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期刊 >> 故事
字体∶
算盘的故事

期刊 (发表日期:2008-06-07 22:03:42 阅读人次:1966 回复数:8)

  

  
我家有一个奇特的算盘,七排珠子,两道横档,好像是枣木做的,拨动起来,声如木琴。听父亲说,这个算盘是在光复的时候,店里的日本人回国前送给他的。父亲在老家只读过几年私塾,却打得一手好算盘。60年代,全国学习解放军大比武,父亲在省城商业系统珠算比赛中,竟然获得了头奖,奖品有当时很新鲜的化学算盘。但是父亲仍然对那个奇特的算盘爱不释手,闲来就不时拨动着珠子,珠珠相撞,好像在弹奏一首美妙的乐曲。

  


  
66年初冬一个寒冷的晚上,我从外地串联归来,嘴里哼着『大海航行靠舵手』,跨进了我家那个狭小的房屋。推开门,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凳子朝天,床朝下,一片狼藉,那个奇特的算盘也散了架子,珠子滚了一地。母亲蹲在地上,满脸泪痕,正在打扫着什么。

  
『这是咋回事儿?』

  
『今天来了一帮人,把家翻了个遍,还把你爸给带走了。』

  
『咱家是贫农,红五类呀!』

  
『谁知道咋整的,好像还跟着几个老家来的人。』

  
『、、、、』

  


  
转年,造反团和红八团开始混战,坦克车和机关枪都上了街。大概无暇再顾及其他,父亲被放回了家。

  
听父亲说,我家被抄的理由有二:一个贫农,绝无可能打得一手好算盘,一定是隐瞒了成份;日本人送算盘,一定有玄机,晚上打算盘,备不住是在发电报。

  


  
时光又流逝了好多年,这期间,我下乡、上学、结婚、育子,又阴差阳错地有了去日本的机会。

  


  
启程的前一天晚上,父亲走进了我的房间,默默地坐了一会儿,看我基本上打好了行装,开口说道:『到了日本,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日本人』,说着,父亲张开满是老斑的手,手里握着一颗紫红色的珠子。

  
我接过珠子,随口说道:『就凭这颗珠子,上哪儿找哇?』

  
『我记着他说过住在一个什么麦穗的地方,老家好像是做酒的。』

  
『做酒的?』

  
『嗯,好象是什么叫沙盖牌的酒。』

  
『沙盖牌?好,好,我尽量。』

  


  
到了日本,一下子被抛进了能让人紧张得发疯的水深火热中,连滚带爬,磕磕碰碰,早已把找人的事儿丢在了后脑勺儿。一晃又过了十多年,父亲早已过世,孩子也长大成人上了大学,寒暑假也不回来,挎着背包,用老爸含辛茹苦挣来的钱,满世界地转悠,本来就不热闹的家变得更加冷清。

  


  
一天,闲来没事,收拾旧物,猛然想起了那颗算盘珠子,又断断续续地想起了父亲说的话:『麦穗、沙盖、日本酒』。匆匆找出珠子,又急急打开电脑,叫出古狗,输入了这几个关键词。找呀找,游呀游,最后,锁定了一个地方:兵库县赤穗市坂越的酒坊。

  
好事不宜迟,说去就去,当即叫了老妻,打起背包就出发。

  


  
坂越座落在一个靠海的山沟里,远离喧闹的都市,情调淡然恬静,气氛古色古香。我们的脚步停在了一家酒坊的旧式房子前,正在观望,从侧门走出一个年轻人,看到我们,用日本乡村特有的热情,对我们说:从这个小门儿绕过去,上二楼,有一个小小的展间,随便进,要是不嫌弃的话,去看看咋样?这正是我和老妻求之不得的,马上扔下一句打扰了,就一前一后穿过小门儿,登上了二楼。

  


  
狭小的展间,杂乱无章地摆满了五花八门的物品,我们走着看着,不由地停在了一个年代古远的算盘前。虽然算盘的样式和颜色都和我记忆中的不太一样,我们还是看了很久很久。最后,我掏出带来的珠子,静悄悄地放在了那个算盘的旁边儿。

  


  
下楼的时候,老妻说:『看样子,真备不住是咱爸说的那个人的老家。』

  
『有可能,不过这里做的酒的牌子是忠臣藏,不是什么沙盖。』

  
『啊呀,我缓过味儿来了。咱爸是不是把日本人说的sake听成了沙盖了呀!』

  
『啥?啊!啊!没错!没错。』

  
随即,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几声奇妙的笑声,说不出来是意味着得意还是象征着尴尬。

  


  
夜幕降临,我们坐在了回程的电车上。好像过了好长时间,老妻才打破了沉默。

  
『哦,到家后,咱们烧点儿纸,对了,在纸上先写几句话,你看咋样?』

  
『嗯,就这么办,到家后,我找几张黄纸,你预备个盆子。』

  


  
我抬头看看车窗外,远处已是一片灯火通明,无数的霓虹灯眨巴着眼睛,扑向车窗,又飞逝而去,电车快到站了。

  
(车站)

  
(酒坊)

  
(招牌)




 回复[1]: 回复也一起搬过来 陈某 (2008-06-07 22:04:47)  
 
  

  
http://www.dongyangjing.com/bbsmain.cgi?mode=view&&no=2854&&hfno=0#HF0

  


  
回复[1]: 故事的结尾不俗 旅人 (2008-06-05 20:31)

  
我以为又会出现一个遇见故人,唏嘘感叹,泪如泉涌,然后叙旧谈新一番的大团员结局。现在这个结局合情合理,更感人。

  
--------------------------------------------------------------------------------

  
回复[2]: 谢谢旅人。 期刊 (2008-06-05 20:31)

  
真事儿里加点儿油盐酱醋,过奖了。

  
--------------------------------------------------------------------------------

  
回复[3]: 蛇 (2008-06-05 21:00)

  
这是期刊自己写的小说?不错不错!

  
--------------------------------------------------------------------------------

  
回复[4]: 好看 陈某 (2008-06-05 21:22)

  


  
--------------------------------------------------------------------------------

  
回复[5]: 雪非雪 (2008-06-05 21:27)

  


  
有点辛酸,然不掩温情。

  
期刊夫妇再到兵库来的时候,一起喝点沙盖吧。

  
--------------------------------------------------------------------------------

  
回复[6]: 也没打听打听? 老唤 (2008-06-05 21:44)

  
坂本庸二 赤穂市 乙女・忠臣蔵 奥藤商事(株)???

  
物美价廉。

  
--------------------------------------------------------------------------------

  
回复[7]: 期刊 (2008-06-06 00:04)

  
谢谢楼上各位。

  
老唤,谢谢提供信息。说实在的,当时真想打听打听。一个是星期天,满大街也看不到几个人影。还有一个是我们刚下楼,就响起了刺耳的警报,据说是附近的山上着了火,居民都紧紧张张,也没再好意思详问。有机会以后还想去。

  


  
展间内

  


  
山火

  
--------------------------------------------------------------------------------

  
回复[8]: 高沐 (2008-06-05 23:37)

  
不是红八团吧,应该是八八团?

  
--------------------------------------------------------------------------------

  
回复[9]: 期刊 (2008-06-06 00:05)

  
谢谢老高,看得仔细。说实在的,我也忘了是什么团。只记得『撼天易,撼什么八团难』的口号。就随手写了个红八团,别说,字库里还真有这个词儿。应该是保皇派。八八应该是老毛说『要武嘛』的那一天吧。我是第二次的时候(八月底)见到老毛的。记得那天嗓子都喊哑了。

  
--------------------------------------------------------------------------------

  
回复[10]: 高沐 (2008-06-06 00:23)

  
是啊,当年林豆豆就在那个团里。

  
这么说,是老乡了

  
--------------------------------------------------------------------------------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08-06-06 08:11)

  
那个年代,晚上打算盘太危险,人家在变地,怎么都会怀疑你家老爷子要变天啊。期刊老大哥写得好,很有小地方的Sake大将风味。

  

 回复[2]: 非雪妹子的跟贴中肯! 小林 (2008-06-07 22:23:01)  
 
  有点辛酸,然不掩温情。

 回复[3]:  雪非雪 (2008-06-07 22:46:02)  
 
  跟过了,见有人提拔,那就再跟一个。

  
…………

  
欢迎期刊入境

  
以后是不是定期刊镜稿啊?

 回复[4]: 好看 小小鸟儿 (2008-06-07 22:49:10)  
 
  吸引着人迫不及待的往下看往下看。

  
最近怎么总看到让人酸酸的想哭的帖子呢!

 回复[5]:  期刊 (2008-06-07 22:58:14)  
 
  <<有人提拔

  
提拔我当厅长吧。

  
<<让人酸酸的想哭的帖子

  
过几天,写一个让你笑掉大牙的故事。

 回复[6]: 期刊 邓星 (2008-06-10 17:28:52)  
 
  期刊,有情人。写得很好哦。。 终于读到了文字。

  

 回复[7]: 我很遗憾啊。 期刊 (2008-06-10 17:56:48)  
 
  谢谢,瞎写的。

  
邓星没说对。实话实说吧,现在还没情人 唉!

  

 回复[8]:  邓星 (2008-06-10 18:01:16)  
 
  找。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借地存档:一封私信 
    围棋的故事 
    算盘的故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