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晓群 >> 
字体∶
狗 儿 “ 花 絮 ”

赵晓群 (发表日期:2007-09-20 13:04:45 阅读人次:1347 回复数:0)

  

  
狗儿比起人注定是不会有大出息的,运气好的话,至多有个体贴的主人。不能象人那样,万一混好了,能当个总统、总理什么的。狗也没有惊人的才能,从来没听说谁家的条狗儿成了著名的作家或是画家,更没听说有那条狗儿举办了“个狗音乐会”。狗儿只做自己分内的事,看家謢院,忠于主人。没有 “远大抱负”,连捉个老鼠它也认为是猫的事,绝不抢猫的“风头”。不会象人那样,为了出人头地彼此争风吃醋,使尽贪天之功为己有之能事。

  
狗有诸如此类,命中注定不如人的地方,但有一点,再聪明的人也很难不劳而获,坐享其成,就是贵为储君、王子,也要天不亮就被叫起来,一通呕心沥血地狂吼“四书五经”。而狗做为宠物之最,几乎已经白吃白喝了人类七千年,究其根源,只能解释为狗的“容忍度”和天然的“亲和力”远远超过自命不凡的人类。

  
记得六六年我在湖南邵阳乡下,一条农家的八、九岁老黄狗(相当于人六十来岁吧),在和孩子们戏谑的时候,无论一群孩子们如何对它拳打脚踢,它总是四脚朝天躺在草地上,咪咪着眼睛,一幅“含饴弄孙”的“慈爱”面貌。

  
后来我自己养的所有的狗,无论我心情多忧郁或烦躁,只要狗狗过来朝我摇摇尾巴,用舌头舔舔我的掌心。比什么心理医生或大美女的回眸一笑都更有心旷神怡之疗效。

  
另外,狗的沟通能力也是令人望尘莫及。在东京六本木附近的外国使馆区,我偶尔会带上自家的狗狗去接触接触洋人、洋狗,让我的狗儿们开开眼界、散散步。我发现,无论是非洲使馆或欧洲使馆的狗,无论他们的主人是讲英语、法语、西班牙语或是斯瓦希里语,狗和狗之间的“国际交流”没有任何语言障碍!他们只需要用眼神、舌头、尾巴,再加上鼻子里吐出来的“喃喃私语”,就能够很快并很准确地断定彼此对对方的好恶。真是神了!

  
再看看我们人自己,各种人之间的误解层出不穷、各种理念之间的对立水火不容、各种宗教之间的排斥你死我活,等等,等等------人成了人自己最大的天敌。这在自然界是绝对反常的。有谁听说过老虎吃老虎?可人吃人(用各种手段)不是新鲜事儿。

  
我想,狗是用他们的单纯、善良,争取了人心。而它自己的生存也受到人相对的保护。狗是不会有生存目的的(除去自然繁殖),但它的行为造成的结果,是它意外得到的回报。

  
我想,人是用他们的私欲、贪婪、丧失了人心。在没有互信的环境中,徒劳地追求着自欺欺人的“千秋功业”。

  
不是吗?无论人种、地位、教育、信仰、文化如何不同,无处不在的人总是事事有所私,时时有所图。小到个人得失,大到国家利益,多美其名曰为生存权利或神圣使命。动辄械斗直至发动战争。而动机与结果往往事与愿违,常常最终是以双方或多方都“了却了卿卿性命”而完结。但是,新一轮的重复又开始了,远的不说,上个世纪的一、二次世界大战,都证明人类在这个怪圈中始终挣扎不出来。

  
在动物行为专家的试验中,人们发现,狗在不知情中触摸了滚烫的铁钳后,不会再触摸第二次。这证明狗会吸取教训。而我们拥有登月技能的人却始终没能做到。这难道真的印证了当年“四人帮”的说法?那句“知识越多越反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明人在为贪婪活着,而动物只为生存活着。这其中的本质区别在于人往往在为“不需要”而劳民伤财,比如始皇帝的阿房宫,西太后的颐和园等等。而动物对资源的利用则永远保持在最低水准,(也就相当现在国内的“低保对象”)象喜鹊筑巢,只是衔来一些干枯的树枝。象熊瞎子的居所就是一个天然的树洞。象狗的精神追求,往往是渴望主人一束赞许的目光,它的物质满足,也仅仅是主人吃剩下的一块骨头而已。

  
常听人们赞叹“狗通人情”。而骂翻脸不认人的人为咬人的“疯狗”。言外之意,也就是说正常的狗都通人情。而凡人都通人情,就没有人敢奢望了,这真是人天大的悲哀。

  
三国时辅佐曹操的和洽曾言道“古之大教,务在通人情而已。凡激诡之行,则容隐伪矣。”

  
对这快要两千年前的提示,一代一代的后人大多无动于衷。相反总把事情搞复杂、搞对立、搞激烈,结果是乱了别人,也乱了自己,导致一场场天下大乱!

  
对于一部分人而言,狗是“随王伴鴐”最可靠的“忠臣”。而历来很多人就因此而“公诉”狗的奴颜,斥之为“无耻”。他们极其乐意标榜人的尊严、自主并深深引以为豪。这时他(她)们早就忘记了迎合上司而违心从事的劣迹。而一旦你告诉某一位夫人:你先生为了尊严同时也为躲避你无休止的“坦白从严,抗拒更严”的“忠诚审查”,愤然离你而去,或是你告诉某一位先生:你妻子在实现自主的活动中,顺便给你捎带了一頂绿帽子时,他(她)们的哭天喊地、怒发冲冠,那是相当触目惊心!他们坚信:尊严、自主受到了挑战和欺辱。

  
这都是为什么呢?在我看,人的尊严和自主的光环背后,是一颗剥离不去私欲成分的黑白两色雪糕。即便是融化也是难解难分。这其中伦理、法律的纠缠就不是我们平常百姓所能评头论足的了。但个中一个万变不离其宗的真相我是知道的,那就是――虚伪。

  
这里还有一个数千年的误区,人和狗之间,人想当然地把人自定义为“主人”,而狗就成了“狗奴才”。岂不知,狗很可能把人当作它终生的“爱人”。在狗看来,它同人的关系是平等的,因为它对人的钟爱,它愿意付出,愿意服从。这肯定又是个悬案,答案人说了不算,狗又不吐天机,只有上帝知道了。但,起码狗把人视作“爱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如果这种推断合理,那只能说人的判断过于自以为是,同时也证明狗对人的爱有多无私,在很多情况下,远远胜过人对人的爱。

  
谁都知道,人对狗的处置是随心所欲的,人按照自己的需要可以把狗当做伙伴,也可以把狗当做晚餐。不然怎么会有“狡兔死,走狗烹”之说。在古往今来的战史中,狗用来扫雷、冲锋陷阵的记载不乏其例。狗在初期的极地考察中,也是人最常使用的工具和牺牲品。狗皮膏药、狗皮褥子狗鞭药酒等等狗制品充斥市场。狗对人是“鞠躬尽瘁”了,人对狗的要求和勒索远远超过了“死而后已”。其手段高明,其心肠可恶。

  
进入20世纪中期,人对生存环境和细节迫不得已的关注,才逐渐开始形成规模和气候。一些研究人类生存细节的大师,如房龙、佛罗姆等等在海内外不遗余力、声嘶力竭的千呼万唤,才总算迎来公众从麻木中苏醒。人同万物生灵的共生共处终于上了意识日程。但,任重道远的开始才只迈出犹犹豫豫的第一步。

  
说了这许多,我的结论是:狗忠于人,是对人的爱。人爱人,那是因为他们更爱自己。无私的品格对于狗,几乎是在血统中就已经解决了的基本问题。而先哲们倡导人实现无私无我,到现在还是天方夜谭。

  
也许有朝一日,人因为自己的聪明而在这个星球上消失,而狗却由于天然的“愚忠”可能继续生存下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狗 儿 “ 花 絮 ”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