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雪魂冰魄 >> A
字体∶
两颗棋子的爱情

雪魂冰魄 (发表日期:2009-01-03 20:15:23 阅读人次:1118 回复数:3)

  

  
这是一场生死大战。十九路棋盘上,隔着遥远的天元河,左下的黑和右上的白执戈相望。是的,为了这决战的一刻,黑和白,已经酝酿了千年的谋略,修炼了千年的道行。

  
黑是个秀美的女子。一千年前,她的母亲就告诫她,白是天敌,不能姑息,见之必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黑明白自己的天职是要越过白的边防线,要在白的地盘里建立起自己的王国,要将白变成自己的奴隶,要让白痛苦,让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白后悔自己做了黑的天敌。

  
白是个俊朗的男子。一千年前,他的父亲就训导他,黑是魔鬼,不能迁让,见之必屠,宁可玉石俱焚,不可惜香怜玉。白知道自己的天职是要掠夺黑的土地,要在那一片片肥沃的土地上种出白色的花朵,要让黑变成黑夜的梦永远见不到太阳,要让黑永堕地狱永远不得超生。

  
黑和白,透过各自的天眼,望着对方心中的杀气。宿命。正如水火不能相容,黑白怎能融合?不是你死,便是我活。血战到底,绝不妥协。

  
黑习巫术,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她召唤出自己的精魂,布下了天罗地网大阵。

  
白使剑法,已至登峰造极的地步。他舞出无数的幻影,摆出了天诛地灭之势。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了,棋子一颗一颗地落下了。那些精魂,那些幻影,相互纠缠、围绕、厮杀,黑和白,仍稳稳地占据在自己的了望台上,嘴角带着笑意,眼里却充满了杀意。

  
黑冷冷地盯着白,白也冷冷地盯着黑。双方都被对方盯得快要窒息。黑想:白的眼神那么清洌,就象我梦中的那潭清泉。白想:黑的眼神那么妖媚,就象我梦中的那朵情花。

  
可是黑和白并未因为心有异样而有丝毫的缓手,棋盘之上,仍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天生的使命感让他们对敌人痛下杀手。

  
黑的长发在长空中飘舞,她召唤出的精魂咆啸着一往无前,誓死不退。

  
白的长剑带起片片杀气,天空中布满了被剑气斩落的零乱的枯叶,宁折不弯。

  
黑和白,在激战渡过了黎明、白昼、黄昏、黑夜。招式都狠,狠得让他们自己感到满足,力量总是伟大的,杀着总是必须的,千年来的苦练只为了今朝啊。

  
白使出了一招相思断。这是一招非常普通的剑法,可是却指向了黑的咽喉。

  
黑没有退路了,她反手一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白本能地迅疾地将剑往前一送。

  
结束。

  
结束之后,硝烟散尽,黑的魂仍在棋盘上飘荡,白默默地站在战场上,天空干净得象蔚蓝的大海。

  
黑白对望。

  
黑在心里狞笑着:是的,我死了,可是我永远活在你的心里。我用有另外一种方式将你变成了我的奴隶,从此,黑白灵魂相依,你永远也离不开我了。

  
白在心里流着琥珀般的泪珠:是的,我胜了,我亲手结束了这场战斗,可是,当这辉煌的一刻来临,为什么我的心里全是她的影子?

  
仇恨、眼泪、屠杀、鲜血,或者,这是爱情的另一种诠注?

  
这场,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若能放下,便能得到。

  
黑拼着渐渐消隐的最后一丝精神问:你是谁?

  
声音答:我姓和。

  
白突然狂怒:和大师,你总是说,和为贵,和为贵,可是我们怎么样才能真正的算和?

  
声音微笑了:对一般的棋手而言,胜负有定,输赢在个人,黑白之战天注定。但是在爱情面前,没有黑白,只有我。

  
黑听着最后一句话隐入了湛蓝长空,她的背影化成了几个字:我放下了。

  
白落寞地转身走了,关闭了他的心事,他将黑藏在心的最深处,谁也无法伸手触及。

  
战场外,只有几个闲人,还在絮絮地议论着黑的阵法和白的剑术,还在扼腕叹息,留连不已。

  


  




 回复[1]: 欢迎新人 陈某 (2009-01-03 20:16:05)  
 
  原贴在那里,我搬过来了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3509&&hfno=0#HF0

 回复[2]:  老三 (2009-01-04 11:35:41)  
 
  先端一杯茶

  
欢迎!

 回复[3]:  雪非雪 (2009-01-06 09:20:57)  
 
  壮哉。

  


  
激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A
    棋外人生 
    两颗棋子的爱情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