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汇蝗(12)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1-01 10:53:18 阅读人次:1159 回复数:0)

   何有家聽到師長終于松口了,歡天喜地的又是磕頭又是作揖的。於是雙方約定,從這天開始,分公司正式用500萬美元建立兩個賬戶開始做漂白的外匯交易,同一天師長的侄子和幾位士兵開始進駐匯輝煌泰國分公司全程看管500萬美元的洗錢狀況。

  
也是從這天開始,何有家每天提心吊膽的度日。何有家最犯愁的事是,在一個月的期限里,如何交易、交易何種貨幣才能洗完500萬美元。何有家心裏想,一個月怎麽可能洗完500萬美元呢,看來只有逃跑這條路了。那時何有家整天愁眉苦臉苦苦的想的問題是如何脫身。因爲他清楚,期限一到,要麽交錢,要麽丟命。

  
這位師長姓黃,大約50歲左右,戴個眼鏡顯得斯斯文文的有點像大學的教授,一點也看不出是一介武夫。黃師長是世襲了父親的位子當上了這支四十多年前國民黨沒有來得及撤回臺灣而留在“金三角”靠種植罌粟爲生的部隊一師之長的。黃是在軍營里泡大的,從小耳聞目染,所以也懂得一些軍事。之所以這支武裝力量沒有被其他軍隊或國家政府軍吃掉一直存活至今,是因爲黃師長比他父親活絡。他左右逢源上下周旋,一邊賄賂政府官員和與各路諸侯聯姻,一邊暗地裏擴充自己人馬裝備部隊鞏固地盤,經過他多年的經營,這個號稱有一個師規模的軍事力量成了“金三角”地區比較有實力的一路。這500萬美元是賣毒品所得的一部分。

  
這支部隊老一輩軍人早就死的死老的老得差不多了,現在的士兵都是二世三世或者當地的農民。說不是軍隊吧卻有一定的戰鬥力,說是軍隊吧見到了政府正規軍圍剿時卻又跑得無影無蹤,應該算是介入遊擊隊與土匪之間的武裝力量。拿起鋤頭是農民,拿起刀槍成戰士是這支部隊的特點。所以一直是金三角地區各國政府的一塊心病。這支部隊之所以有錢,是因爲他們不僅控制著很大一片罌粟區域,而且還擁有幾個規模不小的黃金礦。黃師長很有經濟頭腦,所以這支部隊在他的統率下,從士兵到各級軍官人人都有一定的財產。黃師長這次洗錢的目的,是因爲最近他得到可靠情報,武器商手上有前蘇聯撤軍阿富汗時遺留下來一批很先進的中小型武器要出手並且價格還很便宜,所以黃師長想將這批武器搞到手。黃師長的打算是,先用500萬美金試一試,如果真的通過外匯交易可以把這筆錢洗白的話,就準備將手頭的美元逐步漂白,目的就是爲了能將這些毒資變成合法的資金,然後通過渠道匯到海外的銀行存起來,以便今後使用方便。

  
黃師長早就有將毒資合法化的打算,只是一直沒有找到很好的方法。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當他知道了通過股票、期貨或者外匯交易可以洗錢時,他驚喜若狂了。通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潛心研究,最後他決定用外匯交易來洗錢,原因很簡單,股票、期貨交易沒有外匯交易更直接錢對錢了和沒有期。為了生存,黃師長早已將政府的各關節買通了,他實際上是得到了某種默許,只要毒資能合法化,就是通過本國銀行向海外轉帳的話,政府都會睜只眼閉只眼的。

  
何有家是不知道這些情況,他只想如何和黃師長交涉,要求士兵們不要太靠近公司,以免影響公司正常營業,你想如果在公司附近有大兵們晃來晃去的,誰還敢來公司上班和來投資做外匯呢?交涉的結果是,對方表示理解,同意將布防的範圍擴大並且全著便裝。這樣一來何有家覺得逃跑是有機可乘了。

  
老天不滅何有家。就在那年,泰國等東南亞各國爆發了大型雞瘟,死了不少家禽不說,還有許多人被感染,並且開始有不少的人在死亡。就在輝煌泰國分公司周圍的居民區就有好幾個人死於雞瘟,於是三天兩頭就有吹吹打打披麻戴孝給人送葬的隊伍經過分社,搞得黃師長手下當兵的人心惶惶害怕被感染,都想離開此地盡快的回“三角地”老家,所以對何有家的防範自然而然的沒有心事照管了。

  
看到常有擡著棺材的隊伍從公司的門前走過和對自己的防範很鬆動,何有家認爲這是逃跑的千載難逢的機會。於是他悄悄地找到專門為死人出殯的公司老闆:“我給10萬美金你能為我這個活人出殯嗎”?

  
葬禮老闆聽到這話後吃一驚:“爲什麽要這麽做”?

  
何有家:“我遇到的麻煩不便對你詳說,就打個比方吧。《三國演義》里的張飛命令3位裁縫必須在3天之内做出10萬套為劉備之死而穿的孝服,如完不成任務就要殺這3位裁縫的頭,我現在的處境就是和那3位裁縫一樣,要麽時間到了我死,要麽現在我逃命。因爲對手太強大了,我不可能像3位裁縫殺死張飛那樣,所以我只能選擇逃。實話告訴你,不要說有個什麽閃失,就是我們倆今天的對話讓對方知道了,你和我的小命就玩完,所以你和我已經是脫不了干系了,你幹也得幹,不幹也得幹了”!

  
葬禮老闆:“這麽說我已經被你逼上賊船了嗎?既然如此,我答應你。但是10萬美金太少了,最少30萬美金,並且必須是現金交易,怎麽樣?只有當你給了我覺得值得賣命的價錢的話,我才會為你去賣命的呀,這就叫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你說是吧”?

  
何有家知道這時遇到誰誰都會敲一竹槓的,於是咬咬牙說:“行吧。30萬就30萬,但我只能先給你一半,事成之後再給你另一半。我想聽聽你打算如何把我送出去的”?

  
葬禮老闆說:“先將你裝進我為你特製的棺材里,然後我還得花大價錢找幾個不要命的可靠人像往常送葬一樣送你到安全的地方,然後再用偷來的汽車在你的對手發覺之前把你送到緬泰邊境。我也不願你被抓住,因爲你被抓了我也玩完。至於之後的事情我就管不了了,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在緬泰邊境你必須把另一半的錢給我。事到那時我們就是誰都不認識誰了,至於以後會怎樣就看你的運氣了”。

  
何有家說:“行。那就一言爲定”!

  
何有家將最近要逃跑的打算偷偷地向香港本部詳細彙報了,並這樣對吳承耿說的:“打算從緬甸進入中國,問題是我沒有緬甸、中國的簽證,一旦被抓就成偷渡者了,所以希望公司能派人到緬泰邊境接應我。我希望是從緬甸進入中國,然後從中國回香港。500百萬美金和其他的保證金已經全部換成了誰都凍結不了的那種匯票。請放心我會將泰國分公司的全部資金帶回香港的”。

  
吳承耿接到何有家的電話知道他的打算後說:“好,知道了。老闆說要你放心,他會全力以赴幫你脫險的,並且馬上找中國大陸的朋友幫忙,估計不會有問題的。我們不要再聯係了,萬一被人偷聽了,後果不堪設想。你一路保重,注意身體,保管好匯票”。

  
於是何有家按事先商量好的,先將15萬美金現金交給了葬禮老闆,然後帶上泰國分公司所有客戶的保證金和黃師長的500萬美金,在吹吹打打送葬隊伍的掩護下逃跑了。

  
黃師長發覺何有家人間蒸發時已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了,於是他馬上要求在泰國政府當官的朋友安排通緝何有家,於是曼谷所有的飛機場、車站、碼頭等一切交通機關全部被封鎖了,好在何有家沒有利用這些交通工具,而是被汽車直接送到了緬泰邊境,這是黃師長沒有預料到的,所以何有家成功的逃跑了。黃師長有生以來第一次被人涮了,非常氣憤,發誓要懲罰輝煌和何有家。

  
何有家不辭而別,害苦了曾經為他賣命的部下們,也坑害了那些投資在輝煌泰國分公司的客戶。第一營業部經理爲了業績勸說親朋好友好多人投資輝煌,結果大約有30萬美元的資金化爲烏有,因此他8歲的兒子被人綁架了,急得他上火滿嘴起大泡,他叫嚷著要去香港找輝煌拼命;第二營業部的業績一直不如別的營業部,該部經理爲了維護自己的地位,生怕客戶撤資不做外匯,所以一直都拼命的做挽留客戶的工作,特別是本營業部的幾位大戶,他總是誓言旦旦地拍著胸膛說:“公司不會倒閉,老闆也不會蒸發的,如果發生倒閉蒸發的話,我賠給你們!不行我就賣自己的房子賠給你們。”那些大客戶聽了這些保證的話就沒有出金,結果這次何有家真的人間蒸發了,他也灰溜溜地不知躲到哪裏去了。

  
黃師長看到許多受害者每天聚集在分公司人聲鼎沸群情激昂,於是他站出來對大家說:“我出錢讓你們和我手下的人一起去香港討債,有人報名嗎”?

  
還真有不少人自告奮勇要求去香港。大夥兒從這些人當中選了幾個代表和黃師長侄兒子一起去了香港。在香港他們又是找警察報案,又是找記者召開説明會,他們還找到了香港輝煌公司本社的所在地,結果是人去樓空。黃師長的侄兒子卻在暗地裏不懈努力地通過關係找黑社會。

  
實際上當張首盛知道何有家在泰國撞上黃師長要洗錢的事情後,就已經預料到今後一定會有很大麻煩的。因爲張老闆明白,外匯公司就怕遇到這樣的客戶:律師、記者、炒匯高手、親朋好友、有錢有勢、警察,再就是有黑社會背景的。這些人要是贏了錢,他們會認爲這是理所當然;要是輸了錢,他們就會馬上翻臉不認人。他們會認爲是公司的老闆在騙錢,就會想方設法的整公司。金融機構靠的是“信用”二字生存的,所以沒有哪家金融公司是不怕能在這二個字上做得起文章的人的。輝煌在香港不怕接收這類些人作客戶,是因爲張首盛的背景很大,他不怕惹這些人。但這一次不一樣,黃師長不僅有錢有勢,關鍵是他還有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