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汇蝗(26)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1-01 11:07:10 阅读人次:1149 回复数:0)

  類似這樣的事情後來發生過幾次,何有家已經懶得每次去斤斤計較了。從此以後他們從來不同時出現在一個公開場合了,這種貌合神離的狀況持續著,他們開始有了厭倦感,他們心里都明白,二人的關係快到頭了,只是誰也不願先捅破這張紙而已。

  
一天星期六的下午5點鐘左右的時候陳翠姑突然告訴何有家,說原來貿易公司的同事約她一起去海邊,還說打算和同事一家人在海邊旅館住一宿。就在陳翠姑剛要出門的時候,躺在床上的何有家對陳翠姑說,請代問阿強好,並請你今晚上帶上避孕套以示對我的尊重,行嗎?說完這話後何有家從陳翠姑的背影看到她雙肩一抖就知道她已經感到非常吃驚了,這時陳翠姑馬上轉身瞪著眼睛快步走到床前蹲在地上臉挨著何有家的臉,何有家這時將臉轉向另一邊紧閉著雙眼不理她,陳翠姑看到何有家這種態度站起身疾步走向門口,義無反顧的開門出去了。何有家一直躺在床上聽著陳翠姑關門鎖門鑰匙放進手提包,聽著陳翠姑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不爭氣的淚水從何有家眼里流出來了。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何有家躺在床上想了許多。記得有一次彤彤看到她媽媽送夏奈爾的領帶和皮帶給何有家生日禮物時就說,何叔叔你知道嗎,按我們當地的風俗,我媽送這些禮物,是表明她要一輩子拴住你的,何叔叔你甚麼時候和我媽媽結婚呀?何有家很乾脆地回答說年底。當時何有家確實有決心和陳翠姑結婚的,因為何有家告訴過我,說他有一次他去陳翠姑的家,見到過她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姐夫嫂子一大家子人,看到陳家人都是那麼善良熱情那麼親切樸實,很羨慕和和睦睦的陳家家風,就想成為陳家的一員。而給何有家留下印象最深的是陳翠姑做服裝生意時買的二室一聽的房子,讓何有家感動的不是豪華的裝飾和考究的家具,是一個女人帶著孩子能擁有這些財產就可想像她是多麼的不容易,而讓何有家更感動的是那個晚上在那個房子的那張大床上陳翠姑是那樣的溫柔。

  
何有家想,陳翠姑前前後後交際的男人也不下7、8個了,可是最後都沒有走到婚姻的終點,原因是不是她容不得男人有半點對她不恭的言行呢?自己對她發脾氣是不是觸摸到她某根最敏感的、最不能容忍的神經呢?她會不會有愚弄報復男人的心理障礙呢?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電話響了,何有家以為是陳翠姑打來的一個翻身快步去接,結果是澳大利亞打來的,電話里傳來的是何夫人聲嘶力竭的尖叫聲:“姓何的,你不回家不想見我和孩子們可以,但你不應該不寄生活費呀,你太過分了,你不在乎我我認了,可是你不能不負起扶養孩子們的責任吧?今天我告訴你,我要和你離婚!你甚麼時候回來辦離婚手續呀?”天下女人有誰能容忍男人不在乎自己的呢?

  
何有家這個時候這種心情接到這個電話,雖然是他想和老婆離婚,但還是有種失落感。還是和陳翠姑半同居狀態的時候,他回過一次澳洲,他的夫人想和他做愛結果被何有家拒絕了,何有家當時心里只有陳翠姑,結果夫人大吵大鬧了一場,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向夫人提出了離婚的要求,於是性格剛強的夫人把孩子們叫到一起開家庭會議,商量三個小孩扶養的問題。那時大女兒15歲,二女兒12歲,小兒子只有8歲。

  
他的夫人先發言:“孩子們,由於你們的父親提出要和我離婚,現在召集你們來就是商量一下,聽聽你們的意見,看誰願意和你爸爸過誰願意和我過”。

  
何有家看著三個孩子接著發言:“我和你們的媽媽離婚不等於我不要你們和不愛你們,和原來一樣,家里的財產我一分錢都不要,每個月照樣寄生活費給你們,你們當中有願意跟你媽的就跟她,願意跟我的我都要”。

  
結果大女兒說:“爸爸媽媽你們離婚了我們三人怎麼活呀?”說著三個孩子痛哭起來。

  
何夫人一看到這個情景抱著三個小孩頭也流淚了:“這樣吧,離婚的事情先暫時放一放,讓你們的爸爸再好好的想一想”。

  
就這樣離婚的事情沒有進行下去,事後何有家講到當時情景時說看到孩子們那種無助無奈的樣子心里是非常難受的。就這樣何有家滿腦袋想的還是想和陳翠姑結婚的承諾。

  
想到這里,何有家覺得有點不可理喻自己,在家老婆服服貼貼地伺候自己不要,卻要去低三下四的伺候陳翠姑吃穿住行;在家老婆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己的臉色行事不要,卻要察言觀色的看著陳翠姑的臉色奉承;天天哄著陳翠姑,掏心扒肝的,結果呢?她還不是固執地見阿強去了嗎?這不是犯賤嗎?都說天下的男人在石榴裙的面前無骨氣,都說還是元配的夫人好,看來不是沒有道理的呀。何有家越想越不是個滋味,越想越來氣,為了賭口氣和尊嚴,他一面答應夫人回家簽字離婚,一面決定和陳翠姑分道揚鑣。於是他立刻將陳翠姑所有的衣物用品清理打包,並打電話找陳翠姑,想告訴她現在的決定,可是打了一夜的電話都是盲音。

  
第二天他用車將她所有的東西送到許永年當年留給陳翠姑的現在是空著的房子,然後總算接通了陳翠姑:“東西全都送到許宅了,你回去清點一下吧,以後就不用再回到這兒了!”

  
陳翠姑接到電話後頗吃驚,沒料到何有家會做得這樣絕情:“為甚麼要這樣做?能不能等明天見了面再說?”

  
何有家大聲的嚷道:“來不及了,我已經很累了也受夠了。為甚麼不現在?為甚麼是明天?是因為現在走不開吧?”

  
陳說:“甚麼原因我沒有必要現在告訴你,但希望你能冷靜”。

  
何說:“冷靜?要我冷靜?這幾年我為你付出的得到的回報是甚麼?是你給我戴綠帽子!”

  
陳說:“姓何的,你說話要有良心!我為了迎合你改變了自己十幾年做愛的習慣,你知道嗎?”

  
何說:“所以你要偷偷摸摸去約會,就是為了做愛習慣?你每次不是說爽死了嗎?怎麼現在全盤否定呢?到底以前是做戲還是現在才是真話?我要告訴所有的人,讓他們都知道你的心就像你的雙眼皮你的雙乳和你的大學文憑一樣,全是假的!”

  
陳說:“姓何的我告訴你,如果你這樣做的話,我殺了你!”

  
何說:“來吧,陳小姐,我能和一個貴簇的後代一個美女同歸與儘是很榮幸的!”

  
從那以後何有家整個人變了,從來不喝酒的他開始酗酒,從來不泡妞的他開始出入妓女院。新山分公司沒有了正副總經理的管理一片混亂,其他外匯公司乘機大挖牆腳,有的擔當看到分公司這種狀況紛紛跳槽客戶紛紛搬倉,有的內部人員乘機混水摸魚撈好處,結果新山分公司面目全非,沒有辦法只好將新山分公司關閉了。

  
願意留下來到吉隆坡本公司上班的歡迎,不願意的則就地遣散,分公司剩下的客戶全部由本公司接管。但對公司的整個外匯業務還是有很大影響的,原因是整個外匯界到處在傳說昌隆的何老闆為了一個漂亮的女人瘋了,許多不明真相的擔當和客戶都在議論這件事而滿城風雨。我整天忙前忙後到處堵漏洞開會整頓穩定軍心,經過一個多月的努力,總算穩住了陣腳。由於忙得焦頭爛額也沒有時間顧及何有家,不知道他在哪里在做甚麼。

  
李先生繼續講何有家的事情:

  
一天何有家突然出現在我的辦公室,幾個月沒有看到他,沒想到他瘦得幾乎讓我快認不出了。春風滿面的他津津有味的告訴我,說他成仙了並找到了忘記過去的好方法。

  
原來和陳翠姑分手後就再也沒有聽到有關她的任何消息,好像她從地平線上消失了一樣,可是何有家怎麼也忘不掉她,整天沉浸在痛苦的回憶中,於是他天天酗酒麻醉自己,可是酒醒了以後她又出現在記憶里揮也揮不去;喝酒不能解決問題就去泡妞,想通過做愛疲勞自己轉移感情忘掉一切,可是做愛時滿腦袋里還是陳翠姑的身影,結果根本硬不起來,時常遭到小姐嘲笑,沒有辦法,何有家只好另找方法。何有家所說的找到了好方法原來是吸毒。

  
聽了何有家繪聲繪色的講述,我生氣地說:“你和她分手就算了嘛,你幹嘛還要到處揭人家的短呢?你不應該到處說她的壞話,她可從沒說過你一句壞話的哦,好男不和女鬥嘛,你這樣做太過分了!”

  
何有家當時的狀況是只要一提到陳翠姑就會激動:“我清楚這樣做不夠品味,可是我沒有辦法呀,我為了她拋家離口,為了她在所不惜,可是她呢?不但不領情還不把我放在眼里瞧不起我。男人最不能容忍瞧不起自己的女人!”

  
我開導他說:“可是你了解女人嗎?女人天生的母性決定了她們相夫教子管理家務要比她們去做大事有信心,女人躺在心愛的男人身邊睡覺就踏實,所以女人要靠男人;可是如要男人去做大事去統治別人的話,每個男人都會很樂意去做的,如果要男人去管柴米油鹽的鎖事還不如要他們去死,所以男人離不開女人。男女之間的差異是:女人做瑣事不煩,男人做大事不厭”。

  
何忿忿不平地說:“可是我承諾了呀,我明確的說過今年底和她結婚的呀,可是她聽到這個承諾後不但沒有任何表示,反而明目張膽和別的男人來往。我這邊正跟老婆鬧著離婚,她倒好,和別的男人上床,如果讓別人知道了,還不成了世上我的最大的笑柄?”

  
我嚴肅地說:“她是存在很多毛病,比如說她愛虛榮,比如說她曾勾引我想取代你做新山分公司的老闆有膨脹的野心,再比如說她既蔑視男人又利用男人同時和幾個男人交際。可是你知道嗎?像陳翠姑這樣的女人,男人沒有給她富裕的生活和安全的環境的話,她會去不斷的去尋求的,只有當男人給了女人安全富裕的生活環境後,就是再花心的女人也會為了這個男人改變自己,也會收心努力去迎合這個男人,甚至為這個男人生孩子,但前提是這個男人得讓她覺得值!你遲遲不離婚,她是快40歲的女人,當然要考慮自己的將來。你讓她有安全感了嗎?有家哇,你盛怒之下把人家的東西一送,這樣做不僅是傷害了她的自尊心,這樣的做法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就因為你這樣做讓她受到很大的刺激在家躺了一個星期,就這樣她還說,如果有家能來看我就原諒他。這事你知道嗎?要不是吳庸天天照顧她,早就住醫院了,你是不是有點太無情無義了?”

  
何哭嚷著:“別的女人感情受到傷害後靠自己消化靠時間淡化好長時間不敢輕易接觸男人,可是她呢?她會馬上投入另一個男人的懷抱進行感情轉移,所以總也不會受傷害。我佩服她有感情轉移的功能!和她同居一年後我就發現她有這個特點,所以我想用愛溶化她,結果呢?她要是真的講感情,就不應該這麼快消失得無影無蹤。現在她還居高臨下對我說原諒我,原諒我甚麼?可笑!她和那麼多男人上床我也沒絲毫看不起她,把她當掉到灰里的豆腐一樣捧在手里不敢吹不敢拍的。現在講我無情?如果講情,她就不應該把我對她以前好的她也肯定過的事情反說成壞,講情的我被愚弄;講我無義?不信李老闆你從下往上看“義”這個字是不是“我王八”三個字組成的?講義的我王八呀!”

  
我惋惜地說:“現在你這個樣子,啊?酗酒嫖娼公司不管,你這不是在用別人的錯誤懲罰你自己嗎?”

  
何低下了頭:“是我讓她當副總經理的,可是她不但不感謝我,還說如果沒有水平能做這個位子嗎?哪喝水不忘掘井人怎麼解釋?衝這句話我也要把新山分公司粉碎!我酗酒嫖娼是為了什麼?我總得要想辦法擺脫呀!我現在覺得自己渾身無力,說話時就覺得氣往下沉,身上還長了個大包,我知道自己是在感情用事,可我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啊!”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