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汇蝗(11)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1-01 10:52:15 阅读人次:961 回复数:0)

   更可怕的是泰國警察不願花國民稅金為外國人辦案,所以不管外國人發生了什麽事情,泰國警察都是愛理不理的。就是打官司,也要先找個律師受理寫狀子,還要交一筆律師費,然後才是進入取證起訴的漫長階段,等到上法庭判決的時候也不知是哪年哪月的事情,所以當地的華僑很多事情都不願找律師警察而寧願找這個幫或者那個幫來解決問題。在泰國的外匯公司都是做當地華僑的生意,因為真正的泰國人沒有華僑有錢,而中國人又都愛賭。聽從其他外匯公司過來到我們分社打工的FC講他們公司有的客戶被騙後發生的許多事情後,我的心就很難平靜也很同情這些客戶。

  
李老闆,如果我們今後搞外匯的話,一定不能坑蒙拐騙客戶,一定要走正道,否則不僅可能會招來屍首分家的殺身之禍,而且可能還會連累家庭而雞犬不寧,現在我是有切身的體會”。

  
我在電話里告訴何有家:“你一定要切記,有時一個客戶或者一個擔當就可能把金融機構搞黃的,所以任何一家金融公司都是很脆弱的。比如英國巴林銀行這樣大的百年老店就是被新加坡巴林支行的一個高級操盤手交易日經指數給搞垮的。你不是老闆頂多是個高級打工仔,你無法左右也根本保證不了公司最終往哪去,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連你的命運都捏在老闆的手里,所以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對客人許願說如果公司出了問題我負責我賠這樣的話,千萬不要犯金融行業這個大忌,這是第一點。吳承耿教你的那些做秀的方法,你要繼續玩下去並且還要發揚光大,你現在的工作重心是穩住客戶和FC,只要穩住了他們就等於穩住了資金。如果從現在開始大量出金的話,就怕張老闆翻臉不認人不兌現你去南非的條件,這是第二點。能夠不跑盡量不跑,萬不得以也一定要選擇一個好的自然時機,千萬不能被客戶抓住,這是第三點”。

  
就在我和何有家通完長途電話後不久,就發生了一件讓他感到很意外的事情。

  
一天,一個身穿戎裝的軍人帶著幾個帶槍的士兵坐著一輛美式舊軍吉普車來到輝煌泰國分社,拿出500萬美元的現金往何有家辦公室的桌子上一扔說:“我要炒外匯”!

  
何有家一看這個來頭再一看這麽多的資金心裏就很打踧:“您做外匯有何打算”?

  
軍人:“沒有打算,只要求這些錢不能減少的同時,還能證明這些錢是做外匯掙的就行,如果能接受,今後還會有大量美金投進來的”。

  
何:“這不就是說要我們幫您洗錢?這件事情我做不了主。這是違反法律的,一旦被發現是要吃不完兜著走的,所以我必須要向香港公司的本部彙報後,有了回信才能告訴您。您先將這錢拿回去吧”。

  
軍人:“政府方面請放心,我們可以搞掂。我只服從軍令,老闆叫我今天一定要把這件事情辦成,我就不管你們同不同意,錢今天就放在這裡,明天我再來聽結果”。

  
何:“請問,您爲什麽不去別的外匯公司呢”?

  
軍人:“我一進曼谷就到處找外匯公司,結果第一眼就看到了你們的公司,我相信這是命運的安排,所以就決定來你們公司”。

  
何:“原來如此。今天晚上我往本部打電話,有了回信一定通知您,好嗎”?

  
軍人:“我管不了這些,我們老闆說了,必須盡快的運作。你今天不把這錢收下我怎麽回去向老闆交待?”

  
何有家有點爲難,收下吧不知今後會不會有什麽麻煩,不收下吧對方又是這樣蠻橫不講理。自從開店以來還沒有一次性入這麽多現金的,要是吳部長在就好了,他可以做主。現在何有家很猶豫。

  
軍人很不耐煩地說:“快收起來吧,我們老闆還在等我的回話呢。明天你要確切地回答我這500萬美金到底是怎麽運作”。

  
何說:“這不好回答”。

  
軍人:“他媽的,不好回答?你們天天不是在廣告上大勢宣揚說炒外匯可以發財嗎?這樣吧,我們也不發什麽財,你就按每個月10%的回報率給我們就行了”。

  
何有家一想,這不就是說每月要公司給他們50萬美元嗎?這不就是敲竹杠嗎?沒想到這個廣告還引來了大麻煩。有家看到對方吹鬍子瞪眼睛的,真有點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的感覺,無奈只好叫來會計先把美金收下了。

  
軍人走後,何有家立刻將這個情況向香港總部張、吳詳細的彙報了。張首盛和吳承耿商量後,由吳轉告何有家:

  
“一是洗錢的方法。500萬美元一分爲二建兩個賬戶並建滿倉,一個多投,一個空投,當多投的賬戶掙錢的時候,空投的賬戶肯定輸錢。當一個賬戶的錢變成了零的時候,另一個賬戶肯定是錢滿貫了,然後將所有交易的水單保留好準備給人檢查,這樣就可以説明250萬美金的來歷了,如此反復的交易幾次,錢就由黑洗白了。

  
二是費用問題。一般來講交易是有成本的,而交易成本是由手續費、點差和買賣利息差三部分組成的。手續費為100美元/手、點差為5點/往返、利息差一手大約為2美元/天,保證金是1000美元/手,500萬美元一下子就可以同時交易5000手,所以每天的利息是1萬美元,再加上其他的費用,一個回合的交易成本最少是總金額的1/5,也就是100萬美元,所以你問對方願不願承擔這部分的費用”。

  
第二天沒想到軍人和他的老闆——一位師長一起來到分公司,何有家將本部的方案告訴了他們倆位。

  
沒想到師長和軍人是叔侄關係。當師長聽到洗錢的費用有這麽貴時,一臉不高興的表情:“如果你們老闆這樣不給我面子的話,你們就別在這裡開公司做生意啦”。

  
何有家一聽師長都說出這樣的狠話,就感覺事態可能會不妙,於是趕快送上笑臉:“老總,您先暫時息怒,容我現在立刻再給香港方面通電話,請稍微等一下”。

  
然後何有家轉到另外一個房間與吳承耿聯係,將現況如實地告訴了吳。過了一會兒,香港方面來電説:“交易成本減半,只收手續費吧,也就是500萬美金漂白完後收50萬美元。但你要把500萬美金全部匯到香港,並做好隨時蒸發的準備。看來這傢伙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啊”。

  
何有家聽出吳在發暗示了,就覺得自己的手在發抖,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先應付一下,過了這關再説,於是將香港本部的打算告訴了那位師長,並哀求對方:“老總,我不是老闆,我已經盡全力為您爭取了最好的條件了,您能不能高擡貴手就答應這個條件,我也好在老闆面前有個面子”。

  
沒想到對方還是不滿意,師長一個暗示一下子就衝上來了四個衛兵要架著何有家走,把有家嚇得個半死都快要尿褲子了。何有家說:“老總,要不讓我再跟公司交涉一次,再給我一次機會”。

  
師長說:“好吧”。

  
於是何有家當著師長的面又打電話給香港的吳承耿,何有家在電話里大聲的叫道:“吳部長,他們要砸店要綁人,如不滿足他們的要求,這里的生意做不成不說,連我的小命都可能沒有了,請你趕快跟張老闆講講這里的情況”。

  
吳說:“我幫你再爭取一下吧”。

  
不一會兒吳給何有家回話了:“手續費再降一半,但不能再退了,你盡量説服他們接受我們的條件,而不應該拼命要我們如何如何,現在是體現你是否有沒有能力的時候了”。

  
何有家心裏明白了,張、吳有點煩自己了,但爲了能先過眼前這一關,只好低三下四地求爹爹告奶奶請他們能夠接受這個條件再説。師長看著何有家上竄下跳急得像吃了辣椒的猴一樣就可憐他,說:“行。但從現在開始,我的人24小時在你的分公司周圍布防,一直到這筆錢洗完爲止,以免防止你們捲款跑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