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魂冰魄 >> 
字体∶
爱情与政治无关

雪魂冰魄 (发表日期:2009-01-04 19:34:45 阅读人次:1225 回复数:3)

  下午,上班时,赶着交一份材料,电话不停地响,不接。不经意间,目光掠过电话号码,看区号,国际长途,还是个手机号码,就有些犯晕,心里动了一下,不知道哪个小倒霉蛋打错电话,就让他浪费一点电话费吧。接起来,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姐们儿,我在银丰路,你在哪里?”我的眼前马上浮现出一张娃娃脸,那张脸上曾经浮现的笑容是那样的,让人如沐春风,如同天使在云层中,向世间滚滚俗尘俯首微笑。我的心里顿时长满了花朵,百花盛开,那是时光流逝中,永远不能磨灭的友情。

  
天使和我高中同学时,过的是热闹日子。一大帮的同学时常互相取笑,嬉闹,一起野炊,一起出游,更有甚者,我们几个玩得好的,逃课,逛街,喝酒,抽烟,打牌,多角恋(朦胧的),整个一不良少年小集团。所以我们的学习成绩都很差,偶尔有一个两个成绩好的被我们拖下水后,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当时只知道玩,胡闹,完全没有想过人生的路是需要路标的。高中毕业后,大家作鸟兽散,从此天南地北,上的大学天各一方。那么差的成绩,我和天使竟然也随大家混入大学,真有种阶级敌人混入人民群众内部的感觉。天使大学毕业后去一家职业高中做老师,时常被校长逮住穿着花花绿绿的苗服去陪酒,陪教育局的、教委的、县里的、州里的、省里的。那时的她,大碗大碗地喝包谷酒,面不改色,艳若桃花。

  
我从那偏僻的小山沟里走出来,在广州看车流,在东莞看人群,去北京看红叶,去杭州看西湖,日子流水般过去,偶尔想起以前的朋友,也是如云烟般,淡极。偶尔回家时,听家人说起同学的事,才知道天使远嫁广西的事。我想,天使终于还是坚守住了那青梅竹马的爱情堡垒。她终于还是嫁给了她父亲以前的警卫员。我想,她会跟着他幸福一生,因为那是她自己的选择,她顶住了家人的反对,甚至不理家人断绝关系的威胁,一心一意,向着她的爱情奔去了。她去了广西一家小学教书。

  
后来我和天使就断了消息,她不知道我,我也不知道她。

  
一直到她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此时已是往事不堪回首,时光在我们眼中都已经留下了深深的刻痕。

  
天使在广西过着中国妇女几千年来一成不变的生活,相夫教女,除了上班,再就是为夫家的一大家子人做饭洗衣,料理家务,逢周六周日就去夫家的海鲜养殖场帮手做工。她不化妆,不穿昂贵的衣服,不做新潮的头发,不去外面唱歌跳舞花冤枉钱。她恪守妇道,以夫为纲(她的丈夫性情暴躁,容不得她说半个不字)。有一回,母亲生病了,她除了自己打电话问候外,还叫她的丈夫打电话。可是,她的丈夫说:“****古古怪怪的,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好。”她说:“你就问好些了没有,然后就把电话递给我。”她的丈夫不耐烦地说:“关我什么事,我不打。”当时,她很生气,就吵了起来,他骂粗话,骂得很脏,然后摔手走人,十几天没有回家。天使自嫁过来后,丈夫对她也并不好,可是她都忍着,因为她爱他。当他人间蒸发十几天后的一个早上,再次出现在天使面前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离婚吧。”天使不同意。他非要离不可,天使只好说:“身份证放在学校办公室。”他转身走了。天使以为他只是一时意气用事,她傻傻地想:总会和好的。下午她在学校上课,下了第二节课,他来找她,把她拉进车,一言不发地直往前开。天使想,肯定是拉我回家去谈话的,我们确实需要好好地谈一谈了,不然,这日子怎么过啊!可是车一直往前开,已经过了他们的家。天使的心一沉,不会是去民政局吧。可是又想,这条路那么远,可去的地方那么多,怎么会是去民政局呢。再过了一会儿,车终于停在了民政局的门口。天使的心一下子沉到极点。她随着丈夫走进民政局,丈夫冷冷地问她:“这不是我逼你的吧?”天使点了点头,说:“不是。”于是在丈夫推过来的离婚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什么都没要,就要了女儿和一间旧房。家里的新房子、车子、存款、家具,她什么都没要。要那间旧房是因为她凭自己的工资养女儿不够,她要把那间旧房出租出去,贴补家用。

  
从民政局出来后,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学校的。突然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她接起来,听着,泪就流出来了,她说:“我离婚了,我很伤心。”电话里的 那个人说:“你不要难过,我来追你吧。”天使说:“好。”

  
离婚当天晚上,天使和女儿一起租住在一间很小很小的屋子里,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破沙发,是她同事送给她的。她问女儿:“你觉得妈妈可怜吗?”女儿说:“很可怜。除了我,你什么都没有了。”

  
离婚第二天,她丈夫(严格说来是前夫)来找她,说要复婚,并痛哭流涕。天使很想很想和他马上就复婚,可是觉得自己一点自尊都没有,就没同意,她想,迟些时间再复婚吧。她知道,她的爱情还在,她会和他和好如初,但是她不想这么快。

  
天使努力地工作,教书,为自己和女儿赚取生活费,有时去上上网,和离婚那天她接到来电的那个男人在QQ上聊天。

  
那个男人说:“几天都没见你上网了,我很担心你,就托上海的朋友打听你这间学校的电话号码,打到校长室,校长告诉了我你的办公室电话,所以我才找得到你。”

  
那个男人说:“刚离婚时是会难过的,就象当初我太太刚过世时,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想她。你也不要太伤心了,有我呢。”

  
那个男人说:“我一定会把你追到手的,我的感觉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和我相伴一生一世永不分离的人。”

  
天使浅浅地笑着。他是她灰暗心情中唯一的亮点。可是她还在想着复婚的事,她的家庭责任感很强,想为女儿重新要回温暖和谐的家。可是才过了不到一个月,女儿的爸爸竟然把给她两母女的那间旧房也霸占了,租金他收了,不给她分文。她听同事说,他和他以前的高中女同学好上了。她以前也认识那个女人。她终于知道,破了的镜子不能再圆了。

  
她问女儿:“妈妈漂亮吗?”女儿说:“你就是矮了点,我看你还是很漂亮的。你要穿高跟鞋。”她再问女儿:“那妈妈给你找一个新爸爸来照顾我们好吗?”女儿考虑良久,才慢慢说:“可以。不过,我有三个条件。第一,他要对我好,对你好。第二,他要会做生意,能赚很多很多钱。第三,他必须是搞科技的,有文化,要不然,以后我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一问三不知,那怎么行。”她哑然失笑:“你以为****妈是绝世美女啊?那怎么找得到,要求太高了。”女儿想来想去:“妈妈,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们两个写广告,然后贴到街上去,我看到街上的电线杆上到处都贴着广告,效果肯定不错。”她笑:“我可不好意思,被人家看到我贴广告,我多没面子。”女儿马上说:“那我们星期六白天写,晚上等街上没人了,再去贴。”天使大笑。

  
天使把女儿送回了父母身边,继续留在那里工作。她每天和QQ上的那个男人聊天,慢慢地,心中生出一份浓浓的爱意来。终于有一天,她对男人说:“好吧,我就让你牵着我的手走,走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吧。不管天堂还是地狱,只要你牵着我的手,我就不会害怕。”

  
那个男人,天天打电话给她女儿,陪她聊天,给她出IQ题,给她讲故事,女儿很快就喜欢上了他。他还给天使的父亲打电话,要求天使的父亲答应让他和天使交往,说他准备娶天使,他要来湖南和天使一家人见面。

  
天使和他约好了,两人见面后,不管对方是跛子,还是瞎子,不管对方有多少缺点,也不管对方多么难看,多么贫穷,都要互相接受,永不反悔。

  
天使的父亲是个老共产党员,手握军权,他疑心重重,对天使说:“如果被我发现他是台湾间谍,我就马上把他抓起来!”

  
男人从台湾赶来了。他在贵州的铜仁机场下飞机后,第一个看到的,并不是她,而是她那高大魁梧的父亲,再就是她那个弟弟。正张望间,从旁边跑上来一个矮矮的女孩,冲上来握住他的手,说:“你好你好。”他就忍不住笑了。

  
她长着一张娃娃脸,脸上是天使般纯净的笑容,并不因了凡尘俗世里曾受过的伤痛有半点凄楚。他英俊帅气,能赚能花,温柔体贴,健谈。冥冥中先相爱后相识的一对情侣终于走到了一起。

  
男人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征服了天使一家人的心。他成为天使家的乘龙快婿。他征得天使父亲的同意后,以最快的速度,去长沙和天使办了结婚证。然后他在天使的家乡投资建房买铺位,他开玩笑说,这是在做准备,要是有朝一日台湾打仗了,他就把家人都接来这里住。这里不是军事重镇,也不是经济特区,偏远落后,战火烧不到这小山沟里来。

  
天使是一个坚定的共产党员,她出身于军人家庭,父母是革命干部,对于他的台湾人身份(他是历史悠久的国民党员),自是难免有些耿耿于怀,于是偶尔为了不同的政治见解和他吵架。在争执中,爱情占了上风,国民党向共产党举了白旗。后来,两人代表两个不同政见的党派达成共识:爱情与政治无关。

  
天使和男人也曾为了家庭琐事吵过架,但是他们约好,不管怎么吵,都不准提分手。男人向天使承诺,以后奉行“太太正确”政策,在任何情况下,太太都是正确的,哪怕太太要卖掉他,他也要为太太数好钱再离开的。

  
天使和男人微笑着坐在我对面,讲述着这段爱情故事。男人说:“我知道,很多人都觉得我们两个不会长久,可是只有我们两个自己知道,我们会一生一世相依相偎。”我笑:“鞋子合不合脚,自然只有你们两个知道啦,不过我还是相信你们俩一定会永远象现在这样好的,我还指望着去台湾旅游时,去你们家蹭饭吃呢。”天使就说,最后一句话暴露了我的真面目,我的远大理想永远都是去别人家蹭饭吃。

  
男人对天使体贴,温柔,对我也照顾得很好,逛街时为我们拎手袋,为我们试穿的衣服给意见,耐心程度绝对一流,而且笑容阳光灿烂。可是他对我有些犯晕,说天使和我在一起肯定会变坏,因为我和他们相聚的这短短的时间里,就给天使出了无数个坏点子,包括要天使手头紧时出租老公赚取零花钱等等。

  
天使正在办手续,马上就要去台湾定居了。我建议天使牢记国安部的指令,去到台湾实行策反,争取和陈水扁打成一片,策反不成就实行暗杀计划,并将暗杀计划的若干注意事项一一说明。天使兴致勃勃地说:“做卧底,我喜欢!”她的男人哭笑不得:“你这么爱国,你叫我老婆做卧底暗杀陈水扁,那你是不是要给你老公买炸药去炸靖国神社。” 我马上装得柔情万种的样子,说:“我不舍得呀,要是那样的话,谁来给我们这顿饭买单呢?”其实心里杀机四射,恨不得用炸药把以后要做我老公的那个人炸个粉碎,虽然他答应为我的饭局买单,可是他总是没有时间陪我,他要陪的人太多了,总之他比三陪小姐还忙。

  
台湾要刮台风了。天使两夫妻很紧张,打了N个电话回家,天使和男人的妈妈亲热地聊着,叫家里准备手电筒,准备应急物事。我一直以为他们的爱情是带有QQ上的飘逸性质的,可是我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就知道,那是柴米油盐式的爱情,这种爱情最是牢不可破。

  
天使和她的男人走了。也带走了我那份深深的祝福。看过了太多支离破碎的婚姻,见过了太多喜新不厌旧的男人,我对婚姻,对爱情,对男人,一直都有深深的恐惧感和不安全感。现在我知道了,幸福不是一种传说,只要心里真的有爱情,谁都能找得到。就象天使的爱情那样,春光明媚,这滚滚红尘中所有的干净的爱情,都如水晶般纯净透明。在爱情的宫殿里,只需一枝花,就能开放整个春天。

  


  




 回复[1]:  蛇 (2009-01-04 19:36:28)  
 
  悠着点发文章,给俺留点读的时间嘛~~~

 回复[2]: 新来的积极性很高 陈某 (2009-01-04 20:22:25)  
 
  

 回复[3]:  是的 (2009-01-14 14:06:14)  
 
  恕我“矫情”,“勇敢”坦言: 读着,渐入此景,不知怎么,心头一热,差点流泪。感动中。谢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与爱情无关的忧伤 
    纷乱的爱情 
    丰都鬼闻录 
    死亡没有真相 
    下一世,我不再是你的女人 
    爱情与政治无关 
    飘泊 
    四月蝴蝶 
    木棉花 
    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