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汇蝗(25)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1-01 11:06:08 阅读人次:1098 回复数:0)

  何有家聽陳翠姑這樣一說心都凉透了,心想這個女人太可怕了,平時看她是那麼文質彬彬的連一句罵人的話都不會說,在外面受了別人的欺負後最多罵一句缺德,可要是在家里和她發生爭吵,從她的嘴里用那平靜的語氣嘣出來的話完全可以把任何男人給氣瘋的,她太會傷人了。後來聽彤彤講了一些事情我才明白,彤彤是這樣說的,我媽媽每次和叔叔分手之前都是每天要吵架的,原來和祝叔叔就是的,整天吵,吵得最凶時把家里的盤子碗都摔碎了,連吃飯時都沒有婉盛飯,小的時候我害怕就只知道哭,後來我長大了也習慣了,但是我得了只要見到我媽媽吵架我就會渾身肌肉抽筋頭痛的毛病。如果你和我媽媽經常吵架的話,你們就會分手的,如果何叔叔你要是不想和我媽分手的話你就閉嘴,我無論如何只會站在我媽媽一邊的,因為我不僅愛她,而且崇拜她,所以何叔叔你要對我媽媽好,否則我會恨你的。何有家一聽女兒這樣一說,就再也不敢當著彤彤的面和陳翠姑爭吵了。

  
這還不算,一次陳翠姑告訴何有家,說阿強從新加坡回來了要她去取以前放在阿強家里的睡衣,說見個面吃個晚飯大約8點鐘左右就回來,還說這是歷史遺留的問題沒有辦法迴避。可是那天很晚了陳翠姑也沒有回家,何有家去電話問陳翠姑甚麼時候回來,電話的那頭陳翠姑告訴何有家說阿強喝醉了今天晚上回不來了。何有家一聽火冒三丈,他在電話里大聲說到,如果今天晚上你不回家的話就永遠不要再回來了,說完何有家就將電話掛了,結果你猜怎麼樣,陳翠姑硬是一夜沒有回家。

  
第二天何有家去公司上班看到陳翠姑坐在自己辦公室的座位上就沒有搭理她自己幹自己的事情,這時的何有家已經有和陳翠姑分手的打算了。這時陳翠姑笑著對何有家說,老公,請放心,我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我可以用女兒彤彤的性命,我父母我哥哥姐姐的全家性命擔保,我絕對沒有和阿強有甚麼事情發生。今天早上我和我哥哥通了電話,他批評了我,說既然已經和你一起生活了,就應該以你為中心,就不應該再和以前的男朋友有來往惹你生氣,所以我對昨天的事情說聲對不起。

  
何有家知道陳翠姑不是輕易賠禮道歉的人,就是錯了也不會認錯的,所以當聽到從陳翠姑的嘴里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時心馬上就軟了下來。他對陳翠姑說,我能體諒你的處境,當年在你最艱難的時候要不是祝立軍、鄭世桀、阿強、許永年等這些人幫你渡難關的話,你也許就沒有今天,這個事實你要面對,我嘛也得要面對。現在我還沒有離婚,也沒有和你結婚,所以你和以前的男朋友交往我沒有資格指責你。這次這件事情,因為是你開始告訴我說只是吃個晚飯拿了睡衣就回來的,所以我才認為你不會在外過夜的,我是個死心眼的人,你說甚麼我都相信都會按照你說的去認為去做的,如果你說的和做的不一樣我就會認為你是在欺騙我,如果你一開始說今晚可能回不了家,或者你臨時改變了計畫提前打聲招呼的話,我也就無話可說了。比如你說我們一起生活以結婚為前提,那我就按你的說法去做去打算的,翠姑,我是從骨髓里愛你的,我曾經發誓過要好好的對待你以彌補我以前對你的過錯,我說要讓你披婚紗就一定會遵守這些諾言的。這次你甚麼也沒有說就這樣一夜不歸,我對你的這種做法有意見的話也是情理之中的吧,你不是也常說二個人要有透明度要開誠佈公以誠相待嗎?我對同樣的事情只會容忍三次,事不過三,如果同樣的事情超過了三次,我就再也不聽任何解釋再也不會原諒你的,我有一個性格,就是我用十年辛辛苦苦建造起來的大廈,我會用五分鐘親手將它摧毀也在所不惜的,希望今後你能在意點別人的心情。陳翠姑好像並沒有在乎何有家講的這番話。

  
陳翠姑進新山分社我是後來才知道的,她進我們昌隆外匯公司後就有知曉她底細的同事告訴我,說陳翠姑是個有野心的狐狸精,以前她在貿易公司時就曾經把那個公司的老闆搞得神魂顛倒的,她乘機也沒少拿老闆的錢,最後也不知是甚麼原因,老闆整了她害她去坐牢差一點把命給丟了。這些話我曾很婉轉的提醒過何有家。可能因為這,何有家對我還產生過看法並可能把這些看法告訴了陳翠姑。

  
陳翠姑知道我是公司最大的老闆後,就曾經將何有家說過我的牢騷話告密給我,當場我就說了她,我說,陳小姐,何有家讓你進公司讓你當副社長就是打算將來把新山支社交給你的,你乾嘛這樣急著奪權呀,何有家講的那些話也當著我的面講過了的,我是全知道的。從那以後她再也不好意思見我了。後來他們倆分手後我才將這件事告訴了何有家,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何有家的性格我是了解的,他這個講義氣容易取得朋友的信任,說話喜歡直來直去很實在,與城府深性格悶的人是絕對合不來的,他說的話一定會積極努力去做,對別人講的話他總是抱著相信的態度,他開朗樂觀討厭說話不算話的人。陳翠姑是他一輩子當中最上心的女人了,何有家就親口告訴過我,說他可以為陳翠姑去死,還說只要能得到她這輩子足矣。我問何有家為甚麼?他說,陳翠姑有頭腦膽子大,正好彌補自己這方面的不足,再加上人又漂亮又有氣質,如果二人合在一起一定能幹出一番事業來的。從這可以看出他對她是多麼的癡情。

  
可陳翠姑這樣的女人因為人長的漂亮,身邊從來不缺追求者,所以要她把男人當回事是很難的。她不在乎男人長相如何年齡大小,她只在乎男人對她好不好,她的這個好不好的標準就是能不能百之百的依順和放任她,能做到這點的才是好男人。

  
陳翠姑一而再再而三當著大家的面用輕蔑的口吻說何有家不如許永年大氣,不如吳庸會體貼人,這樣的抱怨很傷何有家自尊心的,久而久之他不得不考慮還有沒有必要和陳翠姑在一起生活的問題了,因為世界上沒有男人不忌諱女人看不起自己的。有時何有家會往積極方面想可能是陳翠姑以前受了許多磨難才會這樣對待男人的吧,所以何有家想用愛溶化她,改變她對男人固有的認識,讓她能夠收心能夠安分。已是快40歲的女人了還能折騰幾年呢?

  
每個女人都有男人的市場,每個女人一輩子當中總能遇到一個對自己特別好的終生難忘的男人,這個男人也許成丈夫,也許成紅顏知己,也許是情人;漂亮的女人更是有男人的市場,而且一生中會遇到不止一個為了自己赴湯蹈火的男人。如果每個女人以此作為資本,老是拿以前曾經對自己好的男人比較身邊的男人,凡是這樣的女人大多都很難找到幸福的。

  
像何有家有錢有能力長相也不丑這樣的男人也有女人市場的,何有家深愛著陳翠姑是因為她曾經讓他刻骨銘心,他曾經讓她水深火熱。遺憾的是陳翠姑一味的拿過去的男人比較何有家,因此何有家用自己的女人市場的女人比較陳翠姑也是自然不過的事情了,這是他們最後不得不分手的一個原因。這也是天底下男女之間最易常產生意識上差異的根本原因。

  
何有家對陳翠姑確實好,好得可以用寵來形容。何有家在家里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從來不做家務的,可是和陳翠姑同居的二年時間里,從打掃房間衛生間洗被單床單到買菜做飯,全部都是何有家一個人包攬,從不要陳翠姑插手家務事,就因陳翠姑說了還是老公好天天給我擠牙膏一句話,他就每天早晚的給陳翠姑擠上擺好一直堅持到二人分手的那一天。

  
由於交易英鎊/日元的結局使得陳翠姑的客戶差不多全軍覆沒,而這些客戶又都是她的親朋好友,加上她自己也搭進去了20多萬美元,那段時間她整天坐在電腦前盯著匯率發呆不吃不睡精神快要崩潰了,何有家每天變著花樣給她做可口的飯菜遞到她的手上哄著勸她吃,為了幫她擺脫困境,還帶著她到外地旅遊想方設法的哄她高興以分散精力,她吃安眠藥也沒法入睡時每夜摟著她睡,就是胳膊被壓麻了也不敢動一下。經過2個多月精心調養,她睡覺不用吃安眠藥了,還長了3斤肉,後來連陳翠姑自己都說,要是沒有何有家精心照顧是很難渡過這一關的。

  
陳翠姑交往前,何有家從外表觀察覺得她很善解人意通情達理的,可是和陳翠姑同居以後發現她還有另外一面。陳翠姑為了不讓何有家發現自己還在偷偷摸摸的和以前的男友阿強耦斷絲連,常要編些故事,可是次數多了不可能不會被何有家所察覺的,她為了掩蓋事實不得不說更多的謊話,結果就像喝白開水那樣容易地睜著眼睛說謊話。何有家明知她在說謊話,有時怕戳竄了反倒會引起她的反感,所以只好耐心地等待她自覺不對後的覺醒。

  
何有家了解陳翠姑的性格,你越是阻礙她想做的事情就是死人翻船她越是要去做的。有時何有家明知道她這樣做會出問題的,也只好忍著不說,因為說了效果更糟。每次當她做錯了事情她就會在你面前撒嬌要你安慰理解她,問題是迎合她後她不吸取教訓再犯怎麼辦,這就是何有家最擔心最怕的事情,可是不迎合她吧,她就會說你不如誰誰誰不像個男人,所以何有家覺得累,所以何有家開始動搖和陳翠姑今後一起生活的信心了。凡是有點姿色的女人都有驕横任性的毛病,都是讓男人給慣的。陳翠姑的這些毛病都是讓以前的那些男人給寵的,也包括何有家本人,這就是他們最終分手的另一個原因。

  
我告訴過何有家,從男女一起睡覺的姿勢就能判斷二人的結果,並斷言最後可能是陳翠姑拋棄他。我說,如果白天家務事是男的做的多,晚上是男的總想抱著女的睡覺的話,說明是男的巴結女的,這種情況下一般是女的容易紅杏出牆;如果白天的家務事是女的做,夜晚是女的要求男的摟著自己睡覺的話,說明是女的巴結男的,這種情況下一般是男的出軌的可能性大。開始何有家不相信我的斷言,但後來他和他老婆、他和陳翠姑的事情發展的結果證明了我的判斷是對的,結果何有家不得不信服我的斷言。

  
和陳翠姑在一起的二年時間里何有家幾乎沒回澳大利亞探親的原因是怕她不高興。每當何夫人來電話問他何時回去探親時每次都被何有家以工作忙為由而搪塞,何夫人說既然這樣,我來馬來西亞看你又如何呢?每當聽到這話何有家更是緊張,說別來,我出差多,來了也不一定能碰到面,從何有家的對話里何夫人覺得丈夫可能在外面有女人了。在感情上女人是最敏感的動物。

  
一個星期六何夫人沒有告訴何有家,帶著小兒子突然跑來馬來西亞探親,正好在房間里碰到陳翠姑和何有家,結果把陳翠姑嚇跑了。何夫人進到房間看到有陳翠姑的衣物等生活用品就知道他們在同居並時間不短了,一下子就明白丈夫長期不回家的原因了,何夫人想到這些年自己含幸茹苦的帶著幾個孩子,一個人孤獨的苦撐著這個家,卻沒想到何有家在外面搞女人,於是她大吵大鬧要死要活的要找陳翠姑評理。何有家攔著夫人不要她找陳翠姑,於是夫人就要求見我,沒有辦法何有家只好帶著夫人小孩從新山來吉隆坡找我,我只好硬著頭皮協調。最後協商的結果是,何有家答應每個月的工資從公司直接匯給何夫人和每個月回澳大利亞一次,並且半年內和陳翠姑斷關係。

  
何夫人走後,陳翠姑就問何有家下步有何打算,何有家說還在想辦法和老婆離婚,希望能給點時間來處理這件事情。何有家嘴上雖這樣講,但內心卻希望陳翠姑能想當初那樣愛自己,這樣他就有決心輿老婆離婚,可是陳翠姑卻沒有猜透何有家的心思,認為他沒有想真離婚,所以她不想像這樣沒有結果的耗下去了。

  
一次何有家邀請幾位好友吃飯,在飯桌上何有家學說當地話想逗逗大家開開心,陳翠姑卻當著大家的面毫不客氣地說,就你這臭水平還鸚鵡學舌呀,快收起來吧,別在這兒丟人顯眼了,結果飯桌上的氣氛一下子凝固起來了,搞得何有家在大家的面前很沒面子。一回到家里,何有家質就質問陳翠姑,說你不是常說女人在廣庭大眾面前一定要給老公足夠的面子嗎,今天你是怎麼回事呢?陳翠姑馬上說,哦,對不起,我不是想破你的面子,是我最近心情不太好,以後我注意就是了。何有家一聽陳翠姑這樣一說也就沒好意思再計較了。

  
一次學校放暑假,正好又是彤彤的生日,陳翠姑要何有家開車,帶彤彤和陳翠姑姊姊哥哥的幾個小孩一共6、7個人去打保齡球,就是這次何有家才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兒彤彤。已經有16歲身高將近有1米6個頭的彤彤像個大姑娘了,彤彤沒有叫何有家爸爸卻叫他何叔叔,每叫一聲何有家心里就難受一次,沒有辦法嘛,誰叫何有家從來沒有給過彤彤父愛呢。

  
這次陳翠姑當著姪女姪兒彤彤們的面又讓何有家難堪。何有家開口一說話陳翠姑就說他發音不准口又臭還是閉上嘴吧;何有家高興一興奮陳翠姑就說瞧你這德行有什麼值得樂的,全然不顧何有家在初次見面的姪女姪兒們的面子,何有家當時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紅的,很想一走了之,可是想到第一次見到女兒彤彤不好意思發脾氣忍了下來。接下來的一天里何有家悶悶不樂一言不發,連姪女姪兒們都看出了何有家不高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