佬”而作自由中国人的决心,再次得到确认和巩固。

  
共匪党魁江泽民也是在上海市委书记任上被北京看中,踏着被害学生市民的鲜血,提拔成了中共新一代“大赤佬”,随后在推动全面腐败和血腥镇压法轮功方面发挥发展了共匪的邪恶能量,并且将其扩散渗透于全世界。虽然其罪恶生涯尚在延续,但中共已经进入了气数将尽的晚期,不是什么人再来一次“中兴”能够挽救的。

  
最近,新任“大赤佬”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领导的新冠病毒瘟疫大泛滥,在中国内地和世界上肆虐一通以后,最近不动声色地在上海登陆了。一直以上海人为自豪的大小赤佬,也不得不将豪华的高楼屋宇“划楼为牢”,在新型瘟疫赤佬“白卫兵”的严厉看管下“自我监禁”,再次享受了没有人权的“赤佬”的奴民待遇。明白人应该知道,这些精神病式的极端防疫造成的人道灾难,全都源于那个“中国赤佬发迹罪恶地”。目前这个灾难还没有到头,睁大眼睛加以注视是必不可少的。

  
四,集共匪邪恶和上海人精明于一身的“大赤佬”江泽民

  
操着苏北扬州口音的共匪大赤佬江泽民,在邪恶上与各届党魁难分伯仲,但是在精明上却是独步马列罪恶史,动出的坏脑筋,令什么青红帮汉奸黑社会都自叹不如。择其要者:

  
1,中共元老李先念一次访问上海入住宾馆,江泽民以半老之身大半夜亲自为李先念站岗于其门前至翌日天明,令李先念大为感动并深深记在心里,对后来关键时刻提拔江泽民起到了重要作用。如是,中共官场这种马屁精批量产生,成为官运亨通的公开秘诀。

  
2,八九民运时上海相对和平,但是随着北京枪响,江泽民嗅觉灵敏,迅速从普通市民中拉出3个人立即枪毙,向北京高层展示了共匪残暴杀人的“党性”而获得信任。当然江泽民大规模杀人是后来对法轮功的镇压,他恶狠狠地下达了“不转化就往死里打,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凶恶命令,还发出法轮功女生被警察强奸是“罪有应得”的斯文扫地的野蛮叫嚣。此外江泽民还把“杀人”和“发财”联系在一起,即屠杀了数百万法轮功人士,又挖出他们的器官卖钱发财。上海人谙熟的“闷声不响发大财”的小市民经典,也经由江泽民的苏北口中公开讲出,并沾上了“赤佬”血腥。

  
3,为了在国际上规避人权指责,江泽民还发明了“政治案件刑事处理”的鬼法,即整治维权和正义人士,偏偏给按上经济问题生活问题等罪名,既达到了镇压的目的,又混淆了国际视听,好不得意。为了抹黑法轮功还炮制了“天安门自焚事件”,其实这种鬼把戏在海外没有市场,但在国内还是搞坏了许多人的脑子,跟着共匪攻击法轮功。本公去大陆就碰到有人以此对本人洗脑,本公回答:即便个别人修炼走火自杀,也不能祸及上亿正常修炼者,共产党里的自杀者那才叫多得数不可数,是不是早该取缔了?

  
4,江泽民身体力行“闷声不响发大财”,纵容手下和家族大搞贪腐,垄断金融证券等等重要暴利行业,到了“富可敌国”的地步,令后来的胡锦涛、习近平羡慕嫉妒恨得不行。为了党国的伟光正还不能搞死,让江泽民作为活死人苟延残喘,而江泽民本人也知道,他如果去见了马克思,儿孙们的财富很可能要被再次“共产”,日夜担心“竹篮打水一场空”。

  
5,江泽民精明过人,隐瞒自己和生父的汉奸历史,硬扯上曾为“赤佬”而死的叔父成了“红色血统”招摇撞骗。同时,江泽民在苏联留学时加入克格勃为苏联服务,在当上党魁“大赤佬”后大笔一挥,将包括海参崴在内的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永久拱让给俄爹,证实了共匪“赤佬”就是汉奸卖国贼,“大赤佬”江泽民还是双料加强版。

  
6,江泽民作为上海大赤佬,比起呆气胡锦涛和土气习近平,还算有点十里洋场的“洋气”,精俄语会英语,还会调侃弹唱附庸风雅活跃气氛。不过更大的精明还在于在国际上善于专营,能够请洋人写出吹捧自己的大赤佬自传“他改变了中国”,更是让后来的胡“赤佬”习“赤佬”望尘莫及自叹不如。

  
7,江泽民被邓小平一个巴掌从极左打向了“改革开放”,为解决马列共产无产阶级革命原教旨束缚,把广大新生的资产阶级拉入共产党便于掌控利用,用同样的上海“赤佬”王沪宁来做理论包装。一样精明过人的王赤佬继承姚文元“老赤佬”的妖笔,硬是造出一个“三个代表”的理论,帮助共匪赤佬完成了理论过度转型。这个阴阳怪气的面无表情不男不女的赤佬文笔王沪宁,居然成了以后三代党魁离不开的国妖了,也算是一个奇葩的上海“大赤佬”了。

  
说来惭愧,本公也曾在赤佬时期当过共匪的宣传员,为上级写稿子骗人骗己,有所谓“吹观点”、“吹路子”、“造新句”的三段套路,还有大用排比句、递进句加强宣传效果,“妙笔生花”追求“语不惊人死不休”以讨上级满意为要等等。那不是正常人能够干的活,所以本公覺醒後切割共匪赤佬,回归正常人。现在看看人妖王赤佬那个德性真有欲呕吐之感。

  
五,历经磨难,“赤佬”依然

  
中共赤化中国的所谓革命,一路大开杀戒残害中国人。夺权之前就害死2000万中国人,夺权后又害死8000万中国人,那么这些冤魂的后代至少也有十好几亿了吧?根据“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道理,那么多历经共匪祸害和磨难,本该反抗共匪的人群在哪里呢?这不能不说,共匪赤化中国人的功夫非同一般,过去如此,现在依然如此,只有花样更多。

  
据说,中共利用服刑犯人作五毛在网上奉命出征,做红色宣传和舆论操控。听起来很荒诞实际很符合中共搞赤化的逻辑。被剥夺了人生自由的人才最好被共匪赤化驱使,监狱犯人高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绝不是笑话。当年老右派被关在大大小小的“夹边沟”历经苦难九死一生活下来的人,没有几个能够恢复正常人敢于讲出真相和追究共匪责任的,大多数已成惊弓之鸟,战战兢兢惶恐度日,连共匪坏话也不敢讲。更有无耻之徒把受冤受难比作“老娘打错孩子”,还跟着唱红歌肉麻淋淋地拍党马屁。因为他们已经把对共匪的恐惧深深烙印在心底深处了,除了顺从苟活,没有其他选择了。

  
共匪不放弃一党独裁,就意味着所有社会的通道都在共匪掌控之中,顺者娼逆者亡,这种荒唐定律,支配了人们的骨髓,被动加主动地顺着“赤佬”的老路往前走。

  
本公接触过不少自己或者家人经历过共匪祸乱深受其害的人,但是他们的子女或后人又都成了新的一代“赤佬红人”,干着老一辈赤佬的脏活继续害人,是无奈,还是宿命?

  
六,海外“赤佬”,无耻加倍

  
如果说,国内即墙内的人如同生活在监狱里一般没有人身自由,也无法汲取各方信息,且每日必须听取牢监狱头的训斥洗脑,从而造成脑残变态,那还可以原谅。那么在墙外,生活在自由民主的环境之下,可以自由汲取各方信息不至于偏听偏信,而依然以当赤佬为荣,屁颠屁颠地围绕着马列共匪犯罪集团屁股后面团团转,将共匪的臭屁包装一层香料,向民主社会施放以毒害更多的人。那么这样的赤佬可以说是以无耻为能量的“特殊材料”了。也许,他们曾经在大监狱里面服刑过,已经被彻底改造成走狗型赤佬人格,可以予以理解和原谅吗?

  
下面本公将陆续分析一些在日“赤佬”的言行,看看能不能提醒他们回过神来,摆脱共匪赤佬妖魔般的精神控制和人身控制。

  
本公在提及一些信息情况时,基本都是根据回忆,并无兴趣作调查确认,好在本公有心救人无意害人,反對将人一锤子定音。更何况,本公欢迎当事人反驳或纠正。比如前面提到的毛峰、苏灵、段耀中等等各位。本公还将推动建立“海外赤佬耻辱榜”,意图震醒梦中人,如果不敢反共,那也可以选择“躺平”,对共匪政权渐行渐远嘛。

  
1,蒋丰,一头白发,机敏过人,才华超群。主持“新华侨报”和“人民日报海外版月刊”,著名共匪红人赤佬,常常自吹自己采访了多少日本政治家,当然就是等于承认自己利用日本的自由寬松和日本人的糊塗,对日本播放了許々多々共匪赤佬的毒素。最近有日本政治人物出版书籍,专门提到蒋丰对他开展金钱攻势,鼓动他少批评中国(共),便可以得到去中国赚大钱的好处。虽然被该政治人物的拒绝并予以揭露,但估计被其拉下水的人也已不少。

  
但是蒋先生也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二十几年前居然因莫名其妙的”间谍罪“被共匪关进牢房。据说因为在狱中表现好而成为罪犯“新生标兵”,不但被光荣提前释放,还得到了共匪政权大力信用,全力支持并资助他的”新闻事业“,也就是对在日华人和日本人的“洗脑统战”,还组织了一伙写手帮着共匪造谣造势好不得意。原来蒋大记者编辑的所谓采访,统统是执行共匪赤佬政权的政治任务。估计他在共匪监狱服刑期间,得到了特殊的加强改造和专门训练,被“修理”成了一个共匪高级文化特工,可惜了一身才气沾上了共匪血腥铜臭,登上”海外赤佬耻辱榜“榜首恐不冤枉。但希望蒋丰先生幡然醒悟,回忆和记住自己遭受共匪羞辱性改造的不堪,從共匪的精神监牢里"翻牆越獄",决然脱共,回归正常人。那一天把自己在共匪监狱里的遭遇写出来问世,一定枪手。

  
2,朱建荣,著名在日华人学者和名嘴,精明上海人,虽嗓音略有沙哑,但不妨碍他能言善辩地一贯为中共政权站台与辩护。就是这样一位地道上海赤佬红色华侨知名学者,几年前居然被中共"有关部门"收在手中摩擦了几个月,日本一大群关心者们打着灯笼到处找他,当然是呼吁中共当局快做交代和放人。同时人们也费解,为共匪政权赤诚服务多年的朱大教授,怎么会遭遇共匪的胡乱对待"被失蹤",那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干上了?”(其实共匪一贯就是拿自己人斗争的黑帮)几个月后,朱建荣出现在日本的镁光灯下,面对记者的追问,朱建荣字正腔圆地只回答了十六个字,其中有“问心无愧,一如既往”云云,文辞虽美但依然使记者们一头雾水不知究竟。其实中国人都会解读,其意思是说:本人一贯为共匪赤佬服务,现在往后一如既往不改赤佬初心。果然,朱建荣很快在各种场合继续为共匪摇唇鼓舌,还略微带点油腔滑调的轻松感。而日本人也是傻得可爱,不去下功夫刨根问底追问朱建荣在中国的“奇遇”、倒是急不可待让他上电视继续为中共放毒造谣,马鹿不分。

  
还是咱中国人,可以根据对共匪的了解和蛛丝马迹,推理演绎出朱建荣被共匪主子“修理”一番的原由。原来共匪内部也有不同派别,下面的巴结共匪难免抱上某派某人的大腿,而权力斗争的另一方,就有搞明白对方派系各种人脉纠缠的强烈欲望,以及搞清更多金钱交易白手套一类的事实。而朱大教授一落入实权派手中,所有的尊严可以在几分钟内彻底崩盘,什么个人隐私朋友秘密都被翻个底朝天,稍不配合可以威吓一下把书生吓个半死。隐私被全扒光了犹如在暴汉面前赤身裸体一般,只有乖乖的接受修理,绝不能心存不满。这一招屡试不爽,朱大教授也难逃例外。希望有一天朱大教授再上电视台卖弄口舌时,主持人能够当场追问他被背后主子关起来且越修理越赤佬的精彩逻辑,那就更有看头了。

  
3,莫邦富,著名华人精英之翘楚,新闻文化经济交叉运营成果骄人。与本公有几度交集,除了有共同的下乡经历,再就是八九六四在日本声援过国内民主运动。曾经读到过其文字,为其嫉恶如仇浩然正气所感动,印象深刻。但是多年以后时过境迁,感觉大不同前。因为法轮功问题的出现,特别闻知活摘器官的暴行,本公受到震撼,曾就此请教过莫先生。莫先生以老朋友身份提醒本公不能轻信法轮功的宣传,法轮功的说辞无法证实。问题来了,共产党一贯杀人无底线非今日始,什么时候人民有自主调查的可能?共产党什么时候为屠杀人民承认和道歉过呢?本公坚持认为,面对中共无人性独裁专制,受害者的呐喊和控诉才一定是基本真切可信的。问题是,你有没有良知和勇气站在受害者一边,谴责追究独裁政权的责任。

  
莫邦富先生作为华人名人,有多次上电视台的机会,当然也是变着法子巧妙地为中共政权(他们叫中国政府)辩解辩护,屁股已经坐到中共大腿上了。据说还在上海共匪政府外围组织混了一个什么委员,自感不错。

  
作为“成功的上海人”,莫邦富先生不失时机地吹捧自己的成功,还吹自己加入日本国籍是第一个维持中国语发音(MO BANGFU)来登录的,似乎在入日本籍时还不忘“维护了中国人的尊严”,也许能博取爱国粉红的赞许。当然,更重要的是。加入日本籍后“我心依然中国心”,为中共党国操心远远多于为日本操心,好一个“白皮红心”,成为中日之间“两头讨好处,重点为中共”的精明上海人的又一位典范。

  
在香港人民反送中抗共的时候。本公坚决支持为维护基本人权而奋战的香港人民和青年;而莫先生早早将香港青年归为“废青”,还要本公多多专注日本的主流新闻媒体的说法。后来本公发现,在莫先生等“白皮红心”等赤佬精英的巧伪运作下,日本的“主流媒体”曾几何时已经和中国的“主流媒体”在交流中几乎被同化,几乎忘记了中共国是独裁政权的“一统天下一言堂”,和共匪毒菜媒体臭气相投,当起了共匪的“大外宣”了,让人捉急。本公有机会直接向日本媒体指出了这个问题,当然本公尚不知道,能不能唤醒深度睡着的人。

  
回到莫邦富先生话题上来,莫先生对习近平上台和回归文革路线有过反感和抵触情绪,但总体上还是被共匪“套牢”的感觉。在参加日本的“和平统一促进会”里被当作了贵宾,高兴之余忘乎所以,还动员大家去北京拜访共匪“统战部”,本公嗤之以鼻觉得可笑。因为本公早已很自豪地拒绝了共匪统战高官的诱惑,本公虽然也是上海人,但是记着孔子的教诲:“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我还知道法轮功里面也有不少上海人,而并非都是精明自私的“上海赤佬”。

  
以上完全是按回忆写成。是否有出入欢迎指正。本公以善念为本,希望更多的上海人看看共匪赤佬在上海折腾中国人上海人的罪恶,加紧与共匪切割,彻底抛弃共匪体系,回归民主运动当年的初心。“莫等闲,白了老年头!”

  
4,杨文凯,大名鼎鼎的中文导报的大名鼎鼎的总编,复旦大学的高材生。毫无疑问,中文导报是在日本长居首位的中文媒体,影响广泛。但现在就是中共大外宣的一个“大赤佬”,围着中共的旨意搞宣传,美化共匪,欺骗日本,是其基本行头,早已远离了原来有过的新闻自由报道自由的早期方针。是的,你没有看错。中文导报早年不是这样的,当年的自由度不低,思想活跃,看得出是总编和老板的当时追求。除了大胆刊登严家其先生等民主派的关于中国政治变革的宏论,也独自报道过中共国内的人权状况,比如南京大学教师郭泉自行组织新民党的报道,还有“华人众议院”那样可以七嘴八舌的言论平台,即便后来被中共统战部门招降收编,也在一步三回头地做一些挣扎般的努力,比如在纪念六四20周年时转载日本报纸的新闻吐露一下自己的自由气息。确实很不容易。而且杨文凯先生本人并不张扬,也没有一些中国人上海人喜欢占人上风那种浅薄无聊。只可惜有被共匪越捏越牢,难以脱身的感觉。连中文导报上原有的“东洋镜”的链接也没有了。有必要那么在意共匪的感受吗?

  
总而言之,来到民主国家,就应当学习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等等文明因素,用以反过来影响和促进中国的文明进步。看看现在共匪搞的残民害人的所谓防疫,真是倒退一路黑的末世乱象,共匪红朝崩亡不远!如果不敢公开反共,也可以做一些不动声色的努力,比如在日积月累的采访中,挖掘和排定真正黑心的共匪爪牙,必要时加以暴露。其实在民主国家,暴露真相就是拯救,救人越多越好。因为杨先生原本有过新闻自由的光荣历史,恢复这种荣光也是提高自己的历史地位。文化人毕竟不能满足于数钞票,岂能长期委身于一个土匪黑帮政权?!(待续)




 回复[1]:  东京博士 (2022-03-28 21:19:46)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杂文
    “反华冠军”夺“灭共金牌” 
    没有选票,你不过是一只鸟 
    ●"赤佬"是如何煉成的? 
    ●普金暴败必加速中共暴亡 
    ●燕山雪花大如習 
    ●“铁链女”拷问每个人的良心 
    段耀中是否在向习近平拍马屁? 
    ●马列共匪是中华史上最大汉奸 
    ●习共匪是拐卖残害妇女犯罪的总后台 
    ●苏东弃共不回头,中共顽孝必恶终! 
    ●不反共,必然縱共、從共 
    ●反共感言 
    ●“老唤”算不算在替共匪“海外维稳”? 
    中华优秀文化是抗共反共的强大精神资源 
    苏灵先生,勇敢反共吧! 
    共匪炒作“南京大屠杀”的邪恶用心 
    毛峰先生,勇敢反共吧! 
    【中国人权事情水墨画展】开崔中 
    高市早苗關於靖國神社之"高見" 
    馬列匪習豬頭糟塌辛亥革命 
    从“抗日神剧”到“長津湖”的战争信号 
    從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看到了什麼? 
    中共疫源甩鍋方寸大亂醜態百出 
    中共對日本核恫嚇置在日華人於險境 
    七一後評 
    叛逃經緯:中共沒有"第三春"了 
    咒死妖黨展天意 
    六四32週年感懷 
    暴跳更证明中共是放毒真凶 
    中共腥臭裆屎岂可虚无主义 
    王毅国际拜奉马克思涉辱华 
    綁匪與人質 
    仿章碣焚書坑 
    病毒超限戰 
    清華園內妖風起 
    明鬥薄左暗鬥習 
    瀟灑白宮走一回 
    中共乃系中山狼 
    慘滅華嬰四萬萬 
    橫路敬二有後人 
    兩個太陽互照耀 
    可憐中國炮灰衆 
    習包脫貧賽脫褲 
    韭菜吟&炮灰叹 
    中國人票任党嫖 
    二会有代JiBa表 
    怪调纪念华国锋 
    贊兩位反習紅二代 
    習近平悪播瘟疫罪責難逃 
    川普堪比蒋介石 
    “蓝金黄红黑”五毒攻陷美国? 
    仿杜牧《赤弊》 
    中共独裁剧毒毒化了民主美国 
    重名乎?重实乎? 
    “此恨绵绵无绝期”? 
    川普将美国从昏睡中唤醒 
    习共蓄意发动生化战证据连连 
    民主绅士李登辉务实地捍卫了中华民国 
    正名"解放軍" 
    马列共匪是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 
    活摘器官,畜兽不如! 
    中共就要就要死 
    “反对干涉内政”之胡说霸道 
    七一民谣 
    中共拒绝调查等于自认犯罪 
    对中共发动生化战争嫌疑的有罪侦查和无罪辩护 
    中共发动生化战争的动机和目的 
    邪恶的中共面临世界的追究 
    完美逻辑:中共发动了生化战争 
    食共匪毒果必吐血吐出肺泡 
    腳下自爆內外毒 
    英雄的宗教群體法轮功 
    “中华反共抗毒自救政府”的有关问答 
    以“中华反共抗毒自救政府”的名义 
    敦促習近平速學日本昭和天皇規勸書 
    中共瘟毒祸害人类 
    蝙蝠老鼠共產黨 
    道是無辜也有辜 
    以謠辟謠謠傳謠 
    上蒼的警示已經降臨 
    人民有投票權才是寶 
    觀台灣民主大選 
    戰爭開啓新模式 
    台灣通過反滲法 
    皇帝裸衣自翻新 
    鼠狼反對扎籬笆 
    流氓父親約瑟夫+中共流氓大屠夫 
    瑞士銀行曝機宻 
    怒斥赤納粹大造集中營 
    同是華為不同舟 
    為虎作倀何君堯 
    共匪迎來終局端 
    紅朝崩塌已不遠 
    感恩節前好消息 
    港人義氣薄雲天 
    通缉王立强共匪自证造谎 
    天滅中共進行時 
    祝香港民主派大勝 
    祸不单行紧相逼 
    叫好美國通過香港民主人權法案 
    人妖之別的照妖鏡 
    斥自由之敵妖鬼中共 
    抗议暴警戕害学生 
    痛斥匪警进攻大学 
    擁抱自由拒為奴 
    嬉笑怒骂逗五毛(二) 
    政治實為最大事 
    青天白日滿香江 
    替天行道開新華 
    共匪殖民七十載 
    滿目盡是申大媽 
    嘿国殇閲兵 
    日共Pk中共 
    马列子孙占中華 
    盜國賊彈冠慶盜國 
    共匪盜國七十年 
    偉大的群體 
    五毛精英楊恆鈞 
    大流氓培育了小流氓 
    香港不與北京同 
    扒皮剔骨解放军 
    正义审判必垂临 
    納粹變種馬列匪 
    媒婆皮條黨中央 
    暴政高調抓暴徒 
    七一傳出大醜聞 
    狼要吃羊找理由 
    狗血噴人自臭腥 
    红色皇帝来了 
    如果你今天不發聲 
    獨裁政治即戰爭 
    香港透亮耀明燈 
    谨以小诗祭六四 
    得失是非正邪理 
    國共決戰似再現 
    是人就要講人權 
    愛國不是擋箭牌 
    五四匆々接六四 
    天皇照射彼地霸 
    討回莊嚴選舉權 
    以罪掩罪罪加罪 
    中共就是大邪教  
    紅色資本最贪狠 
    共匪遗种红二代 
    共賊不怕偷盜難 
    许章润雄**熊 
    两会花絮丑陋多 
    邦若無道富貴恥 
    祭南掩北陰水深 
    李锐有威鞭共臀 
    红侨头顶炸雷轰 
    國共腐敗不同天 
    颠覆民国弥天罪 
    群魔乱舞斗红朝 
    中华民族有败类 
    中華道统断与傳 
    审判共匪老战犯 
    共匪海外別動隊 
    剥洗红歌清邪毒 
    中共堪稱老鼠精 
    共产主义法西斯 
    忽闻猪嚎响京城 
    农民长夜难天明 
    公开追究七三一 
    地主群冤第一案 
    中共反腐妖氣重 
    毛贼与蒋公 
    中共間諜多悲摧 
    聊借古诗吐今声 
    中华民国万万岁 
    共匪本是盜賊棍 
    中華人民共和怪(湖南音)  
    中日綁架大不同 
    共匪亡始貿易战 
    抱緊專制啃自由 
    汉奸纪念九一八 
    海參崴里吃海參 
    中共援非大甩手 
    共匪依舊是共匪 
    如果國共和平爭 
    以日为镜识共党 
    历史先声论民主 
    黄皮黑发真汉奸 
    中国分裂之祭日 
    纪念批判孙文 中共大售其奸 
    中共是“超级大汉奸” 
    公开辩论就是阳光政治 
    马列子孙的自我招供 
    迫害律师 破坏法制 
    面对日本,中共从来就不是正面角色 
    邓小平,马列邪教屠杀中国人的二号战犯 
    “和平统一”的正确归路 
    欲圆“中国梦” 先除 “马列粪” 
    冷看中共“反腐剧” 
    可以把蒋毛之争辩辩明白 
    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本质区别 
    林彪--抛弃马列、回归中华的英雄 
    在日华人为何没有选举权? 
    中共为何不敢正视中华民国? 
    “法理依据”和“实效控制” 
    领土法理的阴阳亲情 
    中共比日军“慰安妇”罪行严重多少倍? 
    也谈日本人为何不能彻底反省侵略罪行 
    中共再次暴露其邪教本质 
    中共为何反日亲俄至此?! 
    未及追究的日寇“余罪” 
    “开骂”和“讲理” 
    精神分裂 极端颠狂 
    试驳社长的护共论点 
    是谁剥夺了海外华媒的“报道权”? 
    也说“李社长是好人” 
    ●“爱国人形”?(修改导入李论) 
    “卖国言论”和“卖国行动” 
    毛泽东的大罪和中国的弯路 
    “仁者无敌”和“正义无敌”的不同理解 
    “文革”的本质是“武革” 
    打虎打鬼 有问必答 
    “伥鬼”是怎样炼成的? 
    “文革后遗症”? 
    文革责任哪能“一锅煮”? 
    ●[自相矛盾]续今篇 
    ●“法盲”犹可学 ,“法氓”难以教 
    ●“倒骑毛驴”新物语 
    ●难舍难弃“三得利” 
    ●熊猫为什么可爱? 
    ●谁喜欢北朝鲜这只袅? 
    ●“亡共石”和“蔑党谣” 
    ●再谈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日共、中共互照镜子 
    ●专制主义蝙蝠精 
    ●日本学生运动的唯一死者(图) 
    ●“民主先声”为何失灵? 
    ●不同意[中国不搞西方多党制]一文观点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