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春夏 >> 故事
字体∶
匯蝗(8)

春夏 (发表日期:2007-10-25 00:03:38 阅读人次:959 回复数:0)

   傅鉅彥當即表示:每月為輝煌入金2百萬!其實傅看中的是那10%的入金回扣。傅鉅彥早在心裏盤算了:只要外匯的收入比做五金百貨生意掙得多,只要能把以前輸掉的錢翻倍的撈回來,要去舔誰的屁眼都情願。傅鉅彥明白,只要緊抱吳承耿的大腿就能當上這個店長。傅幻想著今後可以每天數著大把的鈔票,過著不靠老婆家商社的揚眉吐氣的日子就在心裏說:“哼,到時還不知是誰跟誰鬧離婚呢”。一想到這里傅鉅彥就心花怒放。

  
傅鉅彥瞞著岳母、老婆,以五金百貨商號做抵押找銀行貸款了100萬港元,然後用這筆錢交抵押金租房子,購辦公設備裝璜支店,做宣傳資料招兵買馬等等,一下子將100萬的貸款花得差不多了。傅鉅彥還以爲自己拿了大頭,輝煌只要了小頭,所以決心轟轟烈烈的大幹一場。

  
輝煌吞單與客戶對賭,輝煌挪用客戶的保證金做房地產,輝煌在客戶交易時做手腳賺點差、利息差等等這些公司的内幕,傅鉅彥是不清楚更不會明白的。傅鉅彥已深陷吳承耿設下的圈套卻渾然不知。

  
當上店長後,傅鉅彥在女人街拼命的拉外匯生意,整個一條街不論是做大買賣的,還是小本經營的,他都去勸這些大小老闆做外匯。對每個人都說外匯掙錢快掙錢容易,他每勸一個就許願一次說外匯交易保證讓你能發財,還用現身説法把外匯交易吹得天花亂墜,好像一投錢就能發大財一樣。許多人雖然不懂外匯,但看到傅現在不做生意做外匯風光無限的樣子,相信他所說的外匯可以掙大錢,所以一些商號老闆爭先恐後拿一點錢投資試一試,但有的膽子大的資金雄厚的則拿出幾萬或者幾十萬港幣投資做外匯交易。

  
頭一個月的營業,傅鉅彥就輕鬆的拉進200來萬資金,傅鉅彥當上店長就開門紅,一下子就有20萬港元的收入,還不算其他FC入金和傭金的提成。傅鉅彥數著一軋軋粉紅色的港元,那喜上眉梢的心情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經過不長的時間,許多客人發覺外匯交易並不像傅說的那樣掙錢容易,他們不是被套牢發生要追加保證金就是被強行砍倉。

  
傅鉅彥根本就沒有正經的懂行的指導客戶交易外匯,只知道拼命叫客戶抄單加碼和追加資金,他這樣做爲的是支店不虧本和追求自己的收入,沒有錢追加的就毫不客氣斬倉,根本不管客戶的死活,在女人街大家都叫他“砍倉大王”。傅鉅彥做了許多缺德的事,其中最缺德的是,他和一個經營錄像帶的30來歲有點姿色的小本經營的女老闆上床。該女人以爲把身體給傅鉅彥了,傅鉅彥就會幫她賺錢,結果她不僅賠了身體,而且最後連生意也賠進去了。

  
她每天到支店找傅鉅彥:“傅店長你不是個東西,你交易什麽從來不告訴我,我把身體給了你,可你還不講良心,害得我把店都賠掉了,今後我靠什麽生活呀”?

  
輝煌公司的這種獎金制度是一毒剤,它能把FC靈魂中最骯髒的一面買出來,可悲的是出賣了自己靈魂的FC們還不知道自己在出賣自己,還執迷不悟的拼命為輝煌賣命。這些香港人是世界上商人濃度含量最高的,只有這種人才做得出圈套老同學的資產讓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輸錢;才做得出一邊騎在女人身上享受女人的身體一邊還算計女人讓她賠錢的事情來,真是傷天害理。

  
由於傅鉅彥光顧自己掙錢不顧客戶死活的做法,不可避免的會產生糾紛。有的客戶到本社聚會鬧事,有的客人花錢請地痞流氓騷擾支店,還有的客人找記者寫文章投訴輝煌九龍支店坑害客戶,外匯同行也利用這個機會在暗地里大事渲染推波助瀾,搞得輝煌一時間四面楚歌。所發生一系列的事情,引起了張首盛極爲不滿,他指示吳承耿必須立刻將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激化矛盾使公司的壞名聲擴大化。

  
吳承耿領受老闆的指令後,親自跑到九龍支店找傅鉅彥談話,要他立刻想方設法平息這場風波,並且告訴傅鉅彥說張老闆決定要扣支店二個月的傭金作為處罰。傅鉅彥對給公司帶來麻煩表示認錯,並說盡快解決問題,但是對公司罰款二個月傭金的決定不服,傅說支店是自己建起來的,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管理支店沒有經驗,出點差錯交點學費張老闆應該體諒一下原諒一次,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罰款二個月傭金的決定。實際上傅鉅彥是心痛二個月的金額不小的收入。結果吳和傅兩人為扣罰傭金一事爭吵了起來。

  
吳承耿回到公司後向張老闆彙報了傅店長的態度,張首盛一聽就火了,告訴吳説:“既然姓傅的臭小子不聽話不服管,就考慮要他走人,反正他也沒有什麽油水了,留著這種人將來也許危險,説不定還是個禍害,所以你能想什麽辦法把他搞掂嗎”?

  
吳承耿說:“搞掂他很簡單,九龍支店的房租是傅在付,我們就在他的旁邊再開一家支店,然後用比他更好的條件給傅手下的FC們,九龍支店一下子就會被抽空的,他只能是死路一條”。

  
張首盛拍著吳承耿的肩膀笑道:“好啊!妙也!就這麽辦。真沒想到你小子肚子里的壞水還不少嘞!”沒幾天在九龍支店不遠的地方就有了一家新開張做外匯業務的店舖。

  
傅鉅彥發現自己的FC不知何原因一天一天的在減少,九龍支店的客戶都紛紛的搬倉出金,一打聽一了解才知道客戶跟著FC都跑到對面一家外匯公司去了。再一打聽原來是輝煌在這里剛開了一家支店。傅鉅彥一下子給氣懵了,他沒有想到輝煌會做出釜底抽薪的這種事情來。

  
傅鉅彥站在自己一手創建的空無一人的九龍支店時百感交加:兩年來跟著從小一起長大的老同學吳承耿交易外匯、貸款辦支店,結果是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生意荒廢,眾叛親離。什麽同學朋友,什麽仁義道德,在張首盛、吳承耿的腦袋里根本沒有這個思維,他們只認錢、錢、錢!落到這種地步傅鉅彥才有所醒悟但為時已太晚了。想到被張吳耍了自己還幫他們數錢,就好像吃了一把蒼蠅幾天後才知道一樣,那種即噁心又無奈的心境是無人能夠理解的。

  
傅鉅彥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悔恨交加充滿胸腔,那時他滿腦袋想的只是要報復輝煌。正巧有個不明情況的客戶到九龍支店追加保證金,親手將50萬港元的現金交給了傅店長,傅鉅彥不假思索拿著這50萬港幣逃跑了。可是傅鉅彥哪里知道張老闆的背景呢。張首盛打電話將傅鉅彥捲款蒸發的事告訴了汪祖榮,要汪務必盡快追回這50萬。沒幾天汪祖榮就把50萬現金親手交給了張首盛,並打開一紙包說:“按照您的吩咐,這五個手指是傅鉅彥左手的”。

  
張首盛當即將50萬港元交給汪祖榮:“辛苦了,這是慰勞兄弟們的,你也就不要推託了”。

  
汪祖榮:“還是按行規,天一半地一半吧”,說著將25萬港幣放到了張首盛的老闆桌子上後轉身告辭了。

  
傅鉅彥從此再也沒有在外匯行業露過面。何有家當時講到這裡時還心有餘悸:“後來聽知情的FC講,傅鉅彥的老婆跟他離了,五金百貨商行也被銀行作爲抵押沒收了。聽有的人說他後來成了乞丐,還有的人傳說他可能自殺了,雖然最後的結局不太清楚,但下場肯定是很悲慘的”。

  
吳承耿告訴何有家:“我向張老闆推薦你去九龍新支店當店長,老闆同意了,今後就看你的照化了。有什麽要求條件嗎”?

  
何有家小心翼翼的問:“支店剛成立沒有業績不好看,能不能從本社撥幾個客戶過來充充門面”?

  
吳承耿想了一下後說:“這樣吧,你挑大中小各5個客戶帶過去撐撐門面吧”。

  
於是何有家假裝不知道把我的單子混在其他幾個客戶里一起挪到新的支店的管理賬本上了。

  
何有家這樣做的目的是想幫我解倉。何有家就是這樣當上支店店長的。

  
由於何有家進入輝煌中堅管理階層,特別是取得了吳承耿的信任,所以他比同期入社的FC們要順利得多。何有家只要不出什麽特別重大失誤的話,可以說在輝煌還有上升的空間。何有家當上支店長後,吳承耿常來幫他管理支店,教他如何拉客人入金如何炒單鎖倉讓客戶輸錢快,其中就有放假錄像騙客人投資的方法。

  
當何有家把這些事情告訴我後,使我回憶起當年路過香港吳承耿讓我一眨眼就掙了1萬港元,原來不是匯率波動,而是放錄像白送我錢引我上鈎哇。看來吳承耿確是外匯的老千,是個“人才”。我想吳用這個損招不知坑害了多少人啊。張首盛能有吳承耿這樣的幹將應該感到欣慰。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故事
    汇蝗(28) 
    汇蝗(27) 
    汇蝗(26) 
    汇蝗(25) 
    汇蝗(24) 
    汇蝗(23) 
    汇蝗(22) 
    汇蝗(21) 
    汇蝗(20) 
    汇蝗(19) 
    汇蝗(18) 
    汇蝗(17) 
    汇蝗(16) 
    汇蝗(15) 
    汇蝗(14) 
    汇蝗(13) 
    汇蝗(12) 
    汇蝗(11) 
    汇蝗(10) 
    汇蝗(9) 
    匯蝗(8) 
    匯蝗(7) 
    匯蝗(6) 
    匯蝗(5) 
    匯蝗(4) 
    匯蝗(3) 
    匯蝗(2) 
    匯蝗 (一)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