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期刊 >> 故事
字体∶
围棋的故事

期刊 (发表日期:2008-06-07 22:06:43 阅读人次:1646 回复数:5)

  

  
1969年秋收时节,几场大雨让大片的麦田泡了汤。团部抽调各路人马,抢收麦子。

  
晚上,累了一天的知青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大通铺上,呼爹喊娘,唉声叹气。唯独一个从油厂抽调来的上海知青,一手拿着小油灯,一首拎着哗哗作响的俩口袋,满地转悠,拍拍这个,敲敲那个,『起来,下盘棋。』『喂,会下棋吗?』----。

  
疲劳到极点的各地知青,不是踹他一脚,就是骂他一句,躺在对面通铺的东北汉子,大有挥舞镰刀,把他宰了,扔进茅坑的架势。我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喂,你快挤在我旁边儿睡吧,明天还得下大田呢。』

  
躺下后,我悄悄地问了一句:『你说要下啥棋?』

  
『围棋嘛,你会吗?』

  
『围棋?啥是围棋?我会下象棋、跳棋,还会走五道。没听说过围棋。』

  
上海知青没再说什么,一会儿就鼾声连天了。

  
过了几天,大伙儿也都熟悉了起来。一有闲工夫,一帮人就围着他,听他讲如何下围棋。我也第一次听到了几个新鲜词儿,什么小尖呀、虎口呀,还有卷羊头、接乌龟---。

  
秋收后,外来的知青们要撤回了。上海知青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蓝塑料棋盘。

  
北大荒的冬天说来就来,西北风嗖嗖地刮着,就像鞭子抽在脸上。这也是知青们一年中最清闲的时候。白天上山伐木,晚上就躺在通铺上闲聊。有一天,突然有一个人喊了一句:

  
『唉,我说,咱们下下围棋咋样?你小子那儿不是有张棋盘吗?』

  
『行啊,可光有棋盘,没棋子儿呀。』

  
『那还不好办,咱自个儿做呀。』

  
知青们火力壮,说干就干。一群人去河沟里拣小石头子儿,一群人去卫生院搜集青链霉素瓶的橡皮盖儿,再从文书那儿连哄带骗地弄来了一瓶钢笔水。没几天,蓝灰相间的围棋子儿就摆在了空铺上。此后,一到晚上,这帮人就挑灯夜战,吃声连天。

  
一次,我和一个杭州知青下棋,一群人观战,下着下着,突然出现了接乌龟的局面。一时间,周围呼声四起。

  
『臭棋篓子』

  
『别他妈的想缓棋,快点儿缴枪』

  
『换人、换人』---

  
我虽然不服气,又有点儿好奇,就张口问了一句:『你们说,这个咋叫接乌龟呢?』。

  
看棋的人立马都面面相觑,一下子静了起来。看棋的人里有一个叼着牡丹烟的北京知青,听说这家伙是高干子弟,父母刚刚平反,给他寄来了一大箱子蜜枣、几条牡丹烟。高兴的时候,他就拿出蜜枣分给大伙儿过过嘴瘾。几年前我去北京串联的时候,吃过北京蜜枣,味道还不错。

  
这个北京知青听了我的疑问,脸上露出了又是得意又是嘲笑的表情,用夹着烟的手指头交互指着我俩下棋的:

  
『这还不明白。好好看着呵,你丫呢,在这儿放上个棋子儿,你丫呢,先别光想着提。看出了没有,接上这个棋子儿,这片地方就像个大乌龟了,所以说就叫接-乌-龟,嘻嘻。』

  
兔崽子,就算你说得对,也用不着你丫你丫地骂人啊。我正想要反唇相讥,转念又一想,我要是在他春风满面的时候跟他顶嘴,下次再分蜜枣,准保没我的份儿。算了,忍着吧,小不忍则乱大谋嘛。

  
一年后,附近要建兵团化肥厂,我们这个团搬迁到了一个十里无人烟的垦荒点。

  
过了几年,一个杭州知青回家探亲,买回来一套小如豌豆的棋子儿,连里的小木匠作了两个精美的滑盖棋盒。从此,我们就有了正规的围棋。

  
又过了不知多少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变成了英明领袖华主席。连里的知青返城的返城,就地成家的成家,往日的情景已不再现,我也在77年告别了那块酸甜苦辣样样都尝到了的土地。

  
又是几年后,我有了闲心,也装模作样地订购了一份『围棋』杂志。棋艺没多大长进,不过,知道了很多事情:会说日语的华以刚、围棋界冒出的新星刘小光---。

  
有一天,猛然一拍脑门子:接乌龟、接乌龟,原来不就是他妈的接不归嘛!大彻大悟之际,脑子里浮现出了那个上海知青和那个北京知青的面孔。也不知道这俩家伙现在都咋样了,都在干啥。

  




 回复[1]: 回复也一起搬过来 陈某 (2008-06-07 22:07:33)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2867&&hfno=0#HF0

  
回复[1]: 蛇 (2008-06-07 19:09)

  


  
--------------------------------------------------------------------------------

  
回复[2]: 期刊 (2008-06-07 19:14)

  
蛇网,你的花好快呀。

  
不是一目十行啊

  
--------------------------------------------------------------------------------

  
回复[3]: 蛇 (2008-06-07 19:17)

  
接乌龟->接不归

  
一行一行地看了!

  
--------------------------------------------------------------------------------

  
回复[4]: 期刊同学,要不要帮你开个院子 陈某 (2008-06-07 20:37)

  
把你的故事搬到一块去

  
--------------------------------------------------------------------------------

  
回复[5]: 期刊 (2008-06-07 20:53)

  
谢谢!

  
--------------------------------------------------------------------------------

  
回复[6]: 贱人 (2008-06-07 21:01)

  
解不归,也是有救的,为了占势,一般人很少会费一手,真的把提掉它的,等以后打劫时,在它前面放一子,就是一个劫材,对方不应的话,就可活过来了。

  
--------------------------------------------------------------------------------

  
回复[7]: 写得好啊! 我是局长 (2008-06-07 21:13)

  
不过本局长对围棋,虽然明白98%,可是你这个“接乌龟”好像还在那2%里头……

  


  

 回复[2]:  期刊 (2008-06-07 22:48:08)  
 
  谢谢老板!

  
谢谢各位!

 回复[3]: 俺也欢迎期刊 孙秀萍 (2008-06-07 23:43:17)  
 
  来晚了,还好,没有耽误上镜“典礼”,并送上祝福!

 回复[4]:  期刊 (2008-06-08 00:17:55)  
 
  谢谢孙秀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借地存档:一封私信 
    围棋的故事 
    算盘的故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