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随笔
字体∶
我的前八年(3)

春夏 (发表日期:2007-09-06 09:55:24 阅读人次:1297 回复数:10)

  每天我下班不回家,像個尾巴似的跟在分局王局長後面,他走到哪我就跟他到哪,他開會我坐在會議室的門口,他外出我就坐在車上,可是這樣做又過了一個星期還是沒有任何效果,我心一橫乾脆來個一不做二不休,下班後從單位直接去分局局長的家。每天從下午6點鍾開始就在他家里一直坐到晚上等他回來。在他家裏時我有意無意的找分局長夫人説話,告訴她我爲什麽這麽着急找局長,並且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就是想通過她能幫我說說話。好在在局技校當老師的分局局長夫人能通情達理理解我想出國讀書的心情,最後是她替我跟丈夫講情,王局長無奈只好答應蓋章放行的。

  
經過三個星期的“泡蘑菇”,總算拿到了基層單位保卫股的證明,下一關是市局了。我先後找了市電力局的局長、二個副局長、書記、副書記、工會主席和組織部部長進行摸底,其中局長書記模棱兩可,二個副局長、工會主席同意,組織部長說他聽主管幹部的葉副書記的,不過徵求意見的話會表示支持的。

  
葉副書記是明確表示反對。他不同意的理由是局领导用一套房子将我从大学搞来就是为了要我打球为局争光的,还说局领导也準備培養我,所以不会就这样放我出国的。我明白了阻力將會來自這位葉副書記了,所以打算主攻他。当时我就是用老百姓求领导办事时的一贯做法,以为这样能达到目的的,这个做法就是当年在群众当中广泛使用的幽默的说法:一定要用“炸药包”和“手榴弹”把我们的领导炸昏把领导炸感动,让他们充分的“烟酒烟酒”后会高抬贵手的。於是我買了一條他喜歡抽的555牌的香煙和二瓶他喜歡喝的汾酒。

  
结果没想到葉副書記他烟照抽酒照喝,就是口不松。我知道不能用硬的,更不能用“泡蘑菇”的方法,真還有點束手無策的感覺。這時和我一起工作的分局工會主席給我出了個點子,要我去找更上一級的領導——省電力局馬局長。馬局長原來是從本市局局長的位子上上調的,如果他能發話,這些他提拔的局領導沒有一人敢反對的,而且馬局長為人正直。我就問李主席,要不要送禮,李主席告诉我說,馬局長为人正直,绝对不会受人任何礼物的,他是炸药包和手榴弹都不管用的人,你千萬不要送禮,這樣相反可能會搞咂的。沒有辦法,爲了能出國,我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李主席的父親原来也是省電力局的工會副主席,他本人也是在省市局机關大院里長大的,所以对整个省市电力系统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盘根错角的复杂人際關係是了如指掌的,就像是一个活档案柜。

  
第二天我二手空空硬著頭皮單闖省電力局馬局長的住邸。見面後我直接了當地作了自我介紹和簡單的將來見馬局長的理由說了一番,最後我是這樣說的:“老局長,我是您手下的一名員工,現在有一個自費去日本留學深造的機會,時間2年,專業是與電力方面有關的,我分別找了市局的徐局長、彭書記、工會的俞主席等領導,唯獨葉書記不同意,葉書記是您一手提拔培養的,如能得到您的支持,他是不會反對的,您只講一句話,對我來講可是一輩子的事情,您看,去日本的簽證、入學通知書都有了,學校要求我必須在8月底之前報到,而且基層單位也同意了,現在沒有市局管干部的領導葉書記的同意就沒有辦法辦理護照,拿護照最少也需要二個星期時間,还有湊齊其他的材料也需要時間的,我還要去北京的日本駐華大使館,所剩時間不多了,實在是沒有辦法才來打擾您的,您工作很忙我也知道,但我向您保證,學成後還回原單位繼續為電力事業作貢獻”。我一口氣說了這麽多,可能是馬局長看到我態度誠懇和有許多實實在在的材料,也許是他正如大家所說的那樣為人正派,總之馬局長聽完了我的話後,當時就明確表態:我明天給葉xx打電話幫你說説吧。

  
第二天我從早上呆到下班,一直就在葉副書記办公室隔壁的房間--市組織部里聽動靜,結果一天沒有等到馬局長的電話。我一下子緊張起來了,會不會領導敷衍我?會不會馬局長從其他什麽渠道聼到了什麽而不願為我打這個電話?我帶著許多疑問和擔心心灰意冷地回到分局,那位工会李主席問我怎麽樣了,我如實的將一天在市局等消息的情況告訴了他。李主席聼了我的話后分析地說:“馬局長不像是答應了的事情而不辦的人,一定是哪個地方出了什麽意外,今晚你還是再去馬局長家。想辦法不要他打電話,而是要他寫個紙條,如果有了這個手諭就不怕不成”!

  
於是我想了一個即不傷害葉副書記的自尊心,又不爲難馬局長方法:以群眾來信的口吻寫了一封信,然后打算请馬局長在上面做個批示,這樣做可以得到兩全其美的效果。記得我是這樣寫这封群眾來信的:

  
馬局長:您好!

  
我是XX市供電局XX分局的一名員工,是三年前進該局工作的,今年31歲。最近我參加了日本國立XX大學的入學考試並通過合格,取得阪井教授下的自費留學生的資格,學的專業與電力有關,對我來説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學習機會,我決心利用這2年時間好好學習,完成學業,回來為振興我局電力事業做貢獻。請領導能支持一個普通群衆的要求和願望。

  
XX分局員工:某 某某

  
1990年7月8日

  
揣著這封所謂“群眾來信”又一次去敲馬局長家的門。原來那天他下基層搞調研忙了一整天,把打電話的一事給忘了,让我虛驚了一場。趁著馬局長給我解釋的機會,我連忙掏出事先準備好的群眾來信遞給馬局長說:“馬局長,您革命工作忙,而且葉副書記工作也忙,打電話不一定能找到他,要不您在這封群眾來信上作個批示,我去找彭書記好嗎?”

  
馬局長看完信的内容略加思索后說:“這樣也好,先試試看,如果有了什麽問題我再出面吧”。於是提筆就在信的下半部空白處作了這樣的批示:

  
彭、葉二位書記:

  
這是件好事,請你們二位大力支持為盼。

  
馬 某某

  
1990年7月12日

  
拿到這個上方寶劍后,我是非常興奮的,因爲我曾聽説過馬局長是從來不寫什麽批示的,能拿到馬局長的親筆批示是很難得的。這就意味着我邁出國門走出了關鍵的一步。我當時一再在心裏告誡自己:從現在開始不能出任何差錯,也許一個小小的失誤,就可能導致全功盡棄。我先複印一份這個批示以防萬一,然後我將此信沒有交給管幹部的葉副書記,而是直接交給與葉副書記有點矛盾的正書記彭某某。我的考慮是,彭書記是剛調來不久,對局里許多人際關係以及關係網是不會太了解的,可能有空子可鉆。

  
當我拿出有馬局長批示的信給彭局長過目時,從他臉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彭局長紧张地問我:“你與馬局長是什麽關係?”

  
我沒有吱聲。

  
他又問:“是親戚關係嗎?”

  
我趕快有意无意地“哼”了一下。

  
彭局長馬上埋怨的對我說:“你出国的事情怎麽不直接來找我呢?好,明白了。馬上給你辦。馬局長還說了什麽沒有?”

  
我馬上借題發揮地答道:“馬局長可能會過問這件事处理的結果的,他也知道葉副書記不同意我去日本的態度,所以才寫上彭、葉二位書記這幾個字的,本來還要打電話的,後因顾忌省局插手市局工作之嫌,所以就没有這樣做,于是寫了這個小纸条。馬局長還說,萬一有了什麽問題的話再説,小彭是正書記,正書記決定了的事情,副書記是不好反對的,你交給小彭處理吧,這樣好些。于是我就給您了”。

  
聽了我的話後,彭書記拍着我的肩膀說:“小X,你放心吧,我立即就去辦。馬局長今後還有什麽指示你要尽快的转告我,这里的进展你也要及时反映给馬局長,但你我的嘴巴都要緊點”。

  
(待续)




 回复[1]:  待于泥 (2007-09-06 11:05:40)  
 
  这章最精彩!

  
第一个走到那跟到哪的手段,我一个认识的人也用过,当时他是要去美国,就用的这一招,校长拿他没办法,就批了.

  
拿着写好的申请,直接找最大的头目,请领导批示后再去找下面的人,这招我也用过不止一次,很灵.我把这招叫做擒贼先擒王,蛇打7寸.

  

 回复[2]: 这招数我用过,可是不灵 陈某 (2007-09-06 11:31:40)  
 
  大概是1987年,第一次准备跳槽,所长不放人。我盯了他好几天,没用。

  
不过,我没有上他家的门,没有找他的老婆

 回复[3]:  待于泥 (2007-09-06 11:42:20)  
 
  所以你不灵,嘿嘿

  
据我认识的那人说,他感觉比较有效的就是校长去哪里开会他都跟着,人家开会,他就在外面走廊里,谁问他是干什么的,他都把自己的事情说一遍,校长觉的这样影响太坏才给他批了.

  
这话说来也十几年了,那时候,当官的还比较接近群众,能跟踪,现在,你试试,生命危险啊!

 回复[4]:  書記 (2007-09-06 20:22:00)  
 
  没那么复杂吧,88年我从省委统战部申请出来。填一份出国申请书,填一份学成之后回国报效的决心书,从科长到部长盖印后,材料都交给我,我自己带到省公安厅的。被省公安厅某处的办事员,扔出来几次,补材料。硬要在日大使馆公正就读日语学校存在事实。简直荒谬到家了。最后我找到她办公室,与其磨了2小时。居然说动她了,一星期就把护照发下来了。

 回复[5]:  小林 (2007-09-06 20:34:23)  
 
  虽说是20年前,书记房事能磨2小时,够厉害!服!

 回复[6]:  書記 (2007-09-06 20:42:08)  
 
  小林兄,因为我功夫深,伺候周到嘛, 那时候,一个部长(郑群)的签名,还抵不上省公安某处科员的兰花指哟。

 回复[7]:  小林 (2007-09-06 21:21:35)  
 
  嗨!县官不如现管么!

 回复[8]:  書記 (2007-09-06 21:39:45)  
 
  其实春秋做这件事,在我看来相当危险,从我20年前入学,调动工作的经验来看,成功率相当低,这手法广东话叫做大石砟死蟹。非常容易引起副手反感,只要他不买账。一把手也不会为你小科员去和他人撕破脸。那你就玩完了。

 回复[9]: 回诸位 春夏 (2007-09-08 15:43:03)  
 
  当时是很危险,我是破斧沉舟,因为我和基层分局长的关系搞得很僵,同时我和局机关的一些负责文体的工会干部的关系也是闹得挺僵的,原因是我说了一个人偷看女人洗澡。结果是我这个省主力队员在一个小小的局球队里都打不上主力。所以我没有办法只有出走。所以我常说,一步三回头,也要往外走!

 回复[10]: 哇,有牟搞错? 書記 (2007-09-08 20:01:31)  
 
  〉原因是我说了一个人偷看女人洗澡

  
呵呵,没想到老春除了个子大,还如此八卦。那个年代可是毁人前程的厄事啊,机关同事中忌中大忌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我的前八年(8) 
    我的前八年(7)  
    我的前八年(6) 
    一个失去自尊的民族能不能维护自己的安全? 
    我的前八年(5) 
    我的前八年(4) 
    我的前八年(3) 
    我的前八年(2) 
    我的前八年 
    某国某事之考証(二) 
    日本語形成之考証(一) 
    入鄉随俗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