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汇蝗(19)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1-01 11:00:32 阅读人次:1055 回复数:0)

  我決心要報答世桀。我知道給任何東西世絜都不會接受的,於是我決心做一件一般女人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說去做的事情。

  
出獄的那天我對前來接我回家的哥哥用不容分辯的口氣說,哥你先回去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在吉隆坡呆一天來處理,處理完后馬上回新山。哥用疑惑的眼光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全家一家人在家裏等著你早點回來的啊。哥走后我立即和世桀約好了第二天在希爾頓飯店一起吃晚飯。我用世桀退給我的律師辯護費的錢住進了離火車站很近的一家賓館。第二天世桀如約而至,飯桌上我拼命的勸他喝酒,自己也死勁的喝,那天晚上酒量不大的我們二人差不多快要喝醉了。我請他把我送回賓館。

  
一進房間我就緊緊地抱著世桀拼命的吻他,他被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搞得不知所措。當看到我主動寬衣解帶,看到赤身裸體的我站在他的面前時,世桀這才反應過來,失控的他激動的一下子將我抱起扔到床上,很快扒光自己的衣服后不顧一切的壓在我身上,瘋狂的和我做起愛來。

  
誰讓上帝安排這個世界是男人勾女人隔座山,女人勾男人隔張紙呢?

  
我是出於敬佩和感激而自願獻身報答世桀的。顯然我是受到了他激情的感染也激動了起來。在這只有兩個人的世界裏,我們借助酒精肆無忌憚的拼命享受只有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做愛時才有的那種久違的感覺。雖然剛從牢裏出來我的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但我還是被世桀搞得高潮迭起。

  
我發現,人有二個身體:一個是白天用的,一個是黑夜用的。白天身體再累睡一覺很快就能恢復,而長期未使用晚上身體就會徹夜輾轉反側。白天的身體是累身,黑夜的身體是勞心。只有和非常心儀的人做愛時,才會發覺在自己的身體裏蘊藏著巨大的活力。只有當晚上身體疲倦了,白天身體才會疲倦。這天晚上我們共做了四次愛。

  
第二天清晨,乘著世桀還沉睡在夢鄉裏,我輕身起床,在服務台把住宿費一結,帶著世桀的體味悄然的離開了讓我膽寒又心跳的吉隆坡,坐上駛往新山的火車。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遇到過世桀。我想他一定是很幸福的吧。我衷心的祝福他:好人一生平安!

  
回到闊別將近8年的家看到爸媽蒼老了許多,看到三位姐姐姐夫、嫂子變化不少,心想一定是他們因爲我擔心受怕所至吧。一進家門,媽媽一直盯著我,無言的抓著我的雙手眼淚就像斷了綫似的。爸爸心疼地看著我,厚厚的鏡片後面是一雙紅紅的眼睛。彤彤抱著大舅的褲腿躲在後面探出腦袋生怯怯的不敢過來,哥姐姐夫嫂子全都低首不語。我的心緒亂如麻。

  
還是哥哥打破了這沉悶的氣氛說彤彤快叫媽媽。我走到女兒面前輕輕將她抱起,強忍著眼淚轉身走到屋外的庭院。沒想到院子裏當年我從狗市買的西藏西施犬花花跑過來一個勁兒的搖著尾巴還咬我的褲腿,想到老態龍鍾已進入暮年的花花還是個老姑娘,覺得命運對她也太不公平了。老花花啊老花花,你不怨恨我嗎?

  
彤彤用力的摟著我的脖子,小臉緊緊的挨著我的臉,我感到頸子濕漉漉的。我們終于又在一起了,我心裏發誓再也不離開女兒了。

  
我和彤彤住在父母家,每天女兒在附近的小學校上學,回家后就和表姐堂姐們玩耍。看到彤彤整天高高興興的瘋閙,沒有了以前孤獨一人整天跟在我屁股後面的依賴,欣慰之感油然升起。哥嫂姐姐夫上班的上班,持家的持家,各人忙著各自的事情。每個周末大家都聚到父母這里來,一邊做料理一邊聊天,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好久沒有這種樂樂融融氣氛了。爸媽每天圍著外孫女兒們轉,雖然辛苦卻也樂意,心情好似乎身體也比以前強些了。

  
轉眼間我回到父母身邊一晃也有半年多了。長年在外工作慣了的我回到家裏修心養息這麽久了,有點想干點事情。

  
我發現新山人穿的衣服款式比吉隆坡要落後2-3年,我想從吉隆坡那裏進一些款式新潮的服裝,在新山市服裝街開個服裝店做做服裝的生意,也許走動的日子過得會更充實些。於是經過一番簡單的籌備後就開張了。

  
我去吉隆坡小批量試探性的進了第一批服裝是用世傑給的那沒有用完的律師辯護費作的本錢。剛開始我只進的是女人穿的時令服裝和青年男女穿的牛仔衣裙褲係列。我發現做服裝生意的利潤比開餐館大很多,一道菜的利潤頂多才50%,可是一件衣服的利潤最少是50%,只要衣服款式對路,有時遇到大頭客戶,一件衣服可以用高於幾倍的進價賣給他們,關鍵是銷售時會察言觀色見機行事的出手。

  
沒有想到銷售的情況比預計的要好很多,不到半個月進的第一批貨就告罄。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做生意就旗開得勝,心情是很高興的。第一次的成功讓我有了成就感。於是我就連本帶利再去進了第二批服裝,結果又很快地賣完了。就這樣每一次進貨都比上一次多,每一次都很快的賣完了。由於周期短利潤大,用這種滾動式的方式做了不到一年就賺了一筆,不僅還上了家人爲我出的辯護費,還在市區不是最好的地段買了一套二室一廳的房子。當搬進自己掙錢買的房子,躺在雙人席夢思大床上望著有吊燈的房頂,這時我在想,我的人生也不都是酸苦的,還是有甜的時候,只要敢於去闖與創。

  
之後我就開始擴大店鋪的規模和裝修門面,經營範圍也從開始的女人時裝牛仔係列,逐步擴大到童裝、西裝,並且還做租賃結婚服婚紗和經營與時裝配套的小坤包、坤表、裝飾首飾等小商品業務,並且還正和法國CHANEL(香奈爾)在吉隆坡的代理商洽談代理他們商品的業務,如果成功的話,我的服裝店將會上個檔次的。由於業務的急速擴張,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就想招個幫手,於是就在服裝店的門口貼了一張招工的啓事,可是一連好多天都沒有人問津。眼看著有的像童裝都快要斷檔了,其他的服裝也在一天天的減少時心急火燎,如不趕快進貨就會影響生意,可我一時間又離不開業務繁忙的服裝店。就在我著急時,一天一個瘦瘦高高大約有一米八個頭兒大眼睛雙眼皮的叫王海的小夥子來到店裏,說是看到了招人啓事想來應聘。

  
我正急需用人,就以比較好的待遇留住了王海。小王一上班我就帶著他去了一趟吉隆坡進貨。小王人很聰明,去了一次就很快掌握了進貨的方法,而且進的貨比我還好還便宜。從那以後每隔半月或一月他就出差一次,出差採購的任務幾乎都是由他負責了。王海也很勤快,從進貨到營業到庫存管理搞得井井有條的,真省了我不少的操心,和周圍店鋪的關係他都能相處得和和睦睦的,來往客人的需求嗜好他也能記得清清楚楚,所以自從他來了以後,店裏的生意比以前更火了。我很中意王海。

  
王海嘴巴很甜,對我家裏的人也很有禮貌,每次他們路過來服裝店或是小王到我家做客總能讓家裏人高高興興,對彤彤更是沒話説。家裏人都很滿意他。

  
王海父母親都是大學教書的,他還有個已經出嫁的妹妹。可能是因為出生在書香門第的緣故吧,王海的性格給人的印象是不撒謊不滑頭直率開朗敢做敢當。小王人很講義氣,他認可的人一定是肝膽相照兩肋插刀,他看不起的人一定是不屑一顧的,26嵗的他既像個大男人又不時流露天真,既懂事又熱情奔放。我喜歡他的這種性格,我受他青春氣息的感染,也覺得自己年輕了好幾嵗。也許是男女搭配幹活不累的原故吧,每天我們二人在一起很快樂。

  
剛開始他叫我陳姐,後來和我熟了以後在沒有別人的情況下和家裏人一樣叫我老幺,開始我還說他沒大沒小的常糾正他,後來習慣了也就沒再説他了。他膽子越來越大,有時當著家裏人的面也跟著叫我老幺,還教彤彤叫他叔叔,不要叫哥哥。

  
一天店裏生意比較清淡,我有時間和小王坐在一起聊天。我問王海上過大學沒有,談過戀愛了沒有,還開玩笑的說要給他介紹個女朋友。他全部如實的講了給我聼。他高中畢業後沒有考上大學就進了一家汽車部件制造的日資企業,當了7年的倉庫管理員,後來那家工廠被兼並換了新的上司後就辭職在家東遊西逛一年了。那天上街打算買一本日語語法工具書的,正好路過我的服裝店看到了招工啓示,於是抱著試試玩的想法應聘,沒有想到被我要了。開始他也沒打算幹多長時間的,只是看到我人挺實在也挺漂亮,所以就留下來幹幹再説。工作一段時間後發現我從不儸嗦也不小氣,還很粗心大意老吃明虧,於是就決定留下來幫我。他也從來沒有接觸過女孩,不是不想只是沒有遇到理想的,最後他還挺認真地說他要談女朋友的話就找像我這樣的女人。我說你別瞎説了這是不可能的,我比你大6嵗不說我還有一個女兒。他說真正的愛情是不分年齡大小的,有孩子有什麽關係,只要二人真心相愛的話,沒有克服不了困難和障礙的。從那次談話以後我發現他工作更加努力,更加關照我,但比以前寡言多了。有時我都發生錯覺,好像他不是比我小而像是我的大哥似的。

  
自從王海來了後,無論是颳風還是下雨,也無論進的貨多貨少,他從來都不讓我搬運貨物和去車站接他。我知道他這樣是爲了怕我受累。王海大約來幫我有半年多了,記得那是個8月份的一個傍晚。那次他進的一批服裝比以往要多檔次也高檔些。我看到天氣很悶熱,突然心血來潮的決定去火車站接他。也許是有好幾天沒有看到王海的原故,也許是連自己都說不清楚的某種下意識吧。

  
那天我穿的是一件絲綢質地的白色無袖低開領瘦身的連衣裙,手裏拿著二個冰淇淋站在月臺上等他。當火車一進站我就看到他在窗口使勁兒地向我招手,從他那既高興又感意外的表情就很明顯的說明他也是很想盡快的見到我。跳下火車將貨物卸在月台後,滿頭大汗的王海接過我遞給他的冰淇淋三下兩下就吃光了。看到他狼吞虎咽吃東西的樣子,一種憐愛心情油然升起,從那一刻起我覺得我一下子喜歡上他了。

  
就在這時,一聲悶雷,天空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我和小王趕緊將貨物從月臺搬到出租車裏,回到店裏後又趕緊卸貨,結果二人被雨澆了個透濕。看到他連連打噴嚏,我趕緊幫他將上衣脫掉,並拿毛巾替他擦頭和上身。可能是離他太近了吧,王海透過淋溼的連衣裙清楚地看到了我的乳溝和粉紅色三角內褲,受了刺激的他衝動地一把將我推倒在一堆剛從車站拉回來還沒有開包的衣堆上,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一下子將我的連衣裙子掀起,迅速退下了我的內褲後壓在了我的身上。也許因爲他還是個童子軍的原故吧,就是找不到進入我身體的地方,看到他那激動而脹紅的臉和聽到他緊張得連氣都喘不上來哼哧哼哧的樣子,心裏又好氣又好笑,也許是我不忍心,也許是我需要,反正我説不清楚自己當時是怎麽想的,情不自禁的就將他的小弟弟引進了我的體內。

  
到底是第一次和女人做愛,就在我被王海吊起胃口要進入狀態的時候他射了。完事后王海坐在我旁邊紅著臉抱著頭說,姐,我對不起你,隨便你把我怎麽處置都行,就是別讓我離開你,我太愛你了,我這輩子只要能和你在一起,為你去死我都不會眨一下眼的,真的,只要你願意我什麽都聼你的。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看到他這樣傷心反倒使我的心軟了,我一把將他摟進懷里,摸著他滿頭扎手的頭髮說,姐也喜歡你,只是姐覺得我們不可能結婚,所以不願和你在感情上有更深的發展,姐是怕傷害了你也怕自己受傷害,唉,既然都這樣了就別胡思亂想了。我一邊說著一邊替他擦眼淚,其實連我自己也不清楚怎麽會這樣的。王海依偎在我的懷里說,姐,我發誓我一定用行動證明我對你的愛是沒有人能夠超過的。

  
我和鄭世桀分手后也有一年多沒有做愛了。講句實話,說不想做那件事是自欺欺人的。我常常人深夜静想做那件事想得特别厲害時也是彻夜難眠的,有時實在熬不住了就靠自慰來满足自己。自從有了小王海以后,我每時每刻能感受到他對我熾熱的愛。我們常在店裏、在我新買的家里偷欢。王海是処男之身給的我,而我已是和幾個男人上過床的並且還比他大幾嵗的女人,雖然王海不知道我的過去,但是我縂有一種對他不公平的心理。我比王海大6嵗有種當姐姐的心理,所以縂不能淋漓盡致的投入。我常因不能在他懷裏盡情撒嬌而缺憾;常因沒有被雄性征服那份滿足感而沮喪。女人爲什麽縂是這樣:上床前奮不顧身,上床后胡思亂想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